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莫离一直站在窗边,思索着红衣的话。</br></br>    她伸手打开窗,微凉的夜风拂过脸颊,她的脑子稍稍清醒了些。红衣的话太叫她为难了。她冷情,寡言,又如何能像她说的那般,向炎修,撒娇。</br></br>    莫离轻轻呼出一口浊气,脑子里的那团乱麻至今还没有解开。想她莫离,虽说不过二十岁,对于医术还有兵法这类东西,哪样不是信手拈来。可偏偏在男女之事上……</br></br>    炎修回到房间时,便是见她站在窗边,小脸上的表情霎是纠结。这不禁让他觉得奇怪,她向来淡然,何时出现过这样的表情?他环着双臂倚在门边,欣赏着她难得一遇的纠结表情。</br></br>    炎修并没有刻意收敛自己的气息,换做平时,莫离早该发现他的,可是今天……他隐隐觉得不对头,上前将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怀中,“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br></br>    “啊?”莫离大梦初醒一般,心中懊恼自己的不警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br></br>    “一早就回来了,见你想得出神,便没有打扰你。”炎修道:“你身子不好,为什么不早些休息?”</br></br>    “我,我……”莫离半天也没有“我”出一个所以然来,小脸倒是迅速飞红。</br></br>    “嗯?”</br></br>    莫离将即将脱口而出的“我在等你”四个字硬生生憋了回去。她本不善言辞,这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即便是看不见,她也能感觉到炎修灼热的目光。..她偏过头,躲开炎修的注视,“无事,我累了。”说罢,便推开炎修,往床的方向走去。</br></br>    她走的太过匆忙,一不留神,踩到了自己的裙角,身体往前扑去。</br></br>    炎修稳稳将人抱在怀中,“怎如此不小心,脸走路都不会了吗?”他严厉地斥责她,在那严厉之下,含着一份关心。</br></br>    莫离不答话,不敢再看炎修。真的是糗大了,居然在他面前摔了,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那么笨拙过。</br></br>    而这落到炎修眼中,便只当她在逃避自己。他暗叹一口气,将她抱上床,躺在她身边,“罢了,你不愿意说,本君也不逼你。睡吧!”</br></br>    若换成旁人,他有的是方法让那人说出自己想听的,可偏偏是她!他终究是不舍得逼问她。</br></br>    心知他是误会了,莫离张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她小心地移动身子,在他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睡去了。</br></br>    ……</br></br>    天成刚从血月森林回来,还没来得及休息,便去与炎修议事直到现在才结束。</br></br>    连日劳累,他觉得自己该好好休息一番了。刚一进房间,他就看到一女子以极为妖娆的姿态背对着他躺在床上。红色的轻纱上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不用多看,他也知道这女子是难得的尤物。</br></br>    不过,“滚出去!”他吐出的话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径自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没有再看那女子一眼,低低的抽泣声他也恍若未闻,心中还琢磨着要不要让人换一张床过来。..</br></br>    女子抽泣着从他身边走过,熟悉的香气飘入鼻间,天成面色一怔,下意识捉住女子的手。</br></br>    “将军不是让奴家滚吗,怎抓着奴家的手不放啊?你们男人啊,就爱说一套做一套,真是讨厌!”娇媚的声音带着几分嗔怒,颤动着天成的心。</br></br>    天成紧紧抓住女子的手没有丝毫放松,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脸,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br></br>    “哎呀,将军,你弄疼奴家了……”</br></br>    话未说完,嘴唇便被人堵住。天成抱着她,吻着她,动作并不温柔,有些粗鲁,甚至是发狂,似要将临近三年的思念尽数发泄出来。</br></br>    红衣也不矫情,手臂缠上他的脖子,大大方方地回应他。两年多的分别,她又何尝不想他。</br></br>    一吻毕,天成抵着她的额头,“什么时候来的?”他的声音有些沙哑,显然动了欲。</br></br>    红衣道:“刚刚到!”</br></br>    “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天成问。</br></br>    红衣委屈地说:“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是你这狠心郎,竟然叫人家滚,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嘤嘤嘤!”凤眸中积蓄着泪花,她一脸控诉地看着天成。</br></br>    “还玩!”天成重重拍了一下她的臀部。</br></br>    红衣吃痛,亦有些羞恼,“你……啊!”猝不及防之下被人抱起,红衣惊呼一声,人就被扔到了床上,紧接着天成高大身形压了下来。</br></br>    “小妖精,这是你自找的!”</br></br>    隔着衣物,红衣都能感觉到男子的灼热,她不是涉世未深的少女,自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是,她只想来逗逗他,不想引火烧身的。</br></br>    她的眼珠子咕噜噜地转着,思考着脱身的方法。</br></br>    天成深情地亲吻着,可是他很快就发现,身下的小妖精居然在走神。</br></br>    走神!</br></br>    一时间,天成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气还是该笑。他惩罚似的重重咬了一口她的脖子,“不许分神!”</br></br>    眼看着事情越来越不受控制,红衣赶紧出声,“等等等等,我有事要和你说!”</br></br>    天成“嗤”了一声,并不理会,他还不知道她?既然送上门来了,就没有后悔的余地。“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他的手摸向她的腰带。</br></br>    “将军,君上急件!”</br></br>    “噗!”</br></br>    天成的脸一下子黑成了锅底,偏偏那小妖精还笑得那么开怀。</br></br>    红衣的心情别提有多好,虽然她不介意和他发生点什么,反正亲已经结了,早晚都要有这么一遭,但是看他吃瘪,她这几年因为思念而产生的阴郁一扫而空。</br></br>    什么,你问这和天成有什么关系,不是她自己离开的吗?</br></br>    红衣会告诉你:反正不管怎么不对,都是天成的不对。就是这么任性!</br></br>    “小妖精!”天成咬牙迅速整理好衣服,“在这等我,不许跑,听见没有!”</br></br>    红衣乖乖点头,却忍不住腹诽:不跑才怪,谁留下谁是傻子!</br></br>    传信的士兵听到女子的娇笑声,愣了一下,将军房间里什么时候有了女人。等到自家将军黑着一张脸出来,他才顿感不妙。完了,他不是打扰将军的好事了吧?</br></br>    士兵欲哭无泪,将军,属下不是故意的,属下真不知道您在办正事,你别扣掉属下的军饷成不?</br></br>    红衣捡起自己的斗篷披在身上,大摇大摆地走出去。门外的士兵本想拦着,一看清她的脸顿时没有了动作。军中,谁不知道这女人是将军心尖上的宝,拦了她,万一她在将军那里吹一下枕边风,他们的命还要不要了!</br></br>    等到天成回来看见空荡荡的床,他险些气背过去。这次见后,下次再见她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一说到这个,他就牙痒痒,没良心的小妖精,不告诉他她去了哪里,他想找人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br></br>    他有些怨莫离了,您要走便走,爱去哪去哪,但是把他媳妇还给他成不?</br></br>    ……</br></br>    ------题外话------</br></br>    明天我要pk啦,听说很重要哦,你们会给我评价给我收藏的对吧?</br></br>    明天加更!明天加更!明天加更!</br></br>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