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关齐林格斯的新闻并不长,也就是交待清楚了时间、地点、人物和结果,正所谓内容越短,事越大。

    首都贝克兰德昨晚八九点发生的事情,廷根市今早就有报纸披露,这个世界的信息交流速度并不算太慢嘛,这都是罗塞尔大帝的卓越贡献……嗯,肯定是参加舞会的贵族和议员将消息泄露给了某些交好的记者,而其中部分记者又用拍电报的方式将这则轰动性的新闻发回了各自位于其他郡其他市的报社总部……

    晨报一般都是晚上排版,半夜印刷,早上发行,正好能紧急做出调整,及时刊登……

    光凭这则新闻,今天的《廷根晨报》至少能多卖上千份,这还是只计算本市市区的情况下……

    克莱恩思绪发散地想着,心中也安定了下来:

    “既然‘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死亡,那就说明阿兹克先生就算受伤,也不至于太严重……”

    “如果较为严重,他肯定会被赶去的代罚者或者尼根公爵的非凡者保镖抓住,而遇到这种紧急的状况,‘正义’小姐和‘倒吊人’先生必然会找尽一切机会向我汇报,后者没有发生就足以证明事情在可控的范畴内……”

    “嗯,如果今晚凌晨前阿兹克先生还没有给我回信,或者‘正义’小姐和‘倒吊人’先生未曾向我祈求,我就再次吹响铜哨,召唤信使,寄信询问……”

    放松下来,克莱恩的注意力从报纸上移开,环视了公共马车车厢一圈。

    有钱乘坐这种交通工具的人大部分都认识单词,刚才受“号外”影响,不少人购买了《廷根晨报》,如今认识的几位正在低声讨论:

    “很久很久前,海盗之王和将军们就在危害航路,除了面对各个国家的舰队会退缩,根本不把武装商船放在眼里……虽然齐林格斯被列为七位海盗将军之一不超过十年,但却是第一个被政府击毙的大海盗……”

    “坦白地讲,我很好奇,他到贝克兰德做什么?当海盗离开了海洋,死亡就是可以预见的事情。”

    “希望后续会有更加详细的报道。”

    “风暴在上,我现在就想知道是尼根公爵的哪位保镖击毙的齐林格斯,他的赏金足足有1万镑!”

    “1万镑……如果有1万镑,我就立刻辞职,买上两三个中小型种植园,投资些殖民公司、铁路公司的股票,每年固定享受收益……”

    “这只是王国的悬赏,因蒂斯,弗萨克,费内波特,以及一些商业组织,都对‘飓风中将’齐林格斯有悬赏,我迫切地希望有一份报纸能将这些悬赏金额全部列出来。”

    1万镑?克莱恩听得恍惚了一下。

    以他目前已经算得上丰厚的薪水,也必须不吃不喝接近二十年才能攒到这么多钱……

    早知道……算了,我也没办法、不可能去领取悬赏……他有些失落地叠好报纸,望向马车车窗外。

    到了这时,他终于确认“飓风中将”齐林格斯的事情告一段落,这只剩下一些收尾工作,比如“倒吊人”将支付的那批罗塞尔日记。

    …………

    贝克兰德,乔伍德区。

    戴着纱帽的佛尔思.沃尔和休.迪尔查行走于街边,前往最近的巴伐特银行分行。

    “钱总是不知不觉就没有了。”佛尔思感叹了一句。

    休深有同感地点头:

    “是啊。”

    “幸运的是,《暴风山庄》这本书比较受欢迎,陆续还有稿酬进入我的账户,否则,我只能找家诊所或者医院,重新做医生了。”佛尔思满足又担忧地叹了一口气。

    休沉默几秒,小心翼翼问道:

    “这次调查齐林格斯会不会影响你的作者身份?毕竟我们可能会被代罚者、值夜者他们盯上……”

    “不,被盯上的只会是你。”佛尔思轻笑一声道,“找人去警察局报警的是你,寄信的是你,在黑帮圈子和东区某些街道小有名气的也是你,而我,佛尔思.沃尔,始终是最近颇受欢迎的畅销书作者。”

    “……”休呆了一下道,“所以,你这段时间是在陪我?”

    佛尔思撩了下头发,低笑道:

    “你不觉得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吗?嗯……这次的经历给了我不少创作的灵感,我下一部小说就写一场突然而来的凶手案导致的种种故事。”

    休顿时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应对,只能闷头往前走,一不小心就忘了拐弯,被佛尔思给拉了回去。

    就在这时,她们听到了报童的呼喊声:

    “号外!号外!‘飓风中将’齐林格斯被击毙于贝克兰德!”

    ……

    啊?什么?休和佛尔思一脸茫然地对视。

    等到报童由远及近,重复了几遍,她们才霍然醒悟过来。

    “什么?齐林格斯死了?”佛尔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竟然死了!他怎么会突然死掉!”正躲避着那位凶残海盗可能存在的反向追杀的休又震惊又发懵。

    这,这不是应该走一个正常的流程吗?先是找到线索,确定齐林格斯的目的,接着聚集强者,借此埋伏他,最后才是海盗被杀死……结果,第一步都还没有完成,齐林格斯就死了……那样简简单单就死了……佛尔思和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仿佛两尊大理石雕像。

    过了几十秒,休猛地冲向报童,买了一份今早的《塔索克报》。

    这是鲁恩王国发行量最大的三种报纸之一。

    “唔……齐林格斯确实死了,被尼根公爵的保镖击毙了……女神啊,尼根公爵的保镖是……”休自动消音,没将后面的“强大非凡者”说出来。

    佛尔思怜悯地看了好友一眼:

    “你竟然完全相信报纸上的描述……”

    “好吧,也许是别人提前发现了齐林格斯的目的,代罚者、值夜者、机械之心、军方特别部门的高层联合完成了一次成功的埋伏……”休忽地怔住,吐了口气道,“我们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可以回归正常的生活了,但得尽量避开之前那个警局的范围。”

    她看了佛尔思一眼,有些忐忑有些忧虑地问道:

    “你认为奥黛丽小姐会支付我们多少报酬,在这种情况下?我知道,对她来说,几百镑并不算多,但我们也没有真正完成委托……”

    “不,至少我们让齐林格斯主动出现了,他之所以急于行动,落入埋伏,肯定也有我们的贡献。”佛尔思宽慰道,“以奥黛丽小姐的慷慨,就算不支付所有的报酬,也至少会给一半。”

    “希望是这样……”休深吸了口气,满是憧憬地低语,“不知道会是谁领取那1万镑的赏金……”

    “真是让人嫉妒啊,如果我有这笔钱,我早就到序列7,序列6了,结果机会一次次错过!”佛尔思也一阵感慨,末了提醒道,“休,我们短时间内不要去找奥黛丽小姐,等她主动联络我们,齐林格斯的死亡藏着太多我们不知道的细节,贸然找奥黛丽小姐很可能会让我们陷入危险之中。”

    休先是点头,接着愕然道:

    “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就想去皇后区?”

    “你猜。”佛尔思好笑回答。

    …………

    忙碌了一上午,克莱恩回到黑荆棘安保公司,向邓恩.史密斯汇报道:

    “队长,我负责调查的与兰尔乌斯相关的那部分人都没有问题,都只是单纯的受害者,没有牵扯入涉及超凡的事件。”

    邓恩双肘同时支在办公桌上道:

    “那你就暂时停止,等其他人负责的部分结束,再重点追查有嫌疑的几位,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人手都投在这件事情上,必须预防另外的突发事件。”

    “好的。”克莱恩正要站起,去享用自己的那份午餐,忽然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请进。”邓恩嗓音醇厚地开口道。

    把手拧动,房门打开,罗珊探头探脑道:

    “队长,有人来委托任务。”

    委托任务……这种说法针对黑荆棘安保公司,而不是值夜者小队……所以,又是谁误打误撞找上了我们?克莱恩有所恍然地无声自语。

    邓恩想了下道:

    “可以去听一听,太麻烦就拒绝掉。”

    他整理了下衬衣、马甲和表链,走出办公室,通过隔断,靠拢接待大厅的沙发区域,克莱恩和罗珊则好奇地跟在后面。

    沙发位置坐着两位女士,都戴着黑色软帽,穿黑色长裙,没有多余的颜色。

    其中一位身材丰润,皮肤白皙,脸部有帽子上垂落的细格黑纱遮掩,容貌隐隐绰绰。

    看到她,克莱恩忽然有些熟悉,觉得在哪里见过。

    他正回想之际,听见另一位较为瘦弱的女士道:

    “我们想要委托的任务是,跟踪和监视雪伦夫人,找到她犯罪的证据。”

    雪伦夫人……克莱恩突地恍然,记起了刚才的熟悉感从哪里来。

    没说话的那位女士是梅纳德议员的夫人,新党大佬的女儿。

    她对自己丈夫的死难以接受,不愿意承认警察部门的结论,因此私下找安保公司重新调查?

    嘿,竟然直接找到了我们……克莱恩摇头暗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