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幽暗无光,坚固结实的房间内,假装昏迷的戴里克伯格猛地翻身站起。

    他的“飓风之斧”已经被人拿走,送去检查,他衣物的各个口袋,也被清空,没留下任何物品。

    戴里克吸了口气,沉稳地环顾了一圈。

    他眼中霍然有两道小太阳般的光芒亮起,让房间内的所有事物一一映入了他的眸子。

    这里的摆设只有一桌两椅,除此之外,就是有奇异花纹的石制地板。

    桌子之上摆着半截用过的蜡烛,这属于白银城各个房间的标准配置,因为一旦黑暗得久了,真的可能突然出现怪物。

    戴里克没再犹豫,坐了下来,伸手拿起了那半根蜡烛。

    紧接着,他又掰又扯,将蜡烛分成了三段,一段占据原本的四分之三,两段分享剩下的四分之一。

    经过戴里克的调整,这三截蜡烛的烛蕊全部凸显了出来。

    啪!

    他手指一搓,制造出一朵金色的火焰,点燃了那三根蜡烛。

    位于最上方的两根代表“愚者”先生,剩下那根象征戴里克自己。

    做完准备,戴里克没再按照正常的流程燃烧草药粉末,滴入药剂精油,直接往后一靠,非常小声地诵念出了“愚者”的尊名,并迅速进入了冥想状态。

    他一遍又一遍地诵念着,单调而重复,仿佛在不断地催眠自己。

    借着冥想的帮助,戴里克进入了一种心智沉睡而灵性发散的古怪状态,整个人既浑浑噩噩,又保持着奇特的清醒,精神不断往上飘散,越来越高。

    这正是“人工梦游”。

    而得到“愚者”先生许可的戴里克可以简化一些非必要的步骤。

    …………

    灰雾之上,巍峨古老的宫殿内。

    把玩着“全黑之眼”的“愚者”克莱恩突地看见象征小“太阳”的深红星辰膨胀出光芒,凝聚成人形虚影,而神秘空间的力量随之被撬动了少许。

    见此情状,他不由松了口气,因为这意味着小“太阳”已经完成了相对更危险的前期事务,只剩最后的“收尾工作”。

    克莱恩没有耽搁,当即放下“全黑之眼”,拿起了“黑皇帝”牌。..

    他的层次,他的位格,瞬间变高,让灰雾之上被撬动的力量一一臣服。

    然后,他抓起一张纸人,手腕一抖,扔了出去,扔向了“太阳”对应的深红星辰。

    那纸人与如水流淌的力量交汇,飞快膨胀成了一个有十二对二十四只漆黑羽翼的巨大天使。

    “天使”穿透深红的光芒,与小“太阳”的虚影重叠在了一起。

    它无声无息燃烧了起来,不到一秒就化为了灰烬。

    到了这一步,克莱恩已经没办法再影响白银城的局势,至于自己的“天使替身”能否帮助小“太阳”顺利通过接下来的询问和探查,他也没有绝对的把握,只能在心里暗叹一声:

    “做完该做的事情,努力完该努力的方面,就只能等待命运的安排了,希望是个好结果……”

    …………

    迷迷糊糊之间,戴里克看见一个天使带着遮蔽苍穹的气势降临于了身前,并用那十二对漆黑的羽翼将自身层层包裹。

    他猛地清醒过来,眼中是三朵烛火在静静燃烧。

    由衷地感谢完“愚者”先生,戴里克结束掉仪式,熄灭了总共只占原本四分之一的那两根蜡烛。

    然后,他拔起它们,于掌中制造出金黄而明净的火焰。

    滴答,滴答,那两根蜡烛飞快融化,“泪水”不断下落,或掉在剩下那根的身体上,或围在它的旁边。

    随着烛蕊彻底燃烧殆尽,桌子之上只剩下一根蜡烛,它比原本矮了一些,但不是非常明显,似乎只是燃烧得较为久了点。

    处理掉剩下的痕迹,戴里克熄灭了最后那朵昏黄的烛火。

    他沉默着坐直,怔怔望着前方,许久没有任何动作。

    他担忧“六人议事团”反应不够快,让那些探索小队队员拿着“蘑菇”和“杜姆果”污染到更多的白银城居民;

    他害怕“首席”等人在其余地方找到另外的线索,让自己的准备落空;

    他痛恨着那些藏在黑暗深处,总是携带强烈恶意的“外来者”,包括阿蒙,包括“堕落造物主”;

    他内疚于自己躲避了这次探索,却没有提醒达克他们,让他们变成了被污染的怪物;

    他痛苦于亲手除掉了一位称得上是朋友的同学。..

    ——虽然戴里克没看见达克最终的下场,但他相信异变成那个样子的对方已经等于死亡。

    复杂而混乱的情绪里,戴里克不知道自己等待了多久,并于中途重新点燃了蜡烛。

    终于,他听见了封印被解除,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扭头望去,他借助昏黄的烛火,看见一位头发绑成长辫,垂到背心的黑裙女子走了进来。

    “艾芙洛女士。”戴里克下意识喊了一声。

    艾芙洛容貌清秀,眼角却已有了些许皱纹,她微笑颔首,回应了戴里克,随即脚步轻快地坐到了对面。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她柔声问道。

    戴里克本能抬头,望了过去,忽然发现对方的眼眸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淡金色的竖瞳。

    思绪瞬间恍惚,戴里克似乎进入了一种梦游的状态。

    艾芙洛调整了下烛火,让昏黄的色泽彻底映在对面少年的脸上。

    她淡金色的竖瞳愈发漠然,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观众。

    突然,那淡金色的竖瞳内有一圈又一圈的微弱光彩幻生,似乎组成了一个漩涡,构建了一个迷宫。

    浑浑噩噩中,戴里克觉得自己飘荡了起来,置身于了无穷的黑暗和无数的鲜明颜色里。

    就在这时,他猛然清醒,只觉那种梦游般的状态被什么事物巧妙地接了过去。

    他看见了莫名摇曳的昏黄烛火,看见了坐在对面,眼眸淡金而竖立的艾芙洛。

    角落的阴影里,则走出了头发花白的“首席”长老科林伊利亚特。

    对“首席”点了下头后,艾芙洛柔和问着戴里克:

    “你这段时间做了哪些事情?”

    戴里克牢记教诲,保持着刚才那种状态:

    “我不知道,我一直很迷糊,就像在做梦,只偶尔才清醒……”

    他回答的同时,“猎魔者”科林眼中凸显出了两个墨绿色的复杂符号。

    艾芙洛继续问道:

    “你知道自己和达克瑞金斯发生了冲突吗?”

    “我只记得我和他在战斗……我好像看见了一个倒吊在十字架上的男人,看见了一个戴着尖顶软帽和水晶眼镜的男人,对,我在地牢里见过他……他有开口说话,微笑着开口说话……”戴里克讲述着编了很久的故事。

    艾芙洛看了眼“首席”,追问道:

    “他说了什么?”

    “我记不清楚了,只能回忆起一点……他笑着说,堕落造物主,真实造物主……牧羊人……”戴里克险些没能控制住内心的激动。

    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就是为了将“堕落造物主”这个名字和“牧羊人”有嫌疑的事情告诉“首席”!

    “堕落造物主……真实造物主……和神庙底部那些壁画的内容很契合。”科林轻轻颔首,皱眉低语道,“牧羊人……”

    “之后呢?”艾芙洛的声音异常温柔。

    戴里克“迷糊”着回答道:

    “之后他们碰撞在了一起,有好多的光,好亮的光,我就醒了,一直咳嗽……”

    科林眼中的墨绿色符号一直没有消退,示意艾芙洛询问一些细节性的东西。

    戴里克有所选择地做出回答,早就考虑过的那些按照剧本讲,范围之外的则推给阿蒙,说自己想不起来了。

    最后,艾芙洛问道:

    “你那把斧头是从哪里来的?你的‘太阳’途径魔药配方从哪里来的?”

    “斧头是从地下交易市场里买的,那个人蒙着脸,只能看出性别是男……‘太阳’途径的魔药配方是我父母遗留给我的,在一次探索里发现的……”戴里克没有一点心虚地说道。

    这些属于一直存在的疑点,“倒吊人”猜题时就认为它们必然会出现,所以让戴里克反复预演过该怎么作答。

    ——白银城的地下交易市场虽然属于半公开的,但同样有人因为种种理由做出掩饰自己身份的尝试,这就为戴里克提供了最好的解释。

    艾芙洛认真听完,侧头对“猎魔者”科林道:

    “他没有撒谎,没可能撒谎,我有借助‘荣耀冠冕’的力量。”

    科林点了点头道:

    “这样的状态下,他也没有呈现出邪恶,堕落,被污染的痕迹。”

    发现这些东西是“猎魔者”的特长能力。

    而作为高序列的职业,“猎魔者”最强的一点是,可以掩盖自身的行动和意图,让能够预知危险的目标无法察觉。

    所以,每一位“猎魔者”都是“恶魔”的克星。

    思考了一阵,科林起身离开房间,对外面角落里的阴影道:

    “等下就放戴里克离开,暂时认为他没有问题。

    “但暗中再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控,阿蒙能弄出两个分身,就有可能弄出第三个。”

    “是,首席阁下。”那阴影尊敬地回应道。

    等到戴里克“清醒”,审问室内已经无人,只留下了他可以自由离开的话语。

    他悄然松了口气,迈步走向外面,心里则想着“倒吊人”先生的叮嘱:

    “不能就此放松,麻痹大意,暗中的观察肯定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否则你们的‘首席’就是不合格的!”

    嗯,最近都不能诵念“愚者”先生的尊名了……戴里克边无声自语,边沿着盘旋的楼梯往下行走。

    走着走着,他突然看见了一道熟悉的人影,那是身着紫纹黑袍,容貌艳丽大方的“牧羊人”长老洛薇雅。

    洛薇雅淡灰的眼眸扫过戴里克,脸上露出了一抹柔和的微笑。

    …………

    回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内,洛薇雅表情淡漠地走至书桌前,摊开了一张皮革制成的纸。

    她左掌捏住右手食指,啪地将指头扯断,但血液却没有丝毫滴落,似乎全被吸聚在了表面。

    拿着这截指头,洛薇雅在纸上画出了一个复杂的符号,那是由半个象征隐秘的“无瞳之眼”和半个象征变化的“扭曲之线”组成的符号。

    仔细审视了一遍,洛薇雅用这张纸包裹住断指,塞入口中,咬得啪嗒作响,然后尽数吞咽了下去。

    她只剩四个指头的右掌突有血肉在伤口处蠕动,并迅速长成了新的食指,略显苍白的食指。

    洛薇雅低下脑袋,看着自己的手掌,小声吐出了一个单词:

    “愚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