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精选爽文 > 天下第九 > 第十三章 为什么要和你结婚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洛康医院距离狄九住的地方并不是很远,只是十多分钟,车就停了下来。

    沈梓语的病房是顶层的一个一级VIp房间,狄九进入房间后,第一眼就看见了靠在病床上的沈梓语。

    沈梓语手里拿着一本书,似乎在愣。

    带狄九来的那名女子开门声音惊醒了愣中的沈梓语,她放下手中的书,对狄九笑了笑,然后对那个女子说道,“方姨谢谢你了,你将门带上吧,我和子默说几句话。”

    “是。”方姨应了一声,一边退出去,一边将门带上。

    “你生病了?”狄子默目光从病床上的沈梓语身上扫了一下,然后简单问了一句。

    “我是老毛病,你也知道,没什么说的。这次将你叫过来,是想要让你离开洛津……”

    “离开洛津,为什么?”狄九打断了沈梓语的话。

    沈梓语叹了口气,看着狄九问道,“我听梁茜说你摔过一次?”

    “是的,我的确是在忘川山脉摔过一次,我的大脑受了一点小伤,失去了一些记忆罢了。对了,我为什么要离开洛津?”狄九平淡的说道,随口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别的地方,显然不想在这上面多说。

    沈梓语看着狄九语气真诚的说道:“子默,我知道你很喜欢我,甚至是爱上了我,真的很对不起……”

    狄九微微一皱眉,爱上了你?心说这沈梓语虽然很漂亮,可是这也太自我感觉良好了点吧?他什么时候爱上沈梓语了?就算是前世的他和沈梓语离婚,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否则沈梓语就不会说他踢了她。

    他唯一喜欢过的女孩就是那个甄蔓,哪怕是甄蔓,他在最后看见甄蔓和一名男子并肩走在明珠城的时候,也彻底将这一段少年情怀放弃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早已不是那个多情少年。

    喜欢沈梓语?至少现在他还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

    “你真的失去了和我结婚的一切记忆?”沈梓语见狄九皱眉,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

    “是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你能不能告诉我咱们之间的事情?”狄九略有些期待的说道,他也很想知道前世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爱上眼前这个女人。

    “那你自己的身份,你还能不能记得?”沈梓语听到狄九的话,也很是疑惑。

    在她看来狄子默一切都很正常啊,怎么会突然失去部分记忆?

    狄九尴尬的摸了摸头,“我也只能隐约记得和狄氏制药有些关系,我好像还是一个继承人……就这些,别的都不大清楚了。”

    说实在的,他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不久前那个趾高气昂的女人让他在狄氏制药继承权协议书上签字。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他连狄氏制药是啥东西都不知道。

    感受到了狄九没有说假话,沈梓语吸了口气,眼神带着一些怜悯的看着狄九,足足过了十多秒时间,她才缓缓说道,“狄氏制药的董事长是狄文成,也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之一,在制药行业中可以排入全世界前十名之列。狄文成有两个儿子,一个是亲生的一个是养子……”

    “是不是我和狄子恒?”狄九听到这里,心里一动随即问道。

    沈梓语点点头,“看样子你也没有全部失去这些记忆,没错,就是你和狄子恒。而且你一直被狄文成当成亲生的,狄子恒是领养的那个。这几乎是大家都知道的,也没有人去怀疑这件事。”

    听到沈梓语的话,狄子默隐约明白了一些。

    “然而世事难料,我和你结婚不久,你和狄子恒的dna检测结果中,显示狄子恒才是狄氏制药狄文成的亲生儿子。最初还以为弄错了,接连换了几个著名权威机构检测后,结果都是一致。你才是抱养的那个,狄子恒是狄文成亲生的那个。”沈梓语叹息说道。

    狄九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对他来说,不是狄文成的亲生儿子,他反而更自在一些。

    全球五百强企业很了不起吗?他在济国的时候,狄氏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就这样,还不是说被灭掉就被灭掉了?对现在的狄九来说,他的命运要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依靠家族的继承。

    他心里在猜测沈梓语之所以和他结婚,是不是因为他背后站着的是狄氏制药。

    果然没等狄九询问出来,沈梓语就歉意的看着狄九说道,“我之所以和你结婚,完全是我沈家需要狄氏制药的帮助。不仅仅是资金上的帮助,还有别的一些方面。”

    说到这里,沈梓语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估计我沈家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我和你才结婚不久,居然就出了你不是狄氏继承人的事情。看样子你被送到洛北大学的时候,你家里的人已经在谋划这件事了,沈家的人还自以为得计……”

    说到这里沈梓语语气略微一顿,谋划?如果狄子默不是狄文成的儿子,直接去检验一下dna就好了,还需要谋划什么?狄子默也不需要被送到洛津来啊?

    狄九呵呵一笑,“是不是你沈家要你和我离婚后,再和狄子恒结婚?”

    沈梓语脸色有些苍白,她沉默了好一会后又点了点头,“是的,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也没有和你真正的成为过夫妻。在嫁给你之后,我心里并没有想过再嫁第二个人。”

    狄九淡淡的说道,“是不是我觉得不让你离婚,你比较为难,索性主动提出了离婚?”

    沈梓语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她心里很清楚,狄子默非常喜欢她,甚至爱到了骨子里面。离婚当时是他提出来的,在她看来应该是不想让她为难。可无论是不是家里安排的,她内心深处真的对狄子默没有半分感觉,她也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爱上狄子默。

    所以对狄子默自嘲的话,她只能保持沉默。

    沉默了足足一两分钟时间,沈梓语才抬起头看着狄九说道,“我让你离开洛津,是因为如果你不走的话,我担心狄子恒的母亲会找到你,甚至对你不利。”

    狄九笑了笑,“那可是你将来的婆婆。”

    他心里还真是佩服沈梓语的判断,事实上在他来这里之前,已经有人找过他了。

    沈梓语再叹了一声,没有就狄九的话辩驳,而是说道,“本来我进入洛大武学院后,只要你能进入洛大武学院,别的问题应该都好说……只是没想到,我旧疾复,估计暂时没有办法进入洛大武学院。”

    狄九明白了过来,沈梓语之所以给他洛大武学院的报名资格,那也是为了让他有一个安全的保障。

    想到这里,他也是暗叹一声。无论如何,沈梓语在这件事当中没有多少话语权。也许沈梓语可以以死相逼,很显然沈梓语还没有到为他以死相逼的程度。

    沈梓语能做到这样,算是很不起了。

    “说说你的病吧,是怎么回事啊?”狄九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