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赵远背后有些狰狞的伤口紫衣女子也必有倒吸一口凉气,连忙点穴止血,道:“你这人怎么回事,居然突然冲了出去,那人屠是你单独对付得了的。”

    说话间伸手却摸怀里,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带金疮药。

    “姑娘,在下这有。”

    青衣男子递上一个瓷瓶,此刻他正在猜想眼前这一男一女到底是什么来历,受伤的男子剑法了得,虽说差点死于人屠之手,可关键那一下却异常大胆。至于这女子,功夫更是深不可测,一掌就劈碎了人屠的斧头,所用招式根本就瞧不出来历,江湖之中什么时候多了如此年轻的高手,自己居然都没听说过。

    紫衣女子也没客气,接过了金疮药,边帮赵远敷上边道:“年纪不大,脾气还挺大,你还真当你自己是武林高手!”

    金疮药洒在伤口上,可是火辣辣的疼,赵远咬牙撑着,苦笑道:“大姐,我可受伤了。能不能轻点。”

    紫衣女子道:“轻点,刚才冲出去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要轻点,你知不知道你差点死了。”

    赵远道:“我福大命大,死不了。哎哟……”

    看着两人边疗伤边斗嘴,青衣男子有几分尴尬,离开也不是,不离开也不是。

    好一会之后,赵远身上的伤口终于也包扎完毕,紫衣女子也才扶着他站了起来。

    “二位稍等!”

    青衣男子立刻道,一拱手,道:“在下唐门唐青风,不知道二位贵姓?”

    赵远瞥了一眼唐青风,冷哼一声,道:“唐门?唐门又怎么样?走了!”

    紫衣女子心里多少有些疑惑,却也不多问,轻轻挽住赵远,轻轻一跃,便带着赵远迅速的离开,把唐青风直接给扔在哪里。

    这下唐青风更加尴尬了,唐门在江湖之中可颇有威名,自己一说起自己唐门唐青风谁不给几分薄面?没想到今天直接吃闭门羹了,自己等了半天就像问个姓名,结果别人还不甩自己。

    奔出一段距离之后,紫衣女子才奇道:“你今天怎么了?”

    赵远道:“什么怎么了?”

    紫衣女子道:“别给我装傻,你一听对方是唐门的就有些不对劲,说吧,怎么回事?唐门什么时候招惹你了?”

    赵远沉默片刻,道:“走吧!”

    紫衣女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勉强朝前走的赵远,追了上去。

    半天之后,所有人都再次回到了柳家。

    因人屠那边突然唐门唐青风的加入,导致计划有变,让原本仅仅盯梢的丐帮弟子伤亡惨重,赵远没加考虑的出招让自己受伤之外,其余人均平安回来。

    被截获的几人之中,毒黄蜂夫妇被段水全生擒,人屠和勾魂索被击毙。

    最主要的一点,从毒黄蜂夫妇的嘴里知道了梵天教在杭州藏匿的地点,这让赵远多少也松了一口气,原本还盘算怎么告诉他们王猛的藏匿之处,如此一来自己也不用冒这个险。

    略微休息片刻之后,等到晚上以段水全、柳生山等人便趁着夜色直奔王猛所在地,赵远受伤则在柳家修养,紫衣女子此刻身份可是柳家的丫鬟,也就没跟着前去。

    三更之后,原本热闹的杭州城也逐渐安静下来,而在王猛所藏匿的宅子之中,此刻他正和那位老者坐在院中就着两碟小菜喝着小酒,几杯黄汤下毒之后,王猛有些疑惑道:“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杭州了啊?怎么还不见人影?”

    老者端起酒杯,道:“怎么?有些迫不及待了?”

    王猛道:“那是,我恨不得马上就杀入柳家,把那小子大卸八块!”

    前几晚行刺赵远未果之事他并未告诉老者,因此老者也并不知晓。

    老者缓缓道:“你可别忘了,现在柳家和丐帮可正在商议结盟之事,说不定这段水全那就在柳家做客,攻入柳家?这岂不是自己前去找死?”

    说罢,一口酒灌进了肚子里面。

    王猛哈哈一笑,道:“凭您老的功夫,难道还对付不了一个段水全?”

    这话音刚落,老者脸色唰的一变。

    几乎在同时,一个豪迈之声突然在两人耳边响起:“那段某倒是要好好的会会了。”

    接着,段水全几人已经从围墙外飘然跃下,落在了两人面前,呈包围之势。

    老者脸色立刻恢复过来,轻轻的放下酒杯,看了看段水全几人,笑道:“几位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啊。”

    心里此刻却震惊不已,要知道这据地可是异常机密,为何被段水全等人给找到了。

    王猛此刻心里也是一惊,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道:“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段水全笑道:“那当然得感谢你啊,要不是你,我等还不知道梵天教居然在这城中还有如此隐秘的地方,果然如那句话一般,大隐于市。”

    王猛一愣,有些不相信的问道:“我?”

    老者也带着几分不解朝王猛看去。

    段水全道:“你若不偷袭我那杨开小兄弟,我等又怎么知道你还留在这杭州城中?又怎么能推测得出你们在等人,又怎么能在半路截获了人屠、勾魂索、毒黄蜂夫妇,又怎么能从他们的嘴里得知你们的秘密据点?你说,这不感谢你还感谢谁?”

    王猛一震,怎么也没料到自己居然想杀了赵远没干掉居然带来了如此的后果。

    老者也脸色一沉,不悦道:“冲动误事!”

    王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老者一责备,顿时怒道:“知道老子在这里又如何,要杀我,拿本事来!”

    说完,这一捏拳头,一拳朝段水全打去,这些人之中他认为段水全武功最高,而且是带头的,所谓擒贼先擒王。

    “不可莽撞!”

    老者连忙喝道,王猛功夫比起段水全才差太多,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然而此刻的王猛哪里会听?

    段水全毫不退缩,喝道:“来得好!”

    同样一拳头轰了回去,王猛号称铁拳罗汉,他今天可是铁了心要和他在拳头上一较高低。

    几乎在同时,柳生山、柳生水等人攻向了老者,比起王猛而言,老者更为可怕,而且即便见过了老者的容貌,饶是柳生水闯荡江湖多年,却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

    “砰!”

    王猛的拳头硬生生和段水全的撞在了一起,接着,王猛一声惨叫,一阵剧痛传来了,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几步,扭头一看,整个右手居然在瞬间被轰成了粉末,血顿时四处飞溅。

    再看段水全,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至于战斗正酣的几人他并没有去帮忙,至少就眼前而言,柳家几人尚未落下风。

    这院内还有梵天教的人马,此刻已经纷纷的涌了出来,早就在一旁待命的柳家烟雨楼的弟子立刻就引了上去,双方很快都斗在了一起。

    仅仅一招就把自己手给费了,王猛腾得感觉快要晕了过去,狂性大发,再次扑了上来。

    段水全轻松就避开王猛的拳头,同时说道:“你若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话,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王猛怒道:“你做梦!”

    段水全微微摇头,道:“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我!”

    实际上,段水全并没有觉得王猛会妥协,只不过也带着一丝侥幸询问一下而已,而且这王猛手里可沾了不少江湖同道的血,其中也有丐帮弟子,就凭这点,段水全也不会留下。

    话音一落,段水全身子一晃,轻松避开王猛一拳,然后一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之上。

    ……

    这边,柳家几人对付一个老者,此刻却打得难分难解,老者的招式怪异,内力也不弱,面对柳家几人进攻虽说一时半会没办法取胜,却没露丝毫败像。

    柳生水几人也心里大骇,几人围攻之下他居然看上去好像依旧轻松有余,自己等人居然拿他没丝毫办法,而且他的掌法也异常的诡异,内力还带着阴寒之气,若被打中了一掌可绝对不好受。

    然而,如此武功高强之人几人居然不认识,身份可是相当的神秘。

    “哎……”

    老者突然一声叹息,整个人呼的一下后退了几丈,叹气道:“罢了,今天老朽也就认栽了,这里不要也罢,送给诸位了!”

    说着,双手一台一推。

    地上的那些花盆石头之类的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卷起,此刻呼呼带着劲风径直朝对面几人砸去。

    “哗啦啦!”

    几人连连出手,顿时将这些东西击落,在一看哪里还有丝毫老者的身影,几人不由面面相视。

    片刻之后,柳生水才感慨道:“好厉害,这梵天教果然非同一般!”

    众人心头顿时有种被压着一块大石头的感觉,从最初的汪权到现在的王猛、毒黄蜂夫妇、人屠、勾魂索,还有这个神秘却武功高强的老者,从某一方面都证实了梵天教的强悍,而且给人感觉这老者仿佛并未动真功夫,他的招式看上去有些生疏,好像在刻意掩饰什么。

    虽说今晚上胜利了,可众人却丝毫高兴不起来。

    夜色之中,仿佛有无数的眼睛,正带着一丝狞笑,看着在场的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