♂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信使”的逼格让克莱恩震撼了足足五秒钟才回过神来,弯腰拾起了纸张。</br></br>    “就算阿兹克先生因为失忆的问题,无法使用绝大部分非凡能力,仅是派出这个信使,也能对付序列7甚至序列6的非凡者了吧?”他心中映照出了自己又错愕又艳羡的表情,没急着展开信纸,而是将它揣入衣服口袋里,和“沉眠符咒”等物品放在一块。</br></br>    马车继续前行,抵达了水仙花街,克莱恩走出厢门的时候,下意识望了眼车夫西泽尔,只见他脸上带着笑容,目光平静而放松,对之前的事情全无察觉。</br></br>    改用灵视又看了一眼,克莱恩微不可见地点了下头,回到了自家门前。</br></br>    他望了眼二楼的阳台和自来水管道,沉吟了几秒,决定还是保持风度,不做攀爬的尝试,至于染上了血点污渍的衣物,他明天会带去黑荆棘安保公司,由警察部门出面,交给特定的洗衣女工处理,这样就能避免吓到女仆贝拉和妹妹梅丽莎。</br></br>    从二楼跳窗离开前,克莱恩早偷偷解除了正门的反锁,此时趁夜深人静,拿出钥匙,几乎没造成什么动静地就打开了房门,敏捷地闪身入内。</br></br>    合拢并反锁住大门后,他悄然松了口气,放轻脚步,返回二楼。</br></br>    停在被锁住的卧室前,克莱恩不慌不忙掏出了一张塔罗牌,插入门缝,轻巧一拨,简简单单就瓦解了他自己用特别方式制造出来的反锁状态。</br></br>    紧接着,他推门入内,反锁脱衣,彻底放松了下来。</br></br>    “就像在做贼一样……”克莱恩笑着摇了摇头,不慌不忙地取出左轮手枪,塞到枕头之下。</br></br>    做完收尾的工作,他点亮煤气灯,拿出信纸,坐到书桌前,认真地展开阅读:</br></br>    “很抱歉,现在才给你回信,我一直在忙碌着追寻过去的足迹,并和以前的老师、同学聚会,聊到很晚。..”</br></br>    “看了你的信,我终于明白了最近两天遭遇的事情是因为什么,我住的旅馆先是有警察来挨个房间搜查,夜里又有人悄悄转了一圈,对,我说的是具有非凡能力的人。”</br></br>    “……原来是那位时常出现在小说和报纸上的‘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潜入了贝克兰德,并且制造了不小的杀戮,我记得他不仅仅被我们鲁恩王国通缉,同样也在弗萨克帝国、因蒂斯共和国、费内波特王国的悬赏名单上……”</br></br>    所以,赏金是多少?克莱恩下意识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br></br>    他没有得到答案,因为阿兹克转而提起别的事情:</br></br>    “你描述的‘牧羊人’能力,我感觉很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遭遇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这应该是我之前某次人生的经历,无法完成回忆让我感觉很糟糕很苦恼。”</br></br>    咦,阿兹克先生对“牧羊人”有一定的兴趣,这倒是让他帮忙的切入点,嗯,就是有些巧合……不,这不是巧合,属于必然!</br></br>    按照推断,阿兹克先生活了一千多年,且很可能是高序列强者,那么,他最早的人生里,之前的一次次人生里,肯定见识过许多序列的非凡能力,并对其中较为特殊的留下了深刻印象……换句话说,不仅“牧羊人”能让他有类似的熟悉感,“无暗者”、“猎魔者”、“守护者”等职业应该也行……</br></br>    只要神奇物品对应着某个序列的能力,那阿兹克先生就会觉得眼熟,产生兴趣,就是可可以想象的事情……</br></br>    克莱恩先是疑惑,旋即恍然,心中笃定了不少。</br></br>    他目光下移,继续阅读:</br></br>    “你询问的献祭仪式,我很早就回忆起了一些,似乎是印象非常深刻的缘故,也许,在我的某一次人生里,或者说最早的那次人生里,我是一位祭司。..”</br></br>    “我必须预先提醒你,告诫你,在使用献祭仪式时要足够谨慎,不能将自己的安全寄托于邪恶神灵和某些隐秘存在的良心上,祂们并没有这种事物。”</br></br>    “另外,你要拥有强大的辨别能力,因为邪神恶魔们会为自己创造一个个看似无害的身份,我的意见是,不能向自身不清楚不笃定的存在献祭,否则你的灵魂也将成为祭品。”</br></br>    用通俗易懂的话语就是,邪神恶魔们会披马甲,伪装成容易被信赖的身份……就像网络世界里,某个看似萌妹子的账号后面,也许正蹲着个抠脚大汉……即使线下见面,确认了长相,也得小心,说不定那是女装大佬……克莱恩并没有因为是向自己献祭,就忽视阿兹克先生的提醒,非常赞同地点了下头。</br></br>    阿兹克强调完注意事项,很快就讲解起他所知道的献祭仪式:</br></br>    “首先,布置祭台,你希望向哪位神灵或者偏正常的隐秘存在献祭,就绘刻对应的象征符号,使用属于祂领域的草药与矿石,当然,也能预先制作成圣油、香膏、熏香等物品。”</br></br>    象征符号?克莱恩愣了一下,发现自己,也就是“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竟然还不知道自身对应的象征符号是什么……</br></br>    他念头一转,很快联想到了青铜长桌最上首那张高背椅后的复杂符号,由部分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和部分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成的复杂符号。</br></br>    “这应该就是我的象征符号,准确地说是,我在灰雾之上的象征符号……领域就很简单了,隐秘、变化、好运……但无法肯定,只能试着弄一弄……嗯,即使象征符号错了,在‘尊名’无误的前提下,献祭目标也不会指向另外的存在,顶多造成仪式的失败,这一点,我是能确定的……”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摩挲起纸张表面,心中有了一定的计划。</br></br>    他的目光重新找回焦点,看向了后续部分:</br></br>    “其次,你得弄清楚向对应存在献祭是否需要在特定的时间点,然后,按照正常仪式的流程去做,直到诵念完尊名和祈祷语句。”</br></br>    “你必须记住,一定要用巨人语、巨龙语、精灵语,或者古赫密斯语,借助它们与自然力量的直接联系来完成与对应存在的沟通,具体的语句你可以自己设计,但必须具备那几个关键的单词,‘祈求’,‘注视’,‘奉献’,‘国度’,‘大门’,‘打开’。”</br></br>    “最后,你使用具备灵性的材料,与咒文造成的自然力量的震荡结合,构建起初步的通道,连接向对应存在‘国度大门’的通道,如果那位感兴趣,你的献祭就能完成。”</br></br>    “这一步并非必须,如果你能让对应存在非常感兴趣,那你刚诵念完咒文,祂就会自行打开‘国度大门’,自行构建稳定的通道,但是,这往往意味着危险,因为正统的神灵和还算友善的隐秘存在很少这么做,只有那些邪神和恶魔,才会基于某些目的直接回应。”</br></br>    具备灵性的材料可不便宜……不知道仅是诵念咒文,能否让我打开类似“召唤之门”的献祭通道,能否调动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些许力量……嗯,先试一试,不行再去地下交易市场购买具备灵性的材料……不需要用非凡材料吧?具备一定的灵性就行了吧?克莱恩想到了自己不记名账户里的00金镑,想到了刚攒起来的十几镑私房钱。</br></br>    非凡材料和具备一定灵性的材料并不完全等同,比如,胡德欧根残留的心脏就是非凡材料,那些黑鳞则属于具备一定灵性的材料。</br></br>    看完阿兹克先生的来信,克莱恩手指一搓,点燃灵性火焰,将纸张烧成了灰烬,洒入了垃圾桶内。</br></br>    此时,夜色已深,他没有急着尝试,打算先做好计划,敲定完注意事项,再去实践。</br></br>    他对自己存在的问题其实早就隐有些察觉,那就是,有预案的情况下,做事谨慎而理智,可一旦遇到不在预案内的情况,遇到灵光一闪的状态,就很容易只考虑好的方面,忽视坏的可能。</br></br>    简单的描述是,一冲动就容易作死……克莱恩伸手捂了下脸庞。</br></br>    第二天,已经和“代罚者”、“机械之心”沟通过的邓恩史密斯开始安排任务,克莱恩也接受了相应的指派,排查部分与兰尔乌斯有一定关系的人,但根据他本身的意见和值夜者的内部制度,他无需负责之前认识的人。</br></br>    当然,他下午的格斗课程还在继续,邓恩也没将他作为主要的调查人员来使用。</br></br>    …………</br></br>    贝克兰德,希尔斯顿区,一栋有着马厩和花园的房屋内。</br></br>    长着独特宽下巴和墨绿色眼眸的齐林格斯看了眼地上昏迷的男子,将他的衣物剥了下来,换到了自己身上。</br></br>    紧接着,他悠然走到穿衣镜前,看着左手的黑色手套消化般蠕动,看着它的背面浮现出许多扭曲的线条。</br></br>    几秒钟之后,齐林格斯看到镜中的自己蒙上了微光,肌肉、皮肤和骨骼都诡异地发生起变化。</br></br>    没过多久,他就变成了地上那位男子,无论身高,长相,还是气质,都一模一样!</br></br>    ps:转眼又到周一了,明天会提前更新,但没有加更,因为最近有点卡文。。</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