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皇后区,一栋不起眼的房屋内。..</br></br>    休和佛尔思随意找了个位置坐好,审视起黑板表面书写的条目,身穿带兜帽长袍的a先生依旧安静地、单独地坐于最前方的沙发上,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众人。</br></br>    “序列8‘治安官’魔药配方,450镑……”休无声读出了那熟悉的内容,心里长长地舒了口气。</br></br>    她最害怕的情况之一就是好不容易攒够了钱,结果没人卖配方了!</br></br>    “我分到400镑,加上原本的积蓄150镑,足够了……就是后续的主要材料肯定还需要一大笔钱……啊对,也许我可以换个圈子,看有没有非凡者对这个配方感兴趣……”休忽然精神一振,觉得自己找到了发财的办法。</br></br>    坦白地讲,如果不是急需金钱购买材料,调制魔药晋升,她肯定不会外泄配方,一方面是因为绝大部分人总是希望自身序列的非凡者少,足够特殊,另一方面则由于同条途径的竞争者多了,相应的材料价格会被抬高许多,后续的配方同样如此。</br></br>    认真思考了一阵,休慢慢又变得忐忑,因为一个配方挂很久卖不出去是很正常的事情。</br></br>    而且“仲裁人”途径是属于王室属于军方的序列,各方面都被严格的控制着,散落于外的那部分基本都来源于少量破落的贵族,他们的配方很难构成完整的中低途径,往往只有其中一两张,再加上主要材料的管控,难以获得,愿意选择这个序列的非凡者相当稀少。</br></br>    休混迹贝克兰德几个神秘圈子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却没有发现一位除她之外的“仲裁人”,这一方面可能是对方掩饰得很好,另一方面也或多或少说明了些问题。</br></br>    呼,想想佛尔思,我已经足够幸运,这么久以来,她就没遇到过“学徒”后续的任何配方……休看见a先生的侍者过来,于是写了张要购买“治安官”配方的纸条给对方。</br></br>    没过多久,她就被引到了一楼的书房,入门之前,从侍者的手上接过一件带兜帽的长袍,罩在了身上。</br></br>    书房内的卖家也是同样的打扮,他们彼此看不清对方的长相。..</br></br>    “这是‘治安官’魔药的配方,我的钱呢?”卖家一手按着书桌上的纸条,嘶哑着嗓音问道。</br></br>    休掏出早已点数过好几遍的现金,推给了对方。</br></br>    反复检查了真假和总额后,卖家终于松开了按着配方的手。</br></br>    休当即上前一步,迅猛地抓过了纸条。</br></br>    她的目光直接扫向主要材料部分,这是重点中的重点:</br></br>    “恐惧魔虫的眼睛一对,银白战熊的右掌。”</br></br>    都是知道但没见有谁卖过的非凡材料……休吐了口气,略显惆怅地退出书房,脱去了长袍。</br></br>    回到客厅,坐至佛尔思身边,完成了一桩心愿的她逐渐忧虑起那个不知来历的尊名和可能纠缠着自身的邪灵。</br></br>    “10,不,20镑,不,0镑,请擅长驱邪的人帮我做净化仪式。”休下定决心,和佛尔思低声交流了几句,招手唤来了a先生的侍者。</br></br>    等到可以自由交流的休息阶段结束,她们看见黑板上的条目里多了自己刚递交的那条:</br></br>    “疑似邪灵缠身,请求擅长驱邪的朋友帮忙,0镑。”</br></br>    过了一阵,a先生的侍者来到两人侧方,小声地请她们前往一楼的起居室。</br></br>    里面等待着一位戴白色硬壳面具的男子,他望着两位披宽松长袍不知性别的求助者,轻声笑道:</br></br>    “我先做个初步的自我介绍,以免你们怀疑我的能力。”</br></br>    “不,不需要,我们相信a先生。”兜帽遮脸的休抢在佛尔思开口前说道。</br></br>    她故意压着嗓子,以免童稚的声音暴露身份。</br></br>    那位戴白色硬壳面具的男子摊手笑道:</br></br>    “这是我的习惯,我是一个太阳信徒,你们知道的,在贝克兰德,在整个王国,这并不多见。”</br></br>    “也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能以真实的身份活着。”</br></br>    由于永恒烈阳教会与风暴之主教会的巨大矛盾,前者始终未能获得在鲁恩王国传教的权利。</br></br>    “太阳的信徒?”佛尔思慵懒的眼神一下消失,“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活着的太阳信徒!额……地位较高的外交官们我可见不着。”</br></br>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觉荣幸?”戴白色硬壳面具的男子张开双臂,往上簇拥,做出赞美太阳的姿势。</br></br>    佛尔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笑道:</br></br>    “驱邪与净化方面,太阳的侍者是专业的,我们很放心,可以开始了。”</br></br>    那位自称太阳信徒的男子没再啰嗦,掏出一个绘有“太阳”符号的徽章,将它放在了中央的圆桌上,接着以二元仪式法点燃了两根蜡烛。</br></br>    按部就班地完成前置事项后,他嗓音宏大,异常虔诚地诵念道:</br></br>    “永恒的烈阳啊;”</br></br>    “您是不灭之光;”</br></br>    “您是秩序的化身。”</br></br>    “我向您祈求;”</br></br>    “祈求您赐予我净化的光芒;”</br></br>    “祈求您驱散邪恶之灵。”</br></br>    ……</br></br>    回荡的赫密斯语咒文里,休和佛尔思看见那个太阳徽章上迸发出了纯净的温暖的明亮的光芒。</br></br>    它源源不断,化作潮水,涌向了两人,将她们同时淹没。</br></br>    几十秒后,一切恢复了正常,休和佛尔思只觉浑身暖洋洋的,非常舒服,非常安心,这就像泡了次温泉,或者做了场日光浴。</br></br>    …………</br></br>    乔伍德区,莱斯警察分局。</br></br>    克莱恩正和一帮小偷醉鬼挤在很矮的长条凳上,非常地不体面。</br></br>    忽然,他感觉手背位置似有暖意传来,贝克兰德夜晚的阴冷随之被驱散了不少。</br></br>    低头望去,克莱恩发现象征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的四个黑点并没有出现。</br></br>    “谁这么好心,知道我刚才有点冷……”他半开玩笑半是疑惑地咕哝了一句。</br></br>    作为曾经的督察,他望了眼左边被拷在管道上的窃贼,又看了看右侧随时可能吐出来却一直嚷嚷要打人的醉鬼,对目前的处境一阵唏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挣脱。</br></br>    “接下来应该还有一次考验,通过就成功了……希望警察们的注意力都在大使和兹曼格党身上,忽视掉我这个小小侦探的身份来历问题,理论上来说,希望很大,只要萨默尔太太、于尔根律师等人没说出什么让警察感兴趣的事情……嗯,他们和我也是刚认识,不可能知道太多……”</br></br>    “默尔索的非凡特性被我拿走,藏到了灰雾之上,而他本身也未残留奇怪的地方,没谁能发现他曾经是位非凡者,也就不会怀疑我的实力……嗯……超过1个小时了……”</br></br>    克莱恩自我宽慰中,看见先前那个颔下有棕黄短须的警长走了过来。</br></br>    “夏洛克莫里亚蒂,跟我去审讯室。”这位警长没有解释地吩咐道。</br></br>    来了……克莱恩暗道一句,起身跟随。</br></br>    绕过拐角,警长停在一扇铁门前,示意克莱恩进去。</br></br>    克莱恩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拧动把手,开门而入。</br></br>    里面是个狭小的房间,四周的墙壁似乎非常厚重,中间摆了张小桌,两侧各有椅子。</br></br>    墙上典雅煤气灯的照耀下,克莱恩看清楚了对面的审讯官,那是一位穿着少见黑衬衣的男子。</br></br>    他没套马甲,披了件非正装的黑色外套,眉毛稀疏,蓝眸冷漠,脸庞的线条仿佛一片片刀锋,刚硬到缺乏足够的柔和。</br></br>    这位男子指了下对面的椅子,沉声说道:</br></br>    “我问你答。”</br></br>    他话音未落,克莱恩就感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压迫力,只觉自家精神内似有一道道电流窜过,连成带刺的鞭子,不断地抽打灵魂。</br></br>    这种“味道”又痛又麻,仿佛源自大脑深处,让人无法抵御,只能瑟瑟发抖,膝盖变软。</br></br>    克莱恩险些跌倒,忙撑住小桌,坐了下来,额角一阵一阵地抽搐。</br></br>    这……这是非凡能力……普通人或许会以为刚才是自身紧张和对面审讯官威严共同造成的精神问题,但克莱恩却清楚明白地辨认出这是一种非凡能力,直接攻击别人精神的非凡能力!</br></br>    他忙回忆以前看过的资料,迅速确认了怀疑的对象:</br></br>    “仲裁人”途径的序列7,“审讯者”!</br></br>    事情是转给了军方的特殊部门?克莱恩略感放心地想道。</br></br>    只要不是值夜者,一切都好说。</br></br>    “你辨认这几张照片,找出与默尔索见面的那位大使。”冷漠刚硬一身黑色的男子将七八张黑白照片摊开于小桌上。</br></br>    克莱恩只觉精神内的电流鞭子似乎正高高举起,以极致的疼痛预告让他不敢也不愿意撒谎。</br></br>    当然,克莱恩根本没必要撒谎,稍做辨认,就往审讯官方向推出了一张照片,正是那位衣着华丽到浮夸,长相很有味道的中年绅士。</br></br>    审讯官看了一眼,没做任何表示,再次问道:</br></br>    “你之前的口供是否全部属实?”</br></br>    克莱恩就像被强行入梦时一样,保持着清醒和理智,没有屈服于精神里的“鞭子”,诚恳回答道:</br></br>    “全部真实。”</br></br>    审讯官身体前倾,双手撑着小桌道:</br></br>    “你最后一次见到伊恩赖特是什么时候?”</br></br>    “昨天,昨天清晨。”克莱恩艰难说道,额头沁出了一滴滴冷汗,“我跟踪默尔索,找到了泽瑞尔侦探的尸体,因为不想和警察先生们打交道,带着伊恩辨认尸体后就让他自己报警,泽瑞尔的尸体在东区铁碳街底部右拐的那个下水道入口里。”</br></br>    短暂的沉默后,审讯官终于点了下头,克莱恩顿觉庞大的压迫力和精神内的“鞭子”一起消失不见。</br></br>    “你可以出去了。”他语气毫无起伏地吩咐道。</br></br>    克莱恩站起身,开门而出,没有掩饰自身脚步的虚浮。</br></br>    他觉得这比和默尔索打了一场还累,稍有差错,心灵就会被彻底压垮,对方问什么,就会老老实实回答什么。</br></br>    不,如果不是我本身灵体特殊,长期接受呓语和嘶喊的考验,可以在某些状况下保持冷静和理智,刚才多半已经垮掉了……克莱恩背部凉飕飕地回到走廊里。</br></br>    这时,之前那位警长过来道:</br></br>    “和我去办手续,于尔根律师等着保释你。”</br></br>    呼……克莱恩暗自吐了口气,彻底放松了下来。</br></br>    他知道危险终于过去了。</br></br>    ps:提前更新,求推荐票月票~</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