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后,那位两鬓斑白的中老年男子喝了口茶水,笑着叹息道:

    “其实,这已经比我之前好很多了,比这里很多人好,比如……”

    他指了指窗外缩在角落里的流浪汉们。

    克莱恩和迈克跟随望去,看见一个可以避风的肮脏地方躺了一地的蜷缩着的流浪汉,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小。

    在这寒冷的深秋里,他们未必还能再次醒来。

    这时,克莱恩注意到街边站了位六十来岁的老太太,她衣裙陈旧破烂,但却相对整洁,头发也理得一丝不苟。

    这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脸上有着流浪汉常见的困顿,可依然坚持着没去和那堆人挤在一起,而是慢步于路边,时不时麻木地深深地看向咖啡馆内。

    “这也是个可怜人。”吃下剩余黑面包的前流浪汉也发现了那位老太太,出声感叹了几句,“她以前据说过得还不错,丈夫是个粮食商人,有个很精神的孩子,可惜,后来破产了,丈夫和孩子没过多久也死了,她和我们不一样,真的,一眼就能看出来……哎,她应该支撑不了多久了,除非每次都能进济贫院。”

    听着听着,迈克的表情从沉静变为了沉郁,他缓缓吐了口气道:

    “我想找她做个采访,你可以替我邀请她吗?她可以在这里随意吃点什么,喝点什么。”

    对于这个要求,那位中老年男子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分别看了克莱恩和迈克一眼,仿佛在说,你们果然是同事。

    “好的,我想她肯定很乐意。”他喝了口茶水,起身走出了油腻腻的咖啡馆。

    没过多久,那位衣裙陈旧但整齐的老太太跟随他走了进来,青白的脸色在咖啡馆的温暖融化下稍微淡化了一些。

    她不断颤抖着,似乎要将体内的寒意一点点散发出去,并汲取咖啡馆内相对较高的温度,就算坐到了椅子上,她也额外用了足足一分多钟,才真正缓和。

    “你随意点些什么,这是采访的报酬。”克莱恩替迈克说了一句。

    在迈克点头后,老太太矜持地点了吐司、劣质奶油和咖啡,然后笑了笑道:

    “我听说太久没得到食物的时候,不能吃油腻的东西。”

    很客气,很自制啊,一点也不像流浪者……克莱恩无声感叹了一句。

    在食物送过来前,迈克随意问道:

    “你能聊聊你是怎么成为流浪者的吗?”

    老太太露出回忆的神情,苦涩笑道:

    “我的丈夫是位粮食商人,主要是从国内农夫那里收购各种粮食,自从《谷物法案》被废除,我们就迅速破产了。”

    “他本身年纪已经不小,被这件事情击倒,身体迅速垮掉,没多久就死了。”

    “我的孩子,他是个出色的年轻人,一直跟着他的父亲做生意,他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于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跳进了塔索克河。”

    “他第一次自杀没有成功,被送上了治安法庭,警察和法官们都很不耐烦,觉得他耽误了他们的时间。”

    “你要自杀,就请安静地成功地自杀,不要麻烦到我们……嗯,他们大概想这么说,但又觉得太直接。”

    “我的孩子,被关进了监狱,没多久,他第二次自杀,成功了。”

    老太太说得很平静,就像那不是自己遭遇过的事情。

    可不知为什么,克莱恩却感受到了强烈的悲哀。

    哀莫大于心死……他忽然想起了上辈子听说过的这句话。

    在这个世界,自杀不仅是各大教会禁止的行为,而且还属于法律惩处的对象。

    至于原因,克莱恩很清楚是什么,首先,自杀者很多选择投河,在没被人及时发现的情况下,有一定概率变成水鬼,其次,自杀者的情绪往往很不对,这种状态下,终结自己的生命形同“献祭”,有可能会与某些诡异的可怕的存在产生共鸣。

    于是,他们死后的身体或者周围的某些物品会带上奇特的诅咒,危害到他人。

    廷根市查尼斯门后的“厄运布偶”很可能就是这么来的。

    所以,七大正神教会都从自身教义出发,禁止信徒自杀,王室也推动了相应的立法。

    当然,这在克莱恩看来有些可笑,一个想自杀的人还会怕法律怕惩处?

    迈克刷刷记录着,正待说些什么,咖啡馆的老板却已经将食物端了过来。

    “你先填饱肚子,我们等下再聊。”迈克指了指吐司。

    “好的。”老太太小口小口地吃着食物,显得很有教养。

    她点得并不多,很快就吃完了。

    恋恋不舍地喝下最后一口咖啡后,她揉了揉额角,恳求道:

    “能让我先睡一会儿再聊吗?外面太冷了。”

    “没有问题。”迈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老太太感激地说了好几声谢谢,坐在椅子上,就那样蜷缩着睡了过去。

    迈克望向旁边那位中老年男子道:

    “你对这里好像很熟悉?我想请你做我们的向导,一天3苏勒怎么样?不好意思,忘记问你的姓名了。”

    那位中老年男子连忙摇头道:

    “不不不,这太多了,我在码头,很多时候,一天只有1苏勒的收入。”

    “你们叫我老科勒就行了。”

    “那,一天两苏勒,这是你应得的。”迈克一锤定音。

    克莱恩见识完这场奇怪的讨价还价,用纸张哼了些鼻涕,打算续杯咖啡,可突然却察觉到不对,扭头望向了蜷缩在椅子上睡觉的老太太。

    她因喝了咖啡红润了不少的脸庞又一次变得青白,气场颜色和情绪颜色已然消失。

    “……”克莱恩站了起来,下意识伸手探了探老太太的鼻息。

    在迈克和科勒诧异的眼神里,他沉重说道:

    “她死了。”

    迈克张了张嘴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科勒则在胸口点了三下,苦涩笑道:

    “我就知道她撑不了多久……”

    “在东区,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至少她填饱了肚子,在温暖的地方死去,希望,呵呵,希望我将来也能这样。”

    克莱恩沉默了片刻道:

    “科勒,你去找警察过来。”

    “好的。”科勒再次于胸口点了三下,跑出了咖啡馆。

    老板望了这边一眼,并未过来,似乎这不是什么太需要在意的事情。

    过了一阵,一个穿着黑白格制服,提着短棍,别着手枪的警察进入了咖啡馆。

    他看了看死去的老太太,稍微问了迈克和克莱恩两句,就摆了摆手道:

    “没事了,你们等我找人来把尸体收走就可以离开了。”

    “就这样?”迈克愕然出声。

    他对东区明显不太熟悉。

    那名警察呵了一声:

    “这种事情,东区每天都有好多起!”

    他眼珠一转,望向克莱恩和迈克:

    “你们不像是这里的人啊,叫什么?什么身份?”

    迈克拿出了记者证,克莱恩则说自己是保护他的私家侦探。

    那警察顿时板起了脸孔,看着克莱恩道:

    “我怀疑你非法持枪!”

    “我要搜查你的随身物品,请你配合,否则将视为拒捕!”

    迈克一下变得忧虑,因为他知道私家侦探普遍非法持枪。

    克莱恩面无表情地摊了下手道:

    “好的。”

    他任由着那位警察搜身,但对方什么都没有发现。

    等到老太太的尸体被送走,失望的警察随之离开,迈克握起拳头,捶了下桌子:

    “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了这里,他却只想着查非法持枪!”

    说到这里,迈克侧头望向克莱恩,疑惑道:

    “你没带枪?”

    克莱恩摇了摇头,从桌子底下抽出了枪袋和左轮,平静说道:

    “作为一名侦探,我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作为一名“魔术师”,他能把手枪摆到对方眼前,却让对方发现不了。

    而且,由于没去买普通子弹,非凡子弹又暂时被丢到了灰雾之上,他的左轮目前是空的,不过这不妨碍他用手枪射击,只需要在扣动扳机的时候,用嘴巴模拟一声“砰”就行了。

    见状,旁边的老科勒低语了一句:

    “原来你是侦探。”

    克莱恩指了指迈克,随口解释道:

    “我上次也是受这位先生的委托。”

    迈克坐在那里,没有反驳,沉默片刻后道:

    “我虽然也调查过黑帮,见识过一些妓女的悲惨生活,但对东区的情况并不了解,你们帮我看一看,这份调查采访计划有没有问题。”

    他边说边从衣服内侧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展开在咖啡馆的桌子上。

    克莱恩瞄了一眼道:

    “对不同年龄层次的东区居民的采访?”

    “这太麻烦了,我觉得可以按照地点来划分,较好的公寓,五六个人挤一个房间的公寓,街道避风的角落,公园的长条凳,以及酒吧,济贫院。”

    “另外,可以分上班时间和休息时间。”

    迈克认真听完,点了点头:

    “不错的思路,科勒你的看法呢?”

    老科勒捏了捏鼻子道:

    “我不认识单词……不过我觉得侦探先生说的没问题。”

    迈克想了想,修改起了计划,然后说道:

    “那我们先去附近的公寓,随意挑一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