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克莱恩一直退出了厚重的保险柜,等察觉没什么问题后,才平复了状态。

    “那个白骨雕像很邪异啊……虽然不危险,但也让人莫名心慌……难道,难道是所谓的‘原初魔女’?和‘隐匿贤者’、‘宇宙暗面’、‘真实造物主’并称的邪恶神灵?”克莱恩想到自己刚才对雪伦夫人的猜测,顿时明悟了白骨雕像可能代表的是哪位存在。

    就在他思考之际,灵性忽有触动,涌现出不好的预感。

    克莱恩忙飞到花纹繁复的窗户旁边,望向房屋外面的道路,只见一辆马车在煤气路灯光芒的照耀下,快而稳地驶向正门。

    雪伦夫人回来了?他心中一动,弄清楚了危机预感的来源。

    考虑到特莉丝是在序列8“教唆者”之后才变成的女性,很可能属于序列7,而雪伦夫人活跃于廷根市上层社交圈也有好些年了,大概率比特莉丝更强,克莱恩没敢仗着“阳炎符咒”和“阿兹克铜哨”冒险,理智地决定撤退。

    这是因为前者有数量限制,用一枚少一枚,而再次骗出“变异的太阳圣徽”这件封印物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不是紧要关头,不是没有别的办法,克莱恩并不想浪费,而且事后还会面临如何解释的问题。

    他总不能对邓恩说,刚巧有一位好心的强者路过,顺手帮了我一下吧?

    至于为什么不用“阿兹克铜哨”,是因为克莱恩不确定召唤出来的“信使”是否有战斗力,万一人家只是外表威猛,仅会送信呢?

    “凭刚才发现的那些东西,就足够值夜者小队出动了,我为什么要和雪伦夫人单挑?明明可以群殴她的!”克莱恩在心里强调了一句,结束掉召唤,嗖得一下返回了灰雾之上,然后用灵性包裹住自身,坠落回现实世界的身体内。

    他快速熄灭并收起蜡烛,解除掉灵性之墙,闪身出了雪伦夫人的卧室,按照原路返回,但已是没时间将阳台大门的插销恢复。

    顺着水管下滑,从和正门方向相反的围墙翻出花园,克莱恩一直潜伏到隔壁街区,才乘坐昂贵的夜晚出租马车前往佐特兰街。

    …………

    一身黑裙却愈显俏美的雪伦夫人慢步回到二楼,打发走侍女,拧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她纯真水润的眼眸忽地一凝,映照出了一根根近乎透明的、微不可见的细丝,它们并不具备灵性的光彩,就像是病变人类的头发,如果不是预先知晓这些事物的存在,或是具备非常特别的眼睛,没谁能发现它们。

    此时此刻,那些细丝全部断掉,垂落往地面。

    雪伦夫人眯了下眼睛,将目光投向了厚重的铁灰色保险柜。

    …………

    佐特兰街36号,黑荆棘安保公司。

    正翘着腿,悠闲阅读报纸的邓恩,表情略显古怪地望向出现于自己办公室门口的克莱恩,无声叹了口气道:

    “你今晚不是要尝试着潜入雪伦夫人的家中,进行初步的搜查吗?”

    “……发现问题了?”

    克莱恩郑重点头道:

    “是的。”

    “我怀疑雪伦夫人是魔女教派的成员。”

    “魔女教派的成员?”邓恩放下报纸,咀嚼着这个词组,严肃反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克莱恩没有坐下,身体前倾,双手撑住办公桌边缘道:

    “我先是看到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个年轻男子,但和雪伦夫人很像。”

    如果他换成女装,并化妆、美颜和PS,那就略等于雪伦夫人现在的样子了……克莱恩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句。

    “和‘教唆者’特莉丝类似?”邓恩灰眸闪烁,一下恍然。

    他们之前就判断特莉丝很可能是魔女教派的成员。

    “是的。”克莱恩感觉比较复杂地点了下头,转而说道,“我后来又借助占卜的技巧,在梦中发现雪伦夫人保险柜的夹层里有一个白骨雕像,它是美艳的女性,但头发一直长到脚踝,根根粗壮如同毒蛇,顶端还有眼睛,相当诡异,队长,这是不是‘原初魔女’的形象啊?”

    因为保密等级不够,他能看到的魔女教派资料很少。

    邓恩回想了一下,神情凝重地颔首道:

    “这就是‘原初魔女’的形象。”

    “我们必须立刻行动,控制住雪伦夫人。”

    克莱恩当即附和道:“嗯,如果雪伦夫人是魔女教派的中序列非凡者,那我不认为她会察觉不了有人潜入过她的卧室。”

    这时,他突地泛起一个疑惑,脱口问道:

    “队长,为什么七位正统的神灵没有具体的形象,只用象征符号来代替,而我目前接触到的邪恶神灵,却都有着类人的模样,‘真实造物主’是这样,‘原初魔女’也是这样,这就是正神和邪神的区别之一吗?”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克莱恩默默补了一个问题,但明智地没有说出口。

    “这就是正神和邪神的区别。”邓恩给予了肯定的答复,然后起身走向衣帽架道,“我们不能再耽搁了,我担心雪伦夫人潜逃。”

    说到这里,邓恩顿了一下:

    “你去叫上科恩黎,我们三人行动,这可以申请一件封印物,雪伦夫人很可能不止序列7。”

    队长,你真明智!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好的。”

    接着,他略显好奇地问道:

    “队长,你要用哪一件封印物?”

    邓恩回忆并斟酌了十几秒道:

    “3—0217。”

    因为廷根市那扇查尼斯门后的封印物并不多,克莱恩很快就记起队长想要申请的是什么:

    “编号:0217。”

    “名称:通灵者的镜子。”

    “危险等级:‘3’,有一定危险,需小心使用,只有三人及以上的行动才能申请。”

    “保密等级:值夜者正式成员及以上。”

    “封印方式:放置于无光的黑暗里。”

    “描述:这面镜子背部镀着水银,正面出现了三道不大的裂纹。”

    “最初接触的调查人员望向这面镜子的时候,看见里面有个长发的、哭泣的女子,然后,他发现这个女子从镜中爬了出来。”

    “据多次实验表明,镜子映照出的形象大部分时候都不相同,即使同一个人反复看它,也会遭遇不同的事物,危险等级各不相同,但都优先对付照镜子的人。”

    “其中,最危险的情况是,看到自己。”

    “如果没人照这面镜子,在有光芒的前提下,它每隔三小时就会自动浮现一个形象。”

    “它并不具备活着的特性。”

    “附录:这面镜子原本属于一位通灵者,是非常普通的镜子,直到有一天,这位通灵者照着它,诡异自杀了。”

    确实,在廷根市的查尼斯门后,能用于非凡者之间战斗的封印物并不多,“3—0217”是个不错的选择……克莱恩没再多说,当即跑到值夜者娱乐室,喊出了“不眠者”科恩黎。

    ——今晚,洛耀轮值查尼斯门,伦纳德休息,西迦.特昂巡视拉斐尔墓园等地方,新的成员得周日才能抵达,所以,邓恩只能从弗莱和科恩黎之中挑选一个,考虑到雪伦夫人属于魔女教派,和死灵关系不大,他选择了后者。

    过了几分钟,邓恩从地底归来,手里拿着一面被厚厚黑布严实包裹的镜子。

    坦白地讲,不是预先知道,我根本辨别不出它是镜子,它没有任何部位裸露在外面……克莱恩和个子矮小的科恩黎迎了上去。

    “你来负责使用封印物‘3—0217’。”邓恩将镜子交给了科恩黎。

    看到这一幕,克莱恩才突然醒悟自己是序列8的非凡者,而且具备正面战斗的实力,不能再躲到一旁做单纯的辅助了。

    嘶,有点紧张啊……他摸了下衣兜里的“沉眠符咒”等物品,确认自己准备齐全。

    “唯一的问题是,为了方便攀爬,我没带手杖,嗯,可以借用科恩黎的,他一手镜子一手枪,足够了。”克莱恩思绪纷呈间,三人来到楼下,乘坐出租马车赶往奥尔斯纳街。

    途中,科恩黎看了眼掌中的封印物“3—0217”,略显紧绷地感慨道: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这么危险的行动。”

    正常情况下,值夜者处理非凡事件不会使用封印物。

    ——之前去莫尔斯小镇解决灵异事件的时候,申请“变异的太阳圣徽”是防备小概率意外,因为距离太远,救援肯定来不及,而这一次,目标几乎可以确定是中序列的非凡者!

    “不用担心,也许雪伦夫人已经跑掉了。”克莱恩笑笑道。

    坦白地讲,他的紧张不比科恩黎少。

    邓恩灰眸一转,无奈地看了他一眼道:

    “我们尽量不要让雪伦夫人跑掉。”

    …………

    二十多分钟后,三位值夜者抵达了奥尔斯纳街,看见了黑暗里的花园和雪伦夫人的房屋,它们静静地匍匐在那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克莱恩取下左腕袖口内的灵摆,快速做起了占卜:

    “里面有危险。”

    “里面有危险。”

    ……

    默念七遍,他睁眼看见黄水晶吊坠在顺时针转动,幅度和速度都属于中等。

    这表明里面有危险,不高,但也不低!

    PS: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