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新八一—﹃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网

    北区,阿尔卡街。

    考普斯蒂.瑞德正坐在起居室内的安乐椅上怔怔出神,侧前方是燃烧着木炭的壁炉。

    作为公学的资深教员,他每周薪水在4镑以上,这足以让单身的他过得相当不错,但是,他在家中穿的衣物却缝有不少补丁,桌上的茶杯亦非常简朴。

    在不摘去假发的情况下,考普斯蒂最引人瞩目的是高耸的颧骨和比较轻微的鸡胸——这是一种胸骨往前隆起的畸形状态。

    他膝盖上摊放着一本古弗萨克语写的诗歌集,可许久都未曾翻动一页。

    考普斯蒂目光没有焦距地呆愣着,忽然听见耳畔有人轻笑了一声:

    “我很疑惑,你竟然没有逃走,还留在家里,你难道不害怕警察上门吗?”

    这声音低沉嘶哑,就像正在变声期的男孩。

    考普斯蒂浑身颤抖了一下,险些就从安乐椅上跳起。

    他猛然侧头望去,只见几步外的沙发位置,不知什么时候已坐了一道身影!

    那身影穿着夏天的亚麻衬衣和轻薄长裤,脸庞朦朦胧胧,让人看不清楚。

    “你,你是谁?你来做什么?”考普斯蒂紧握扶手,连声问道。

    使用了幻觉能力的克莱恩往后一靠,交握双手,悠闲地开口道:

    “昨晚,呵,应该是今天凌晨,我刚救了你们。”

    “救了我们?”考普斯蒂见对方似乎没太大恶意,稍微放松了一点,“你,你是树林内那个人?你解决掉了我们唤醒的那具死尸?”

    说话间,他颇为局促地动了动,表现出明显的畏惧。

    他能在我清醒却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潜入,我肯定反抗不了……考普斯蒂心里飞快闪过了类似的想法。

    “你们足够的幸运,我刚好路过,否则那里会有一地的尸体,被撕咬成碎片的尸体。”克莱恩笑笑道,“回到我们刚才的问题,我很好奇,你竟然还敢留在家里,你清楚你犯下了什么罪行吗?”

    他从考普斯蒂举行“复活仪式”前后的表现确认对方就是一只菜鸟,不可能拥有隐藏本身真实情绪颜色的技巧,所以,打算只以询问加“灵视”的方法弄清楚原委,顶多最后用占卜核实一下。

    “我,我知道,私自购买尸体,盗掘别人坟墓,这都是能让我进监狱十年以上的罪行,而且,而且,我肯定还会受到教会的惩处。”外表年龄不到30的考普斯蒂吸了口气,苦涩笑道,“不过,只要没弄出太大的问题,那些孩子和他们的家长不会去告发我,因为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即使立功减刑,自首减刑,最终也会进监牢一段时间。”

    “呵。”考普斯蒂自嘲一笑,“已经有孩子将我的身份告诉家长,他们找黑帮来警告我,让我在一周内辞职,远离学校,我答应了。”

    克莱恩轻轻点了下头:

    “换个环境是好事,当然,不要再做类似的事情了,蛊惑无知的孩子犯罪是极大的恶行。”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我其实没想到会那么危险,我只是看他们和我有同样的爱好,才想着教导他们,带领他们寻找永生的奥秘,至于挖坟这件事情,很久以前,许多医生也做过。”考普斯蒂颇为后怕地叹息道。

    他的情绪颜色符合他现在的状态……听起来,他不像是灵教团的成员啊……克莱恩想了想,直截了当地问道:

    “你是从哪里学会‘灵舞’的?”

    “灵舞?啊,我都称呼它为死亡舞蹈。”考普斯蒂先是一愣,旋即明悟,“这是一位老先生教我的。”

    “一位老先生?”克莱恩追问道。

    考普斯蒂因回忆而恍惚了一下:

    “他是一位流浪汉,因为严重的疾病,晕倒在了我家门口。”

    “我当时不知道他在生病,以为只是单纯的晕倒,就把他扶回了家,给他热毛巾,给他涂抹药油。”

    “他苏醒之后,让我不要送他去医院或者诊所,并提到了死亡不是终点。”

    “我经历了父母和好几位亲属的死亡,对类似的事情很感兴趣,所以,和他聊了起来,发现他在这方面拥有渊博的知识和让人赞叹的哲学,他对我的好奇似乎也很满意,最后甚至表演了打死一只蚊子,又将它唤醒的奇迹。”

    这开头……我上辈子看过至少十本类似的,都是好心捡个快挂掉的老爷爷回家,然后得到奇遇……克莱恩嘴角抽动了一下道:

    “所以,你将他留在了家里?”

    考普斯蒂郑重点头道:

    “是的,如果不是时间不够,我甚至想成为他的学生。”

    “那几天内,他教了我死亡舞蹈,教了我许多知识,可惜,这时光太短暂了,我刚进入状态,他就死亡了,只留下一枚铜哨。”

    话音未落,考普斯蒂就掏出了一个做工精致不显古旧的铜哨:

    “就是这枚。”

    我也有一枚……大概是先祖级的……克莱恩吐槽了一句,若有所思地问道:

    “这是多久前的事情?他长什么样子?你把他埋在了哪里?”

    “半年前,他最明显的特征是斑白的头发加侧脸的红斑,他让我把他埋在后面的花园里。”考普斯蒂计算了下日期道。

    不是阿兹克先生,但大概率是灵教团的成员,序列也许不低……克莱恩转而问道:

    “除了‘灵舞’,你就学会了那个‘复活仪式’?”

    “那个仪式,我刚学了一半,只能根据零散的知识和查到的民俗传说逐步完善,一次次改进。”考普斯蒂非常老实地回答道。

    根据民俗传说来完善?噢,那只可怜的黑猫,愿女神庇佑你……克莱恩忍住了在胸口画绯红之月的冲动。

    “除此之外呢?”他追问了一句。

    “嗯,还有这枚铜哨,我觉得它是沟通感官之外世界的关键。”考普斯蒂抬手吹了一下,感慨道,“每次我吹完,都能感觉周围变得阴冷,感觉有人在注视我,感觉有谁在拉扯我……”

    他说话的同时,开着“灵视”的克莱恩眼中,地面有水波般的花纹荡开,阴冷的气息随之弥漫,炉火和灯光也黯淡了一些。

    紧接着,那里冒出了一个长了三只死鱼眼的头骨,头骨的周围有一条条黑色的、节肢状的触手凌乱缠绕。

    一只触手伸了出去,时而触碰考普斯蒂的腿部,时而拉扯他的衣物,显得颇为急躁,但是,考普斯蒂却完全没做回应,似乎根本没有察觉。

    这是信使吧?铜哨都是召唤对应信使的……你把它召唤出来,又不给它信是什么意思?克莱恩看得有点呆愣。

    这时,考普斯蒂很兴奋地望向他:

    “感觉到了吗?周围变得阴冷了!煤气灯也变暗了!”

    “真的,有人在注视我,在拉扯我!”

    长相惊悚的信使努力地触碰着考普斯蒂,一遍又一遍,但最终还是没有收到信,无奈地钻回了“地底”。

    克莱恩嘴角略微抽搐地看着,于心里默默自语道:

    “我收回刚才的话,他不是菜,他是菜的抠脚。”

    “他根本不是非凡者!”

    “我之前还以为他是神秘学刚入门的那种,现在看来,他连门在哪里都还没找到……”

    “‘死神’途径序列9的‘收尸人’,都可以直接看见鬼魂和灵体……”

    结合考普斯蒂在仪式后用铜哨命令活尸的表现,克莱恩完全相信他没有撒谎,不由无声叹了口气。

    旋即,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写张纸条给刚才那个信使,它会送到哪里去?”

    “真正的灵教团成员?资深的成员?”

    按捺住这个想法,克莱恩颔首道:

    “确实变得阴冷了。”

    回应完毕,他迅速岔开了话题:“从那位老先生死亡到现在,你有感觉过异常吗?”

    “嗯……之前没有,但最近两周,我偶尔会觉得周围某个人像尸体,可以唤醒的那种。”考普斯蒂半是害怕半是疑惑地问道,“这是幻觉吗?”

    与亚特鲁的说法吻合,他没有撒谎……克莱恩瞄了眼考普斯蒂的气场颜色,真心提醒道:

    “我建议你在之后两个月内,每周最少去三次教堂,参与弥撒,聆听祷告。”

    “如果不想这么做,你可以先给自己预定一个墓穴。”

    “好吧……”考普斯蒂略感失望地回应。

    他还以为那是自己有所进步的表现!

    克莱恩考虑了一下,用吩咐的口吻道:

    “带我去看那位老先生的尸体。”

    “啊?好吧。”考普斯蒂本想拒绝,但瞬间就认清了现实。

    他拿上工具,领着克莱恩从厨房的后门出去,进入草木枯败的花园,停在了一株歪斜的树木前方。

    克莱恩站在旁边,看着考普斯蒂熟练地挖开泥土,一点点露出下面的石板。

    弄好上层,考普斯蒂借助工具,用力撬开了石板。

    噗!

    石板压在了刚才挖出的泥土上,不算幽深的墓穴洒入了隐约穿透云层的绯红月华。

    考普斯蒂下意识凝眸望去,突然惨叫一声,倒退了几步,跌坐在地。

    墓穴之中,没有腐烂的尸体,也没有白骨,底层凌乱地铺着一片片白色羽毛,染着淡黄油污的白色羽毛!

    {老铁请记住    新八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