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也许可以用它做“桥梁”……克莱恩脑海内刚闪过这么一个想法,右手已然抓起了太阳鸟形状的暗金色胸针。

    与此同时,他以自身的灵性为漩涡,将神秘空间内被撬动的力量吸聚了过来,潮水般导向太阳胸针。

    灰雾之上的轻轻颤动一下变得明显,点点纯净光华交错着,席卷着,奔向了克莱恩,与他的灵性合二为一。

    暗金色泽的太阳鸟胸针旋即绽放耀眼的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浓厚,瞬间凝聚出了一滴又一滴金色的半透明液体。

    这些液体飞快融合在了一起,化成了一个与克莱恩等高的人影,金色的人影,神圣的人影!

    果然可以……更高层次的力量让制造出来的“太阳圣水”更接近于神赐!克莱恩心中一喜,重新将目光投向了象征“太阳”的深红星辰,投向了正等待着与伟大存在一点点契合的身影。

    至于金色“太阳圣水”凝聚成神圣人影的事情,并非“太阳胸针”产生的异变导致,而是克莱恩下意识间冒出的想法。

    到了这一步,他已经能让那金色人影上前,通过虚幻的深红星辰,与密契仪式中的小“太阳”重叠融合,驱除掉他体内潜藏的“邪灵”,并带给他一定的知识和奇妙的精神体验。

    可是,此时此刻的克莱恩却没有太大的信心。

    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被撬动的力量,层次明显高于他的灵性,让他无法较为顺畅的掌握,由此形成的金色人影力量驳杂,多有混乱,不够协调,如果就这么使用,效果顶多有预想的百分之十。

    而那位阿蒙疑似远古太阳神后裔,出生于第四纪图铎帝国的“渎神者”家庭,即使不是本体,也顺利瞒过了高序列的“猎魔者”和维护着白银城存在的强力神奇物品,光靠百分之十的效果,克莱恩确实没什么把握。

    他最开始的打算也只是尝试一下,实在不行,就暂时屏蔽小“太阳”,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再重新连接。

    不过,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克莱恩自然想做到最好,争取能一次成功。

    伪装成接近神灵的“愚者”久了,还是有点骄傲,有点想要面子的……他自嘲一句,准备在最后时刻再找一找提升金色人影驱邪效果的办法。

    当然,只能浪费几秒钟的时间,否则仪式就结束了……克莱恩的目光再次扫过青铜长桌上摆着的那些物品,心里只想着“高层次”“高位格”等词汇。

    基于占卜家的灵性直觉,他的视线停顿在了一件物品上:

    亵渎之牌,“黑皇帝”牌!

    克莱恩拥有的所有物品里,只有它才能匹配“高层次”“高位格”这些词语!

    至于阿兹克铜哨,克莱恩清楚地记得,当初在黑荆棘安保公司面对邪神子嗣时,它是完全被压制的。

    可是,“黑皇帝”牌“高层次”“高位格”的是里面的知识啊,不对,持有者晋升高序列后,它本身也能与需要的非凡材料产生微妙感应,而且,它还具备反占卜反预言等特点……也就是说,它本身的位格并不低……我不需要拿它来战斗,只要能利用它的“高位格”,压制住灰雾之上这片神秘空间被撬动的力量,让金色人影驳杂混乱,不协调不自然的程度降到最低,就行了!

    克莱恩迅速有了想法,探手抓向了背面朝上的“黑皇帝”牌!

    就在这个时候,他眼角余光扫到了一幕让他惊恐的场景:

    深红星辰虚幻光芒勾勒出的“太阳”身影内,一只干瘪到只剩皮肤和骨头的手掌猛然伸向前方,缓慢但坚决地抓向了深红星辰的边界,给人一种正穿透现实,进入精神领域的感觉。

    那个阿蒙在尝试着借助联系,打开界限,将手伸入灰雾之上!

    呜!

    无垠的灰白雾气第一次出现了些许混乱,之前的“流淌”仿佛汇聚成了波浪,汇聚成了大风。

    克莱恩瞳孔一缩,不再犹豫,拿起了那张“黑皇帝”牌。

    这件物品刚一入手,他立刻就感觉自身的灵性不再屈服于神秘空间被撬动的那些力量。

    霍然之间,那金色的身影变得异常高大,背后长出了一对又一对漆黑的巨大的翅膀,足足十二对!

    而每一对翅膀上都有明暗交错的铭刻着诸多神秘符号的羽毛。

    金色与黑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巨大的身影在克莱恩的驱使下,张开一对对翅膀,遮蔽住了巍峨宫殿的宽广穹顶。

    无声无息间,那神圣又堕落,光明又阴暗的人影闪现了出去,与深红星辰虚化出的小“太阳”重叠在了一起!

    光影交错,狂风四溢,那只干瘪到没有血肉,只剩皮肤与骨头的手掌难以遏制地往后收缩,但又坚决不退。

    它就像一个掉落悬崖之人,伸手抓住了救命的凸起,死也不肯放开。

    呜!

    虚幻而庞杂的声音里,光与暗彻底爆发了,那只干瘪的手掌终于失去了“支撑点”,猛地向后向下掉落,并不断崩解与消失。

    过了好几秒,灰白雾气和位居它之上的神秘空间彻底恢复了平静,仿佛千万年来都无人踏足。

    克莱恩凝眸再看,小“太阳”模糊的身影上已不再有那扭曲的虚幻的诡异的家伙缠绕。

    呼!他难以控制地舒了口气,然后将前后的对比画面具现出来,丢向了深红光芒勾勒出的小“太阳”身影,让他自己领会。

    …………

    白银城,伯格家。

    “太阳”戴里克觉得自己同时出现了清醒与恍惚两种感觉。

    他仿佛看见了一道道难以描述形体的身影,看见了蕴藏着无穷知识的不同颜色光华,看见了一道俯视着所有,雄伟而高大的金色人影。

    这人影侍立在浓郁灰雾里的“愚者”先生旁边,背后有十二对漆黑神秘的巨大羽翼。

    不知不觉间,戴里克感觉自己接触到了那金与黑对比强烈的人影,不仅身心都变得温暖与纯净,似乎明白了什么叫做阳光,而且还直接领悟出了怎么制造圣水,怎么驱除邪灵的知识。

    这里面还包含着一些他无法理解的画面,比如高耸的隐秘的金字塔型陵寝。

    那奇妙的精神体验让戴里克陶醉了,就像回到了最无忧无虑的童年,进入了想象的太阳照耀之地,直到一切消失,房间内简朴的家具映入眼帘,他才回过神来。

    “这就是课本上讲的‘密契仪式’吗?两千多年来,白银城没有一个人成功过,没有一个人接触到伟大存在……”此时此刻,戴里克的沉闷和孤寂少了许多,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

    “愚者”先生所谓的试验,是在确认我们白银城所处的环境是否能完成“密契仪式”?那诸多的知识和奇妙的感受是祂给予我的报酬?戴里克再次低下脑袋,异常尊敬地说道:

    “感谢您,‘愚者’先生!”

    就在这时,他眼前突然又弥漫出灰白的雾气,雾气的中央是高居于上的椅子,是悠闲而坐的“愚者”。

    紧接着,戴里克看见了自己,被透明虚幻身影覆盖着的自己。

    那身影穿黑色古典长袍,戴同色尖顶软帽,脸上挂着水晶制成的单片眼镜,蟒蛇般地缠绕在他的身上!

    这……那个阿蒙没有死!他躲过了神奇物品和“首席”阁下的关注,寄生于了我的灵体内!戴里克的眼睛陡然睁大,旋即看见了现在的自己,不再被阿蒙缠绕的自己。

    “愚者”先生发现了他,解决了他?“太阳”戴里克一颗心落回原位,额头尽是后怕的冷汗,脸上则本能浮现出崇敬的神色。

    他下意识就按照神话学课程里描述的话语说道:

    “赞美您,伟大的‘愚者’先生!”

    …………

    不知位于何处的深沉黑暗里,一道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附近。

    这是一个布满沟壑的平原,一个青黑色的独眼巨人正无意识地徘徊着。

    他的眼眸毫无神采,他的脸上到处都能看见腐烂流脓的痕迹,他的身体内弥漫出灰黄色的气体,于半空交织成一片片云朵。

    而在他的脚下,那片平原最幽邃的沟壑处,有道人影正立在边缘,俯视下方。

    借助闪电的光芒,沟壑底部隐隐约约呈现出了一座厚重宽广的灰白建筑。

    那道人影穿着黑色古典长袍,戴着同色尖顶软帽,黑卷发,黑眼睛,宽额头,瘦脸颊,与戴里克.伯格见过的虚影一模一样。

    他抬手捏了捏水晶制成的单片眼镜,扭头望向了左侧,望向了远方。

    “果然……”他忽然低语出声,用的是古弗萨克语。

    停顿了一下,这人影嘴角勾勒笑容,念出了一个单词:

    “愚者。”

    话音未落,他已然跳入了面前的沟壑。

    此时,闪电平息了一秒,黑暗彻底笼罩了这个世界。

    …………

    解决掉致命危险的克莱恩重新返回了现实世界,再次感受到了提升序列的迫切。

    被我清除的那个阿蒙并不是本体,如果他确实对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感兴趣,要不了多久就会重返白银城,到时候,不知道那两件传说中的神奇物品和三位“猎魔者”是否能挡得住他……

    他一个分身就如此诡异可怕,本体可想而知……所以,得尽快总结出其余的“魔术师”守则,通过消化和晋升更好地掌握住灰雾之上那片神秘空间……也许可以利用一下白银城那位“牧羊人”长老,如果她确实会被“真实造物主”污染的话……

    克莱恩打开盥洗室的门,沉思着下到一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