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哇!”

    梅高欧丝肚子里的婴儿发出了啼哭的声音,蠕动着想要降生,想要帮助母亲摆脱困境。

    那一根根黑色的、冰冷的、滑腻的细线像是受到了惊吓,又仿佛被无形的力量揪住,纷纷往后倒退。

    “哇!”

    邓恩和克莱恩同时出现了明显的眩晕,喉咙自行收紧,气管不断被压缩,呼吸瞬间变得艰难。

    他们的鼻端,他们的眼角,他们的耳畔,往下滴落着赤红,所有的毛细血管仿佛都裂了开来。

    要不是克莱恩在进入灰雾之前,总会经受呓语和嘶吼的考验,要不是邓恩手捧着圣赛琳娜的骨灰,他们肯定已经晕厥了过去,就像伦纳德.米切尔一样。

    梅高欧丝那具无头的身体转了过来,正对向克莱恩,烧焦到一块块掉落的皮肤血肉和又圣洁又妖异的白色骨刀清晰映入了对方的眼眸。

    刚依靠丰富经验摆脱影响的克莱恩顿时头皮一麻,忘记了右胸的伤痛,似乎已经看见对方以闪现的姿态疯狂扑来,根本不给自己诵念咒文,灌注灵性,扔出“阳炎符咒”的机会。

    就在他要翻滚躲避的时候,克莱恩看见梅高欧丝突然停滞,看见邓恩.史密斯的黑色风衣向后飘扬了起来,看见斜前方的队长埋下了脑袋,背部凸显出一道又一道粗大的、蠕动的条形事物,就像下面藏着毒蛇,藏着触手,藏着怪物!

    邓恩正在使用自己的“梦魇”能力强行干扰梅高欧丝。

    砰!砰!砰!梅高欧丝只是一个挣扎,邓恩身上凸显出的那一道道粗大条形事物就同时炸开了!

    大量的、鲜红的血液飞溅出来,暴雨般洒向了周围每个角落。

    对于这个结果,脸色苍白的邓恩并没有沮丧,因为那些血液被圣赛琳娜骨灰制造的根根黑色细线吸收了!

    吸收了!

    那无数冰冷的、滑腻的、触手般的细线一下变得狂暴,改退为进,反涌了上去,牢牢缠住了梅高欧丝,缠住了她高高凸起的、开始蠕动的腹部。

    机会!

    克莱恩又是紧张又是欣喜,喉咙里已酝酿出了“光”对应的古赫密斯语单词。

    “哇!哇!哇!”

    婴儿的啼哭又一次响起,比刚才更加连绵,比刚才更加急促!

    黑色的、数不清的、近乎无形的细线忽然一顿,像是遭遇了雷劈,不断颤抖,哆嗦着回收。

    邓恩望着这一幕,发现梅高欧丝即将脱困,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了一下,几乎没有半点犹豫地就收回了右手,张开五指,噗的一声插入了自己的胸膛,左边胸膛!

    他的右手迅速抽离出来,上面染满了血液,五指紧握着一颗带着夜晚安宁和梦境多变感觉的心脏,一颗还在收缩和膨胀的心脏!

    队长……克莱恩眼睁睁看着邓恩.史密斯将右手握住的心脏塞入了圣赛琳娜的骨灰盒里,他的视线飞快模糊。

    呜!呜!呜!

    如同夜深时梦魇声音的哭泣响起,那数不清的黑色细线带着异常冰冷和沉静的感觉重新收紧,牢牢地、死死地禁锢住了梅高欧丝!

    哪怕又有一声婴儿的啼哭从梅高欧丝的肚子里传出,它们也没有任何松动,甚至将这可怕的声音锁在了自身包裹之内!

    克莱恩的眼泪混杂着血液一滴滴滑落,口中低沉地吐出了一个古赫密斯语单词:

    “光!”

    照亮黑暗的光!带来温暖的光!

    他残余的灵性几乎全部灌注入了那刻满神秘花纹的薄薄金片,脑袋顿时又空洞又眩晕。

    鼓起最后的力气,克莱恩扔出了“阳炎符咒”,扔向了被无数黑色细线禁锢着的梅高欧丝。

    这一次,那些黑线没有提前退缩,不再遵循本能,像是得到了某个意志的指使。

    噗通!噗通!

    圣赛琳娜的骨灰盒内,邓恩那颗鲜红的心脏还在不断跳动。

    阳光再一次穿透了天花板上那个大洞,穿透了整个三楼,照进了黑荆棘安保公司,几乎凝成了实质的柱体。

    它受到“阳炎符咒”的牵引,反射向了梅高欧丝。

    两者于无头怪物的上方融合,像是一轮太阳般爆发了!

    轰隆!

    炽白的光华里,克莱恩闭上了眼睛,脑海内铭刻下了最后的那副画面:

    梅高欧丝失去了左臂,失去了脑袋,失去了许多血肉的焦黑身躯瞬间瓦解,里面有某个半虚幻半真实的可怕事物不再有现实的凭依,无法完成转化的最后一步,不甘地、愤怒地化作黑气,消融在了光芒与火焰里。

    轰隆隆!

    整栋房屋都在剧烈摇晃,但这仅仅是“阳炎符咒”散逸出去的些许余波。

    和正常的炸弹不同,它的力量凝聚而收束!

    克莱恩勉强稳住身形,于几秒后睁开眼睛望向前方。

    他看见一面面墙壁垮塌,他看见梅高欧丝站立的地方有一圈焦黑,地板竟然只融化了一半。

    他看见那里摆放着一截染血的、蜷缩的、有火烧痕迹的脐带,他看见邓恩.史密斯身穿黑色薄风衣的身影依旧站于原地,看见圣赛琳娜骨灰盒内的心脏还在缓慢跳动,看见伦纳德.米切尔不知是死是活地躺在对面。

    高度疲惫的克莱恩心中一喜,感觉似乎还能用仪式魔法抢救一下队长,感觉梅高欧丝和她肚子里的婴儿真正被解决了,不,后者更接近于被打断,被驱除。

    这时,邓恩.史密斯侧过头来,望向克莱恩,苍白的脸上带着温和而轻松的笑容,嗓音一如既往地醇厚:

    “我们拯救了廷根。”

    说完之后,他就像回到了二十岁那年,不再那么沉稳不再那么正经地对克莱恩挤了下左眼。

    克莱恩的表情凝固在了脸上,看见圣赛琳娜骨灰盒内的那颗心脏停止了跳动,化作璀璨的光点,消散往四周,看见队长的身体往后仰倒,双手松了开来。

    这一切就像一幅幅画面构成,但又让人无法阻止。

    咚!

    圣赛琳娜的骨灰盒落在了地上,就像克莱恩的心脏一样。

    咕噜!咕噜!虽然骨灰盒未曾被盖上,但里面幽深的黑暗封锁住了出口,让细沙般的粒粒璀璨没有洒落半点,这个盒子翻滚着,滚向了克莱恩。

    邓恩.史密斯倒在了破烂的地面上,幽邃的灰眸失去了全部神采,正对着有阳光洒入的那个破洞。

    队长!克莱恩的视线再次模糊,想要呼喊出声,但那个单词和后续的话语却卡在了喉咙里:

    我们也舍不得你啊……

    这个时候,圣赛琳娜的骨灰盒滚到了他的脚边。

    突然,克莱恩胸口一痛,瞳孔紧缩,整个人一下定在了原地。

    他埋低脑袋,怔怔看见一只略显苍白的手掌从自己的左胸位置穿透出来,上面染满了鲜血。

    梅高欧丝还没死……不,新的敌人……那个幕后黑手……我要死了吗……

    克莱恩的思绪飞快涣散,眼神几乎失去了焦距,身体则往着侧方软倒。

    他的呼吸渐渐停顿,最后只感觉到那手掌猛地往后抽回,只看见了一双崭亮的皮靴和一只下探的手,略显苍白的手。

    它握住了圣赛琳娜的骨灰盒。

    眼前一片黑暗,克莱恩失去了全部的知觉。

    …………

    变成废墟的黑荆棘安保公司内,到处是烧灼的痕迹和破碎的事物,但没有一点声音,就像是一座坟墓。

    过了几分钟,伦纳德.米切尔的身体动弹了一下,眼睛缓慢睁开。

    他艰难直起身体,望向四周,看见了倒在地上的邓恩.史密斯,看见了眼睛大睁,凝固着惊愕的克莱恩,两者的左胸都有明显的伤口。

    不……伦纳德的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单词,他踉踉跄跄半爬半走地来到邓恩附近,来到克莱恩的尸体旁边。

    他不断地验证着,不断地在两者间来回,但最终还是只能接受那无法改变的结果。

    伦纳德双腿一软,跪在了原地,碧绿的眼睛内满是痛苦,一滴又一滴的泪水划过了他的脸庞,洗掉了血污,洗掉了灰尘。

    他侧耳倾听了两秒,忽然半趴下去,怒吼一声,握紧拳头,重重捶向了地板。

    咚!咚!咚!

    伦纳德不断流泪,不断捶着地板,悲痛里多了明显的仇恨意味,多了明显的自我嫌弃感。

    哒哒哒,快速奔跑的上楼声音传来,伦纳德抬起脑袋,用模糊的视线看见了刚赶到的“代罚者”和“机械之心”成员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