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乔伍德区,休和佛尔思租住的那栋房屋内。

    佛尔思刚敲定新书开头,心情不错地准备犒赏自己一根香烟,而这个时候,休推门进入了书房。

    “吸烟有害健康。”休抽了抽鼻子道。

    佛尔思见她脸上多有疑惑之情,没做争辩,转而问道:

    “你好像遇到了事情?”

    休抓了抓自己毛糙的金发,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之前那个人联络我了,就是在A先生召集的聚会里把‘治安官’配方通过别人卖给我的那个人。

    “他给了我一个还算简单的任务,初始报酬是30镑,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暗藏的危险……”

    佛尔思略作回想道:

    “那个人啊……他背后应该有一个组织,可为什么会想着拉拢你,就不怕被你的智商牵连,导致整个组织完全覆灭吗?你也没什么可以被图谋的东西啊,长相勉强还行,但个子太矮,大概就一条命比较值钱了……额,什么任务?”

    休早就习惯被好友打击,无视了她前面的话语,直接回答起后面那个问题:

    “调查最近有谁打听过卡平的事情。”

    “卡平?那个该被吊死,不,该被处以火刑的人口贩子?”佛尔思虽然不是赏金猎人,但搜集素材是作家的本能,所以她经常会让休讲述见闻和传言。

    休点了点头:“是他,不过他已经死了,好像还死得比较惨。”

    “怎么死的?被小刀一点点割死的?”佛尔思颇为高兴和好奇地问道。

    “那个人没有详细描述,也许明天的报纸会讲。”休想了两秒道,“他只提了现场的特殊情况,说卡平的尸体被洒满了塔罗牌,脸上则覆盖着‘审判’牌和‘皇帝’牌。”

    “‘审判’牌的意思应该是‘对卡平进行审判,结果是死刑’,‘皇帝’牌代表什么?那个凶手,不,那个英雄的身份?”畅销作家佛尔思本能地解读起案发地点的独特布置。

    突然,她愣了一下。

    塔罗牌?尸体洒满了塔罗牌?佛尔思猛地联想到了自己刚加入不久的那个隐秘组织:

    塔罗会!

    不会是我们内部哪个成员做的吧?可没有代号“皇帝”的成员啊……如果确实是,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发现塔罗会的痕迹……我们不仅仅是一个只存在于灰雾之上的隐秘组织……佛尔思思绪翻腾,有惊喜也有忧虑。

    …………

    克莱恩在侍者的引领下,进入了那个熟悉的起居室。

    房间内依然只有一根蜡烛,昏黄的光芒将四周照得宛若鬼故事里的场景,再配上一个个套着黑色长袍,戴着铁质面具的神秘人,这种氛围就更加浓厚了。

    刚一踏入这里,克莱恩忽然有了些莫名其妙的感觉。

    他觉得那摇曳的烛火在盯着自己。

    他觉得那火焰会一下爆开,点燃自身的头发和长袍。

    他觉得凸肚窗后静静垂落的帘布会猛然荡起,笼罩住自己的身体,遮掩住用于呼吸的口鼻,强行憋死自己。

    什么情况?克莱恩一阵愕然,高度紧绷。

    这算不上危险预感,却又是难以回避的直觉。

    克莱恩小心翼翼找了个位置坐下。

    屁股刚触及椅子表面,他就感觉那椅子会霍地爆开,一根根粗大的木刺将随之贯穿自己的身体。

    这让他想到了在地球时看过的几个视频——劣质的气压升降型座椅爆炸,钢杆和碎片刺入了主人的屁股,钻入了腹部,整个场面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为什么总是会有这种不好的联想?难道是之前战斗里灵体受伤带来的负面影响?克莱恩若有所思地环顾了一圈,发现胖乎乎的药师这次还是没来。

    出了什么事情?或者已经离开了贝克兰德?克莱恩无声自语了两句,听到“智慧之眼”老先生宣布聚会开始。

    接下来的时间里,克莱恩时而觉得天花板上的吊灯会斜着坠落,砸到自己头上,时而认为“智慧之眼”老先生面前的茶几会忽然横移,绊倒自己,时而怀疑身边的聚会成员充满恶意,随时可能暴起发难。

    这让他坐立不安,既警惕又疑惑,根本没什么心思留意各种或成功或流产的交易。

    如果说危险预感是偶尔震动几下,提醒你有消息进来,有电话打入的手机,那现在的莫名其妙直觉就等于时刻不停的电钻,“抖”得我难以放松,无法关注别的事情……克莱恩试图揉一下额角,却触碰到了冰冷的铁面具。

    这个瞬间,他觉得自己的铁面具会突然凹陷,紧贴住脸庞,一直嵌入大脑里。

    真是因为灵体受伤,产生了幻觉?克莱恩皱起了眉头。

    他原本想在这个聚会上,提出求购千面狩猎者脑部异变垂体和血液的请求,但身陷如此状况,只能谨慎放弃。

    ——虽然“智慧之眼”老先生组织的聚会层次不高,大概率不会涉及千面狩猎者这种较为高级的怪物,但克莱恩相信这里不少成员还参加了别的聚会,或许能接触到相应的情报和线索。

    惴惴不安中,克莱恩以旁观者的姿态参加完了这次聚会。

    他刚脱掉长袍,摘去面具,离开那栋房间,之前那种所有人所有物品都要迫害他的莫名其妙直觉却一下消失了,诡异消失了!

    这……克莱恩瞳孔微缩,确认刚才那种现象不是源于灵体的受伤,否则他没可能内外两种状态。

    他怀疑举行聚会的起居室内,有一个看不见,感应不到,异常恐怖的人和物存在,于是刺激到了拥有“占卜家”灵感直觉和“小丑”危险预感的自己,但又由于对方的压制或者特殊之处,这种刺激以联想太丰富的形式出现,没让自己警觉。

    会是谁呢?这也太可怕了吧,仅是存在本身,就让我有了点类似失控前兆的反应……克莱恩不动声色远离了“智慧之眼”老先生那栋房屋,向着最近的街道行去。

    忽然之间,他有了个猜测:

    这附近是“勇敢者”酒吧,我、莎伦小姐和马里奇杀掉的“怨魂”史蒂夫等人就负责监控周围区域……

    他们的死亡必然会让那个玫瑰学派的高序列强者愤怒,并将目光投向这里,投向活跃于“勇敢者”酒吧附近的非凡者……

    刚才那个是他?

    还好我今晚用了“生物毒素瓶”和“太阳胸针”等物品,而为免被占卜到,将它们留在了灰雾之上……否则,结果不堪想象……刚完成了一场不可能表演的“魔术师”会直接死在这里……

    非凡者的世界真危险……

    …………

    圣风大教堂内,艾斯.斯内克枢机主教看向面前的代罚者小队队长,银眸不含情绪地问道:

    “卡平是谁?

    “为什么他的别墅会有地下监牢?”

    那位代罚者小队队长当即回答道:

    “一个富豪,传闻与多起少女失踪案有关的富豪,他被怀疑是人口贩子,且私下还在做奴隶贸易。

    “那个地下监牢证明了传闻。”

    “一个人口贩子为什么会得到好几个非凡者的保护?而且序列不算低。”斯内克枢机主教追问道。

    “阁下,这有待调查,我们试图用非凡手段寻找线索,但都失败了。”代罚者小队队长有些胆战心惊地回答。

    “我也试过了。”斯内克枢机主教没有责怪他。

    这位风暴教会的高层顿了顿道:

    “继续追查此事,还有,找到那个序列6或者序列5的幽灵。”

    等到下属离去,斯内克枢机主教提起钢笔,在记录本上写下了几个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

    “卡平,人口贸易,塔罗牌仪式,奇怪但序列不太高的幽灵,隐秘的图谋。”

    …………

    皇后区,霍尔伯爵家的豪华别墅内。

    奥黛丽正等待着女仆切割食物,忽然听到习惯于在早餐时看报纸的父亲霍尔伯爵笑了一声:

    “卡平死了。”

    “他是谁?”奥黛丽睁大眼睛,开口问道。

    其实,她对卡平是谁一点也不好奇,单纯只是配合下明显有交流欲望的父亲。

    这既是女儿的特长,也是“读心者”的本能。

    “一个私下里可能是人口贩子的富翁,他和某些人关系不错,呵……”霍尔伯爵轻笑道,“他昨晚被人杀掉了,现场有明显的审判痕迹,所有报纸都称呼那个凶手是侠盗,侠盗‘黑皇帝’,嗯,这是以古代所罗门帝国统治者的代号为他命名。”

    侠盗?侠盗“黑皇帝”?“黑皇帝”……奥黛丽瞬间就联想到了那张目前属于“愚者”先生的亵渎之牌,这是她到目前为止接触过的最高层次物品。

    她霍然对卡平被杀案有了兴趣:

    “听起来很有意思,虽然这不合法,但我还是想说一声,那个侠盗做得真漂亮,唔,爸爸,过程呢?”

    “警方和教会对应部门没有透露具体的细节,我也还没和他们见过面,报纸上是这样描述的,侠盗穿着黑色的盔甲,戴着漆黑的皇冠,身后有同色的披风,他进入卡平的别墅,不仅盗走了保险柜里的所有财物,而且还盗走了卡平和他那些罪恶手下的生命,解救了被关在地牢里的少女们,他在卡平的身上洒满了塔罗牌,最显眼的是位于脸部的两张,一张是‘审判’,一张是‘皇帝’。”霍尔伯爵拿着报纸,微笑描述道。

    塔罗牌……“审判”牌和“皇帝”牌……奥黛丽的眼睛陡然发亮。

    PS:下章预告,“什么?保险柜?”克莱恩看着报纸,险些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