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李大亮终于把所以能够烧的东西,都点着了,那些零散的草原勇士,也被杀得干干净净。..

    继而,李大亮带着人马朝王治这边冲锋而来,要把元和这只队伍,前后夹击,斩杀已尽。

    原来一万多的留守勇士,结果,眼下还不到五千人,终于,有人忍受不住了,策马,调转方向,朝外面奔驰而去,他要远离这里,远离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

    只可惜,刚刚转身,还没有跑几步,就被一只弩箭,从后背射中,跌到了地上。

    骑兵作战,最忌讳的就是跌落下马,因为,即便没有中箭,也会被马踏而死的。

    第一个转身逃走的人,就是如此,那一箭,不知道是不是要了他的命,可是,随之而来的马蹄蹋蹋,却是把他,踏成了肉泥。

    只可惜,背后不再是空无一人,而是李大亮的队伍。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除了兴奋的唐军外,没有一个可以站立起来的草原勇士。

    “带上受伤,和战死的兄弟,咱们撤”。这会儿,想必铁勒和夷男那边,都已经得到了消息,王治可以想象得到,两人的震怒。

    所以,撤退要尽早,不然,被堵住了,那就麻烦了,毕竟,王治的人手还是少了点,要不然,也不会这弯弯绕绕的。..

    “大哥,可是那些粮草还没有烧完啊”!阿大指着那个巨大无比的干草堆和粮食仓,担心的说,万一对方来了很多人,给扑灭了怎么办。

    “来不及了,走吧,再说了,这么大的火势,想要扑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东面和南面是夷男的大部队,北面是铁勒的队伍,王治只好,率军,朝西面撤退。

    “王治小儿,卑鄙无耻”!远远的,铁勒就看见了那冲天的火光,以及浓郁的黑烟,别说是这里了,就是再远一百里,也能够看得见。

    “快,在快一点,都他娘的给我去救火去”。看到眼前的狼藉,铁勒心头一颤,差点跌落下来,他可以想象得到,夷男会是多么的震怒,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啊!

    “大统领,火势太大,根本救不了”!小一点的草堆,早就烧干净了,大一些的,火势正旺,根本就靠近不了,更别提就火了。

    有几个一根筋的勇士,不信邪的去扑火,结果,一个失足,被大火吞噬,还有热晕了的,想跑回来都不行。

    铁勒已经斩了数十个不愿意救火的人,可是,他心里也清楚,那火势,已经救不了了。..

    “大统领,唐军离开,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往西面去了”。斥候头子硬着头皮过来汇报。

    “全军集合,不救火了,给我追击唐军,把他们斩杀已尽,来祭奠死去的兄弟”。铁勒红着眼睛大吼,大火救不成,那就把放火犯给抓回来,不然,自己真的无颜面对夷男大首领了。

    追着追着,铁勒有点兴奋了,因为,已经远远地可以看见那股唐军了,也就是一万多人,而自己这边,四万多人马,四倍啊,就不信留不住你这个恶毒的放火犯。

    “大哥,这边走”!王治也没有想到,铁勒会这么快的追来,而且这么干脆果决,完全放弃了粮草,转而追击自己。

    “怎么样,布置好了吗”?看到张恒一脸的坏笑,王治就知道,有好东西,送给铁勒呢。

    没有细问,张恒在前面带路,王治带着大军,紧随其后。

    毕竟受伤和死去的兄弟拖累,王治一行的速度,慢了不少,至少,比铁勒慢了不少,而距离,也是越来越近了。

    “怎么样,张恒,还有多远”?王治猜测,应该是铁勒着急返回的时候,张恒埋下的手雷,就是不知道还有多远,而且,范围有多大。

    “大哥,马上就到了,不到五里地了,就是前面,那片花草最旺盛的地方”。张恒夹着马肚子,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东西,赫然就是豫章曾经在甘松岭用过的,相同的东西,哨子,很响亮。

    甘松岭大战之后,王治曾经无聊,做了很多的哨子,所以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有一个。

    后面的铁勒穷追不舍,眼睛红红的,像个输光一切的赌徒。

    要是在平常,以谨慎著称的铁勒,会发现那个不寻常的哨子声,可是,今天一天的遭遇,让铁勒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先是率大军去剿灭那股突如其来的唐军,结果,被人摆了一道,才发现,并不是想象中的两万人,而只是上千人左右。

    这个时候,铁勒就知道上当了,而这个时候,粮仓那边的大火,映红了半边天。

    铁勒这才知道,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只是,急速的回去以后,才发现,留守的一万多勇士,全被被杀,粮草烧了**成了就算是救下来,意义也不大了。

    所以,铁勒的内心,就一个念头,就是把放火的那帮人,碎尸万段,以解心头之恨。

    被仇恨堆满的铁勒,一点也没有警觉到,危险的来临。

    就在铁勒疑惑,前面的唐军为什么不跑了的时候,轰隆隆的巨响,从脚下传来,一声接着一声,震耳欲聋,身边的勇士,一个个被炸飞,尸横遍野。

    铁勒心头大恨,又中计了,娘的,唐人就是狡猾,太狡猾了。

    眼看着四周的勇士,一个个在减少,铁勒两行血泪流出,完了,全完了。

    手里握着锋利的弯刀,铁勒狠狠地拍打马屁股,朝着王治冲锋而去,基本上死,他也要死在冲锋得路上。

    他要为死去的勇士们报仇,他无颜面对夷男大统领,面对家族部落。

    轰隆隆,又一声巨响传来,而这一次,不是旁边,而是从战马得脚下传来的,铁勒感觉的很清楚。

    铁勒感觉,自己好像要飞起来了,越飞越高,自己二百多斤的重量,好像忽然没有了一样,轻飘飘的。

    可是,继而,又好像变成了五百斤重的胖子一样,飞速的降落,摔下。

    砰的一声,铁勒连人带马,狠狠地被轰飞,然后重重的率回了地上。

    股股鲜血流出,铁勒一动不动,貌似已经不行了,而脸上,却是带着解脱的微笑,不用再受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