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身穿黑色宫廷长裙的莎伦微抿了下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侧头看了马里奇一眼,轻轻点了点。

    马里奇双手交握,暗藏些许癫狂地说道:

    “你应该知道‘囚犯’途径吧?”

    “是的,在非凡圈子里听说过。”克莱恩坦然回答。

    当然,这非凡圈子指的是值夜者队伍和塔罗会……他在心里叹息着补了一句。

    马里奇不知回忆起了什么,沉默了足足十几秒,窗外马车轮子碾压过水泥路面的声音很有节律地传了进来。

    他揉了下自己凌乱的棕色头发,脸庞略有扭曲地开口了:

    “囚犯既是指被关在了监狱里的人,也代表灵性和欲望被理智、身体、世界束缚着的压抑者,这个序列的非凡者身体强壮,知觉敏锐,往往同时拥有沉默的外表和疯狂的内心,掌握着诸多犯罪技巧,擅长用随手得到的任何物品杀人。”

    “它对应的序列8则叫做‘疯子’,我想你并不清楚,因为就算七大教会的正统非凡者机构,对这些也不够了解,那个隐秘组织对成员的掌握超乎你的想象,那些近乎扭曲的家伙不管身体和灵魂,都像被束缚着一样,单纯靠通灵和占卜很难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和莎伦也是忍耐了很久,等待了很久,才找到了解除‘束缚’的办法,成功逃离。”

    “由于这个途径的非凡者都有被诅咒,易疯狂的特征,我们并不想投靠七大教会,那将彻底失去自由,一点也不剩下。”

    原来是这样……难怪值夜者内部资料记载的内容并不多,连“囚犯”对应的序列8和序列7都没有,这属于我当时等级可以知道的部分……克莱恩有所恍然地回答道:

    “我确实不清楚‘囚犯’之后的情况。”

    马里奇没有点头,用褐色的眼眸望着克莱恩,继续说道:

    “相比‘囚犯’,‘疯子’最大的特点是可以自行且主动地牺牲理智,爆发欲望,以此换取力量,获得所有方面的提高,除了头脑会在那段时间变得不太清醒,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甚至还会因此获得对某些干扰思绪,影响精神的非凡能力的强大抵抗力。”

    简单来说就是,我先把自己干掉,你就没法再杀死我了……克莱恩忍不住腹诽了一句。

    “从这个序列开始,诅咒逐渐出现,‘疯子’是容易失控。”马里奇脸庞肌肉抽动了一下道。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某个人的精神状态如果长期运行于低谷,或频繁出现异常,失控的概率不比其他非凡者高才不正常!克莱恩对此有自己的理解,侧头看了莎伦小姐一眼,觉得自身很难想象对方在“囚犯”和“疯子”阶段的模样,而莎伦依旧保持着那种女鬼般的飘忽幽静状态。

    马里奇见他并未说什么,缓缓吐了口气道:

    “之后的序列7是,是‘狼人’。”

    开始异种化了?不过,前面内心疯狂的“囚犯”和容易失去理智的“疯子”在正常人眼里,其实也和异类差不多……嗯,“狼人”竟然才序列7,比我预想得低一点……克莱恩的思绪忽地发散开来。

    马里奇没察觉到他出现恍惚,自顾自说道:

    “‘狼人’已经是完整的被诅咒者,每次红月变圆的时候,就会失去大部分理智,长出满身的黑毛,本身的杀戮和嗜血欲望随之达到顶点……”

    他的声音逐渐也有了些飘忽,似乎回想起了那段苦苦忍耐,压抑自身的经历。

    “‘狼人’拥有较强的自我恢复能力,以及恐怖的力量、敏捷与速度,他的手爪和牙齿不比同序列的非凡武器差,并自带毒性,他还懂得一些黑暗类的法术,比如,控制被狼人毒性浸入身体一段时间的目标,并将对方转化为下属,变成类似狼人的怪物,而那种怪物的生命往往很短暂……”

    听马里奇讲完,克莱恩中肯地做出了评价:

    在序列7这个层次,在实战能力方面,“狼人”算中等偏上了。

    “总是无法在满月之夜压抑杀戮和嗜血欲望的‘狼人’会越来越冷酷,越来越扭曲,逐渐失去正常人类该有的感情。”马里奇补充了一句,语气里有点难以隐藏的自豪。

    和阿兹克先生对异种的描述吻合……克莱恩下意识又看了莎伦小姐一眼,本能想象起对方“狼人化”时的状态,结果被那冰冷的眼神弄得差点打了个寒颤,忙强行扭回了脑袋。

    马里奇不自觉用舌头舔了下嘴唇,不是女性诱惑的那种,而是给人很危险感觉的类型。

    他的目光似乎短暂失去了焦点,不知在回想什么。

    等了几秒,他才重新开口:

    “我是对应的序列6,‘活尸’。”

    活尸……外表还真像啊……难怪经常和一堆同类打牌……原来这也算是异种,真正活着的死尸……克莱恩想了下道:

    “我听卡斯帕斯说过,你不害怕子弹?”

    马里奇点了点头道:

    “我的身体可以像钢铁一样坚硬,即使你用左轮手枪抵住我的脑袋发射,我也最多出现眩晕,至少五次击中同一个位置,才有可能打破我的防御。”

    “而就算打破了,对‘活尸’而言,只要脑袋没碎,其他伤害都不算致命。”

    “我的力量在‘狼人’的基础上又有一定的提高,并掌握了部分死亡类法术,能轻松唤醒死尸,控制幽魂,驱使它们,并熟练地运用寒冷和腐烂类超凡之力。”

    异种途径也是每一个序列的特点都不相同啊,递进式的变化很少……克莱恩沉吟了下道:

    “那么,‘活尸’的诅咒呢?”

    马里奇幅度很小地咬了下牙齿道:

    “我会渴望人类温热的血液和新鲜的血肉,满月的时候,这种状态尤其严重,唯一值得欣慰的是,‘活尸’的诅咒替代了‘狼人’的诅咒和‘疯子’的诅咒,它们并非同时存在,之后也是这样。”

    “每当红月变圆,我就会非常痛苦,如果不放弃自制,将痛苦到失去战斗的能力,而要是放纵了自身,同样会越来越不像人类,失控的风险很高。”

    “即使平时,我也在时刻对抗着心里的欲望,对抗着强烈的恶意。”

    呼,比起这个途径的非凡者,其他的都好太多,额,‘深渊’和‘魔女’除外……克莱恩油然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

    马里奇停顿下来,看了戴黑色小巧软帽的莎伦一眼。

    莎伦开启嘴唇,嗓音虚幻地说道:

    “序列5,‘怨魂’。”

    怨魂?还有这种序列?果然是异种途径啊……克莱恩先是略感吃惊,旋即觉得这果然符合肉体和灵体之间能轻松转化的特点。

    得到提示的马里奇补充道:

    “成为‘怨魂’后,可以将自身的状态转化为真正的幽影,并获得相应的能力,比如,穿过障碍物,藏身镜子里,直接攻击对方的灵魂,跳跃于大部分能反射出影像的地方。”

    “而和普通的怨魂不同,哪怕拥有灵视,不到高序列,也无法发现这种幽影。”

    “嗯,‘怨魂’还掌握了许多死亡类的法术,有不少诡异的技巧,比如,强行附体,控制敌人……”

    “她的诅咒则是,红月变圆的夜晚,要么吸食一定数量的人类灵魂,要么变得极端虚弱,选择了前者,也就选择了时刻走在失控的边缘。”

    不等克莱恩开口,脸色同样苍白的莎伦飘忽说道:

    “我们的目标也是‘怨魂’。”

    “‘活尸’、‘狼人’、‘疯子’和‘囚犯’的非凡能力不会因晋升而失去。”马里奇强调了一句。

    听起来是非常克制我的类型啊,我就怕这种手枪子弹没效果,普通火焰又很难烧出极大伤害的类型……简单来说就是,我怕“鬼”……克莱恩听得内心有点打鼓。

    他思考了几秒道:

    “那件封印物品的效果是什么?”

    “为什么会克制你们?”

    它竟然让你们愿意将本身的诅咒本身的薄弱之处告诉我……克莱恩大概有了些猜测。

    马里奇表情略显阴沉地回答道:

    “那件需要被封印的诅咒物品叫做‘深红月冕’。”

    “它能在一定范围内营造出类似满月的效果,这对那些已经冷酷和扭曲的家伙而言,是爆发力量的帮助,但我们却会变得虚弱,失去战斗能力,如果,如果放弃自我,那我宁愿选择死亡!”马里奇沙哑着低吼道。

    想不到你这看起来有点变态有点怂的家伙竟然也是有坚持的人,嗯,能一直坚持到“活尸”,确实了不起……克莱恩没有插话,倾听着对方后续的描述。

    “佩戴‘深红月冕’的人免疫满月效果,并将获得可怕的速度,难以想象的恢复能力,以及不少较为强力的黑暗类法术,但它会让佩戴者的血液逐渐变冷,一点点结冰,如果不能及时停止或吸食活人的鲜血,将最终因血液全部成霜而死亡。”马里奇似乎相当畏惧那件封印物品。

    等到他讲完,莎伦蔚蓝的眼眸平静地望着克莱恩道:

    “和史蒂夫一起的还有‘活尸’杰森,‘狼人’泰尔。”

    “但只要能解决史蒂夫,他们就不是问题。”

    马里奇补充道:

    “如果成功,史蒂夫遗留的非凡特性归我,‘深红月冕’属于莎伦,剩下的所有战利品和《秘密之书》则是你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