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战争的代名词……魔女途径的相近序列……会是哪一条呢?克莱恩边看着全息电影般的场景,边回想着自己知道的那些序列。

    由于他只是值夜者正式成员,很多资料还无法接触,对中高序列的名称和相应的特点几乎两眼一抹黑,仅仅知道从“永恒烈阳”那里偷窥来的“光之祭司”、“无暗者”,从“太阳”少年口中了解到的“战神”途径的“黎明骑士”、“守护者”、“猎魔者”,以及戴莉、邓恩透露的“死灵导师”、“看门人”。

    所以,他很难准确判断一个序列途径是否为战争的代名词,只能采取排除法,比如“战神”途径看起来不像是战争,而是单个的战斗。

    思绪转动,克莱恩将范围缩小到了五条:

    一是鲁恩王国统治者奥古斯都家族和费内波特王国卡斯蒂亚家族共同掌握的“仲裁人”序列,但克莱恩感觉这是可能最小的一个,因为“仲裁人”对应的序列8是“治安官”,序列7是“审讯者”,看起来是往审判和裁决,而不是战争方向发展。

    二是第四纪所罗门帝国“黑皇帝”所代表的途径,它序列9的现代名称是“律师”,擅于发现并利用规则的漏洞和对手的薄弱,拥有极其出色的口才和思辨逻辑,这是克莱恩认为可能第二低的途径,他怀疑这个序列的发展是利用规则,行走于秩序的阴影里,当然,战争也算是秩序的阴影之一。

    三是弗萨克帝国统治者艾因霍恩家族,因蒂斯共和国前王室索伦家族,以及最近两三百年才出现的隐秘组织“铁血十字会”同时掌握着的“猎人”途径,克莱恩认为它的可能相当高。

    值夜者内部资料对“猎人”的描述是,优秀的追踪者,杰出的陷阱专家,出色的猎杀者,对应序列8的名称是“挑衅者”,序列7则是“纵火家”,这些都和杀戮与战争有一定的联系。

    四是追随恶魔的古老组织“拜血教”所掌握的“罪犯”途径,光从序列名称,克莱恩就感觉它有不小的可能。

    五是以血腥祭祀闻名的“玫瑰学派”手中的“囚犯”途径,理由和上一条相同。

    就在克莱恩思绪发散的时候,场景又一次改变,雪伦夫人刚沐浴完毕,头发湿润地披下,脸庞有种既清新又诱人的魅力。

    “没能看清楚引领雪伦夫人成为魔女的那个白袍女子的长相……应该是我的通灵能力还不够……”克莱恩收回心思,将注意力重又投回了眼前。

    雪伦夫人撩了下头发,似有水珠从她的脸庞滑落。

    她望着床上等待的男子,低低窃笑道:

    “需要我帮你解决梅纳德吗?”

    床上那名中老年男子皱眉摇头道:“除非你能保证不留下一点痕迹,但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你能有什么办法?”

    看到这位先生,克莱恩先是愣了一下,旋即觉得在预料之中。

    那名中老年男子的照片经常出现于《廷根市老实人报》等报刊的第一版,他是正谋求连任的现任市长,保守党成员。

    雪伦夫人笑了笑,没再深入这个话题,睡裙半褪,美好隐约地走向了床边。

    场景接二连三变化,克莱恩又看见了不少时不时就会出现于本市报纸上的议员、商人和政府雇员。

    他们或讨论怎么收取捐赠,或交流如何绕过《竞选法案》贿赂选民,或承诺给人保护,解决问题,雪伦夫人在其中扮演着“掮客”的角色。

    这其实是一部纪录片吧……《雪伦夫人带你认识廷根市上层圈子》……嗯,可为什么很多场景都有床……不少贵族和议员明明知道雪伦夫人有很多情夫,为什么还是一副受不了诱惑的样子……这就是雪伦夫人的序列能力?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看完,既推测又吐槽地无声自语着。

    经过刚才的通灵,他确认了一点,那就是廷根市上层圈子的那些家伙们没有一个知道雪伦夫人的真实身份,没有主动地与她合伙谋杀梅纳德议员。

    也就是说,梅纳德议员的死亡是雪伦夫人的自作主张?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没必要冒险啊?

    当然,从雪伦夫人的角度讲,她拥有干扰占卜的非凡能力,又可以制造表面没有任何问题的欢爱型猝死,解决梅纳德议员不是一件太有风险,容易暴露自身的事情,但是,她的动机明显不足啊,与需要承担的风险不协调,不匹配!

    难道这是她“扮演”的需要?但她完全可以找身份地位不那么敏感的目标,这样一来,案子根本就不会需要值夜者,代罚者,或者机械之心成员的协助。

    而更重要的一点是,雪伦夫人应该看得出来梅纳德议员的妻子憎恨着她,充满了不甘心的情绪,有不小可能找人来调查她,那她为什么不将白骨神像等敏感物品提前转移,比如埋到花园某个地方?

    她对保险柜,对夹层,以及相应的布置这么有信心?

    疑惑之中,克莱恩见雪伦夫人的灵还未明显消散,抓紧时间又做了一次“梦境占卜”。

    他这次占卜的内容是:

    “雪伦夫人杀死约翰.梅纳德的真正动机。”

    默念之后,克莱恩再次进入梦境,再次看见了新的场景:

    雪伦夫人端着一杯血液般的红葡萄酒,穿着宽松的睡裙,在房间内来回踱步,最终,她一口喝掉了剩余的酒液,似乎下定了某个决心。

    场面迅速消散,克莱恩愈发困惑,因为梅纳德议员的死亡看起来真是雪伦夫人自愿去做的,没有被谁唆使。

    “奇怪……”克莱恩暗自咕哝,又用别的占卜语句试了几遍,得到的答案没有区别。

    眼见雪伦夫人渐渐透明,不断虚幻,即将消失,克莱恩想了下,做出最后的通灵:

    “魔女途径的序列魔药配方。”

    “魔女途径的序列魔药配方。”

    ……

    克莱恩默念着新的占卜语句,借助冥想,飞快进入了梦中。

    他原本不想做这个占卜,因为他认为“魔女”途径属于传播灾难,制造痛苦的类型,即使获得了相应的魔药配方,他也不愿意卖给别人,充当间接的凶手。

    但他转眼就想到了之前的一件事情:他通过对“观众”魔药配方的了解,怀疑并证实了达斯特.古德里安是心理炼金会的成员。

    所以,为了将来更好地对付魔女们,了解她们序列途径的特点是必不可少的。

    嗯,胡德.欧根死亡后,达斯特.古德里安还没有联系过我,应该是心理炼金会派了较为强力的成员来做调查,他不敢有任何行动……想法一闪间,克莱恩又一次看见了那个幽深的大厅,看见了那个披着白色圣洁长袍的女子。

    雪伦夫人低着脑袋,只能看到对方的双腿,一双毫无瑕疵的腿。

    很快,她听见了美妙如同歌声的嗓音:

    “‘欢愉’,这是序列6魔药的名称,也是你即将晋升的目标,如果能够成功,你就是‘欢愉魔女’。”

    “让人无法脱离、难以抗拒的欢愉是痛苦的一种,这是你必须遵循的格言。”

    “只要完成晋升,除了‘女巫’各方面的能力得到提升,你还将变得更加美丽,擅长魅惑,擅长在欢爱里给异性或者同性无法忘怀的快乐,你能像蜘蛛一样制造奇怪的丝线,并充分利用它们。”

    紧接着,雪伦夫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本白银打造的古书,摊开之后,一边书写着配方,一边放着材料:

    “主材料:魅欲女妖的眼睛一对,成年寡妇巨蛛的丝腺一个。”

    “辅助材料:纯水100毫升,黑色曼陀罗汁液5滴,魅欲女妖残留的全部毛发,费内波特苍蝇碾成的粉末10克,真正的木乃伊骨灰5克。”

    画面又一次改变了,同样是幽深的大厅,同样是裙侧开口很高的白色长袍,同样是看不到长相的女子,但不同的是,雪伦夫人变回了原本的模样,变回了那张照片上的年轻男子。

    一道美妙的女声回荡入耳:

    “这是序列7魔药的名称,我想你肯定很惊讶。”

    “是的,我无法相信它叫做‘女巫’!”“雪伦夫人”略显激动地说道。

    “你记住,我们要靠近‘原初’,就必须和祂越来越像,祂是女性,我们也要是女性。”那美妙的女声回答道,“你要么放弃,要么只能接受,成为女巫之后,你将变成真正的女性,并获得容貌和魅力的极大提升,你将拥有隐形和使用替身的能力,你将初步掌握各种黑魔法,擅长干扰别人的占卜,并获得黑焰和冰霜的眷顾。”

    “主材料是:黑渊魔鱼的全部血液,玛瑙孔雀的蛋。”

    “辅助材料是:纯水80毫升,金色曼陀罗汁液5滴,阴影蜥蜴的鳞片三枚,水仙花汁液10滴。”

    ……

    一幅幅场景闪现,克莱恩看见了“教唆者”的配方,看见了“刺客”的配方,并了解了它们相应的特点。

    当他想要继续占卜时,雪伦夫人的灵彻底消散了。

    退出仪式,回到现实,克莱恩收拾好材料,解除掉灵性之墙,将刚才通灵的收获没有丝毫隐瞒地全部告诉了邓恩.史密斯,然后表达了自己对雪伦夫人谋杀梅纳德议员的疑惑。

    “‘欢愉’确实不需要杀死较高身份和地位的人……嗯,我们得排查雪伦夫人这些年里去过哪些地方,弄清楚她真正的来历,寻找到你看见的那个幽深大厅,当然,这需要汇报给圣堂,由他们统一安排,我们不能随意离开廷根。”邓恩轻轻颔首,环视一圈道,“你去一楼,检查一下那些仆人是否还在熟睡,如果有人已经醒来,发现了这里的动静,就将他带过来,按照流程签订保密条约,我负责二楼。”

    他已翻找出黑布,罩住了封印物“3—0271”

    听到这句话,克莱恩突地恍然,终于明白刚才那场激烈的战斗为什么没能让仆人和侍从们赶来,因为队长在最开始就让他们进入了沉眠状态。

    克莱恩的身体还残留着些许寒冷和僵硬,他只能放缓脚步,动作很轻很慢地前行。

    路过卧室的房门时,他伸出手,用力拔下了镶嵌于上面的两张塔罗牌,擦了擦,重新装入衣兜。

    离开房间后,他向着楼梯口走去。

    走了几步,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怎么确认对方在熟睡。

    用占卜的办法一个个试过去?很麻烦啊……队长是“梦魇”,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得请教他一下有没有快速而简洁的办法。

    想到就做,克莱恩转过身体,依旧对抗着寒冷和僵硬地一步一步挪向卧室门口。

    还未真正靠近,他的目光就穿透了敞开的大门,看见了斜对着的破碎全身镜。

    它还剩小半挂在镜框上,裂出了一块又一块巴掌大小的镜片。

    多有裂纹的镜子中,穿着黑色风衣的邓恩.史密斯半趴在科恩黎的尸体旁边,不知在做什么。

    忽然,他抬起了脑袋,灰眸幽暗而深邃,嘴边沾满了暗红色的血液。

    暗红色的血液。

    克莱恩下意识就是一个转身,离开了门边,背靠住墙壁。

    PS:第二更求月票,还有,月底了,上架第一个月即将结束,打算做个发福利的活动,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wuzei1985),看最新那条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