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德斯肖爵士?希伯特霍尔先生?这都谁跟谁啊,完全不认识……克莱恩假装自己没有疑问,半开玩笑地说道:

    “希望他们能给贝克兰德带来蓝天和阳光。..”

    “是的,虽然在自家的壁炉里烧什么是每个人的自由,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但蓝天和阳光是更值得向往的事物。”卢克萨默尔这位煤烟减排协会的成员附和着感慨了一句,指了指租来的马车道,“我们该过去了,玛丽迫切地需要一些帮手。”

    斯塔琳萨默尔则故作矜持地补充道:

    “也许会有议员来赴宴,贝克兰德大区的,或者,王国的。”

    “可以想象这场宴会的盛大。”克莱恩礼貌地恭维了一句,目送萨默尔夫妇上车离开。

    就在他转过身体,准备前往街尾的邮筒时,一位穿墨绿色制服的邮差驾驭着马车抵达,往他门口的信报箱里投递了一封信。

    我的信?克莱恩掏出一串钥匙,随手选择了形制古朴色泽近乎黄铜的那把。

    喀嚓!

    “万能钥匙”轻松打开了信报箱。

    以后可以只带这一把钥匙出门了……克莱恩咕哝一句,拿出了订阅的报纸和刚才那封信。

    这封信来自艾辛格斯坦顿。

    他昨天也翻阅了陈旧的未破的连环杀人案,挑出了其中最值得怀疑的几起,并通过警察部门,初步确认了相应嫌疑犯目前的状况,于是写信给克莱恩和卡斯兰娜等有意这个方向的私家侦探,分享自己的收获。

    这里面正好就包括了克莱恩重点关注的那两起。

    知名大侦探所见略同啊……我刚才的信白写了……克莱恩自我调侃了一句,重新回到了客厅。

    根据艾辛格的描述,随机杀害晚归者的案子排查了很多人,但始终没能锁定嫌疑者,时隔多年之后,再想重新寻找线索,已是非常困难几乎没什么希望的事情。..

    而另外一起案子的四位嫌疑人里,一位是少年,他的母亲同样为受害者,妓女,单身,且只有他一个孩子,他饱受来自母亲的虐待,孤僻阴狠,是警方怀疑的第一个对象,但在那起案子之后不到半年,他就重伤于东区的黑帮火并里,死亡在了慈善医院的外科手术室内。

    他的尸体在见证下,被烧成了骨灰,埋葬入了墓园。

    这样一来,他就不可能与当前的连环杀人案有关联了。

    如果没有火化,我肯定会去挖坟确认一下……诈尸的克莱恩认真考虑了下对方诈尸的可能。

    剩下的三位嫌疑人,一个在这几年内屡次搬家,警方已失去了对他情况的把握,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追寻,一个经历了破产,从北区进入了东区,一个保持着原样,还在当初那条街道经营杂货店。

    克莱恩重新抽出一张信纸,先将相应的情况作了描述,接着请收信人暗中观察有具体地址的两位嫌疑犯,他着重强调道:

    “连环杀人案的凶手都是残忍,凶狠,具备强烈攻击性的,请务必小心,不要过于靠近他们,就像自己只是普通的邻居一样进行观察。”

    “我需要的信息是他们最近的精神状态,比如,是否暴躁,是否喜欢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很少与人交流,是否殴打过别人。”

    这也是他从“太阳”那里得来的信息,每一次杀人后,“恶魔”都会按照仪式的要求,吃掉被害者的内脏,并始终处于嗜血狂躁想要伤害他人的状态里,直至新的被害者出现。

    又强调了一遍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后,克莱恩折好信纸,将它塞入新的信封,在表面贴上了黑色的邮票。..

    接着,他落笔写下了收信人的名称:

    “斯图亚特侦探。”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苏茜趴在书房的角落里,看似无聊地观察着四周。

    肚子有所鼓起的霍尔伯爵抽了口烟斗,对面前的长子道:

    “希伯特,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进入大气污染调查委员会吗?”

    希伯特霍尔早有思考般地回答道:

    “您希望能影响到相关法律和政策的制定?”

    “不,虽然我是康斯顿煤钢联合体的第二大股东,但我并不是太在意这个问题,我早就在督促他们做相应的调整。治理大气污染是未来的潮流,对于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希伯特,虽然我们家有固定的上院议席,你迟早会成为上院议员,但是,除了议长等具备特殊身份的人,为什么同为上院议员,有的贵族会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希伯特思索了下道:

    “爵位,财富,商业地位,以及在政府和军队内的关系?”

    “这只是其中一部分,另外还有本身处理事务的能力,人总是会信赖拥有丰富经验,参与过不少事情的同类,你将来要想在政坛上有所作为,除了继承议席,还得尽量地参与各种事务,表现出相应的能力,逐步活跃于各位议员各位大臣的视线内,让他们慢慢觉得你值得信赖,这就是来源于你本身的影响力。”

    “希伯特,看一看因蒂斯共和国,看一看他们贵族目前的处境,你就应该明白,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发展,明面上的特权会被削弱,爵位会越来越不重要,只是一个名誉性的头衔,商业领域的地位和本身的影响力才是你该关注的事情。”霍尔伯爵详细讲解道。

    “如果遇见不擅长的事情呢?”希伯尔沉吟道。

    “那就伪装出你能够处理。不要在意是否会浪费金钱,组建专业的团队,听取他们的意见,从而做出决定。每个人都有很多不擅长的领域,只有金钱是全能的。”霍尔伯爵点了一句。

    希伯特有所恍然地回答道:

    “我明白了,爸爸。”

    这个时候,旁边的苏茜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等到一切结束,它溜进奥黛丽的画室,将听见的所有事情重复了一遍,末了嘟囔道:

    “我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聊什么……”

    奥黛丽若有所思地听完,浅笑道:

    “这是让你不用闻到那些刺鼻气味的好事。”

    “是吗?”苏茜似懂非懂地反问道。

    奥黛丽没有回答它,转而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她原本打算悄然地引导议员们关注东区、工厂区和码头区的恶劣状况,但最近的两次社交聚会里,她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机会。

    那些贵族,那些议员,那些政府高级雇员,根本不会聊类似的话题,想引导都无从引导!

    …………

    又到周一下午,克莱恩悠闲地从克拉格俱乐部返回了明斯克街15号。

    因为斯图亚特那边还没有给出初步调查的结果,他暂时又找不到可以培养为药师的对象,所以,昨天和今天都没什么事,干脆去了克拉格俱乐部练枪,看书,以及,蹭饭。

    这个过程里,他又认识了好些俱乐部的会员。

    这就是之后业务的来源啊……克莱恩感慨一句,逆走四步,进入了灰雾之上。

    他按部就班地进行起各种准备,先是具现出假人“世界”,熟悉“全黑之眼”的操纵技巧,接着给“太阳”发去了塔罗聚会即将开始的信息。

    完成这一切,克莱恩等待着三点来临,然后伸手触碰向各位成员对应的深红星辰——建立稳固的联系后,“魔术师”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虚幻之星。

    佛尔思沃尔找了个专心创作的借口,打发走了休,此时,她眼前一下恍惚,看见了瞬间涌出的灰白雾气。

    眨眼之间,她发现自己置身于了那片神秘幽邃的灰雾之上,置身于了那座巍峨雄伟的宫殿内,面前是古老斑驳的青铜长桌,周围有一道道蒙着雾气模糊难以看清的身影。

    一道道身影?一道道身影!这就是“愚者”先生所言的聚会成员?佛尔思谨慎戒备地看着这一切,感觉能参与这种隐秘聚会的成员都是非常非常强大的非凡者。

    除了我……她心虚又畏惧地想道。

    不过,换个角度考虑,我这个序列9都能加入,其他成员也未必一定很厉害,这个聚会的要求明显不是实力强大,而是因某些缘由和“愚者”先生建立了联系……佛尔思迅速否定了之前的判断,稍微放松了一点。

    与此同时,“正义”奥黛丽也发现今天的聚会多了个新人。

    是女性……休,还是佛尔思?通过考查了?或者另外的人?奥黛丽差点忘记向“愚者”先生问好,只想仔仔细细观察新晋成员的特点。

    哪怕对方的身影再模糊,也能看得出发色和轮廓,听得出口音和习惯用语!

    嗯……我也得注意,“倒吊人”先生最早就从我在一些单词上的特殊发音,以及习惯于使用某些特殊的词语,确认我是一名贵族……奥黛丽站了起来,虚提裙摆,对青铜长桌最上首的克莱恩道:

    “下午好,‘愚者’先生。”

    问候完毕,她没有掩饰自身的好奇,看了与自己同排的新晋成员一眼,含笑问道:

    “这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