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周日清晨,克莱恩刚用完早餐没多久,就听见了预料之中的门铃声。

    但让他意外的是,来的不仅有迈克.约瑟夫记者,还有艾伦医生。

    “夏洛克,我昨晚又做那个噩梦了,我觉得这不正常。”艾伦没有避忌迈克,刚进入客厅,就开口说道。

    不等克莱恩回答,他又自顾自掏出钱夹,取出了一只千纸鹤:

    “你说会不会是它的问题?

    “自从我将它找出来,随身携带,就开始做噩梦。”

    克莱恩不甚在意地望了一眼,表情忽然有些凝固,要不是曾经做过“小丑”,对脸部肌肉的掌控能力很强,他甚至可能在记者和医生面前露出难以掩饰的笑容,对,笑容。

    这,这千纸鹤折得比我那只还丑……这是克莱恩瞬间产生的想法。

    此时此刻,他很有掩住脸孔,叹息一声的冲动:

    这难道就是值夜者一脉相承的传统,手工活比较差?

    毫无疑问,他眼前的千纸鹤是又一次掉包的产物,从克莱恩这里得到准确的消息后,值夜者们似乎没有耽搁,当晚就潜入了艾伦医生的卧室,用自己折的千纸鹤调换了钱夹里那只。

    但他们想不到的是,钱包里那只同样是假的,是克莱恩在灰雾之上折的,相当得粗糙。

    莫名有些喜感……克莱恩瞄了一眼毫无所觉的艾伦医生,清了清喉咙道:

    “也许是这样,我建议你再去教堂一次,找之前那位主教谈谈,我们要相信我们信仰的神灵始终在注视着我。”

    说话间,他在胸口画了个三角圣徽。

    昨晚那位“梦魇”离开后,克莱恩专门去过灰雾之上,占卜不调换回千纸鹤是否有危险,得到了很安全的启示,所以,他现在能饶有兴致地做出这样的建议,试图捉弄一下前同事们。

    看见自己折得不怎么样的千纸鹤又回到了手里,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心情……克莱恩一本正经地宽慰走了艾伦医生,转头对记者先生笑道:

    “迈克,其实我最想建议艾伦的是去看一看心理医生,不过信仰肯定也能安抚他的心灵。”

    “你一点也不坦率。”迈克笑了一声,“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接下来的一天,克莱恩陪着这位《每日观察报》的记者进入东区,采访起被解救出来的那些少女。

    在足足1镑的采访费用面前,没有谁拒绝,哪怕部分遭受过摧残的女孩也一样。

    这次的采访中,卡平的罪恶是一个重点,那些少女们目前的处境是另一个重点,前者让人愤怒,后者让人沉重。

    黛西其实算是比较幸运的,回家之后立刻就能投入工作,凭借自身的劳动换取到食物,像她这样的被解救者不超过三分之一,而且多数属于家里还有些积蓄的那种,她们的处境允许受到身心创伤的她们暂时不用忙碌,能耐心地寻找合适的活计。

    而另外三分之二的被解救者不得不为了活下去奔波,在纺织女工大量失业的情况下,她们往往只能找到一些临时的报酬很低的工作,家里父母兄弟姐妹未曾失业的那些还好,至少能彼此帮助,勉强填饱肚子,家庭状况不那么乐观的部分则已明里暗里走上了站街女郎的道路,似乎从未得到解救,她们出卖自己身体一次,也许为的仅仅是一些食物。

    这让迈克变得像上次一样沉默,直到天色昏暗时离开东区,他才回过神来,对克莱恩道谢:

    “夏洛克,多亏你的帮助,否则我今天肯定会被那些流氓那些黑帮成员敲诈。”

    “这不就是你雇佣我的目的?”克莱恩没任何得意情绪地礼貌性笑了笑。

    有了之前的叮嘱,老科勒和丽芙一家未透露他免费帮忙寻人的事情,尤其黛西,相当聪明,在迈克问她们有认识什么较为特殊的人时,直接回答“记者先生和侦探先生”。

    迈克惯性点了点头,又沉默着走了好一阵子。

    临上马车前,他忽然吐了口气道:

    “我想在这篇报道上呼吁,呼吁政府把卡平的地产拿出来,成立一个救助基金,用每年的收益稳定地帮助这些被解救的少女,帮助其他因卡平而受到伤害的人,让她们有机会挣脱当前的困境。

    “虽然卡平的保险柜已经被那位侠盗洗劫一空,但他最大的财富在购买的地产上,这些,这些应该都是非法所得。”

    克莱恩认真听完,深深看了迈克一眼,由衷赞美道:

    “你是我见过最好的记者。”

    “像我这样的记者还有不少,这个世界上总是存在着一些理想主义者。”迈克感叹道。

    说完,他将10镑的雇佣费用支付给了克莱恩,并摘下帽子挥了挥。

    目送这位记者上了出租马车,克莱恩准备去另一个方向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这时,迈克突然打开车窗,揶揄着笑问:

    “夏洛克,你认识的记者不会只有我一个吧?”

    克莱恩愣了一下,呵呵笑道:

    “你猜。”

    …………

    白银之城。

    戴里克.伯格就像一头被困在室内的野兽,略显焦急地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

    他觉得“首席”对自己的汇报不够重视,担心那些不知受到了“堕落造物主”什么影响的探索小队队员在解除隔离后,会对这座在黑暗里已延续了两千五百八十二年的城市造成毁灭性的伤害。

    这样的处境下,他迫切地想得到意见,得到相当了解“堕落造物主”的“倒吊人”先生、“正义”小姐他们的意见。

    这是他最期待塔罗聚会召开的一次。

    再等等,再等一段时间,如果“愚者”先生还不召集,我就直接向祂祈祷……戴里克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绕圈的步伐却没有丝毫迟缓。

    突然,他看见了漫无边际的灰雾,听到了那救世主般的声音:

    “准备聚会。”

    戴里克霍地松了口气,较为谨慎地坐到床沿,躺了下去,假装自己准备因疲倦而睡一会儿。

    默数完略显急促的一千次心跳,他又等待了一阵才被虚幻的深红光芒吞没。

    此时此刻,戴里克的房间异常安静,窗外划过天空的闪电一道接一道,让黑暗远离了这片大地。

    忽然,他床头的角落里,黑色蠕动伸展,化成了人形!

    这黑影飞快攀高,静静地俯视起戴里克。

    他仔细观察了几十秒,没什么收获地缩了回去。

    角落里,阴影如常,毫无变化。

    …………

    无边无垠的灰雾一如既往地弥漫于脚下,身前的青铜长桌斑驳着锈绿却不显腐朽,“太阳”戴里克最先看见的是坐在对面的“正义”小姐和“魔术师”小姐,传入他耳朵的则是那熟悉的,轻快的问候声:

    “下午好,‘愚者’先生~”

    “下午好……”

    笼罩在灰雾里的克莱恩轻轻颔首,看似悠闲地回应着“正义”小姐和其他成员的问候,实则忙碌于操纵“世界”,让他表现得像是真人。

    昨天陪迈克记者采访完,已是晚餐时间,克莱恩在外面找了家费内波特风格的餐厅,被辣得主动要了杯荒漠啤酒。

    吃饱喝足回家后,接下来的时光里,他没再出门,或学习《秘密之书》,或自己准备食物,让每次去东区都会产生的沉重情绪消解了不少。

    不知不觉间,下午来临,他将心思转移到了塔罗聚会上。

    打完招呼,“正义”奥黛丽忍耐住了好奇又激动的情绪,没急着询问卡平事件背后的真相是什么。

    “愚者”先生也许不会回答,但不问又怎么会知道祂想不想回答呢?唔,希望祂提出等价的要求,我尽量去满足……奥黛丽环顾一圈,观察起其他成员的状态。

    作为一名“读心者”,她很快就发现了一些异常:

    咦,“太阳”很焦急啊,前探索小队队长的事情出现意外了?遇到阿蒙了?

    还有,佛尔思处于想问又不敢问的状态……她应该是看见报纸,从塔罗牌猜到卡平之死是我们塔罗会做的,但却疑惑于“皇帝”牌代表谁……她似乎对“愚者”先生更加敬畏了,这是遭遇了什么?

    “倒吊人”先生的心情很不错,他的魔药已经消化完毕了……他好像在期待着什么……

    “世界”先生还是那副阴沉内敛的样子,很难读出他现在的想法,真是“观众”途径的克星啊……

    “太阳”戴里克没有掩饰自己焦急情绪的意图,但又未直接请教各位塔罗会成员。

    他很清楚,开场这段时间属于“愚者”先生,除非没有那个什么罗塞尔的日记。

    没必要着急,已经开始聚会了……如果“愚者”先生心情好,也许会解答一些问题……戴里克如是宽慰着自己。

    “倒吊人”阿尔杰则侧头望向上首,谦卑地开口道:

    “尊敬的‘愚者’先生,我搜集到了三页新的罗塞尔日记。”

    日记?罗塞尔日记?“魔术师”佛尔思一下竖起了耳朵。

    克莱恩微笑回应道:

    “你想用它们换取什么?”

    望了“愚者”先生手边覆盖着的那张纸牌一眼,“倒吊人”阿尔杰压抑住满腔的热切道:

    “我想知道您旁边那张牌是什么。”

    PS:三更完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