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在鲁恩王国的北方,九月的风凉爽里染上了几分寒意,贯穿墓园之后,更是多了阴冷之感。</br></br>    克莱恩被吹得打了个机灵,霍然回过神来,苦笑自语道:</br></br>    “这穿越果然还藏着些秘密啊……”</br></br>    “不过看样子,顶多再来两次,我就没法‘复活’了……也不知道如果被剁成肉酱,这平时并不出现的恢复能力还有用没用……”</br></br>    ……</br></br>    平复了几十秒,克莱恩系上纽扣,发现身上穿的是最新的那件衬衣和燕尾服正装,但此时它们都沾了不少泥土。</br></br>    ……班森,梅丽莎真是太不知道节约了……他下意识冒出这么一个念头,将手一撑,翻身站起,发现“小丑”的能力并未消失。</br></br>    “最好的哥哥……最好的弟弟……最好的同事……”克莱恩望向墓碑,默念着上面的铭文,心中忽然一酸,似乎体会到了梅丽莎和班森那种悲恸的心情。</br></br>    这可能比我目睹队长身亡还要难过……他叹了口气,收回视线,蹲了下来,将棺材板重新合拢。</br></br>    虽然思绪还有些涣散,但克莱恩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处理现场,不能被任何人发现。</br></br>    死而复生可不是正常人能玩的事情!</br></br>    如果让值夜者、代罚者或者机械之心知道,克莱恩相信自己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当然,若这是地球,他服食的又是“律师”或者“诈骗师”魔药的话,倒是可以忽悠成“神之恩眷”,“救赎之人”,但这个世界有着真神,会回应仪式的真神!</br></br>    再次填满好泥土,盖好石板,克莱恩拍了下双手,重新站了起来。</br></br>    此情此景,再没有任何特殊,他就像一个趁着夜深来吊唁朋友的绅士,唯一不对的地方是,墓碑上那张照片里的人和他的长相一模一样。</br></br>    刚才的过程里,他的灵感察觉到了“阿兹克铜哨”的存在,于是将它挖了出来,擦得干干净净。</br></br>    不过克莱恩没打算立刻召唤信使,他决定先弄清楚当前的状况。</br></br>    抬起左手,克莱恩看见了腕部依旧缠绕的那条黄水晶吊坠。</br></br>    “这算是陪葬品了吧?”他自嘲一笑,解下灵摆,抬头望向四周,表情逐渐沉凝,“……队长应该也葬在这个墓园吧……”</br></br>    他连续换了两个方向,终于用灵摆确定了邓恩坟墓的位置。..</br></br>    借着月光边走边找,十几分钟后,克莱恩看见了队长的黑白照片:神情温和,发际线较高,眼眸的灰色隐约能体现,和平常没有多少区别。</br></br>    照片之下是邓恩的名讳,出生日期,死亡日期,以及墓志铭:</br></br>    “真正的守护者;”</br></br>    “最值得信赖的同伴;”</br></br>    “永远的队长。”</br></br>    克莱恩怔怔看着,视线不知为什么又模糊了起来,依稀又回到那天,看见队长侧过头来,对自己挤了下左眼,嗓音醇厚,语气轻松地说道:</br></br>    “我们拯救了廷根。”</br></br>    队长……克莱恩无声呼喊了一句。</br></br>    他仿佛一尊雕像般立在那里好几分钟,忽地笑笑道:</br></br>    “队长,那天你的精神状态肯定不是太好,都说出老尼尔要不是失控,你就能将他‘带’入梦境的话语,他是‘窥秘人’,你是‘梦魇’,你根本没法服食他遗留的非凡特性,嗯……你当时都没问过我有什么强力的攻击手段,是信任我,还是忘记了这回事情……不过你肯定也猜到了一些……我只拿了一件封印物,说是给伦纳德用,你拿脚趾头想都应该能够想到,我有额外的、强力的攻击手段。”</br></br>    絮絮叨叨到这里,克莱恩顿了一下,摇头叹息道:</br></br>    “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算什么,或许只是一个从地狱爬出来,想要复仇的恶灵吧……”</br></br>    说着说着,他突然说不下去了,眼泪一滴滴划过脸庞,终于,他哽咽着低喊出声:</br></br>    “队长……我们也很舍不得你啊!”</br></br>    感受到满是阴冷和寒意的风吹过,克莱恩抬手抹了下眼睛,拧了把鼻子。</br></br>    恢复默然,他就近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上。</br></br>    他要借助占卜的手段,弄清楚那天杀掉自己的人,弄清楚幕后推动着这一系列事情的真正凶手!</br></br>    既然已经出现于我的面前,那我肯定可以占卜出一定的信息……克莱恩紧抿着嘴唇,看见巍峨雄伟的宫殿和古老斑驳的长桌没有半点变化。..</br></br>    他坐到属于“愚者”的位置,在面前具现出黄褐色羊皮纸和圆腹钢笔。</br></br>    由于外面的身体处于保护很少的状态,克莱恩没有耽搁,略一思索就写下了占卜语句:</br></br>    “杀掉我的人。”</br></br>    他默念七遍,往后靠住椅背,借助冥想,进入了梦境。</br></br>    一片灰蒙蒙的世界里,无数光点在飞舞在聚集,最终汇成了一副画面:</br></br>    一双崭亮的皮靴,一只略显苍白的手,被前者握住的圣赛琳娜的骨灰盒。</br></br>    视线逐渐上移,克莱恩看见了一位留着暗金短发的中年男子。</br></br>    他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明显瞎了一只眼睛,眼眸深蓝近黑,五官轮廓如同雕刻,没有丝毫的皱纹。</br></br>    画面破碎,克莱恩从梦境里醒来,微皱起眉头,觉得杀掉自己的凶手很眼熟。</br></br>    作为占卜家,他很快就确认了自己为什么感觉眼熟,因为他看过对方在通缉令上的照片和相关的容貌描述!</br></br>    这个凶手是因斯赞格威尔!带着封印物“0—08”叛逃的前黑夜女神教会大主教,晋升失败的“看门人”!</br></br>    “是他!”克莱恩脑海内霍然闪过了无数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对方捡起圣赛琳娜骨灰盒的那一幕。</br></br>    哒,哒,哒,他伸手轻敲着青铜长桌边缘,觉得自己想明白了不少事情:</br></br>    “队长说过,正常死亡的非凡者同样会遗留非凡特性,它们聚集在一起,略等于没有辅助材料的魔药。”</br></br>    “也就是说,只要知道对应的辅助材料,就能通过‘遗物’获得晋升,当然,不能越阶服食,那很容易就失控或发疯。”</br></br>    “嗯……晋升高序列强者需要特殊的仪式配合,这是‘无暗者’残缺配方里提到的事情……后续的提升或许同样也需要仪式……”</br></br>    “因斯赞格威尔是‘死神’途径的序列5‘看门人’,他想成为高序列强者,成为半神,基于序列互换的实际情况,他有三个选择,一是本身‘死神’途径的序列4,二是‘不眠者’途径的序列4,三是‘战神’途径的序列4‘猎魔者’。”</br></br>    “圣赛琳娜是圣者,不是序列4,就是序列3,她的骨灰对应这两个序列的魔药之一……因斯赞格威尔作为前任大主教,肯定很清楚具体是哪个,也肯定很清楚辅助材料是什么……”</br></br>    “他谋划这些事情,真实的目的是拿到圣赛琳娜的骨灰,借此晋升‘不眠者’途径的序列4?”</br></br>    “嗯,死神后裔的头盖骨,也许就是特殊仪式需要的材料,毕竟原本是‘死神’途径。”</br></br>    “这么看来,他针对的目标更多是队长,而不是我……果然是幕后黑手啊……”</br></br>    想明白了这件事情,克莱恩写好对应的占卜语句,拿上灵摆,让黄水晶吊坠垂于纸张表面,近乎接触。</br></br>    默念之后,他睁开双眼,看见黄水晶吊坠在做顺时针旋转。</br></br>    这说明前置信息足够,占卜成功!</br></br>    这说明因斯赞格威尔确实是为了圣赛琳娜的骨灰,为了晋升序列4,才谋划了一系列的事情!</br></br>    克莱恩再次轻敲桌缘,思考另外的问题:</br></br>    “赞格威尔只是序列5的‘看门人’,仅靠他自己,不可能制造出那么多巧合,让梅高欧丝都根据‘安排’,在正确的时间拜访值夜者小队。”</br></br>    “所以,是那个封印物‘0—08’的能力?”</br></br>    “它的外形是一支普通的羽毛笔……它的作用是写下的事情注定会实现?”</br></br>    “不,应该没那么简单……否则因斯赞格威尔只需要写下‘圣赛琳娜的骨灰长出翅膀,自己飞到了因斯赞格威尔的手中’,就可以在家坐等了……”</br></br>    “这必然有着一定的限制……”</br></br>    “‘0—08’多半没有直接的攻击能力,否则因斯赞格威尔早就强闯廷根市查尼斯门了……”</br></br>    “这个位于所有封印物最顶端那一层的物品,可以让人不知不觉按照它的描述展开行为?这就是那一次次巧合的原因?”</br></br>    “如果确实是这样,‘0—08’还真是可怕啊,连怀着邪神子嗣的梅高欧丝都遵循了它的安排……难怪‘0’级封印物非常危险,有最高重视度,最高保密等级,不可打听,不可外传,不可描述,不可窥探……”</br></br>    克莱恩停下轻敲桌缘的动作,为刚才的猜测做了个占卜,可惜的是,信息不全,未能成功。</br></br>    见时间已过去了好几分钟,他打算尽快返回现实世界,于是不再发散思绪,写下了倒数第二条“占卜语句”:</br></br>    “因斯赞格威尔目前所在的城市。”</br></br>    由于封印物“0—08”的存在,由于因斯赞格威尔应该已成为半神,克莱恩没法直接占卜对方的具体位置,只能放大范围,做模糊的“询问”。</br></br>    当然,如果没有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排除干扰,就算模糊的“询问”,他也肯定会占卜失败,得不到答案。</br></br>    靠住高背椅,克莱恩默念了七遍占卜语句,再一次进入梦境,进入那灰蒙蒙的世界。</br></br>    灰蒙蒙的世界忽然裂开,出现了一条奔腾的、宽敞的、略显浑浊的大河。</br></br>    大河之上有一座恢弘的桥梁,两岸有一个接一个的码头,货物繁忙,工人众多。</br></br>    大河的东北岸有鳞次栉比的房屋,大部分都具备着鲁恩王国当前建筑的特色,多边形四坡屋顶,凸肚窗,临街没有外廊,除此之后,还有不少哥特式建筑。</br></br>    这里的街道人来人往,马车一辆接一辆,时而能看见奇怪的机械。</br></br>    越往东靠,烟囱越多,浓烟越多,越往西走,地势越高,一座座或灰蓝或米白或浅黄的房屋盘绕往上,簇拥着华丽的宫廷,簇拥着一个高高耸立的哥特式钟楼。</br></br>    当!</br></br>    钟声回荡,克莱恩苏醒了过来,知道刚才看见的是哪座城市了。</br></br>    “希望之地”,“万都之都”,贝克兰德!</br></br>    ps:惊了,我中午ps之后那么大一段话怎么就不见了。嗯,主要是说大家猜猜“0-08”的能力和限制,第一部完结我会公布部分资料,看你们能猜对几条,都是从前面内容能推理联想到的。</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