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雪伦夫人?”邓恩明显认识那位霍伊男爵的遗孀,廷根市最有名的交际花。

    梅纳德议员的夫人侧头望了陪伴她前来黑荆棘安保公司的瘦弱女士一眼,自己并没有开口。

    同样黑裙黑帽的瘦弱女士斟酌了下道:

    “是的,雪伦夫人,霍伊家族去世的那位老男爵的夫人,她,她……”

    结巴了几秒,瘦弱女士突然愤怒脱口:

    “她是个婊子!”

    听到这句粗口,克莱恩忽地就回想起了自己看到的那段“小污片”和当时雪伦夫人看似怯懦实则冷静的表现,这让他对相关的传闻确信了几分,在心里默默同情起过世的老男爵:

    不是说雪伦夫人不能再嫁,但这种乱搞的做法……哎,老男爵的坟前怕是有片青青草地……

    邓恩没有表情的变化,坐到对面沙发,嗓音醇和地说道:

    “但这和她是不是罪犯没有任何关系。”

    “你们清楚,我也清楚,雪伦夫人在廷根市很有影响力,贸然跟踪她,监控她,很容易就造成无法解决的问题和非常恶劣的后果。”

    “她就是罪犯!”瘦弱女士愤恨说道,“她造成了我哥哥的死亡,但她的那些情夫给了警察部门很大压力,让他们不得不做出我哥哥因为饮酒过量又连续纵欲才突然猝死的结论,他们,他们都是罪犯!”

    那些……克莱恩又同情了老男爵一秒,并弄清楚了瘦弱女士的身份,她是梅纳德议员的妹妹。

    也是,这种涉及丑闻的事情,肯定不会带侍女上来,还是自家人放心……他有所恍然地点头。

    梅纳德夫人拍了下瘦弱女士的手背,嗓音低沉而冰冷地补充道:

    “她就是罪犯!”

    “如果你们因此而受到损害,我会帮你们解决,并弥补你们的损失。”

    这语气……不愧是新党大佬的女儿……要不是警察部门对我通灵的结果很有信心,恐怕都要屈服于她的压力了……克莱恩腹诽了一句。

    邓恩默然十几秒道:

    “好吧……我还有一个问题,你们似乎非常笃定我们能查出点什么?”

    瘦弱女士点头道:

    “是烟草商人维克罗尔介绍我们来的,他称赞你们是这个行业最顶尖的精英,能完成别人无法完成的任务。”

    烟草商人维克罗尔……这是哪位啊?克莱恩下意识望向队长,结果发现邓恩.史密斯也是满眼的疑惑。

    我真傻,我为什么会奢望队长记得这种事情……毕竟我自己都不记得了……他暗自叹了口气。

    见两位精英“佣兵”一脸不解,瘦弱女士又补了一句:

    “你们拯救了他被绑架的儿子。”

    原来是他……那起绑架案让我发现了安提哥努斯家族笔记的线索……克莱恩一下恍然。

    邓恩也跟着微微点头道:

    “我明白了。”

    见状,瘦弱女士开出了条件:

    “你们跟踪和监控那个,那个婊子两周,即使没能找到她犯罪的证据,也要记录下来谁到她的家里做客,她去了谁的家里做客,我们会为此支付50金镑。”

    “而如果你们能找到她犯罪的证据,或者说线索,我们额外再支付200镑。”

    这可是巨额委托金了……克莱恩突地想到自己只用了7镑就让亨利侦探搜集到那么多的红烟囱房屋资料,一时竟有些羞愧。

    邓恩想了下道:

    “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就可以签订合同。”

    “你们需要预付20镑的费用。”

    队长,最近人手很紧张啊,有兰尔乌斯那个大案子……克莱恩没想到邓恩.史密斯会答应这个任务,虽然他自己颇有些心动。

    梅纳德夫人轻轻颔首道:

    “没有问题。”

    “我相信你们,也请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邓恩笑笑没有说话,转头对罗珊道:

    “你去拟一份合同。”

    等到合同签完,定金收下,目送梅纳德夫人和瘦弱女士离开了黑荆棘安保公司,邓恩侧头看向克莱恩道:

    “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啊?”克莱恩一脸的茫然。

    邓恩笑了笑道:

    “你不是要学习跟踪和监控的技巧吗?这是一个很好的实践机会,正巧兰尔乌斯案里你负责的部分结束了。”

    “好吧……”克莱恩没有推辞。

    刚答应下来,他的思绪就开始飞快转动:

    按照规定,任务酬金的一半得上交给奥利安娜太太,上交给小队金库,剩下的由参与队员平分,而这次的委托,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接手……

    不管调查是否成功,保底就有25镑的收入,而且本身的薪水照领……如果真能找到些线索,更是可以获得整整125镑!

    队长真明智!

    邓恩瞥了他一眼道:

    “你上午找伦纳德、弗莱学习跟踪和监控的技巧,下午的格斗课程暂停,这一周都暂停,嗯……我想你应该掌握得差不多了,我会派人通知高文的。”

    找伦纳德、弗莱学习跟踪和监控的技巧?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啊……克莱恩愣了一下,在他心里,伦纳德会采用的唯一办法是,弹费内波特琴,吟唱优美的诗歌,勾引雪伦夫人上床,近距离跟踪和监控,而弗莱的气质非常特殊,冰冷,阴沉,这让他不管在哪里,都会受到别人注视,这种形象的人怎么跟踪和监控?

    思绪辗转间,克莱恩认真回答道:

    “好的。”

    邓恩轻轻颔首,往隔断走去,忽然,他停住脚步,转过身体,犹豫了下道:

    “你记得那个烟草商人?绑架案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队长你刚才什么都没记起,什么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能装得那么沉稳那么自信!克莱恩伸手捂了下脸孔。

    …………

    根据伦纳德的教导,克莱恩没急着去跟踪雪伦夫人,哪怕他很清楚对方住在东区的奥尔斯纳街。

    “在没有摸清楚目标的行动规律前,贸然跟踪非常容易出问题,而单独一个人的监控又难以观察到所有事情,除非你不吃不喝不睡觉不回家。”这是伦纳德的原话,于是克莱恩按照他的指点,前往猎犬酒馆,找到某个黑帮头目,花费5镑请他派手下轮流监控雪伦夫人,记录她的日常行动。

    还好,这是可以报销的……怎么感觉像是在层层转包……周五下午,克莱恩拿到了那个黑帮头目提供的调查报告。

    这说是调查报告,明显是在侮辱那些专业的私家侦探,那个黑帮头目的手下就没有一个认识单词的,全靠图画和符号来代替,然后由他们只读了一年周日学校的半文盲老大整理与解释,看得克莱恩脑袋一阵阵抽痛,好半天才阅读完毕。

    “根据监控,雪伦夫人最近很少外出,也很少有客人到访……应该是受到梅纳德议员死亡案的影响……那些黑帮成员挺有能力的嘛,竟然和雪伦夫人的女仆搭上了线……嗯,她今晚要去参加本市保守党的宴会,或许很迟回家,或许不回去……这是一个实践的机会。”克莱恩很快做出决定,打算今晚就潜入雪伦夫人的家,悄然搜查一遍。

    随着兰尔乌斯案他所负责部分的结束,格斗课程的暂停,以及“飓风中将”齐林格斯事件的告一段落,克莱恩最近只剩下两件事情要忙,一是排查红烟囱房屋,二就是跟踪和监控雪伦夫人,所以相对空闲。

    ——前两天,他已经收到了阿兹克先生的回信,信上只有一句话:

    “我拿到了‘蠕动的饥饿’,我回忆起了一些事情。”

    这让克莱恩终于确定齐林格斯是阿兹克先生干掉的,终于确定这位拥有漫长生命的失忆教员是一位高序列强者,但他没敢问对方借助“蠕动的饥饿”回忆起了什么,因为阿兹克明显不想说——如果他愿意分享,在信上就会直接描述。

    回信里,克莱恩除了问候,就只是提醒阿兹克先生,“蠕动的饥饿”会渴求活人的血肉和灵魂,必须找到稳妥的封印办法。

    另外,“正义”和“倒吊人”依旧还没有向他祈求,但克莱恩不再担忧,明白两位成员是顾忌可能存在的监控,不管贸然诵念尊号。

    …………

    夜晚的奥尔斯纳街,煤气路灯照耀着平坦的道路,绯红之月高高悬挂。

    偷偷出门的克莱恩借助“小丑”的平衡与敏捷,悄无声息地翻过了雪伦夫人家的围墙。

    穿过花园,来到房屋侧面,他攀爬自来水管道,蹭蹭蹭进入了二楼的阳台。

    这对小时候爬树从未成功的克莱恩来说,算是另类的创造历史了。

    从黑色风衣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塔罗牌,克莱恩将它插入了阳台门缝,轻轻一拨就打开了插销。

    “仆人们很大意嘛……竟然没加额外的锁,要不然我只能尝试翻窗了……”克莱恩无声低语一句,闪入了屋内。

    根据黑帮头目提供的情报,他轻松找到了雪伦夫人的卧室,拧动把手,轻巧潜入。

    小心翼翼合拢房门,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幽香,让人想到女性让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克莱恩一下有些恍惚,甚至感觉身体出现了点反应。

    他旋即用冥想的方式平静下来,暗自吐槽了一句:

    “这是在拿媚药当熏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