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翌日,碧穹万里,偶尔飘来几朵白云,骄阳也在缓缓升起,没有前些日子的酷热,懒懒洒下金芒。

    今日是个好天气。

    有风,不仅吹散了仅剩的暑热,还让人感觉很舒爽。

    凌南依是和萧瑾一道乘坐马车来的。

    她们到时,马场已经来了很多人,正三两聚在一起说笑。

    下了马车的凌南依率先环顾一圈。

    广袤的青草地,被高厚的栅栏围着,不远处修着几座宫殿,圈养马匹的棚子搭在半里外,马厮的味道传不过来,这里只有青草的香气。

    赛马场周围有两个琉璃瓦棚,驯马人在接到通知后,会提前将训好的马匹洗干净,送到这里。

    贵人们不用接触难闻的马厮,只要在这里挑选马匹比赛即可。

    除了这些,赛马场周围还有一圈雕栏玉砌的兰亭。

    可供贵人们歇息,即可庇荫,又有上好的茶水和瓜果糕点,总之,到了这里自是享受生活。

    “这里的环境倒是不错,很漂亮”。

    吹着微风,闻着青草香,望着远处驯马人挥鞭子的肆意,凌南依的心情也舒展开来。

    萧瑾偏头看了她一眼,并不认同,“不过刻意供养出来的几亩草地,再训几匹不好不坏的马匹,一点气氛也没有,上不了台面的玩乐”。

    凌南依便转头好奇的望着他。

    她的打量让萧瑾收回眸子,他不再看着自己,只望着远处。

    从昨天夜里开始,凌南依就发现萧瑾有些不对劲。

    他不像以前那样双目含光的看她,他似乎有了什么心思,好像无法面对她一样,总是逃避她的眼睛。

    “有机会本王带你去云州,看看那里的草原,真正一望无际的草地,成群结队的汗血宝马,还有最美的天空”。

    看着萧瑾扬起的嘴角,凌南依也心生向往,她浅笑点头,“好”。

    得到认可,萧瑾的情绪更加高昂。

    他终于回过头对上凌南依绚丽的眸子,再次绘声绘色说道,“最重要的是夜晚,漫天的星星如萤火坠在头顶,当你躺在山坡的草地上,周围一片寂静,你望着它们,和在别处看星星不同,那感觉很奇妙,能抛弃一切烦恼,仿佛心灵都得到了慰藉”。

    自从凌夫人离去后,凌南依就没有什么烦恼,她的心灵也很健康,不需要什么慰藉。

    只是萧瑾很少会这样用心去描绘一件事。

    尽管他口中的场景很美好,可是凌南依依旧觉得他的用意似乎不在这里,而在她身上。

    他的潜台词是在问她,愿不愿意陪他一起去看云州草原上的星星?

    云州在萧瑾心中是不同的,相当他真正的家。

    一个男人邀请女人去自己的家,还是很远的一个地方,这表明他想拥有这个女人。

    可是他不敢直接问出来,只得通过这种拐弯抹角的手段去试探。

    此刻,萧瑾显然是想从凌南依口中得到一个允诺。

    凌南依不知道萧瑾这是怎么了?

    微妙的情绪萦绕在凌南依心头,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她总觉得萧瑾似乎在惧怕自己会离开他。

    以前她是想过要离开楚王府,也做过很多事,可是最近她都停下了那些动作,萧瑾应该一清二楚。

    为何他还会有这种担忧?

    凌南依猜不到萧瑾的心思,见他面色很期待,便配合的做出更加神往的表情,“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从白天待到夜晚的”。

    萧瑾很会察言观色,尤其对凌南依的情绪格外敏感。

    他留意到凌南依只是配合自己,期待的面色开始淡退,“府中的马都不适合比赛,一会你也要应付着比一场,要不要本王帮你掌眼选一匹好点的马?”

    他转移了话题。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到了这里,凌南依只觉男人的心深沉起来,比海还深。

    凌南依完全搞不懂萧瑾的想法。

    她摇摇头,“没事,我就陪着玩玩,能骑就行了”。

    今日来的贵人有男有女,除了碧水国的玉兰公主,其他女子皆为大翰国贵人和臣女。

    而大翰国贵族女子会骑马的很少,能骑的也没有多厉害。

    故而,驯马人特意将两个琉璃红棚的马区分开来,右边放着威武的高马,左边放着温顺的小马。

    一边让男子挑选,另一边供贵族女子们做做样子。

    凌南依和萧瑾分开,各自去挑选自己的赛马。

    文德帝知晓大翰国会骑马的女子少,为了不让场面太难看,他特意吩咐了,只要是留京官员的夫人或子女都能参与。

    官位卑微的凌家二伯便是留京官员之一,他的女儿也有出席的身份。

    “王妃姐姐”。

    凌南依挑了一匹枣红色的马,刚刚走出马棚,许久未见的凌柳玉和凌幼晴迎了上来。

    凌南依停下脚步。

    凡儿那件事虽然过去很久,凌南依还是记得的,这两个人可是为了帮皇后,险些害了自己。

    这会儿竟然还敢找上自己。

    凌南依佩服她们脸皮的同时,也起了警惕。

    如果对方有备而来,逃避是不行的,只有迎难而上,才能让她抓到什么意外。

    “嗯”,她冷冷回应了一声。

    凌柳玉和凌幼晴是不会骑马的,她们象征的挑了两个匹马,由两个粗壮的婆子在身后牵着。

    这些马整日生活在一起,也有感情。

    没一会儿,凌柳玉和凌幼晴的马便和凌南依的马靠近,三匹马纠缠在一起嬉戏。

    “王妃姐姐,上回翌贵妃生辰宴的事是我们对不起你”,凌柳玉垂下眼眸,上来就坦然承认上次的事。

    凌幼晴也比以前乖顺多了,她满脸歉意的缩在凌柳玉身后,与婆子们待在一起。

    这对姐妹惯会做低姿态的,凌南依摸不清她们是真心还是假意。

    淡淡瞥了一眼,没有出声。

    凌柳玉便做出戚戚然的模样,“可是我们也是没办法,父亲在晋王手下讨生活,皇后娘娘的吩咐,我们姐妹二人不敢不从,还请王妃姐姐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妹妹吧”。

    真正的凌岩对凌南依有养育之恩。

    他能帮着将凌家二伯接到京中,说明他念着族弟一家。

    加上在翌贵妃生辰宴上,凌南依并未吃亏,事后,她也没打算费心去找凌家姐妹的麻烦。

    “看在过世的父亲和母亲份上,那件事就算了,不过……以后你们也不要再出现在我眼前”。

    为了真正的凌岩,她可以不和凌柳玉二人计较。

    然而,她也不会和曾经害过自己的人继续相交,更不会容忍一而再的陷害。

    她们若是真的改过自新,诚心向自己道歉,为了凌氏,凌南依除了不计较她们先前的事,拉扯一把也未尝不可。

    可是,她们若是继续使什么手段,那就别怪她不念凌太傅的恩情,对她们斩草除根了。

    凌柳玉一把抓住凌南依的胳膊,几乎要哭出来,“多谢王妃姐姐”。

    好像害怕被凌南依报复的心,彻底放松一样。

    说完,凌柳玉遵循凌南依的话,果然拉着凌幼晴干脆的离开。

    她们真的就这样走了!

    凌南依疑惑不解的深吸一口气,她仔细检查过自己的袖子,确定没有什么可疑后,去了兰亭寻找萧瑾。

    可是到了约定的兰亭时,并未看见萧瑾的身影。

    凌南依远远望了一眼,萧瑾与几个身着华服的男子在草地上说什么,看样子要很久才能回来。

    她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等着。

    正在此时,相邻的兰亭中走过几人,打头那人一身白色利落的戎马装,发髻高高隆起,腰间缠着精美的马鞭,扬着明媚的笑容,比场中任何女子都有朝气。

    那样的笑脸,真好看,连凌南依都看愣了。

    “楚王妃,多谢你的名画”。

    玉兰公主第一时间察觉到凌南依的打量,她落座后,端起面前的茶杯友好的向凌南依抬了抬。

    来者是客,凌南依作为东道国的王妃,没有先向她打招呼,反而是玉兰公主先出的声。

    霎时收回目光,凌南依抱歉的笑了笑,也端起面前的茶盏,微微一抬,“应该的,也多谢公主的头饰”。

    两人终归不熟,凌南依客套一下后,便转过目光不再看过去。

    不想玉兰公主却凑过身子,圆圆的大眼睛弯起,朝她露出好看的笑容,“楚王妃,我少年时与楚王结识,也算是朋友,如果楚王妃不介意,不如唤我梁苣吧,不要公主的叫了”。

    玉兰公主的闺名,白梁苣。

    亭子间隔的很近,玉兰公主的话旁边的人都听得见。

    见她友善的和楚王妃搭话,众人纷纷侧目,眼中皆露出赞赏的神色,都觉得这位公主亲和有加。

    凌南依也盛情难却,只得浅笑,“公主如此客气,那我也不见外了”。

    白梁苣娇俏的拧眉。

    凌南依一顿,旋即改口,“梁苣……”

    她才展颜笑开,“还不知楚王妃的闺名是什么?”

    “凌南依”,凌南依轻轻出声。

    白梁苣偏头想了一会儿,又道,“那以后我便喊你南依姐姐吧”。

    凌南依点头,“当然可以”。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一直是白梁苣说的多,凌南依敷衍着回话。

    倒不是凌南依不喜玉兰公主,主要她性子冷淡,实在做不到像白梁苣一样热情。

    可能玉兰公主也觉得无趣,正好她的仆人牵过一匹白色的骏马,她便借口离开了兰亭。

    过了一会儿,闻飞雪和俞芳找过来,除了她们,还有一个人也跟了上来。

    燕将军府的小姐,燕九月。

    她们围坐在凌南依的兰亭中,身姿端庄,浅浅饮茶,和凌南依随意的聊了起来。

    向来话多的燕九月十分反常。

    她出身将门,难免动作大大咧咧,她随意盘腿坐在蒲垫上,虽然用着楚王妃面前的茶点,却没怎么参合她们的话语。

    目光一直追着马场中的玉兰公主,似乎心有余悸的样子。

    凌南依轻笑起来,“怎么?燕小姐很怕你的表姐?”

    玉兰公主的母亲是燕将军的妹妹,燕九月算是她嫡亲的表妹。

    听说玉兰公主这次到大翰国,没有落居皇上安排的行宫,而是住在燕将军府上。

    想来这些天下来也接触了不少。

    燕九月大叹一声,耸拉着脸道,“可不是嘛!她那么优秀,又亲善,自从她住到我府上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府里上下突然就看我不顺眼了,都觉得我粗鄙不堪,不如她善解人意,大度贤淑,哎,为了不让人指着鼻子说这个说那个,我现在天天都躲着她走”。

    说着,燕九月端起茶盏豪饮了一口,试图压下心中的郁闷。

    闻飞雪低头笑了起来。

    “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燕小姐何必如此在意,何况赏宝盛宴就要开始了,玉兰公主也待了不几天,你再忍耐几天也就过去了”。

    “子非鱼,岂知鱼的痛苦”,燕九月丢个白眼,又叹了叹。

    凌南依也笑了,她宽慰道,“燕小姐不用太难过,每个人的心性都不同,各人有各人的优点,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喜欢和认可,比起玉兰公主,其实我倒是更喜欢你的性格”。

    这是凌南依的真心话。

    玉兰公主虽和善热情,可是凌南依总觉得她说的话做的事,都很像打官腔,没一句发自肺腑的。

    倒是燕九月不同,说话直爽,不拘小节,很豁达的一个人。

    哪怕两人比剑对持后,她也完全没放在心上,每次碰面,总会主动找她玩耍。

    若要交朋友,她当真愿意和燕九月这样的女子相交。

    燕九月的眸子终于亮起来,她咧嘴一笑,“我就知道找你们玩没错的,果然,还是楚王妃有眼光,不过你这话倒是和我身边的那个傻子说的差不多”。

    傻子?

    凌南依默默思索,燕九月说的应该是上次她带在身边的人吧。

    好像叫什么韩靖。

    那个男人给凌南依留下不少印象,最深的莫过于他对燕九月的态度。

    在巷子里比试投剑时,她和燕九月同时遇到危险,那个男人极快的救了燕九月。

    后来面对萧瑾的恼怒,他也一直坚持护着燕九月。

    那一次凌南依便觉得这个人对燕九月不一般,加上这次的话,她几乎肯定了他对燕九月不是简单的主仆之情。

    不过燕九月好像傻乎乎的将心思放在上官云泽身上。

    此事还真是错综复杂。

    凌南依便故意问她,“对了,你最近可有再找其他人决斗啊?”

    燕九月都快忘记了这些事,听楚王妃一说,立刻红了脸。

    她大笑起来,“楚王妃别再提了,上回被楚王警告后,我害怕了好几天,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找过人决斗”。

    凌南依轻轻挑眉,她是见识过燕九月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

    像她这样的人,在被萧瑾威吓后,顶多就是不再找她,至于其他人,应该不会就此退却的。

    难道是上官云泽改邪归正,没有四处留情,让燕九月没有目标?

    不可能。

    就算上官云泽近日没有招惹女人,以前的因果还是会留下,倾慕他的女人肯定会层出不穷的找他。

    若是燕九月一如既往的在意上官云泽,岂能忍受!

    这件事不太对劲。

    凌南依觉得可能是燕九月年纪小,男女之事见识少,加上上官云泽很会撩拨女子,让年少无知的她错付了一颗真心。

    突然失去了找人决斗的兴趣,只怕是因为某些真正的心意出现。

    只是可惜燕九月为了上官云泽四处找人决斗,坚持了许久,让她对自己爱慕上官云泽的误解,深信不疑。

    不再找人决斗后,她意识不到其他,只当是自己被萧瑾吓怕了。

    感情的事需要自己去体会,旁人不好干涉,也许说破了也不能改变什么,甚至可能还会将事情弄的更加糟糕。

    “我觉得那个护卫对燕小姐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