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西区,格林公园街。

    嘴巴周围已有一圈较浅胡须的克莱恩,戴着金边眼镜,拿着半高礼帽和黑色手杖,跟在洛戈.卡罗曼的身侧,进入了宽敞而明亮的客厅。

    这里的天花板吊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墙上、拐角、桌面则装饰着各种金色的浮雕和饰品,整体显得华丽,精致,奢侈。

    “不愧是珠宝商人,住在西区的珠宝商人……”克莱恩扫过旁边的几幅油画,暗自感叹了一句。

    洛戈每走一步,身上的肥肉都会抖动一下,让人总会恶意地猜测,他的衣服和裤子什么时候会绷裂。

    但很显然,作为一名珠宝商人,他有足够的金钱购买质量最好的衣物。

    “莫里亚蒂侦探,这就是我的孩子亚特鲁。”洛戈停在地毯的边缘,指着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十五六岁男孩道。

    因为房屋内每一处壁炉都已经被点燃,又有金属管道传输热量,所以,客厅相当的温暖,弄得克莱恩都想脱到只剩一件衬衣和一条长裤,但是,那男孩却裹着厚厚的皮毛大衣,腿上还盖了一条看起来就很热的毛毯。

    此时此刻,他正低着脑袋,紧紧地环抱住自己,不断地瑟瑟发抖,深蓝色的头发似乎也失去了光泽。

    洛戈忧虑地看了一眼,低声喊道:

    “亚特鲁,这是今明两天负责保护你的莫里亚蒂侦探。”

    听到这句话,亚特鲁抬起脑袋,露出了苍白的脸孔,发青的嘴唇,和没有焦点的双眼。

    “保护我,保护我……他们要杀了我!他们要杀了我!”他的声音越来越尖,到了最后,竟用双手捂住耳朵,大声嘶喊。

    好几秒之后,他才渐渐平复下来。

    而这个过程中,克莱恩已轻叩牙齿,悄然开启了灵视。

    咦……他忍住了蹿到嘴边的诧异,又仔仔细细审视了两眼。

    他看见亚特鲁的气场颜色染上了深黑带绿的光泽!

    这是有怨魂幽影缠身,甚至附体的表征!

    亚特鲁的坏朋友们已经在报复他……或者,根本没有所谓的坏朋友,他遇上怨魂,出现幻觉了……克莱恩悄然伸手,握住阿兹克先生那枚铜哨,并蔓延出了灵性,然后,他若有所思地移开视线,望向客厅内的其他人。

    靠近凸肚窗的位置,站着位穿黑色外套的男子,他魁梧高大,不苟言笑,腰间胀鼓鼓的,似乎藏着一把手枪。

    这应该就是六位安保人员之一……克莱恩刚要打量另外的人,洛戈.卡罗曼已介绍道:

    “卡斯兰娜侦探,她的助手莉迪亚。”

    “斯图亚特侦探。”

    说到这里,洛戈半转身体,指着克莱恩道:

    “这位是夏洛克.莫里亚蒂侦探。”

    卡斯兰娜,三十来岁,黑发蓝眼,眉毛浓密,她年轻的时候似乎是位不错的美人,但现在却因为两颊肌肉略微下垂等问题,看起来不太好相处。

    她的助手莉迪亚则是个红发女士,二十来岁,身材极好,长相倒是颇为一般。

    这两位女士都穿着类似贵族骑手服的衣物,收腰的白色衬衣配较为贴身便于行动的长裤,只在衣领袖口有百褶造型与男性区别。

    另外,她们毫不遮掩地将两支左轮别在了腰间。

    这让克莱恩想到了于尔根律师的一句话,那就是对私家侦探来说,非法持枪是一查就准的问题——以全类武器使用证的获得难度,不是贵族,不是议员,不是政府高级雇员,很难将它申请下来。

    斯图亚特坐在卡斯兰娜和莉迪亚的对面,脸庞没什么肉,却长着大片的胡须,那双浅绿色的眼眸异常有神。

    他和莉迪亚的年纪应该差不多,身高则接近克莱恩,1米7出头,体重140磅的样子。

    斯图亚特有个腋下枪袋,里面装着明显是特制的左轮手枪。

    互相之间矜持地问了下好后,克莱恩脱掉外套,摘下帽子,递给旁边的女仆道:

    “放在我可以很快拿到的地方,里面有些重要物品。”

    其实,他早已将纸人、便签、符咒、火柴盒等转移到裤兜内,外套里面只得草药粉末,纯露精华和钱包钥匙,以及钱包里那206镑纸币。

    斯图亚特坐在那里,侧头打量了克莱恩几眼,呵呵笑道:

    “你没带枪?”

    “枪?这就是我的枪。”克莱恩笑着举起了手杖。

    与此同时,他鼓起腮帮,模拟发音。

    砰!

    一声枪响霍然传出,斯图亚特想都没想就前翻下滚,卡斯兰娜和莉迪亚则迅速离开沙发,各自找了个地方躲避。

    洛戈和旁边的仆人又惊讶又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亚特鲁依旧低着脑袋,瑟瑟发抖。

    等看清楚克莱恩手里只拿着一根黑色手杖,明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后,卡斯兰娜等人才恢复镇定,同时皱眉问道:

    “刚才是怎么回事?”

    “自从我捡到一把手枪上交,我就在学习模拟发声的技巧,看起来效果还不错。”克莱恩半开玩笑地回答。

    “这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莫里亚蒂侦探。”卡斯兰娜沉声说了一句。

    我只是想给你们表演下魔术……克莱恩吐槽一句,将手杖交给女仆,郑重点头道:

    “我会注意的。”

    刚才最狼狈的斯图亚特却没什么生气的表现,饶有兴致地拍了拍衣物,起身问道:

    “莫里亚蒂先生,我怎么没听说过你?我的意思是,我在侦探这行认识不少人,但以前却不知道你。”

    “我九月初才到贝克兰德。”克莱恩略略解释了一句。

    “这样啊……”斯图亚特笑道,“今晚我们两个人一组,负责凌晨到明天早上,没问题吧?”

    “没有。”克莱恩以同样的笑容回应。

    “好的,等用过晚餐,你们就去休息,然后凌晨轮换。”卡斯兰娜在旁边补充了一句。

    克莱恩深深地望了埋头颤抖的亚特鲁一眼,认真点了下头。

    …………

    整个下午都没有事情发生,担忧的男女主人为侦探先生和安保人员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但不含酒精饮料。

    吃饱喝足,克莱恩与脸上有络腮胡的年轻男士斯图亚特一块,往属于他们的二楼客房走去。

    眼见四下无人,斯图亚特摇了摇脑袋,开口说道:

    “夏洛克,你应该已经看见了,亚特鲁的问题不是有人要报复他。”

    兄弟,你很自来熟嘛……克莱恩表情不见变化地反问道:

    “怎么说?”

    “他的样子就像精神出了问题,或是,或是,按照乡下的说法,被鬼魂邪灵缠上了,坦白地讲,我很害怕这个。”斯图亚特叹息道,“卡罗曼先生应该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如果还没有用,就找风暴之主的教士,让他们洒圣水,做仪式!”

    “你可以向他提出这个建议。”克莱恩中肯地说道。

    “过两天,如果亚特鲁还没有好转,我会考虑的。”斯图亚特侧头望了克莱恩一眼。

    克莱恩笑笑道:

    “这是你们的事情,我明天就结束委托了。”

    这时,两人到达了目的地,分别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

    凌晨1点,亚特鲁的卧室内。

    克莱恩坐在摇椅上,握住阿兹克铜哨,安静地看着被保护者,斯图亚特则于书桌位置喝着咖啡。

    两人没有说话,怕惊醒好不容易睡着的亚特鲁。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房间内忽然有一阵阴冷之意卷过。

    亚特鲁霍地坐起,睁开了双眼。

    “怎么了?”斯图亚特略有些紧张地问道。

    “去,盥洗室……”亚特鲁声音低沉而飘忽地回答。

    他的脸色似乎更苍白了,嘴唇愈发青紫。

    斯图亚特刚要说话,就看见夏洛克.莫里亚蒂站了起来,对自己颔首道:

    “我跟着他。”

    “好。”斯图亚特暗中松了口气。

    克莱恩双手插兜,落后一步地走在亚特鲁的身旁,跟随他来到两个房间外的盥洗室门口。

    亚特鲁刚要随手关门,忽然看见一道人影闪了进来。

    “我不能让你脱离我的视线。呵,你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当我不存在。”克莱恩笑着依靠到了墙角。

    亚特鲁保持着沉默,目光没有焦距般地扫过,望向了洗漱镜。

    他拧开龙头,任由水流哗啦啦流下。

    这个时候,克莱恩掏出一盒火柴,刷地点燃了一根,似乎想要抽烟。

    但是,他却没有这么做,轻吹了口气,让火柴转入熄灭的状态。

    啪!

    克莱恩随意将那根火柴丢到身前,重新拿出了一件物品。

    背对着他的亚特鲁突然笔挺了身姿,镜中的人影苍白到如同死尸。

    呜!盥洗室内,阴风呼啸,亚特鲁腰不动腿不移,直接就那样转了过来,目光死死地盯着克莱恩的左手,盯着那枚不断被上抛又接住的精致铜哨。

    呜!

    一阵冷风猛然吹向了克莱恩的面门。

    他微笑不变,啪地打了个响指。

    轰然之间,一道火焰从地上腾起,点燃了无形的人影。

    那人影只是挣扎了两下就彻底消散,火焰随之熄灭。

    克莱恩收起手中的阿兹克铜哨,平和地看向眼睛逐渐有了焦距的亚特鲁。

    亚特鲁似乎做了一场漫长的噩梦,此时终于清醒了过来。

    他茫然地看到几步外站着位穿白色衬衣深色长裤,戴金边眼镜的年轻男子,看到对方正倚着墙壁,噙着微笑。

    然后,他听见了一道温和的声音:

    “你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

    PS:凌晨会提前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