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愚者?”参加A先生聚会的非凡者们或自我咀嚼着这个单词,或与同伴们交头接耳,讨论是否遇见过有类似信仰的人。

    “什么时候出现这样一个邪教了?”有人疑惑低语道。

    这个时候,A先生让旁边的侍者举起了一块黑板,上面用鲁恩文写了几行单词: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

    “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

    “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

    众人审视黑板的过程中,A先生用沙哑到让人颇不舒服的嗓音道:

    “不要用赫密斯语念出上面的内容,巨人语、精灵语、巨龙语和古赫密斯语更加不行,甚至不能用它们书写对应的描述,否则大概率有可怕的事情发生。

    “帮我寻找那些信仰‘愚者’的人,当然,他们也可能追随‘灰雾之上的神秘主宰’,‘执掌好运的黄黑之王’,只要获得一点线索,就立刻告诉我,我给予的报酬将超乎你们想象的丰厚!”

    “这描述……听起来是个了不得的存在啊,类似的称呼我只在七神的典籍里见过!”某位聚会成员惊叹出声。

    他的同伴则摇头道:

    “许多邪教信奉的对象也会有相仿的描述。”

    “真是邪教组织?”另外的聚会成员听到他们的讨论,愕然脱口道。

    “应该是,一般而言,我们召唤的灵界生物,或许也会有这样的三段描述,但其中一段必然是‘谁谁谁的眷顾’或者类似‘独属于谁谁谁的什么’,不会是这种形式!”一位精通神秘学的聚会成员给出了理论依据。

    他们热烈交流的同时,佛尔思几乎傻在了那里。

    这不就是“愚者”先生的尊名吗?虽然是用鲁恩文描述的,但我毫无疑问地可以肯定!A先生怎么会想着找“愚者”先生的信徒?这是极光会的意图?佛尔思脑海乱糟糟的一片。

    她知道A先生为极光会成员,是因为之前因蒂斯大使贝克朗遇刺事件中,某“恐怖组织”高调宣布负责。

    短暂的错愕后,佛尔思下意识就审视起自身,担心被人发现自己已经是塔罗会的成员,某种意义上的“愚者”眷者。

    我只是按照那张纸上的古赫密斯文念出了“愚者”先生的尊名,就被拉入了灰雾之上,完全没人知道这件事情,根本不怕调查……但那张写有“愚者”先生尊名的纸是有来源的,它藏在我们从格莱林特子爵那里借来的书籍中……佛尔思念头急闪。

    “不属于这个时代的愚者……这不是我在那张纸上看到过的描述吗?我甚至有梦见一个邪灵!”与此同时,休也记起了那件让她心有余悸的事情,但长久的赏金猎人经历让她没有暴露什么异常。

    紧跟着,她顺势往前追溯,思考起纸张的来历:

    它藏在《鲁恩王国贵族史》的夹层里……《鲁恩王国贵族史》是我从格莱林特子爵的书房中借出来的……

    霍然之间,佛尔思和休的脑海内同时闪过了一个人的名字:

    “格莱林特子爵!”

    而这个时候,格莱林特子爵正望着那块黑板,饶有兴致地自语道:

    “这尊名很少见啊。

    “但听起来就非常厉害!”

    话音刚落,他疑惑地左右打量,对佛尔思和休道:

    “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没什么。”休和佛尔思同时高频率摇头。

    …………

    晚餐之后,一栋装饰典雅的房屋内。

    奥黛丽带着金毛大狗苏茜,在心理学老师伊思兰特的引领下,进入了客厅,这是上周就说好的“学术”聚会。

    她的女仆,她的保镖,全部留在了这里,而她则和苏茜一起走向宽敞的起居室。

    起居室内,不知是为了气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盏盏煤气壁灯未被点亮,房间的光明全靠茶几、橱柜上的几个镀金灯架托着的一根根蜡烛提供。

    奥黛丽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环境,就看见一位穿灰色燕尾服的三十来岁绅士迎面过来。

    “这位是这里的主人,斯蒂芬.汉普雷斯先生,家具商人。”长发及腰的伊思兰特介绍道。

    她正准备讲奥黛丽的身份,汉普雷斯却呵呵笑道:

    “伊思兰特,不要说话,给我一个猜测的机会。”

    他有两撇修剪得很整齐的小胡子和一双迷人的深棕色眼睛,显得非常温文尔雅,不像家具商人,倒如同大学讲师。

    认真打量了奥黛丽几眼,他微笑道:

    “伊思兰特只说过你是她的学生,呵呵,我认为你是一位有修养的贵族小姐,而且不是那种虚有其表的类型,你毫无疑问地不用担心生活品质的降低……

    “你有点激动,你很好奇,你相对单纯,富有爱心……

    “当然,最明显的一点是你非常漂亮,就像一个天使!”

    他最后开了句玩笑,接着以手按胸,弯腰鞠躬道:

    “欢迎你,美丽的天使小姐。”

    你说得都对,不愧是“心理炼金会”的成员,不过你观察出来的都是几个月前的我,都是我刻意表现出来的自己……奥黛丽又惊讶又愕然地开口了:

    “汉普雷斯先生,你之前就认识我吗?”

    她没让惊愕的表情在脸上过多停留,因为类似的情绪本身就属于刹那间的反应,不可能持续太久。

    一旦谁惊讶达到好几秒,那就说明他的表现很可能是假装出来的。

    奥黛丽最初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观察别人“演戏”久了,自然而然就总结出了不少规律。

    “不,我到现在也不认识你,这只是一位心理学爱好者的基本素养。“汉普雷斯轻笑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奥黛丽已完成了自己的观察,并结合周围的环境,做出了相应的判断:

    “他的衣着打扮,他的房屋陈设,都说明他是一个很在意自身体面的人……

    “他左手戒指上那颗蓝宝石看起来不小,实际品质却很一般,且没有象征符号和魔法标识内含……他的经济状况不像表现出来得那么好……他很虚荣……

    “他刚才虽然很热情,但站立的姿势,双脚的指向,情绪颜色的变化,都说明他还有不少顾虑,相当戒备……

    “他真心诚意夸赞了我的长相,却不像是男性在看女性,他脸上有护肤品的痕迹,眉毛肯定有画过,手艺比不上我的化妆女仆索丽雅,但要好过我……他身上的香水是‘迷茫’,我只见女性用过……唔,他喜欢的应该是男人,而且他扮演的是相对弱势的那方……”

    与此同时,奥黛丽熟练地表现出了自己的向往:

    “汉普雷斯先生,我真想拥有你这样的观察力。”

    说话间,她噙着浅淡的笑意,在汉普雷斯和伊思兰特的引领下,与起居室内其余七八个人一一认识。

    这些神秘学与心理学的双重爱好者有的是没落贵族的后裔,有的是大学副教授,有的是富豪的孩子,比如,有个年轻人的父亲正是贝克兰德最出名的百货商店菲利普百货商店的老板。

    接下来的交流里,奥黛丽基本只听不说,说也是开口问问题,充分表现了自己的好奇和向往。

    这次“学术”讨论中,伊思兰特、汉普雷斯等人故意提及了以太体和心智体,提及了灵界与集体潜意识,并给出了一些相对独特的观点,让奥黛丽逐渐弄清楚了平时积累的部分疑难。

    等到结束,走出那栋房屋时,奥黛丽望了身旁的伊思兰特一眼,略显天真地问道:

    “伊思兰特老师,我,我什么时候才能在心理学领域像汉普雷斯先生一样,一样优秀?”

    伊思兰特勾起嘴角,微侧脑袋,看着她道:

    “很快。”

    …………

    夜里,正准备进被窝的克莱恩又一次来到灰雾之上。

    颇有些困倦的他旋即被“魔术师”小姐告知的消息震得清醒无比。

    “极光会知道‘愚者’了?知道我的尊名了?‘真实造物主’锁定我了?”克莱恩猛然坐直,如临大敌。

    他迅速否定了最后那个猜测,如果“真实造物主”确实锁定了他,A先生早就已经上门收取瓦斯计费器里的铜便士了,来的甚至可能还有一位圣者。

    也就是说,只知道“愚者”和相应的尊名,知道线索在贝克兰德……谁泄露的消息?克克莱恩皱起眉头,仔细回想。

    很快,他发现了一个可能:

    最近就小“太阳”诵念过我的尊名,而且是在和被“真实造物主”污染的探索小队队员有交集的时候……他举行了献祭仪式,现场应该有“愚者”对应的象征符号,有呈现出灰雾之上的古老宫殿……所以,“真实造物主”察觉到了“愚者”的存在,并确定我就是之前亵渎,不对,骚扰,也不对,窥视祂的家伙……

    还有,小“太阳”当时有用“全黑之眼”,里面蕴含着“真实造物主”的精神污染……祂通过这个,明确了我的眷者或信徒出没于贝克兰德?

    以后不能把“全黑之眼”带出去了!

    大致明白了问题所在后,克莱恩又陷入了一个疑难:

    A先生在一个不算太私密,相对比较开放的非凡者聚会里悬赏寻找“愚者”的信徒,是脑子确实不够用,还是故意“钓鱼”?

    哎,极光会都是偏执的疯子,脑袋都差不多坏掉了,根本没法推测他们真实的意图!

    这就是所谓的,只要我疯了,你就肯定猜不出我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