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用担心,那小子的精血我早已取出来了。”鲲鹏言罢,从鼎中飞出几滴鲜红,这便是他趁瑾瑜沉睡时取出的精血。

    洛磬染连忙在妖丹处用手指微击几下,从口中飞出三滴精血,飞速的朝着开元天玑鼎飞去。

    “好!”鲲鹏大喝一声道:“丫头,现在就看你看如何炼制了。记住,铸丹术不仅是将属性各异的灵草融为一体,还要灵气相互激发出最大的药效,方可算铸丹成功。”

    “是!”洛磬染深吸一口气,平心静气的驱除脑海中的杂念,沉浸在炼丹前夕的寻找先机中。

    周围的人也不敢多言,静候洛磬染的佳音。

    忽然,天地间划过一道金光,洛磬染素手高扬,开元天玑鼎随之飞上半空,停滞在低空的云层之上,借助风力稳定住鼎身,犹如一尊天降神鼎般傲然威武。

    洛磬染犹如闲庭信步般一步步踏着虚空走上云端,来到开元天玑鼎面前。口中轻念一声,四样灵草逐一飞入鼎内,鼎盖一遮挡住里面的情景。幽绿的火焰从炉鼎下方燃起,三丈高的火苗几尽将炉鼎覆盖,均匀的烘烧着鼎内的四样灵草。

    双日已经落下,皎洁的月光带着浓重的寒气洒在大地上,洛磬染与开元天玑鼎依然悬于空中,未曾移动分毫。幽冥火不断燃烧着,只有靠近的人才能感应到由鼎中散发出的灼热,驱散夜带来的寒冷。可惜这份热量在妖界的夜晚依然有些薄弱,使得洛磬染前侧的身体犹如在烈火上蒸烤,后侧的身体被冰封在寒冰中冷冻麻木,轻柔的发丝上覆上一层晶莹的冰霜。

    素素仰头望了许久,忍不住搓着双臂打了个寒颤道:“师尊,已经一天了,她怎么还没有动作?她难道不冷吗?”

    “冷?”被鲲鹏叫做原宿的老人深叹一口气道:“她怎么可能不冷,但那几样灵草其实凡物能比,现在正处于灵草的熔炼提纯期,无论怎么恶劣的环境也不可肆意妄动,否则只会功亏一篑。”

    素素似懂非懂的摇了摇头,目光始终不由自主的流连在半空那道素影身上。寒气越发凝重,她倒吸一口凉气的轻咳两声,最后望了两眼洛磬染,快步退回屋内,修炼之人也难忍妖界的夜。

    皓月当空,仿佛露出一丝笑意。日出月落,新的一天开启,然而除了晨曦时分开元天玑鼎发出了两声嗡嗡,再无其他声响。正午的阳光驱散夜间的寒气,白嫩的皮肤被烤的通红,细嫩的脸颊下泛起一片红色的血丝。素素眼睁睁的看着双日隐于天边,换上皎月。就这样过了数个来回,洛磬染从一个洁白如玉的俏佳人被晒得黝黑,除了那身醒目的外衫,早已不见当初的娇俏。

    岁月不饶人,日月催人老。就在这天下午,太阳即将落山之际,洛磬染发出一阵长鸣。撕破喉咙的嚎叫比之干涸的土地一样沙哑,只见她睁开炯炯有神的双目,眼中的精光直射在开元天玑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