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叮叮当当,被绳索拉扯着的铃铛不断摇晃,将声音传遍了宽敞但相对空荡的客厅。..</br></br>    正坐在沙发上阅读报纸,研究那些投资机会的克莱恩站了起来,白衬衣配黑马甲的他未系领结,很有几分居家的随意。</br></br>    我侦探生涯的第一单委托?不过,我不可能总是等在家里,等着任务上门,嗯……我得弄个留言本挂到门口,配一根吸水钢笔,这样一来,顾客就可以写下再次来访的时间,让我提前做好准备……但这对刚入行没什么名气的新侦探来说,基本就等于没有下次了……哎,只能暂时麻烦一点,每天清晨占卜当日是否有委托,大概在什么时间段,以此进行安排……当然,这或许会错过委托者是强力非凡者的任务,嗯,错过就错过,大概率是好事……</br></br>    克莱恩边想边走到门口,无需通过猫眼,脑海内就自然浮现出了外面访客的形象:</br></br>    一位是戴着黑色毛绒软帽的老太太,她背部略有佝偻,脸庞皱纹很深,皮肤干瘪泛黄,但深色的衣裙正式得体,显得非常整洁。</br></br>    她鬓角已然全白,蓝色的眼眸却相当有神,此时正瞧着旁边的年轻人,示意他再次拉动门铃。</br></br>    那位年轻人20多岁,有着一双和老太太相似的眼睛,在愈发阴冷的天气里,他身穿贝克兰德绅士阶层流行的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头戴半高丝绸礼帽,打着参加宴会般的领结,似乎任何时刻任何场景都不会放松对自身的要求。</br></br>    借助“小丑”的预感能力,在铃铛再次摇晃之前,克莱恩拧动把手,打开了房门,微笑问候道:</br></br>    “上午好,女士,先生,今天是个好日子,到现在为止,我已经看到了五分钟的太阳。”</br></br>    他以略显夸张的方式说着天气,这是贝克兰德流行了上百年的寒暄话题。</br></br>    “是的,它往常总是害羞地躲在雾气和阴云后面,一直不肯出来。..”老太太赞同地点了下头。</br></br>    而那位年轻人则开口问道:</br></br>    “你是夏洛克莫里亚蒂侦探?”</br></br>    “是的,你们有什么事情需要委托?抱歉,请进,我们到沙发那里再聊。”克莱恩侧过身体,让开通道,指了指待客区域。</br></br>    “不,不需要。”那位老太太嗓音略显尖锐地说道,“我不想浪费一点时间,我可怜的布罗迪还在等着我解救它!”</br></br>    “它?”克莱恩注意到了那个最重要的代词,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br></br>    打扮非常正式的年轻人肯定点头道:</br></br>    “布罗迪是我奶奶多丽丝女士养的一只猫,它于昨晚走失了,我希望你能帮助我们找到它,我们就住在这条街的尽头,我愿意为此支付5苏勒的报酬,当然,如果你最后能证明你花费的时间与精力超过了这个范畴,我会额外再补偿你。”</br></br>    找猫?之所以委托我,是因为就在同一条街,非常方便……克莱恩觉得这不是自己想象的侦探生涯。</br></br>    这让我看起来像个小丑……好吧,开门第一单生意不能推掉,这是来自占卜家的观点……他沉吟了几秒道:</br></br>    “能详细描述一下吗?”</br></br>    老太太多丽丝抢在那位年轻人开口前说道:</br></br>    “布罗迪是只可爱的、活泼的黑猫,它非常健康,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最喜欢吃煮熟的鸡胸肉,女神啊,它昨晚就那样出走了,不,它一定是迷路了,我在它的碗里放了许多鸡胸肉,它都不愿意回来再看一眼。”</br></br>    ……克莱恩嘴角上翘道:</br></br>    “我很满意你的描述,多丽丝太太。”</br></br>    “我接受这个委托,好的,现在就去你们的家,我需要寻找线索,发现痕迹,你们应该很清楚,推理的核心在于细节。”</br></br>    多丽丝太太没有征询她孙子的意见,当即点头道:</br></br>    “你是我见过最有行动力的侦探,成交!”</br></br>    克莱恩穿上外套,戴好帽子,拿起手杖,跟着多丽丝女士和她的孙子来到街上。..</br></br>    和廷根不同,贝克兰德很多区的道路都重新用水泥或沥青修筑过,即使遭遇下雨的天气,也不会那么泥泞。</br></br>    趁着老太太快步在前面领路的机会,他的孙子凑到克莱恩身边,压低嗓音道:</br></br>    “我希望你能尽最大的努力寻找布罗迪。”</br></br>    “自从我的爷爷和父母相继过世,它就成为了我奶奶生活的支柱之一。”</br></br>    “布罗迪走失后,我奶奶的精神都出现了问题,甚至产生了幻听,总是告诉我,她听见可怜的布罗迪在惨叫。”</br></br>    克莱恩郑重颔首道:</br></br>    “我会尽力的,对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你?”</br></br>    “于尔根,于尔根库珀,一位高级事务律师。”那位年轻人回答道。</br></br>    很快,他们来到明斯克街58号,进入了色调灰暗的房屋。</br></br>    “这就是布罗迪的碗,这是它最喜欢的箱子,它总是在这里面睡觉。”多丽丝满是皱纹的脸庞充斥着担忧和期待两种情绪。</br></br>    克莱恩蹲了下去,从箱子里找出好几根黑色的猫毛。</br></br>    他直起身体,用捏着猫毛的手握住了镶银的手杖。</br></br>    克莱恩眼眸转深,假装四下观察,口中默默诵念起占卜语句。</br></br>    他的手悄然离开了杖头但又没完全脱离,让于尔根和多丽丝都无法注意到手杖正自行屹立的事实。</br></br>    紧接着,那根黑色的镶银手杖往侧前方一斜,倾倒的速度很慢,幅度很小。</br></br>    克莱恩再次握住杖头,看着那个方向,仔细观察了十几秒。</br></br>    然后,他迈开步伐,走了过去,来到一个陈旧的橱柜前。</br></br>    “有发现布罗迪出走的痕迹吗?”于尔根关切地问了一句,老太太多丽丝亦在等待答案。</br></br>    克莱恩没有答话,半蹲下来,拉开了橱柜最底层的门。</br></br>    嗷呜!</br></br>    一只黑猫从里面窜了出来,尾巴翘得老高地奔向它的碗。</br></br>    “布罗迪……你什么时候钻进橱柜的?你怎么会被关在橱柜里?”多丽丝太太又惊喜又困惑地喊道。</br></br>    于尔根愕然侧头,望了克莱恩一眼:</br></br>    “你怎么知道它在橱柜里?”</br></br>    克莱恩笑了笑,低沉回答道:</br></br>    “这就是推理。”</br></br>    …………</br></br>    收获了多丽丝太太和于尔根律师友谊,收获了5苏勒报酬的克莱恩在阴暗的天色里,往着自己租住的明斯克街5号返回。</br></br>    还未靠近,他就看见有道身影在自己的门口徘徊。</br></br>    又有新的生意?克莱恩凝目望去,只见来客身穿不合年龄的老旧大衣,头戴圆顶帽子,是个十五六岁的男孩。</br></br>    他?克莱恩一下认出对方是自己刚来贝克兰德那天,于蒸汽地铁上遇到的那个被人追赶的大男孩。</br></br>    他当时表现出来的成熟和冷静让克莱恩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br></br>    会有什么事情委托……咕哝一句,克莱恩走了过去,微笑道:</br></br>    “请问,你是来找我的吗?”</br></br>    那个大男孩吓了一跳,慌忙转身,鲜红的眼眸里有掩饰不住的恐惧。</br></br>    他定了定神,迟疑着开口道:</br></br>    “你是夏洛克莫里亚蒂侦探?”</br></br>    “是的。”克莱恩环顾左右道,“有什么事情,我们进去再说。”</br></br>    “好的。”大男孩没有拒绝。</br></br>    进了屋,克莱恩没有脱掉外套,只是取下帽子,放好了手杖。</br></br>    他领着大男孩来到待客区域,指着长条沙发道:</br></br>    “请坐,我该怎么称呼你?你有什么事情想要委托?”</br></br>    “你可以称呼我伊恩。”大男孩四下审视了一遍,沉默了好几秒道,“我之前受雇于另外一位侦探,泽瑞尔维克托李先生,帮助他搜集一些消息和情报。”</br></br>    克莱恩坐了下去,双手交握道:</br></br>    “你的委托和你的前任雇主有关?”</br></br>    “嗯。”伊恩郑重点头,“我前几天忽然发现自己被人跟踪,不怀好意地跟踪,于是想了个办法甩掉了他们,额……我想莫里亚蒂先生你应该目睹了这一幕,我一看到你,就认出你是当天在地铁上打量了我好几眼的先生。”</br></br>    ……这份观察力,不比“观众”差多少啊……难道是天生具备特殊的类型?或者说就是非凡者?克莱恩开启灵视,看了伊恩几眼,没发现什么古怪的地方。</br></br>    他点了下头,坦然回答道:</br></br>    “你的应对让我印象深刻。”</br></br>    伊恩没纠结这件事情,继续说道:</br></br>    “我怀疑我的遭遇与泽瑞尔先生有关,于是去他的住处拜访他,发现那里看似正常,但很多暗藏的提示有人潜入的小机关都被触动了。”</br></br>    “从那天开始,我就再也没见过泽瑞尔先生,我怀疑他出事了。”</br></br>    “我试图报警,但他失踪的天数还没有达到要求,我尝试着向认识的其他侦探求助,可他们都回绝了我,理由是,他们刚见过泽瑞尔先生,在一场同行的聚会上。”</br></br>    “这让我非常惊讶,因为我用约定的办法联络泽瑞尔先生却没有获得一点回应。”</br></br>    “我依然坚持我的判断,打算请泽瑞尔先生不认识的侦探帮忙,嗯,这样一来,我也不认识,不知道该找谁,只能通过报纸了解,于是找到了你,夏洛克莫里亚蒂先生。”</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