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白颜靠在沧溟怀里,享受得之不易的平静,“一切都结束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准备一下我们的婚礼了,”沧溟状似不经意的说到,手心却微微沁出了汗,身体也有一些不自然的僵硬,白颜假装没发现他的紧张。“好啊,趁着现在六界还未完全分开,各界还可以自由往来,趁早办了,不然以后或许就凑不齐了,”想到这里,白颜微微有些失落,却时六界分开避免了种族之间的斗争,却也让她和她的朋友们生离,“好啊,你想要一个怎样的婚礼,”沧溟见白颜情绪有些低落,岔开了话题,“我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家都好好的,我们也好好的,就是最好的了,”白颜轻扬起嘴角,长久的战争让白颜明白了生命的可贵,想起那些在战争中丧生的人,白颜总是忍不住惋惜,沧溟知道白颜在想什么,便不说话,只是陪着她。

    白颜和沧溟的婚期定在十天后,在神界办,把能邀请的人几乎请了个遍。疾风来给凤阙和明耀送请柬,明耀在一旁小心翼翼的观察凤阙的神色,凤阙看着眼前大红色的请柬,皱了皱眉,他和他家明耀是不是也该办个婚礼。转头看向明耀却看见,少年微微失落的神色,再看看手中的请柬,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打发走送请柬的疾风凤阙上前将明耀揽进怀里,在他耳边低语“怎么了,吃醋了,”“才没有,”明耀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嘴上说着没有,可是行为动作明确的表示出‘我不高兴了,快来哄我,’“好了,别生气了,我既然选择和你在一起,心里又怎么会还有其他人呢,刚刚皱眉只是在想,我们是不是也要办一场婚礼,”凤阙将头搁在明耀的肩头,轻声说到,“真的,”“当然是真的,我几时骗过你,”凤阙轻笑。“那好吧,这回就原谅你了”明耀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你今天,这么乖,相公给你奖励,”凤阙笑着将明耀打横抱起,向内室走去,明耀在他怀里红了耳根,却没有拒绝。

    白颜坐在梳妆镜前,打量着镜子里绝美的人,浅紫色的长发被高高盘起,只余一缕垂在耳侧,头上带着精致的凤冠,大红色的喜服将她的皮肤衬得更加白皙。青璃和小桃站在她身后替她整理衣摆。“白颜姐姐,你一定要幸福,”青璃眼里含着泪花,小桃也转过头去擦眼泪。“好了,我这是嫁人,以后我们还会经常见到,别哭了,不然一会儿你们夫君见到了还以为我欺负你俩呢,”白颜故作严肃。小桃和青璃还想再说什么,就听到外面喜婆说新郎来了。手忙脚乱的给她盖上盖头,将她扶出门。

    沧溟今天换下了往常一成不变的玄换上了大红色的喜服,整个人显得平易近人了不少,见到白颜出来一个箭步上前将白颜打横抱起,全然不顾周围人惊诧的目光。

    整个流程走下来后,白颜感觉自己都快要散架了,回到新房后白颜松了一口气,却也不乱动,安静的坐在床边等沧溟回来。这是他们的婚礼,她不想留下一点遗憾。

    没过多久白颜就听到了房门被打开的声音,沧溟带着清浅的酒气走了进来。挥退了房间里候着的人,沧溟一步步走向白颜,白颜攥紧了手中的喜帕,第一次以妻子的身份面对他。沧溟也有些紧张,手里攥着的喜称都微微有些湿了。终于,沧溟站在了白颜面前,顿了顿,沧溟伸手挑开了白颜的盖头,眼前骤然一亮,白颜看清了沧溟,一身红色的喜服显得他格外英挺。沧溟则是直接愣住了,今天的她真的格外美,白颜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头,沧溟这才如梦初醒。将盖头和喜称放到一旁的桌上,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两杯酒,快步向白颜走去。将其中一杯递给白颜,白颜伸手接过,二人缓缓交过手臂,就着喝下。一声清脆的声音传来。是酒杯落到地上的声音大红的喜帐落下。隐隐约约传来男子低沉好听的声音,“阿颜,你今日真美,”然后便是男女暧昧的喘息,为这个美好的夜晚又增添了不少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