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一道道闪电照亮黑沉的天空,戴里克没直接去敲几位熟人的门,而是沿着最宽阔的那条大道,一路走至白银城边缘的训练场。

    每支探索小队回来之后,都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既方便他们交流和汇报在黑暗深处遇见的事和物,也等于变相隔离,防备某些诡异的东西附着在哪位成员身上,等时间推移到一定程度就猛烈爆发。

    这是白银城两千多年来摸索和总结出的经验,不算复杂,但相当管用。

    刚进入训练场,腰后插着“飓风之斧”的戴里克.伯格眼前霍然一亮,看见了大气艳丽,似乎只有三十来岁的洛薇雅长老,也看见了两位同年龄段的熟人。

    ——白银城只有那么大,受限于环境,人口一直增长不上去,一个年龄段的人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戴里克不敢说全部都认识,但也见过大部分,与其中一些更是好几年的通识教育课同学加训练场同伴。

    这支探索小队里,戴里克最熟悉的是曾经还与他做过巡逻小队队友的达克.瑞金斯。

    这位叫做达克的少年个头中等,身材微胖,以力量见长,乐观而开朗,脸上常常挂着让人亲近的笑容,目前是“巨人”途径的序列8“角斗者”。

    此时此刻,双方隔着一段半透明但坚硬如钢铁的墙壁,无法进行有效接触,必须等待探索小队的队员们全部确认没有问题,双方才能直接碰面。

    自父母死后变得沉默孤僻的戴里克挥了挥手,向达克打着招呼。

    那位“角斗者”有所察觉,侧头望了过来。

    “达克,怎么样?没遇到什么危险吧?”戴里克喊了一声。

    那段黑色墙壁所用的材料来自白银城不远,叫做“黯琥珀”,坚硬如钢的同时又拥有一定的透明度和良好的声音传导性,戴里克的话语没受什么阻碍就透了过去。

    在戴里克想来,达克肯定会露出灿烂的笑容,习惯性地挥舞手臂道:“你看我没受什么伤,就应该知道我们没遇到太危险的事情,都是小问题!”

    听到他的声音,达克走了几步,靠近墙边,微笑着回答道:

    “没有,一直都很顺利。”

    看着他挑不出毛病的微笑,戴里克突然遍体发凉,就像夜晚露宿于废弃的塔顶或毁灭的城市里一样,四周一片漆黑,暗流积蓄。

    …………

    克拉格俱乐部内,克莱恩和艾伦医生就报酬达成了一致:

    2镑!

    不得不说,医生的钱就是好赚……换我以前,这样的委托,顶多支付10苏勒……本就有心接这个任务的克莱恩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他记得在值夜者小队的时候,听“收尸人”弗莱提过一句,知名医生的收入很高。

    当时,不像诗人的诗人伦纳德.米切尔回应道,据他所知,如果在贝克兰德繁华区域买下一栋房屋做店铺,最快回本的选择就是改造成诊所。

    双方约定晚餐后去拜访威尔.昂赛汀家,而此时才下午三点不到,于是马术教师塔利姆招呼着他们三人,凑成一桌,玩起了升级,罗塞尔大帝发明的那种。

    我预想的是打会网球,练练射击,翻翻图书馆里的书籍,多健康的生活啊……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打牌的间歇,克莱恩油然想道。

    坦白地讲,以他现在的“魔术”造诣,完全能让艾伦医生、迈克记者和塔利姆输光身上带着的所有钱。

    但我是个诚实的人,我更相信我的技术和运气……克莱恩在红马甲侍者洗牌的时候,拿起奶油酥饼,享受地咬了一口。

    他由衷地赞叹道:

    这才是生活嘛!

    打牌的过程中,克莱恩注意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马术教师塔利姆不再像之前那样时常发呆,充满烦恼。

    他朋友爱上不该爱的人的事情解决了?克莱恩喝了口侯爵红茶,颇感好奇地想道。

    作为一名侦探,他知道这件事情不该当着别人的面问,于是按捺了下来,专心打牌。

    到了五点,迈克.约瑟夫因为还要回报社一趟,四人的牌局就此中止,克莱恩赢了5苏勒。

    最近手气真的不错……克莱恩欣慰赞叹之余,看见艾伦医生离桌去了盥洗室,遂控制嗓音,低沉笑道:

    “塔利姆,你那位朋友的事情解决了?”

    塔利姆正将手里的牌丢到桌子中间,闻言怔了一下,叹息笑道:

    “算是吧。”

    他颇有交流欲望地补充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事情,是我当时想得太多。

    “简单来说,就是一位身份显赫的年轻绅士爱上了一个平民女子,你知道的,类似地位的男子必须娶贵族小姐,呵,对他而言,连富豪的女儿也不行。”

    这样啊……亏我脑补了很多狗血又离奇的故事,比如爱上了男人,爱上了怪物,爱上了伦理关系不允许的对象……克莱恩一阵失望,好笑说道:

    “据我所知,上流社会的男士们并不介意在外面养一个情妇。”

    “不,夏洛克你不懂,爱情,明白吗?爱情!那位年轻绅士只想娶那个平民女子。”塔利姆感叹道。

    是,我不懂,我只是条单身狗……克莱恩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塔利姆自顾自唏嘘道:

    “为了那位年轻绅士的前途,我曾经想过请你找位有些神奇能力的人,隐蔽地,呵呵,总之,我是个遵纪守法的人,只会在脑袋里想一想。”

    “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克莱恩饶有兴致地问道。

    塔利姆端起高原咖啡喝了一口:

    “解决的办法比我想象得简单,我直接找到了那位女士,将困境告诉了她,她很理智地表示愿意离开那位绅士,并请我帮忙。

    “不得不说,她真是位体贴,善良,文雅,又美丽的女孩,如果不考虑身份,也许我都会跪在她的面前,亲吻她的手背。”

    “好吧,看来我是帮不上忙了。”克莱恩端起了装红茶的白釉瓷镶金线杯子。

    作为一个地球来客,他对棒打鸳鸯,破坏别人爱情的委托完全不感兴趣。

    但是,当八卦听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

    在克拉格俱乐部用过晚餐,品尝到限量供应的苏尼亚大龙虾后,克莱恩和艾伦医生一块,乘坐后者的马车,前往位于北区道顿街66号的威尔.昂赛汀家。

    这是艾伦医生很早就记住的地址,他并没有回医院翻看相应的病历,而据克莱恩猜测,威尔.昂赛汀有关的资料多半已经被值夜者们抽走。

    作为前值夜者,我很清楚他们的做事流程……克莱恩苦笑着感叹了一声。

    拉响门铃,两人等待了一阵就看见房门被打开,穿着黑白色衣裙的女仆疑惑地询问道:

    “两位先生,你们找谁?”

    见艾伦还是那副惯常的冷淡模样,克莱恩主动开口道:

    “我们找威尔.昂赛汀,这是他的主治医师,来做回访,确认他的健康情况。”

    “我,我不知道他,我才来这里几天……我去找我的主人来,你们稍等。”那女仆一脸茫然地回答。

    两人等待之中,艾伦突然出声道:

    “你刚才找的那个理由,我差点就相信了。”

    “这是做侦探的基本素养。”克莱恩轻笑了一声。

    这时,一位五十来岁的年老绅士走到门口,沉声说道:

    “威尔.昂赛汀一家已经搬走了,在……”

    他报了个日期。

    艾伦略一计算,就皱起了眉头:

    “刚手术完出院两天,怎么能劳累着搬家?”

    他表现得真像在上门回访。

    克莱恩则略微疑惑地问道:

    “先生,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正常来说,后续的租客肯定会隔一段时间才搬来。

    那位老先生没好气地回答道:“之前已经有人来问过,我还特意去找了房东。”

    值夜者们……克莱恩不抱什么希望地追问道:

    “您知道威尔.昂赛汀一家搬去哪里了吗?”

    “不。”老先生只吐出了一个单词。

    “那他们有在这里留下什么物品吗?”克莱恩斟酌了一下,继续发问。

    “有一些。”那位老先生吸了口气道,“但都给之前那帮人了!”

    遇上同行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他们总是能提前想到你会想到的事情……克莱恩忍不住想要叹息。

    见后续已经没有线索,克莱恩和艾伦礼貌告辞,离开了道顿街66号。

    “看来你的疑惑要等很久才会解开。”克莱恩侧头对艾伦医生道。

    艾伦沉默了几秒,缓缓吐了口气: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不是那么困扰了,我是个医生,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我应该回访健康,而不是质问情况,别人是什么想法,为什么不善良,不是我应该关注的问题,以后尽量只维持医生和病人的关系就行了。”

    “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克莱恩发自内心地附和了一句,然后随口问道,“当时威尔.昂赛汀的左腿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他的左小腿长了一圈奇怪的瘤体,恰好形成了一个环形,严重压迫到了血管。”艾伦医生回忆道,“但那个孩子竟然没什么太痛苦的表情,只是显得有些害怕,我们最初想保守治疗,但情况迅速恶化了。”

    PS:三更完成,求月票~承诺的加更全部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