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倾盆大雨说下就下,明明只是下午三点多,可是外面一片雨雾,雨势太大,视线受到阻碍,这个时候开车的确有些危险,所以不少车辆都进了服务区避雨。

    “原来是商小姐。”姚如依旧是风情万种的妩媚风姿,她在服务区二楼的咖啡厅避雨,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商弈笑。

    商弈笑这是第三次看到姚家姐妹,第一次是在莫兰咖啡厅,当时她们帮着周雅丽要将商弈笑从咖啡厅给赶走。

    第二次则是上个星期在吴家老宅,吴老爷子的寿辰上,只不过姚若陪在龙哥身边,两人只是远远打了个照面。

    “商姐姐,之前真的很对不起。”一旁的姚若声音清脆的道歉,她也就十六七岁,此刻鞠躬道歉显得诚意十足。

    道歉之后,姚若仗着年纪小,自来熟的对着商弈笑热情的开口道:“商姐姐,不介意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坐吧,这里都没有其他位置了。”

    二楼咖啡厅虽然消费有点高,但是却干净多了,所以不少私家车主都到了二楼,七八张桌子一下子就坐满了,当然一楼人就更多了,相对而言楼上至少清净一点。

    “谢谢邀请,我和两位不熟。”商弈笑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姚若的邀请,径自走到吧台这边,让服务员搬了一把椅子,然后坐在窗户边悠然自得的喝着咖啡。

    姚若错愕一愣的看着无视了自己的商弈笑,刚刚甜美的笑容一下子变为了愤怒,她年纪小,嘴巴又甜,即使是周雅丽那样骄纵的千金小姐,对姚若态度也很和善,谁知道竟然在商弈笑这里碰了壁。

    “大姐,她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对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姚若气的扭曲了脸,商弈笑真是给脸不要脸,她就算有个当郡长的男朋友又怎么样,得罪了吴家,商弈笑以为自己还能在观南立足吗?

    “好了,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以为谁都吃你这一套。”姚如妩媚一笑,动作优雅的搅拌着面前的咖啡,她从龙哥那里也听到一些关于商弈笑的消息,她连张俨的面子都不给,又怎么会给小若好脸色。

    毕竟之前在莫兰咖啡厅门口,自己和小若已经将商弈笑给得罪死了,不过性子这么直接,一点心机城府都没有,商弈笑也不足为惧。

    外表甜美,性子娇憨直爽,姚若用她的外表蒙蔽了不少人,尤其是那些世家少爷们,对她总是有几分照顾。

    “算了,我懒得和她计较,哼。”姚若不屑的嗤了一声,懒得理会商弈笑,“大姐,你说三叔真的在平饶吗?”

    姚如眉头微微一皱,神色里带着几分深思,她和姚如虽然都姓姚,其实说白了根本不算是姚家人,否则她也会成为龙哥的女朋友。

    海城姚家:曾经可是这一片土地上的掌控者,即使现在的李特首,放到姚家这个盘然大物面前也不值一提。

    姚如三姐妹的母亲虽然是姚家人,但却是最见不得人的私生女,而且还是出了五服旁系的私生女,姚家家风严格,也是因为旁系和姚家关系远了,才会有私生女的出现。

    可姚如的母亲一辈子都没有进过姚家的大门,也幸好她们这个外公已经九十二岁了,却依旧健在,放到姚家也算是长寿之人,辈分自然也就高了,所以姚家倒是给了几分面子,姚如的母亲才嫁给了一个小公司的老总。

    而为了和姚家攀上关系,姚家三姐妹出生之后都是随母姓,她们三姐妹长的都很漂亮,五官像极了姚家人,所以外公对她们三个也算照顾,姚如更是凭着这一层关系和龙哥认识了。

    “龙哥那边的消息应该不会错。”姚如不是没想过回到姚家,只可惜不管她漂亮也好,聪慧也罢,可是中心区姚家却依旧遥不可及,姚如后来也是认清事实了,才熄了回姚家的野心,好在龙哥在观南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三叔一直没结婚,主家那边说三叔或许会从旁系过继一个女孩子。”姚若眼睛里闪烁着激动和期待,只要成了三叔的养女,姚若都不管想象自己的身份会变得多么尊贵,别说周雅丽、柳岚这些千金小姐了,就算是吴家嫡系的千金小姐在自己面前卑微如同尘埃。

    “小若,即使我们找到三叔了,你也只能将他当成普通长辈一般敬重,你可以有自己的心思,但是千万不要和三叔玩心眼。”姚如不得不警告的看着不安分的小妹妹,三叔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小若这点小算计根本不够看,如果得罪了三叔,那才是得不偿失。

    “大姐,你不用说也知道。”姚若不满的嘀咕一声,自己又不傻,三叔可是主家出来的人,现在姚家家主的弟弟,自己在三叔面前只要保持赤子之心就可以了。

    姚如想到那个二十多年前就离家出走的姚三爷,到如今连姚家主家的人都找不到姚三爷的下落,更别提她们这些旁系外人了,连姚三爷长的是圆是扁,是生是死都不清楚。

    这一次也是因为姚家老夫人身体不好,想要临死之前见一见小儿子,姚家才加大力度寻找姚三爷,姚如一直关注着姚家的动静,这才得到一点消息,但谁也不知道这一位姚三爷是不是真的出现在平饶县郡。

    雨越下越大,这都半个小时了,完全没有停歇的趋势,商弈笑一杯咖啡都喝完了,此刻拿着手机快速的给谭亦发信息:【我今晚上估计要睡在车里了。】

    【我来服务区接你。】谭亦的信息很快就回了过来。

    商弈笑一看忍不住的笑了,双手快速的回了一条:【你过来至少四十分钟车程,那还不如我自己冒雨开车过去,至少还省了一趟路。】

    抬头看了一眼窗户外,下午四点钟,天都暗黑的跟晚上一样,商弈笑也担心谭亦真会过来,又赶忙发了一条:【你好好上班,等雨小了我再开车过来。】

    【好。】

    看到谭亦发的一个好字,商弈笑眉头皱了皱眉,抬头又看了一眼外面更加磅礴的雨势,摸不清谭亦是不是真的答应了。

    正想着,忽然身边有椅子落地的声音响起,商弈笑侧目一看,不由得一愣。

    “呦,这倒是巧了。”说话的中年男人朗声一笑,似乎也没有想到会在服务区遇到商弈笑,将椅子放到了商弈笑身旁,姚修煜一手端着咖啡,“这还真是缘分。”

    商弈笑和张俨结仇就是在金玉满堂,掷了三次骰子,赢走了张俨一千五百万,当时姚修煜这个首一金融公司的老总正是给商弈笑作保的的人。

    “上一次多谢姚总。”商弈笑笑着致谢。

    “我那是多管闲事,没有我你也不会出事。”姚修煜灌了一大口咖啡,这才感觉人精神了一点。

    商弈笑看着眼下有着一圈灰黑色的姚修煜,他看起来很是疲惫,而且身上有股淡淡的血腥味,再看姚修煜端着咖啡的右手,手背关节处有淤伤的痕迹,这是经过激烈打斗造成的伤。

    “这雨估计还要有一会才能停,姚总可以先休息一下。”商弈笑低声说了一句,姚修煜虽然看着还很精神,可是眼中都是血丝,他至少有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了。

    二楼的咖啡厅虽然坐满了,不过客人交谈声很小,再加上外面倾盆的雨声,并不显得吵,姚修煜眯了眯眼,目光复杂的看着商弈笑,不过想到她那精湛的赌术,不由笑了起来,“那就麻烦商同学给我把风了。”

    说完之后,姚修煜也不管商弈笑答应不答应,头靠在椅子上,眼睛一闭的就睡觉了,被人追踪了两天两夜,说是死里逃生也不为过,姚修煜此刻能安然入睡,不知道该说他心大,还是说他太信任商弈笑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

    姚家两姐妹虽然在低声交谈着,不过两人都不时的看向商弈笑这边,尤其是姚若,之前她主动道歉求和,却被商弈笑给无视了,现在看她竟然和一个中年大叔交谈起来,姚若脸上不由露出不屑。

    “大姐,商弈笑倒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中年大叔她也能看得上眼。”姚若嗤笑一声,姚修煜虽然五官俊朗,可毕竟有四十岁了,面容里透着沧桑。

    而且姚若眼尖的看到姚修煜衬衫都是褶皱,黑色西装裤后面还有泥点子,这绝对不是一个生活精致、考究的成功人士。

    “你不要招惹她,商弈笑不足为惧,但是谭郡长的来历一直查不清。”姚如警告的看了一眼满脸嫌弃的小妹,张俨吃了那么大的亏,都没有找商弈笑找回场子,那肯定是顾虑着什么。

    “我才懒得理会她呢。”姚若哼了哼,商弈笑长的也就这样,中等姿色而已,能看上她的男人又能多出色?

    虽然未曾谋面,可是在姚若看来这个谭郡长也不怎么样,否则观南这么多千金小姐,他又怎么会看上商弈笑一个内陆来的土包子。

    “抱歉,几位客人,已经客满了。”看到又有四五个人上楼了,咖啡厅的女服务员连忙上前道歉,现在连多余的椅子都没有了,实在没办法再接待客人。

    “滚开。”带头的男人眼睛一横,粗暴的一把将女服务员推开了,随后目光一扫,五人径自向着窗边走了过来。

    听到这嘈杂声,再看着五个宛若道上人物的魁梧男人,咖啡厅里众人都停止了交谈,只希望这麻烦不要牵扯到自己。

    姚修煜睡了不到十五分钟,不过再睁开眼之后,又恢复了精神奕奕,此刻起身看着来者不善的五个男人,一抹冷色从眼底一闪而过,没想到跟了自己快十年的手下竟然背叛了自己。

    “就是你小子在路上超我们的车?”带头男人暴虐的呵斥一声,一脚将姚修煜身旁的椅子踹了出去,吓到不远处一个男客人连忙起身躲避。

    砰的一声椅子砸在了地上,木质的椅子腿都散架了,这要是砸在人身上绝对要内伤。

    姚修煜看着将自己退路都给封死的五个男人,脸上依旧是不羁的冷笑,“哥几个弄错了吧,我是跟旅游大巴来的游客,没开车啊。”

    说什么超车不过是个借口,这样即使起了冲突,将人带走了或者当场打死了,外人也只当是

    一场纠纷,谁能想到这是谋杀。

    带头的男人估计也没有想到姚修煜会找了个借口,愣了一下后厉声怒斥,“老子说是你就是你,别他妈的想要狡辩!”

    说完之后,带头男人刚要动手,姚修煜却微微后退了两步,余光看了一眼商弈笑,“这里人多,不要伤了普通人,我们出去再说。”

    带头男人迟疑了一瞬间,有些担心姚修煜是不是在用什么拖延之法。

    “这难道就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安静里,一道略显得尖锐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

    带头男人倏地一下将凶狠的目光看向一旁端着咖啡,表情似乎有点懵圈的商弈笑,一开始他也注意到了商弈笑,但是并没有在意,只当是咖啡厅里避雨的客人。

    但是听到这话,再想起她的椅子和姚修煜的椅子刚刚离的很近,这说明这两人竟然是认识的,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带头男人脸色狠辣了几分,他的一个手下立刻快步上前,堵在了商弈笑的前面。

    “她是咖啡厅的客人。”姚修煜皱着眉头开口,远远的看了一眼隐匿到人群里的姚若,没想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心性竟然如此歹毒。

    商弈笑端着咖啡站起身来,对着站在前面的男人莞尔一笑,手中的咖啡突然泼了他一脸,趁对方呆愣的一瞬间,商弈笑飞起一脚踢到了男人的下巴处。

    姚修煜没想连累商弈笑,他更没想到她会突然动手,而且一脚直接就将一个人给踢飞了出去,这绝对是个练家子。

    带头男人眼神狠辣的向着商弈笑攻了过去,此刻他自然不会相信商弈笑是无辜的客人,而且余下四个人里,三个攻向商弈笑,明显是将她当成了姚修煜的外援。

    “小心!”姚修煜身上带了伤,而且他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此刻身体已经是极度疲惫,攻击他的敌人看着像是道上的混混,但实际上都是高手里的高手,现在三个人围攻商弈笑一个,当看到他们竟然拿出了武器,姚修煜不得不大声提醒商弈笑。

    商弈笑身体一侧避开刀子,右手抓住男人的手腕,猛地一扭,反手夺下刀子的同时,身体猛地一个上前猛攻。

    “啊!”一声痛苦声响起,男人被一刀扎在腹部,而商弈笑不但没松手,而是顺势将刀柄一转,毫不客气的将中刀的男人给踢了出去。

    没有将刀子拔出来,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否则刀子一拔出来,伤口势必大出血,这样的雨势,估计会死在半路上。

    余下两个男人神色郑重了许多,他们五个人来围堵已经是强弩之末的姚修煜,原本以为手到擒拿,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一个强有力的外援。

    两个敌人出手更为狠辣,而商弈笑看着依旧是云淡风轻,可是却在短短五分钟不到的时间将余下两人给打晕了过去,刚好姚修煜也拼着伤口受伤将最后一个敌人也给揍晕了。

    四个昏了过去,一个倒在地上,腹部鲜血淋漓,姚修煜一手扶着桌子喘息着,没想到之前金玉满堂的意外之举,今天竟然救了自己的性命。

    以姚修煜此刻的状态,应付一个敌人就到了极限,如果是五个一起上,姚修煜绝对没有活路。“你再休息一下,等雨势小了我们再走。”商弈笑倒不怕追杀姚修煜的敌人再派人过来,毕竟暗中保护商弈笑的峰哥等人也都在这里,估计就算再来十几二十个人,商弈笑也能杀出重围。

    看到姚修煜在迟疑,商弈笑不在意的一笑,“这么大的雨,开车出去更危险。”

    “那就多谢了。”姚修煜明白商弈笑话里的潜在意思,她敢留下,那就说明这里不会有危险,而且姚修煜估计也不会再有第二波敌人,毕竟这五个人抓自己绝对是手到擒来,只是多了商弈笑这个变数,而且他的人应该很快也会赶过来了。

    人群里,姚若脸色苍白着,刚刚她故意喊了一嗓子,让这五个人以为商弈笑和姚修煜是一伙的,也是存了借刀杀人的心思,但是姚若真的没想到商弈笑身手这么好,而且她捅人刀子时云淡风轻的表情,这绝对不是普通人。

    “小若,我之前怎么警告你的?”姚如真的要被这个小妹给气死了,让她不要招惹商弈笑,她偏偏堵着一口气,结果呢?

    姚如跟了龙哥三年了,道上一些事她也见过,商弈笑有一手精湛的赌术,这说明她并不是普通的大学生,再加上她刚刚凌厉的身手,还要捅人刀子时那冷静的表情,姚如可以肯定商弈笑一定是道上的人,偏偏小若为了一点面子和商弈笑过不去。

    “那又怎么样,龙哥还是我姐夫呢,她敢对我动手吗?”姚若死不悔改的嘀咕了一句,在观南区,那些世家贵少也要给龙哥几分薄面,自己可是龙哥的小姨子,商弈笑绝对没这个胆子敢和自己动手。

    姚修煜去了洗手间处理伤口,却发现隔间的马桶上竟然放着纱布和止血的药,而且连消炎药和止痛药都有。

    姓商的小姑娘果真不简单!姚修煜莞尔一笑,药物准备的这么齐全,这说明暗中有人保护她,见自己受伤了,她的人立刻将药物送到了卫生间里,没想到观南区还真是卧虎藏龙。

    商弈笑依旧坐在窗口边喝咖啡,姿态慵懒自得,只是不时看一眼坐在不远处脸色讪讪的姚若,对着她意味深长的一笑,吓得姚若脸色刷的一下苍白。

    “大姐,她什么意思?”感觉像是被恶魔给盯上了,姚若不安的问了一句,偏偏商弈笑也没有兴师问罪,可她那眼神让姚若感觉自己头上悬着一把刀,心里头瘆得慌。

    “她不会找你麻烦的。”姚如多少看明白了一点,商弈笑不是睚眦必报的人,小若虽然招惹了她,不过商弈笑似乎懒得报复,想来是小若没有犯到底线,否则就商弈笑动手时那狠辣血腥的风格,她绝对不会放过小若。

    不过即使如此,姚如还是打了电话给龙哥,让龙哥派几个人过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至于那五个人,四个昏过去的被咖啡厅的服务员找来绳子给捆住了,受伤的那一个,有个客人是护士,给伤口做了紧急处理,好在只是皮肉伤。

    不管是警署还是医院急救车估计都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这里,雨势实在是太大了。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看到雨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而且这会儿还电闪雷鸣起来,商弈笑站起身来,不想再等下去了。

    “客人,我们已经没有座位了。”服务员苦着脸开口,被刚刚那五个男人给吓到了,这会儿再有客人上楼,服务员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的。

    姚若等的心浮气躁的,此刻不经意的一抬头,当看到吧台处的男人时,姚若呆傻的愣住了,她去年出道,在娱乐圈里也待了一年多了,可是姚若从没有见过这么俊美优雅的男人,就这么站在那里,宛若九天云端走下来的神帝,高贵冷傲的让人不敢直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