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月二十九日,密修会的首领查拉图再次拜访了我,并没有提到具体的事情,只是随意地聊了会天,我无法猜测他真实的用意,他似乎只是想加强双方的沟通和对彼此的了解?”

    “已经见过两位教会高序列强者的我,感觉查拉图比他们更加强大,更加神秘,于是不抱什么希望地随口问了一句,问他处在序列几,结果,他竟然回答了我!”

    “他说他是序列2的‘奇迹师’!”

    “序列2?在教会的划分里,这可是天使阶,近乎神灵的位格!”

    “果然比我之前见到的‘炼金术士’和‘奥秘学者’强大!”

    “不过我直觉地认为查拉图并没有说全部的真话,序列2也许只是他以前的位置,或者,他即将晋升。”

    “奇迹师?擅于创造奇迹的大师?这个魔药的名称让人浮想联翩啊!”

    “这就是‘占卜家’对应的序列2,操纵命运的奇迹师?”

    “我试探着又问了查拉图,所谓奇迹是否为命运的奇迹?‘占卜家’途径是否属于逐渐了解命运,掌握命运,操纵命运的途径?”

    “查拉图略过了第一个问题,他告诉我,命运只是‘占卜家’途径的一部分,甚至不属于主体,真正代表命运的途径是‘怪物’!”

    “他为此举了几个例子,都是‘怪物’序列的魔药名称,序列7‘幸运者’,序列5‘赢家’,序列2‘先知’,以及序列顶端的那个1,‘水银之蛇’!这又称‘命运之蛇’。”

    “这是我知道的第一个序列1,完全戳中了我!”

    “据我所知,‘怪物’途径应该是被生命学派掌握着,这个学派似乎还有‘药师’途径的部分序列,他们主张绝对理性世界、灵的世界和物质世界的三重划分,嗯,挺酷的。”

    “查拉图告诉我,生命学派擅长占星,追寻着用药物、音乐、光、酒和芳香调和灵魂,消除不利星象不利命运的道路,认为灾难、疾病都是人与自然层面、人与自身心灵层面失去平衡导致的。”

    “他还意味深长地补了一句,生命学派崇拜月亮。”

    “为什么是崇拜月亮,而不是更进一步的黑夜女神?”

    这则日记占据了两页,明显也是从原本的正反面抄录下来的。

    “信息量很大啊……”克莱恩由衷地无声地感叹了一句。

    这也是他第一次知道序列1层次的魔药名称。

    “水银之蛇”“命运之蛇”确实很容易让人心生向往之情!

    “而这同样是我第一次知道某个序列2,知道‘占卜家’对应的序列2……‘奇迹师’这个名称还不错,意蕴丰富,位格不低,当然,比起‘先知’来说,感觉要差一点……”

    “命运只是‘占卜家’途径的一部分,甚至不是主体,我得记住这一点,时刻对照着审视自身,不能走偏到命运那边,这可能会导致扮演失败……查拉图的话前后印证着看,没什么问题……‘怪物’途径才是真正的命运之路……‘先知’原来是序列2,这么想想,我以前也算知道一个序列2……”

    克莱恩的目光虽未移开纸面,但却认真思考起自身序列链条的事情。

    因为“占卜家”和“小丑”两份魔药的消化体验,因为从窥视命运,敬畏命运到略微预知命运,却依旧对命运感觉无奈的演变发展,他逐渐将本身非凡途径的核心精髓等同于在命运上的深入,如果不是这则日记,他很可能会以此为前提去理解和扮演之后的序列。

    至于查拉图是否撒谎的问题,克莱恩目前能肯定的一点是,“怪物”途径绝对是命运序列,这符合他从值夜者内部资料上看到的描述,也符合他早就听说的魔药名称“先知”。

    既然有了一个命运序列,“占卜家”途径大概率就不会与对方重复,这会造成某种程度上的重叠,与当前各个序列表现出来的各有差别的特点不一致。

    所以,克莱恩倾向于相信查拉图的话,倾向于相信命运只是“占卜家”途径的一部分,甚至不属于主体。

    这两页日记的价值对现在的我不可估量……“炼金术士”和“奥秘学者”应该是“通识者”途径的高序列,从罗塞尔的语气看,它们肯定不属于序列2和序列1,也就是说,一个序列4,一个序列3……暂时无法确定谁是序列4,谁是序列3……克莱恩收回思绪,翻动日记,往下阅读。

    至于生命学派为什么只崇拜月亮,不信仰象征绯红之月的黑夜女神,他碍于相应情报不多,无法深入思考。

    第三页日记是罗塞尔发明实用型蒸汽机的心路历程,他一下担心被人打压,一下害怕成果被大人物夺取,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别人要迫害他的意思。

    想不到自认为时代主角的罗塞尔大帝也有这么忐忑,这么忧虑的一面……克莱恩动了下嘴角,翻到了第四页日记:

    “四月十八日,玛蒂尔达怀孕了。”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我甚至可以说清楚她是在哪一次欢爱里怀上的,因为当时我感觉到了非凡特性的减少。”

    “一旦受孕成功,我自身的非凡特性会遵循神秘的联系,转移部分到我的孩子那里。”

    “那次之后,我担忧地询问了范.艾斯汀大主教,他告诉我这是正常的现象,序列7及以下,非凡特性不会遗传给后代,但不是绝对,序列6和序列5会自然地遗传一部分,但并不多,不会太影响本身的实力,而那个孩子将天生具备一定的非凡能力,接近序列9,但相应的,他的途径也就固定下来了。”

    “到了高序列,非凡特性的遗传是能够控制的事情,可以选择遗传,或者不遗传,也可以选择遗传一点,三分之一,一半,或者全部。”

    “也就是说,高序列强者的孩子可能天生就是非凡者,至于序列几,则由他的父亲或者母亲决定。”

    “不知道神灵后裔是否也这样……”

    看完这则日记,克莱恩脑海里只有两个词组:“非凡特性不灭定律”和“非凡特性守恒定律”。

    这就是那些超凡生物的存续规则?难怪有的神奇动物在临死前才生产……难怪会有生育后杀戮和嗜血欲望增强的现象,目标是同族,甚至伴侣,这是在补充非凡特性啊……根据这个逻辑,一直往上推,最初最早的非凡特性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凭空产生?创造一切的造物主?

    因为“正义”小姐已晋升为“读心者”,克莱恩控制住点头的冲动,继续向后翻阅。

    第五页日记是罗塞尔的吐槽,吐槽这里没人能欣赏他的流行音乐,认为他在制造噪音,与此同时,他感慨爽文是不同世界不同人民的共同追求,抄袭自《基督山伯爵》的小说大受欢迎,让他创立的报纸得以蓬勃发展。

    ……大帝,还有什么是你没做的?克莱恩面带微笑地翻到第六页,也就是最后一页:

    “十一月十日,我在白枫宫秘密接见了大海盗萨维尼.所罗门,我希望他在新航道上劫掠我的对手们,打击弗萨克、鲁恩和费内波特的船只。”

    “而我允诺帮助他晋升高序列。”

    “‘黑皇帝’这条非凡途径的魔药名称和魔女途径一样的奇怪,腐化,混乱,堕落,弑序……不过,为了呼应‘黑皇帝’,他们自作主张地添加了后缀,腐化男爵,混乱导师,堕落伯爵,弑序亲王。”

    “为了让萨维尼将来名副其实,我决定秘密册封他为宫廷伯爵。”

    “萨维尼有个孩子,叫做纳斯特.所罗门,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将来会纵横五海。”

    纳斯特.所罗门……“五海之王”纳斯特?自称所罗门帝国后裔的纳斯特?他竟然在罗塞尔时期就出生了!克莱恩一阵愕然。

    因为罗塞尔提到了“新航道”这个词语,克莱恩轻松就确定了相应的年份。

    发现新航道,找到南大陆,是1194年的事情,而罗塞尔被刺杀是1198年,刚才那则日记只能在这两者之间。

    也就是说,距今151到155年。

    如果“五海之王”纳斯特真是罗塞尔提到的纳斯特.所罗门,那他差不多有160岁了……这是由于另外的原因,还是高序列者本来就会获得一定的寿命延长……克莱恩若有所思地想着。

    收敛住各种猜测,他让日记从手中消失,望向“正义”等人道:

    “你们可以自由地交易或者交流了。”

    “愚者”先生今天没有常识要告诉我们……“正义”奥黛丽略感失落,眸光一转,看着斜对面的“太阳”道:

    “我能从你那里交换巨龙有关的情报吗?”

    她清楚地记得,“太阳”先生称呼“观众”途径为“巨龙”途径,并表示它发源于巨龙一族。

    “可以,我想得到‘歌颂者’途径的序列8魔药配方。”一直沉默的戴里克犹豫着回答道。

    他本来想以此交换“正义”和“倒吊人”他们生活的那个世界的情况,免得每次都听不懂,但眼见消化进度接近完成,他还是将晋升放到了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