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金跟着她进屋,明明是白日,赵初心却将窗帘落下,紧闭门窗,隔绝了户外所有的光线。

    室内昏暗,只有几枚烛火在幽幽跳动。

    她用朱砂在地上画阵,画好后便吹熄了蜡烛。

    过阴不仅不能见光,还要避风,否则容易中阴邪,虽然她有阿金护着,但为求保险,她没有省略任何一个步骤。

    黑暗中,一双金色的瞳子正瞬也不瞬的盯着她。

    灯光对他没有意义,哪怕四周漆黑一片,他也能将事物看清。

    “金,过来。”赵初心却不同,她还没有达到夜能视物的地步。

    听到身后的动静,她在黑暗里摸索着转身,慢慢攀上他的手臂:“抱着我。”

    细腰立即被握住,冰冷的气息扑鼻。

    她扬起脑袋要求:“吻我。”

    金色的眼瞳似有水波闪过:“你想做什么?”

    她踮起脚,找到了他的唇:“向你借点东西。”

    她勾上他的脖子,主动送上一吻,这并不是普通的一个吻,赵初心要借的是气。

    金瞳僵尸修炼了四千余年,体内灵气充沛,她既然要下阴曹,少不了要有元丹护体,可她失去了元丹,只能用其他东西替代。

    金俯下身,托住她的脑袋逐渐加深这个吻。

    他能感觉到她正源源不断地从他体内吸取灵气,因为数量不多,他显得十分随意,有点像大人给孩子糖果,她想要他便给她。

    赵初心微微喘息,双手穿过他的腋下,触到他背脊冰冷而坚硬的肌肉。

    她不敢要太多,多了她的身体也负荷不了。

    良久后,她觉得足够了,收回手想将他推开,可下一秒,她发现自己被他抱了起来。

    他将她平放在床边,身体撑在她上方:“我听说你们人类只有喜欢的时候才会亲吻对方,你喜欢我?”

    赵初心愣了三秒,抬眸迎上一双酝酿着惊涛骇浪的眼睛。

    见她不说话,他俯下身又亲了亲她的唇角:“我喜欢你,所以亲你,你今天也亲了我,你也喜欢我?”

    赵初心很无语,明明是普通的借贷关系,他非得和她扯到感情问题。

    她垂眸思索,她对事情的看法向来只有“有好处”和“没好处”这两种。

    金瞳僵尸喜欢她,她很高兴,因为她可以借着这份喜欢来利用他。

    在将他的剩余价值榨干之前,她会哄着他,骗着他,给他一定的甜头,这样他才会心甘情愿的替她做事。

    “我当然喜欢你了。”她咯咯一笑,勾上他的脖子,主动送上香吻,“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会一直喜欢你。”

    唇刚凑上去,立即被狠狠的咬了一口。

    “你!”赵初心吃疼的收回手,恼怒的瞪他。

    “每次骗人的时候,你都会这么笑。”他淡淡的看着她,语气恢复到理智,“不许对我这么笑。”

    这只死粽子。

    “下来!我们要走了!”她微恼的摸了摸唇角,幸好没破皮。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不起来,她就没法动弹。

    身体被结结实实的压着,赵初心眯起眼,诚实的说:“我不喜欢你,正确的说,我不喜欢任何人,而且我讨厌接吻,因为大部分人都是恶心的口臭。”

    她漏了一句没和他说,她不喜欢和别人接吻,却不排斥他,因为金瞳僵尸不会进食,口腔里除了淡淡的血腥,并没有其他的味道。

    金笑了。

    “你笑什么。”她不理解他笑里的意思,被人如此明确的拒绝,他居然会高兴?

    “没关系,我的时间很多,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他亲了亲她的额头,“你不说谎的样子很有趣,就像一只炸毛的猫。”

    赵初心:“……”

    酆都城,是介于阴阳两界之间,阴间臣民赶集、交流、汇集的地方。

    这里的市集其实与阳间没什么区别,一样的熙熙攘攘,琳琅满目,只不过是从活人换成了阴魂。

    这天,不见天光的阴司街上来了两个陌生的面孔。

    一个高大的男人,和一个年纪很轻的女孩。

    女孩在街上左拐右拐,熟门熟路的进了一家古玩店。

    看店的是一个年轻小鬼,小鬼淡淡瞥两人一眼,冷笑着指向门边的招牌,底下一行小字写着:谢绝生人入内。

    赵初心掏出一根金条:“我要见程风。”

    小鬼见钱眼开,立即换了一副面孔:“老板还没起来。”

    赵初心又加了一根金条:“把他叫醒。”

    “请问您尊姓大名。”

    “赵初心。”

    小鬼一惊,上下打量她一阵,忙不迭的往里间跑。

    随后他们被带去屏风后的小茶座坐下,小鬼替她沏了壶茶,说:“您先坐,我们老板一会儿到。”

    赵初心点点头,地府的茶她是不碰的,反而是一旁的金好奇的喝了两口。

    良久后,一名身穿白色长袍,一副书生打扮的男子姗姗来迟。

    他是店老板程风,赵初心的老朋友。

    “你真的是赵初心?”程风惊愕的上下打量她一阵。

    “这么多年老友,连我都认不出?”赵初心连眼皮都没抬,“你的一魄,不想要了?”

    听到这话,他完全打消了心中的疑虑。

    “我以为你早已魂飞魄散……”他一下慌了神,当初听到赵初心被上官渊干掉以后,他还特地去了她的旧居,试图找回自己的一魄,可惜无功而返。

    他又看了眼面前这唇红齿白的年轻女孩,暗想是哪家的倒霉孩子,居然被这个老妖婆给看上,夺了身。

    赵初心笑道:“店里生意不错,我当初果然没看走眼。”

    程风低下头,其实论倒霉,他也算一个,当年他被赵初心看上,这妖婆见他颇有潜力,硬生生抢走他体内的一魄,逼迫他替她管理财务。

    赵初心一生敛财无数,虽然大部分都被她收藏在家中的密室,但仍然有一小部分寄放在他名下。

    她将箱子里的金条一股脑的倒在桌子上:“一个月内,替我翻一倍。”

    程风默默收好:“赵初心,你几时把一魄还给我?”

    赵初心:“你就那么想投胎吗?”

    ------题外话------

    感谢WeiXinf1db5c8d25的花花、姑姥姥的花花、钻钻、评价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