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跳动的内脏,黄绿色的液体,静静燃烧的黑焰,向前倾倒的人体,同时映入了克莱恩的眼睛,深深烙印于他的脑海。

    到目前为止的任务里,他经历的最危险情况就是对付被打断了消化过程的瑞尔.比伯,可就算是这样危险这样恐怖的怪物,也仅是造成了参与者们的重伤,没让任何一个人牺牲。

    克莱恩所失去的唯一队友老尼尔,以及他目睹过的官方非凡者死亡事件,都源于失控,“凶手”或诡秘难言,或指向着邪恶神灵,与具体的任务无关。

    而现在,他第一次于任务里看到了队友的牺牲,这样的死亡仅仅源于刚才的一次错误选择。

    值夜者们在对抗疯狂,同样也在对抗危险。

    一次犯错,或许就再也没有机会弥补。

    轰的一下,克莱恩的思绪爆炸了。

    他似乎受到了极大刺激,半蹲在地上,抬起右手,砰砰砰就向着雪伦夫人开枪,让一枚枚银色的猎魔子弹穿过无数看不见的细丝,射向对方的头部,射向对方半透明的睡裙。

    霍然之间,雪伦夫人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般快速横移到了另一个方向,避开了克莱恩疯狂的射击。

    直到左轮手枪内的五发子弹全部射了出去,直到耳畔响起空枪的声音,克莱恩才清醒过来,找回了思考的能力。

    他心头一紧,来不及更换子弹,直接丢掉手枪,探掌抓出了一叠塔罗牌!

    啪!

    雪伦夫人身体猛侧,看见一张纸牌飞过,深深插入了化妆台的表层。

    她嘴角勾勒,漂亮的棕眸又一次染上了幽黑的色泽。

    就在这时,她瀑布般的褐发突地扬了起来,像是受到了无形力量地吹动。

    雪伦夫人怔了一下,再要躲避,已是慢了半拍,被克莱恩抖腕丢出的“魔术师”纸牌将秀发钉在了墙壁上。

    啪!雪伦夫人强行扯断头发,往前一滚,身体飞快消失在了克莱恩的眼中。

    又是隐形……克莱恩手指夹着塔罗牌,缓慢挪动,警惕地戒备四周。

    突然,他明白了刚才雪伦夫人为什么要放弃攻击,为什么会出现迟缓。

    ——按照正常的发展,克莱恩不使用“阿兹克铜哨”根本没法再对抗这可怕的魔女!

    对!一定是队长赶到附近了!他心中一喜,眼珠转动,下意识望向窗边。

    与此同时,他心里冒出了一个判断:

    雪伦夫人想逃!

    她刚才就清楚我们还有同伴,能拖着她进入梦境的同伴,但她不知道后续还有没有别的值夜者,代罚者,或者机械之心成员!

    她虽然厉害,但也不是能一个人覆灭一支非凡者小队的强者!

    心头一闪,克莱恩手腕一抖,将夹着的塔罗牌扔了出去,扔往窗户方向。

    嗖嗖嗖!他连续扔出五张牌,三张封锁窗户,两张化作飞刀,斩向门口。

    喀嚓!啪!啪!

    玻璃破碎的声音之中,两张塔罗牌一前一后地深深插入了半敞开的卧室房门,而克莱恩如愿听到了闪避的声音。

    他又一次抖腕甩牌,凭着“小丑”的直觉,向着门侧某个位置丢出了纸牌。

    纸牌带着尖锐的破空声,高速靠近了那里,无奈钻入了坚硬的墙壁,但一道身影却于空气里飞快勾勒了出来,正是穿着半透明睡袍、褐发棕瞳的雪伦夫人。

    雪伦夫人刚一暴露,眼眸就霍然失去了神采,似乎站着进入了沉眠。

    队长……克莱恩目光一扫,没有急于扔出纸牌,因为他知道雪伦夫人很快就可以挣脱梦境,如果不能在两三秒钟内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害,对方就会强行逃脱。

    这样距离下的梦魇,本身就容易被挣脱!

    膝盖弯曲,克莱恩猛地翻滚向了侧前方,半趴在地上,伸长右手,抓住了正面朝上的“通灵者镜子”的边缘。

    接着,他手腕一抖,在自身被镜面照到之前,将封印物“3—0271”甩了出去,正面朝向雪伦夫人地甩了出去。

    雪伦夫人的身体抖了一下,棕眸内的神采迅速恢复至正常,目光也找到了焦距。

    而比她清醒更早的是,她体表浮现出了一层晶莹而坚固的冰霜。

    但是,她没有看见飞来的纸牌,或者银色的猎魔子弹,她只看到了一面镜子由远及近,只看到那镜中映照出了自己既纯真又妩媚的容貌。

    那漂亮的脸庞忽然变得扭曲,上面出现了皱纹,出现了血痕,出现了腐烂的斑块。

    “不!”雪伦夫人发出一道凄厉的叫声,就像目睹了爱人的死亡。

    她的皮肤迅速染上了青绿,眼角有黄色脓液流出。

    腾得一下,雪伦夫人从内到外燃烧起安静的黑焰,仿佛在驱除着什么。

    紧接着,黑焰外面又结出了厚厚的冰霜,像是正制作沉眠的棺材。

    一根根看不见的细丝缠绕,终于叠加出了肉眼可见的色泽,它们将冰霜一层又一层包裹于内,似乎结出了巨大的蚕茧。

    咚,咚,咚,封印物“3—0271”落地,向前翻滚了几圈,停止于雪伦夫人那个巨大“蚕茧”的旁边。

    这个时候,哐当之声响起,邓恩撞破窗框,翻入了房间。

    他瞄了一眼失去气息的科恩黎,表情霍然一沉。

    就在这时,“蚕茧”崩裂开来,冰棺寸寸瓦解,黑色的火焰化成萤光,飞散往四周。

    雪伦夫人的皮肤颜色恢复了正常,双眼略显疲惫,但无异常。

    她的眸子内映照出了依旧半趴着的克莱恩,映照出了伸手按住眉心,闭上眼睛的邓恩.史密斯。

    一圈圈无形的波纹荡开,雪伦夫人的眼皮止不住地坠落,而邓恩的黑色薄风衣下面,有一条又一条毒蛇般的东西在蠕动。

    明白队长控制不了雪伦夫人太久,就像那次对付怪物比伯一样,克莱恩又是一个翻滚,抓起了刚才丢在地毯上的、属于自己的那把左轮手枪。

    他左手抓出三枚银色猎魔子弹,熟稔地塞入了弹孔。

    啪!

    克莱恩合拢转轮,站了起来,双手握枪地瞄准了雪伦夫人,瞄准了她的眉心。

    砰!

    他以“小丑”的能力控制着身体,扣动了扳机。

    银色的猎魔子弹一闪,准确命中了“固定靶”。

    雪伦夫人的眉心出现了一道血痕,但子弹似乎穿过了许多层无形的阻碍,失去了绝大部分力量,没能掀开对方的头盖骨。

    克莱恩毫不犹豫地又连开了两枪,看见雪伦夫人的眼睛忽地睁开。

    砰!砰!

    一道血雨伴随着白点散开,堪称尤物的雪伦夫人变成了能让每一个男人做噩梦的碎颅女尸。

    她的“替身”早在之前就已经用完了。

    呼,呼,克莱恩双手下垂,左轮斜指,喘起了粗气,而只剩半个脑袋的雪伦夫人软软倒向了地面,身材依旧出众,皮肤白皙而水嫩。

    邓恩直起身体,睁开双眼,将按在眉心的手放了下来,表情有些苍白,他明明没有受伤,却似乎失血过多。

    “如果不是她想杀一两个人再逃,如果不是封印物‘3—0271’映照她的时候,刚好呈现出她的样子,我们或许只能击伤她……”邓恩缓步上前,走到了克莱恩的身旁,嗓音异常地低沉。

    如果不是我有特殊的地方,战斗刚开始十几秒,我和科恩黎就同时交待了……克莱恩侧头望了眼静静躺在黑色灰烬里的科恩黎,吐了口气道:

    “队长,科恩黎……”

    “我知道……”邓恩嗓音沉哑地回答,“是我犯了错,被雪伦夫人蒙蔽了,没想到她早已悄悄脱离了梦境。”

    他顿了一下,正色再言:

    “不过,你必须习惯,值夜者死在任务里是一件正常的事情,或许下一个就是我。”

    克莱恩沉默着不知该怎么回答,近处的科恩黎双眼睁开,正空洞地看着天花板。

    “愿女神庇佑你,让你得到真正的安眠。”邓恩来到科恩黎身旁,在胸口画了个绯红之月。

    然后,他蹲了下去,合拢了队员的眼睛。

    愿女神庇佑你,宁静的黑夜内不再有危险和疯狂……克莱恩也画出绯红之月,于心里默默祈祷道。

    过了几秒,他强行收回目光,低沉问道:

    “队长,现在就要通灵吗?”

    邓恩微不可见颔首道:

    “不要尝试询问‘原初魔女’有关的事情,这非常危险。”

    “我会守在旁边,不让意外打扰到你。”

    克莱恩没再耽搁,掏出各种材料,迅速布置好了祭台,开始通灵。

    诵念完咒文,他后退一步,使用“梦境占卜”的技巧道:

    “雪伦夫人的同伙。”

    “雪伦夫人的同伙。”

    ……

    一连七遍后,克莱恩进入梦境,看见了灰蒙蒙天地中的雪伦夫人的灵。

    他触碰向这透明的、虚幻的灵体,眼前所见霍然改变。

    那是夜晚的某个地方,穿着黑色戴兜帽长袍的雪伦夫人将一本青铜古书交给了圆脸和善的“教唆者”特里斯,并在听到对方于“女巫”名称上的疑问后,略显神经质地低笑道:

    “你不是一直都很奇怪吗?奇怪我们的高层为什么都是女性……”

    还真是魔女教派啊……伦纳德的猜测完全符合真相,他果然有很大的秘密……“刺客”和“教唆者”对应的序列7是“女巫”?真坑……克莱恩油然想道。

    紧跟着,场景变化,克莱恩看见了一个幽深的大厅,看见了高处狭小的窗户,看见了一个披着白色圣洁长袍的女子。

    她背对着雪伦夫人,微笑道:

    “只要靠拢‘原初’,我们就能得到圣化,得到变强,得到救赎,躲过最终的末日。”

    雪伦夫人低着头,疑惑地问道:

    “可为什么必须变成女人,因为‘原初’是女人?”

    “难道女人就象征着破坏和灾难?”

    背对雪伦夫人,让克莱恩看不到长相的女子平静地回答道:

    “不,男人也一样,他们是战争的代名词,这是两条相近的序列。”

    PS:第一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