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六月三日,我和爱德华兹他们商量之后,放弃了与永恒烈阳教会达成默契的想法,这很可能暴露我真实的意图,让索伦家族和拥护他们的旧贵族提前察觉,进行有针对性的布置,那事情将变得非常艰难和危险。”

    “可惜,格林死在了迷雾海,他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一个。”

    “乱吧,乱吧!只有彻底乱起来,我才能得到浑水摸鱼的机会!只有索伦家族再也无法收拾局面,永恒烈阳教会才可能捏着鼻子承认我!”

    “我或许该给那些叛党一些帮助,但该如何做到隐蔽,如何让别人无法察觉?”

    “六月四日,密修会的查拉图秘密来拜访我,非常地突然。”

    ……

    后面呢?克莱恩正好奇密修会首领查拉图在叛乱和政变的前夕找罗塞尔的目的,结果发现后续的两页笔记都与此无关。

    这让他不得不产生了难以遏制的懊恼情绪。

    虽然这三则日记并没有太多的细节性描述,只是当事人的平铺直叙,但依然让克莱恩感受到了1173年,也就是一百多年前,因蒂斯那场著名事变的风起云涌。

    历史教材上清楚地记录了结果,罗塞尔以上校的身份平复了叛乱,顺势政变,将因蒂斯王国改为共和国,自任执政官。

    之后19年里,他改革法典,鼓励发明,为工业革命保驾护航,极大地提升了国力,并南征北战,将伦堡、马锡、塞加尔等国纳入保护,让弗萨克帝国、鲁恩王国、费内波特王国这三个北大陆强国相继低头。

    在担任执政官即将满20年的时候,在1192年的年底,罗塞尔将共和国改为帝国,自称凯撒。

    其后不到六年,他陨落于白枫宫,结束了第五纪到目前为止最传奇的一段历史。

    克莱恩回想起了看过的那些资料,愈发觉得罗塞尔的死亡绝对不像表面那么简单,就如同这场著名的事变背后肯定有非凡者的角力,有超凡势力的再平衡,不会等同于教材的描述。

    “罗塞尔所谓的‘天启四骑士’之一的格林果然死在了迷雾海上……之前有篇日记里,罗塞尔就记录了这位‘骑士’的不对劲,这似乎和他们发现的那个生存着许多超凡生物的小岛有一定关系……不仅是奇遇,更是危险啊……”克莱恩联想到了之前的某则记录,有所感慨地翻到了第五页日记。

    这一页记录的内容并没有什么价值,分别是罗塞尔喝到1128年奥尔米尔红葡萄酒后的点评,见到年少时倾慕对象结果发现那位女士身材走样容貌老化的幻灭感,以及某段时间沉迷于打牌的堕落总结。

    第六页也差不多是相仿的日常,但最后那条却让克莱恩眼睛一亮:

    “四月八日,我得派人调查密修会的事情,掌握更多的信息,不能再重复之前的那种被动,不能再被查拉图牵着鼻子走。”

    所以,你有查到什么吗,罗塞尔同志?克莱恩没能找到后续的内容,只能强行平静下来,等待下次聚会时“倒吊人”将提交的另外六页。

    他知道一百多年前的调查资料多半没可能帮助自己找到密修会相关的线索,毕竟这么漫长的时间过去,除了较为特殊的那些,不少高序列强者恐怕都已经老死,更别提中低层次的成员了,但克莱恩相信,这能帮助自己获得灵感,掌握密修会习惯使用的明面身份和活动规律。

    放下那六页日记,克莱恩右手食指轻敲着青铜长桌边缘,视线缓慢地从“正义”小姐身上移至“倒吊人”,移至“太阳”。

    对了,刚才的日记里,罗塞尔大帝有一句描述:“创造所有的主,全知全能的神”,这和白银城的习惯很接近,他是从哪里听说的?那个最古老最隐秘暗中操纵着世界局势的组织?这个组织诞生于“神弃之地”产生前?

    嗯……忽然,克莱恩有了新的想法,于是低沉平和地笑道:

    “罗塞尔在日记上提到了一些被掩盖的历史,提到了一些简单的常识,后者让我想起,我似乎没有告诉过你们。”

    奥黛丽猛然恍惚,旋即半转身体,惊喜地望向了古老长桌的最上首。

    “愚者”先生主动提及罗塞尔日记的内容?上面会记载些什么呢?她又激动又兴奋,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一个“观众”。

    和她相比,“倒吊人”阿尔杰就要稳重许多,但他不自觉挺直腰背的动作,依然无情地出卖了他。

    唯有“太阳”戴里克虽然一直认为愚者先生感兴趣的物品必然包含诸多奥秘,但他并不知道罗塞尔大帝,不知道这个名字在北大陆究竟代表什么,因此只是难掩好奇,并没有太异常的表现。

    “‘愚者’先生,罗塞尔大帝提到了什么常识?我可以支付报酬,换取这个消息。”奥黛丽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过,我要求单独交流!她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克莱恩轻笑一声道:

    “不需要,这都是简单的常识。”

    “看到这部分日记,作为塔罗会的召集者,我认为有必要让你们都知道,当然,我很清楚,你们之中有的人早已掌握。”

    他主要指的是“太阳”,白银城有两三千年的历史,不可能没发现非凡特性不灭定律。

    而且,他们处于相对极端的环境里,即使周围的区域不缺乏黑暗里的怪物,但某些时候,依然未必能得到想要的对应的材料,为了传承,为了整座城市的延续,用前人遗骸凝聚出的非凡特性制作魔药不是特别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对他们来说,这或许还是一种神圣的荣耀的仪式。

    当然,从以前的对答里,克莱恩可以看出,“倒吊人”也知道些什么。

    可惜啊,不能总是让“正义”小姐支付金镑,将钱转给我的眷者……我的眷者也是需要逼格的……不能破坏了阿兹克先生塑造出的强者形象……嗯,有机会再尝试,毕竟再强大的存在,也会有底层跑腿的下属,就像黑夜女神的“不眠者”……从来不会有人因为底层值夜者的弱小,就怀疑黑夜女神不是真神……克莱恩无声叹息了几句。

    “太感谢您了!‘愚者’先生您真是太慷慨了!”奥黛丽欣喜地回应道。

    她为自己刚才想用金钱购买消息的庸俗忏悔了三秒。

    克莱恩停止手指的敲动,语气平淡地描述道:

    “第一个常识,非凡特性不灭定律,非凡特性不会毁灭,不会减少,只是从一个事物转移到另一个事物。”

    我不知不觉竟然用上了队长的口吻……克莱恩的嘴角下意识就翘了起来。

    不会毁灭,不会减少,只是从一个事物转移到另一个事物……奥黛丽咀嚼着“愚者”先生的描述,觉得这简单的一句话里面,包含了太多的意思。

    她碧绿如同宝石的眼眸一转,看见“倒吊人”和“太阳”都没有惊讶和思考的表现,顿时明白这两位塔罗会成员早就知道了这个定律。

    只有我不清楚……她略显委屈地想道,但很快就开始赞美“愚者”先生的好心。

    这时,克莱恩补充说道:

    “所以,失控非凡者死亡后会留下凝聚了非凡特性的物品,它可能是魔药主材料,也可能是需要封印的神奇物品,正常非凡者死亡后同样如此,只是那将等同于没有辅助材料的对应魔药,当然,它本身也会具备一定的非凡能力,可以当做半成的神奇物品使用。”

    平平淡淡的几句话瞬间回荡在奥黛丽的脑海内,层层叠加,不断攀高,最终汇成了一道巨大的响雷。

    奥黛丽联想到了吃人,联想到了之前询问过“倒吊人”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材料来源断绝,序列途径是否会跟着中断。

    现在,她知道了答案,但却宁愿自己没有听到,感觉在做一场噩梦!

    怎么会这么残忍?怎么会这么黑暗?奥黛丽之前也算见识了一些不好的涉及非凡的事情,但那都来自于个人的猥琐和邪恶,比如A先生,比如齐林格斯,并不影响她对神秘领域对超凡世界的向往与喜爱。

    可是,这一次,她却发现那满是神秘韵味的世界本身就充斥着灰和黑。

    醒醒,奥黛丽,你不能再天真了!想想失控吧,“愚者”先生描述的残忍与黑暗是可以预见的……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勇敢地走下去!奥黛丽自我开解了两句,心情稍微缓和了下来。

    她看见“倒吊人”和“太阳”都只是有些习惯性动作,对刚才的内容似乎非常清楚。

    哼!“倒吊人”先生太坏了,之前还想用这个消息和我做交换!唔……这个消息确实值丰厚的报酬,相当重要,但这只是对我们而言,在“愚者”先生的眼里,它仅仅是一条简单的常识……奥黛丽忽然有点想笑,心情开始好转,慢慢将刚才想到的各种极端例子抛到了一边。

    对三位成员的反应,克莱恩并不意外,语气毫无波澜地继续说道:

    “第二个常识,相近序列内非凡特性守恒定律。”

    非凡特性守恒……“倒吊人”稍微改变了坐姿,觉得自己明白了一些事情,但又无法彻底弄清楚这条定律究竟代表着什么,蕴含着什么。

    “正义”和“太阳”的感觉和他类似,同样无法直观地理解这条定律的真正意义。

    “为什么是相近序列?”阿尔杰忍不住开口询问。

    克莱恩笑笑回答道:

    “你要付出什么来获取答案?”

    他刚才的想法之一就是,常识免费,解释收费,这既符合身份定位,也不会浪费信息。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