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在奥黛丽心里,一直有这么一个潜在的认知,七彩蜥龙=七彩蜥龙的脑垂体=巴掌大小,表面柔软有丘壑感,不断变化着色彩的非凡材料。</br></br>    所以,这和面前长达三米,高近膝盖的庞然大物有什么关系?</br></br>    一时之间,她有些懵,等听见苏茜的叫声才清醒过来,故作满意地对管家道:</br></br>    “这正是我需要的动物标本。”</br></br>    “嗯只是比我想象得要大那么一点,那么一点。”</br></br>    “你带领仆人把它们搬到仓库去,我空闲的时候再研究。”</br></br>    “是,小姐!”管家当即吩咐周围正偷瞧主人的男仆们干活。</br></br>    奥黛丽环视一圈,不再多言,领着苏茜进入了庄园主屋内的书房,并借口要专心写给哥哥的回信,将她带来的女仆们全部留在了外面。</br></br>    等解剖出来,就是两份七彩蜥龙的脑垂体一份用来换法尔斯曼兔的脊髓液,正好能调配成一瓶“读心者”魔药奥黛丽逐渐摆脱了刚才的错愕和茫然,开始思考该怎么让苏茜晋升的问题。</br></br>    这个时候,她才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br></br>    那就是她不知道苏茜究竟有没有消化掉魔药!</br></br>    如果还没彻底消化,那服食“读心者”魔药很容易造成失控她不比人类,可以强撑过去,等等,她第一次就是强撑过去的!而且她现在的智商不会比十岁左右的小孩差,她,她都在学鲁恩语的单词了,她说她想看报纸杂志,想书籍奥黛丽默然几秒,瞄了蹲在旁边,不明所以的金毛大狗一眼:</br></br>    “苏茜,你彻底消化掉魔药了吗?”</br></br>    “消化?”苏茜字正腔圆地疑惑反问。</br></br>    奥黛丽已经告诉过她,她之前服食的是魔药,并叮嘱她不要告诉别人,以及别汪别喵等有一定智力的动物。</br></br>    奥黛丽重而慢地点了下头:</br></br>    “那是一种很奇妙很独特的感觉,体内似乎有什么虚幻的东西破碎了,与本身的精神融为了一体,你隐约能看见一颗又一颗的虚幻星辰,而你自身就属于其中一颗,这些星辰彼此吸引着,似乎想聚合为一体。..”</br></br>    苏茜安静听完,轻快地回答道:</br></br>    “那我应该已经彻底消化了,我有过类似的感觉。”</br></br>    啊?苏茜彻底消化掉“观众”魔药了?可是,可是,没人教过她扮演法啊!我顶多偶尔提示她,要多观察,要放平心态奥黛丽愕然问道:</br></br>    “你什么时候消化的?”</br></br>    “上个月,上上个月,或者更早”苏茜努力回忆了一阵,见主人的表情越来越古怪,忙摇起尾巴,怯怯地补了一句,“我记不清楚了我只是一条狗,我不会刻意去记这些事情的,汪。”</br></br>    只是一条狗但你消化的进度只比我慢那么一点难道以后和别的非凡者交流时,我要说,在消化魔药这件事情上,我比狗强一点呸,奥黛丽你想什么呢!奥黛丽保持着优雅的笑容,礼仪性地赞美了一句:</br></br>    “很好,我是说,在消化魔药这件事情上,你做得很好。”</br></br>    从雷帕德那里回来后,克莱恩悠闲地睡了个午觉。</br></br>    但没过多久,他就被虚幻层叠使人烦乱的祈求声给吵醒了。</br></br>    男性?“倒吊人”先生,还是小“太阳”?我魔药的主材料终于要来一种了吗?克莱恩仔细辨别了几秒,迅速忘记了被打扰的愤怒,飞快起床,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br></br>    他发现象征“倒吊人”的那颗深红星辰在收缩和膨胀,于是将手一伸,蔓延灵性,触碰了过去。</br></br>    惯例的愚者尊名后,“倒吊人”祈求道:</br></br>    “我已经搜集好邪纹黑豹的脊髓液和精灵之泉的髓质结晶,请允许我举行献祭仪式,请您转交给‘世界’先生。”</br></br>    进度很快嘛“倒吊人”说最近会有一场海盗间的盛会,看来并非最近,就是现在他说话总是有些藏藏掩掩,不尽不实克莱恩微不可见地颔首道:</br></br>    “可以。..”</br></br>    一场简单的献祭仪式后,阿尔杰忍住了心中的冲动,没有向“愚者”先生询问“星之上将”嘉德丽雅身边的星象仪是否和祂有关。</br></br>    而这个时候,克莱恩已经将他抛到了脑后,正在欣赏摆于青铜长桌表面的两件非凡材料。</br></br>    邪纹黑豹的脊髓液是一管看似透明的液体,可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它的澄清也是分层次的,越往下,越透明,一节一节,完美分割,充分满足了强迫症患者的想法。</br></br>    精灵之泉的髓质结晶则类同于褪色的鸡蛋,壳似乎很薄,一碰就有可能破碎,不用摇晃都能听到里面有哗啦啦的流水声。</br></br>    “应该可以从药师那里换到三百镑的现金和配方的线索我的‘魔术师’只差迷雾树人的真实根茎和汁液了,不知道小‘太阳’什么时候能完成任务”克莱恩满是期待地想着。</br></br>    至于其他辅助材料,他早就在不同的店买齐了,比如,水形宝石需要去珠宝店购买,自己磨成粉末,一颗5克重的大概2镑半。</br></br>    “太阳”戴里克并没有让克莱恩等待太久,周三傍晚时分,他就小声地祈祷,告诉“愚者”先生自己准备好迷雾树人的真实根茎和汁液了,并请对方转交给“世界”。</br></br>    迷雾树人的真实根茎呈心形,褐色,巴掌大小,正面皱巴巴的,仿佛老者的皮肤,背后则光滑细腻,宛若宝石,它正轻微地膨胀和收缩着,似乎还有一定的生命力。</br></br>    它的汁液则浅绿晶莹,一看就很好喝的样子。</br></br>    克莱恩就那样望着它们,竟有点踌躇满志。</br></br>    在当代,序列7就是中序列的门槛。</br></br>    这意味着,非凡者终于告别了只在某些方面比普通人强一些的状态,将拥有相对丰富的超凡能力!</br></br>    呼克莱恩缓缓吐了口气,回到卧室,以自己召唤自己的方式,将非凡材料带入了现实世界。</br></br>    他没有额外去准备器皿,刷洗了厨房的铁制炖锅几遍,就开始按照先辅助后主体的顺序调配魔药。</br></br>    以“小丑”对身体的控制力,他很快完成了前奏,陆续把邪纹黑豹的脊髓液和迷雾树人的真实根茎放了进去。</br></br>    滋!</br></br>    让人牙酸的声音里,一阵浅白色的迷雾霍然腾起,又被无形之力强行拉回了铁锅内。</br></br>    等到一切平静了下来,克莱恩忙将里面的液体倒出,一滴不剩地倒入了早就准备好的透明玻璃瓶内。</br></br>    那液体相当特殊,就像一直有烟火在里面绽放,红橙黄绿等颜色不断外散,不断消失,又不断出现。</br></br>    这就是“魔术师”魔药!</br></br>    克莱恩将1镑面额的金币夹于左手拇指盖和食指之间,铮地往上弹起,并摊开手掌接住。</br></br>    他这是在用占卜的办法确认自己调配的这份魔药是否获得了成功!</br></br>    啪!</br></br>    金币落下,人像朝上,表示肯定!</br></br>    克莱恩不再犹豫,收起金币,提上魔药,走出了厨房。</br></br>    此时,天色已深,房间内的煤气灯尚未被点亮,四周一片漆黑,仅有靠近凸肚窗的地方有些微外来的光明制造出浑噩昏暗的场景。</br></br>    克莱恩坐到沙发位置,用冥想的方式平复下内心的悸动,让所有的情绪短暂远离了自身,</br></br>    做完这一切,他拿高玻璃瓶,脖子一仰,将“魔术师”魔药喝了下去。</br></br>    咕噜!咕噜!</br></br>    冰冷的魔药一路沿着喉咙往下,时刻都有无数的气泡在炸裂。</br></br>    克莱恩正体悟着这种刺激,脑海内霍然有庞大的信息流涌入,化成一朵又一朵的烟花绽放。</br></br>    他额头的青筋胀鼓鼓地凸起,脑袋都似乎快要被撑裂,撑爆了!</br></br>    不过,这对克莱恩来说,不算太难以支撑的状态,进入灰雾前的恐怖呓语和“真实造物主”的邪恶怒吼比这可怕多了。</br></br>    “霍纳奇斯弗雷格拉霍纳奇斯弗雷格拉霍纳奇斯弗雷格拉”</br></br>    飘渺虚幻的诱惑又一次回荡,克莱恩脑袋膨胀收缩,收缩膨胀,逐渐找回了思绪,开始能有意识地约束想法,勾勒光球,一点一点地靠近冥想状态。</br></br>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的视线恢复了,同时感觉全身都痒痒的,其中以双臂为最。</br></br>    克莱恩忙挽起衣袖,愕然看见自己一条手臂皮肤深皱,宛若百岁老人,另一条则失去了颜色,变得透明,能直接看见里面的血管、肌肉和青筋。</br></br>    这难道还是有点失控?不,应该没有,这是残余的影响克莱恩坐在黑暗里,坐在沙发上,前倾身体,警惕地注视起双臂的异常,就像那里在孕育怪物。</br></br>    他听见外面的街道上有行人路过的声音,听见斯塔琳太太在迎接晚归了大半个小时的丈夫,听见萨默尔先生在抱怨街上马车太多,路面太窄,造成了拥堵。</br></br>    而这一切,都与克莱恩无关,他安静地坐在黑暗深处的沙发上,看着手臂皱起的皮肤和透明的状态一点一点恢复。</br></br>    五六分钟后,一切终于正常,克莱恩无声叹了口气:</br></br>    “还好这个时候没人来敲门拉铃我彻底消化掉序列8的魔药才选择晋升,都有这样严重的残余影响,那些靠时间打磨的非凡者,要想渡过这一关,肯定相当困难。”</br></br>    “难怪队长用了九年”</br></br>    “难怪恶龙酒吧的老板,前代罚者队长斯维因,一直都不敢服食序列7的‘航海家’魔药”</br></br>    又静坐了十几秒,克莱恩慢慢地站了起来。</br></br>    此时此刻,他已经是中序列的非凡者。</br></br>    此时此刻,他已经是“魔术师”。</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