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达克?戴里克脑海内一下浮现出了对方的形象:

    个头等,身材微胖,以力量见长,是个乐观开朗,笑容灿烂的少年,与自己是通识教育的同学和巡逻小队的队友。..三寸人间

    但这次探索“堕落造物主”半毁灭的神庙归来后,他变得深沉,对谁都只是微笑。

    一回忆起达克瑞金斯的变化,戴里克不寒而栗,遍体皆生凉意。

    他怎么突然来找我?刚解除隔离,不是该回家吗?瞬息之后,戴里克心里泛起了诸多疑问。

    霍然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洛薇雅长老知道了我怀疑他们已经出现异变,所以派达克过来解决我?”

    戴里克先是一惊,有着满腔的恐惧,旋即觉得这似乎好像大概也不是坏事:

    倒吊人先生说“如果没有合适的可以为你作证的观众,那你不妨利用监控你的非凡者”,而现在,监控人在那个角落里,达克如果突然袭击我,必将暴露出他们有问题的事实!

    这样一来,算不使用“世界”先生那件物品,也能让事情顺利进行下去!

    呼,戴里克扭头望了眼窗外。

    此时此刻,闪电的频率已降至最低,一两分钟才有一道划过天际,照亮半空,整个世界整个白银城大部分时候都处在深沉的黑暗里。

    如果只是一个人在家,戴里克不会翻找出蜡烛点燃,喜欢静静躺在床,漫无边际地想着各种事情。

    当然,他知道这其实较为危险,如果没有光亮稍微驱散黑暗,哪怕在白银城内部,也可能突然出现怪物,不过戴里克本身是“祈光人”,自带一定的光明属性,倒是不用太害怕类似的事情发生。

    咚咚咚!达克又敲了三下门,似乎在催促主人。

    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他很有礼貌戴里克忽地有了强烈的悲哀情绪。..

    他从木盒内拿出一根蜡烛,摆到了桌子央,然后一搓手指,制造出了一朵金黄色的火焰。

    那火焰点燃了蜡烛,让房间内充满昏黄但温馨的光彩,并伴有丝丝刺鼻的香味。

    白银城的蜡烛主要由怪物身提炼出来的油脂制成,因来源不同会有不同的味道。

    深吸了口气,戴里克带着强烈的戒备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

    “你怎么这么慢?”达克微笑问了一句。

    “找蜡烛。”戴里克回应道。

    他没敢把后背留给对方,采取了并肩而行的办法,与这位同学兼队友一起走回了桌子旁边,各自坐下。

    “刚晾干的杜姆果,要来一些吗?”达克从腰间取下一个小布袋,微笑着问道。

    杜姆果是白银城极为稀少的零食之一,来源于一种叫做“杜姆血藤”的植物,这种生物不需要光照,靠吸取腐烂尸体的养分而生长,有一定的攻击倾向,属于较为常见的弱小怪物。

    每根“杜姆血藤”都会结出许多拇指大小的黑色果实,可直接食用,脆而香,但它们无法填饱人类的肚子,无法提供必要的补充,只能作为日常的消遣,一次巡逻获得的功勋可以兑换好几大袋。

    “不,不用。”戴里克谨慎地摇头。

    “好吧。”达克从小布袋里倒出了一堆黑色果实,拿起一颗,塞入嘴里,咬得啪嗒作响。

    戴里克想了想,主动询问道:

    “你们在那座神庙的地下部分有遇到怪物吗?”

    达克停下了咀嚼,笑着回答道:

    “有不少,但都不怎么厉害,很简单被我们清除了,那里毁灭了很久,厉害的怪物应该早离开了。”

    他顿了一秒,勾勒嘴角道:

    “我们在神庙底部发现了一些特的植物,它们像是通识课里记载的蘑菇,长得特别鲜艳,让人一看充满食欲。

    “经过确认,它们可以直接食用,能带来灵性的提高和体魄的变强,如果搭配烤制的怪物,会散发难以想象的香味。”

    说话间,他从另一个小布袋内拿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蘑菇状事物,柄把洁白如玉,伞盖鲜红晶莹,并点缀着一个个暗金色的斑点。

    仅是看到这植物,戴里克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似乎自己已经饿了好几天。

    那美丽的蘑菇状事物在昏黄烛光的照耀下,无时无刻不流转着诱人的色泽,分外勾动食欲,让人难以把持。

    “给你一个。”达克热情地笑道。

    “好,好”戴里克几乎当场手,直接拿起那蘑菇状的植物塞入口,但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勉强张嘴道,“我明天试一试。”

    达克没有多说,将那“蘑菇”推到了戴里克的面前,自己则继续啪嗒咬食着杜姆果。

    戴里克费了极大的力气,才让目光从“蘑菇”身移开,艰难询问道:

    “这次探索有什么发现吗?”

    “有!”达克停止了吃零食的动作,拿着一枚黑色杜姆果,非常严肃地回答道,“我们发现了许多壁画,连贯的壁画,你还记得神庙内的那座雕像吗?”

    “嗯。”戴里克瞄了眼“蘑菇”,点头道,“一个巨大的十字架,面钉着个倒吊的男子,它的表面还刻意涂抹了不少血迹。”

    达克转动了下手里的杜姆果道:

    “新发现的壁画告诉我们,神庙的修建者相信那座神像代表的是创造一切的主,全知全能的神,他们认为主没有抛弃这片大地,而是在大灾变来临时,帮我们背负起了绝大部分的罪孽,于是从正立变成了倒吊,从自由行走变成了钉在十字架,并代替我们流血。

    “神恩如海,我们不是被遗弃的人,反倒是被宠爱的眷者,没有主背负罪孽,代替我们流血,白银城早毁灭了,人类早不复存在了!”

    可是,在外界,在“倒吊人”先生、“正义”小姐他们所在的鲁恩王国,根本没有诅咒,没有极端的黑暗,没有黑暗深处的种种怪物我们不是被眷顾的人戴里克在心里默默反驳了一句。

    “如果那是真的,我们只要改变祭祀时的一些符号和相应的尊名,我们能重新获得主的回应”达克滔滔不绝地描述着神庙底部的壁画,说着自己的猜测,而戴里克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抗拒那“蘑菇”的诱惑了。

    不,不能吃!如果吃了,可能会和达克他们一样,被“堕落造物主”彻底污染,成为狂热的信徒即使有监控者,也不会发现问题戴里克一阵惶恐,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来摆脱当前的处境。

    赶走达克,并把“蘑菇”还给他?可是,这等于放弃机会了机会戴里克的目光下意识投向了静静燃烧的昏黄烛火。

    “我去给你倒杯水。”他在心里快速过了一遍与“倒吊人”先生讨论好的计划,沉稳地站了起来。

    达克一边点头,一边将手那枚拇指大小的黑色杜姆果丢入了口,啪嗒之声清脆回荡。

    戴里克倒水之时,故意放慢动作,低下脑袋,诵念起了“愚者”先生的尊名,并于末尾道:

    “您忠实的仆人祈求您的注视”

    “祈求您收下他的奉献”

    “祈求您打开国度的大门。”

    呜!

    房间内突然刮起了一阵烈风,自然的力量在咒的影响下产生了明显的波动。

    与此同时,刚拿起一枚黑色杜姆果的达克猛地抬头,望向了侧对自己的戴里克:

    “发生了什么事情?”

    戴里克没有回答,一手按住“飓风之斧”,一手伸入暗袋,解除了铁盒外层的灵性之墙,那隐隐约约的呓语和邪恶堕落的感觉开始模糊微弱地往外散发。

    戴里克的视线异常戒备地投向了达克,只见这位同学兼队友的表情霍然变得阴沉,蓝色的眼眸内有丝丝鲜红在凸显!

    而他手的杜姆果怪地褪去了外表的黑沉,染了略显苍白的肉色。

    那不是杜姆果,那是一截指头,血淋淋的指头,人类的指头!

    摆在桌的那堆杜姆果是一截截人类的指头!

    鲜艳的“蘑菇”也变了一个样子,不再那么美丽,不再流转让人食欲旺盛的光泽,它是一层带着黑色短发的染血头皮!

    达克盯着戴里克,张开了嘴巴,嗓音阴冷而飘忽:

    “你在做什么”

    贝克兰德,明斯克街15号。

    已经钻入被窝,置身温暖世界的克莱恩一听见疑似来自小“太阳”的祈求声,奋力起床,制造出灵性之墙,然后逆走四步,进入灰雾之。

    坐到属于“愚者”的位置,他没急于审视小“太阳”的请求,而是让“黑皇帝”牌、裁剪的纸人等物整齐摆放到了面前的青铜长桌。

    根据“倒吊人”的构想,“太阳”刺激那些探索小队队员异变的场景将处于献祭仪式里,这样一来,等事情收尾,能相当简单地让“世界”借的那件物品消失在现场,死无对证,之后再将所有的问题推给阿蒙!

    而“愚者”先生克莱恩当时“无可无不可”地答应了小“太阳”“简化仪式,只做关键步骤的请求。

    此时,他等待着仪式前置部分完成,以便做出响应。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