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危险,不高,也不低……

    这意味着雪伦夫人还在房屋内,没有潜逃……

    克莱恩愣了一下,旋即想明白了原因:

    他是用“召唤”自己的方式化为状态较奇特的灵体来搜查保险柜,搜查里面夹层的,没有强行开锁,没有触动暗藏的机械装置或别的什么事物,所以,雪伦夫人未察觉秘密已经被人发现很正常,她只会以为是哪个小偷入室盗窃,或者哪个私家侦探接受委托,潜入调查,但未有收获。

    这种情况下,她不够警惕,继续留在家里,是符合道理和逻辑的事情。

    稍微遭遇点状况就沉不住气,给出过激的反应,并不像克莱恩了解的雪伦夫人,那是一位能冷静地假装害怕和可怜的交际花,那是一位隐藏非凡者身份多年的魔女教派成员。

    如果电话已经被发明,雪伦夫人肯定会打给某个情夫撒撒娇,抱怨一下廷根市的治安,并暗指梅纳德夫人……克莱恩遐想了一出戏,将自己占卜的结果和猜测告诉了邓恩和科恩黎。

    “这是最贴近现实的推断。”邓恩按了下半高丝绸礼帽,灰眸幽邃地望了望雪伦夫人的二层小楼道,“我们不要急着进去。”

    “为什么?”拿着封印物“3—0217”的科恩黎下意识反问了一句。

    他对手中的“通灵者镜子”充满畏惧,总害怕这件封印物出什么意外状况。

    邓恩戴上黑色手套,看了克莱恩一眼道:

    “还记得围捕‘教唆者’特莉丝的事情吗?”

    “记得。”克莱恩沉思几秒道,“她似乎提前察觉到了我们的靠近,从而及时做出应对,成功逃走。”

    我还记得事后回答队长的问题时,提出了火力覆盖的方案,这是最稳妥最安全的办法,但这次不行,无法采用,因为雪伦夫人的房屋内还有不少无辜的仆人……如果提前通知他们,让他们及时撤离,必然会惊扰到雪伦夫人,而据伦纳德讲,特莉丝能够隐形,所以必须假设雪伦夫人也掌握了类似的非凡能力……克莱恩一下联想到很多。

    邓恩抬头看了眼天空的绯红之月道:

    “非常好,你的回答非常好,你在这种情景下的直觉相当敏锐。”

    “我们不能贸然靠拢,惊动雪伦夫人,我尝试远距离拖她入梦,如果成功,你和科恩黎就进去制伏她,嗯……你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要杀掉她,不能控制就解决掉,自己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事情。”

    队长,每当关键时刻来临,你的思路总是那么清晰!我正等着你这句话!克莱恩暗赞了一句。

    相处的这两个多月里,他在和邓恩、伦纳德、弗莱等人的闲聊里差不多摸清楚了他们各自非凡能力的特点,其中,身为“梦魇”,邓恩.史密斯可以在家中,或者黑荆棘安保公司内,自由地出入整个廷根市区每一位熟睡者的梦里。

    具体是以什么方式进行,涉及各自序列的秘密,克莱恩就没有详细打听了。

    而那种直接拖人入梦的情况,有范围的限制,往往只出现于正面对决里。

    但克莱恩听队长提过,并不是必须面对面才能尝试这种非凡能力,百米距离内,它都可以获得一定的效果,只是需要时间,需要过程,无法一下完成,就像在哄孩子入睡一样。

    此时此刻,邓恩正是要“远距离”将雪伦夫人一点点拖入梦里,完成初步的控制,给克莱恩和科恩黎创造最好的局面。

    “好的。”科恩黎也相当赞同队长的方案。

    没有再啰嗦,邓恩找了个墙角的位置靠住,闭上眼睛,紧握双手,埋下了脑袋,黑色的及膝风衣和半高丝绸礼帽仿佛融入了夜晚。

    …………

    奢侈而华丽的卧室内。

    雪伦夫人躺在舒服的摇椅上,浑身赤裸,不着一缕,将白嫩出众的身材完全暴露在了空气里。

    她时而侧过脑袋,望一眼那面全身镜,欣赏里面充满魅惑力的自己。

    望着望着,她的脸颊泛出桃红,眼睛内像是有水要滴出来,表情迷离之中透着奇怪的爱怜。

    她身畔的桌子上则摆放着那个白骨神像,粗壮如蛇的长发在温馨的光线和粉红的气氛里似乎也变得柔和。

    渐渐的,雪伦夫人望向全身镜的频率越来越低,脑袋一点一点,眼皮止不住地下垂。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克莱恩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队长将雪伦夫人拖入梦境后,该怎么及时通知自己和科恩黎?

    他只要脱离“梦魇”状态,雪伦夫人就会苏醒,并警觉有事情发生……不知道队长能不能边做梦边给我们打手势?克莱恩望向来回踱步,并不平静的科恩黎,打算和对方讨论一下这件事情,转移他的注意力。

    就在这时,他的精神突地恍惚,看见了一轮巨大的绯红之月,看见了月亮下方穿黑色及膝风衣的队长邓恩.史密斯,看见了一脸呆愣,个子矮小的科恩黎。

    克莱恩一下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在做梦!

    我被队长拖入梦境了……原来还能这样通知……他好想捂脸,但又只能保持迷茫懵懂的梦游状态,傻傻开口道:

    “队长?”

    邓恩微微颔首道:

    “雪伦夫人已经进入梦境,你们可以行动了。”

    说完,他又强调了一句:

    “记住,必须足够小心,不能鲁莽……宁愿错过,也不要冒险。”

    他话音刚落,克莱恩眼前所见顿时寸寸破碎,视线内重又映照出了靠在墙角位置,埋着脑袋,紧握住双拳的邓恩.史密斯。

    而在另外一边,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踱步的科恩黎也睁开了双眼。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互相点了下头,同时进入了执行任务的状态。

    虽然这是科恩黎初次遭遇较为危险的任务,但相比克莱恩而言,他还是较有经验,参加过不少次正式行动,此时很快就调整好自己,变得冷静而敏锐。

    当然,这也有黑夜对“不眠者”的加成因素,这也是邓恩为什么让科恩黎而不是弗莱跟来的原因之一。

    “走。”作为序列8,克莱恩担当起了牵头的角色,示意队友跟着自己。

    科恩黎没有反对,牢牢握着裹住厚实黑布的镜子,放轻脚步,开始跟随。

    克莱恩领着他,来到之前翻墙的位置,双手伸出,扣住缝隙和凸起,两三下间就攀爬到了墙头。

    他保持着夸张的平衡,转过身体,下腰探手,稳稳接住了科恩黎丢上来的“通灵者镜子”。

    刚一接触,克莱恩的灵感就猛然一紧,仿佛黑布里面不是镜子,而是通向某个危险诡异世界的大门。

    果然,每一件需要封印的神奇物品都有邪异的一面……克莱恩暗自感慨了一句,看着科恩黎手脚并用地攀爬了上来。

    为了方便行动,科恩黎将手杖放在了邓恩旁边,克莱恩也没再纠结这点。

    穿过花园,来到房屋侧方,他和之前一样,顺着自来水管道,蹭蹭蹭爬至二楼阳台。

    接着,他几乎是本能地双脚挂住,身体倒垂,又一次接过了封印物“3—0271”。

    科恩黎略显诧异地看了一眼,旋即有所明悟地点了下头。

    这个时候,克莱恩自己却吓了一跳,腰背用力,左手一撑,轻松又翻了上去。

    “刚才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能做出那样的动作?感觉就和本能一样……这难道就是‘小丑’的能力?”他回味刚才,觉得在实践里,自己更好地发挥出了“小丑”的特点。

    等到科恩黎同样轻松地攀爬上来,克莱恩将“通灵者的镜子”还给他,拉开了插销未锁的阳台大门。

    科恩黎则小心翼翼解开了缠绕封印物“3—0271”的黑布,让它镜面朝下,照着地砖。

    不对准自己和队友是使用“通灵者镜子”的规则之一!

    塞好黑布,拔出左轮,科恩黎跟在克莱恩身后,脚步很轻地穿越走廊,来到了雪伦夫人的卧室门前。

    克莱恩握着调整好转轮的手枪,边开启灵视,边用左掌探向房门把手。

    他记得之前的占卜结果是有危险,所以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之所以不现场再做一次快速占卜,是因为他知道房内有那个邪异的原初魔女神像,距离这么近的情况下,自己肯定会被干扰,不靠灰雾的阻隔,没可能得到正确且清楚的答案,而科恩黎就在旁边,使他没法进入那片神秘空间。

    无声拧动,房门后敞,映入克莱恩和科恩黎眼眸的是温暖的煤气灯光芒。

    接着,他们看见了躺椅位置的雪伦夫人,看见了她充满诱惑力的身体。

    雪伦夫人并没有睡着,斜倚在那里,嘴角勾勒浅笑,望着贸然来访的两位客人。

    下意识之间,科恩黎就翻过手掌,用“通灵者的镜子”照向雪伦夫人。

    克莱恩先是一怔,旋即脱口道:

    “不要!”

    他记得很清楚,在躺椅另外一侧,原本应该有一面全身镜,但现在,他并没有看到!

    只是秒针跳动了一下的工夫,“通灵者的镜子”已然锁定了雪伦夫人。

    但是,那个雪伦夫人却一下模糊,变成了一面全身镜。

    科恩黎看见了镜中的自己,也看见了镜中的封印物“3—0271”,看见它正映照着自己。

    “通灵者的镜子”内瞬间浮现出一道身影,是面无表情、阴冷沉默的科恩黎自己!

    而克莱恩则手脚同时一紧,似乎被无数根看不见的细丝给缠住了。

    优美的轮廓一寸寸勾勒于全身镜旁,披着睡袍的雪伦夫人凸显了出来。

    她横了两人一眼,轻笑道:

    “要不是神像刚巧在我身边,我现在应该只能沉睡着等待你们吻醒。”

    就在这时,克莱恩突然低沉开口,吐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绯红!”

    他不知什么时候揣入衣兜内的左掌,手指灵活翻动,轻巧地将“沉眠符咒”顶了出来。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