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狄九高估了自己的经济实力,他在医院旁边转悠了几个小时。结果发现他身上这点钱根本就租不到想要的房子,不要租满足他修炼要求的房子,就是租一个被房东隔出来的几平方房子也不够。

    转悠了一圈,狄九只能随便吃了点东西再次回到了医院。

    他在十一号楼的地下层上班,先去看看有没有地方住。

    来到地下层后,狄九才明白童穆是如何帮助他的了。这里根本就不需要人值班,也没有人看守。

    如果一定要说这里还需要人值班,就是在太平间的外面还有一个看护房间,这个看护房间是空的。狄九用钥匙打开房门,就知道这里很久都没有人来坐班了。

    房间有十多个平方,一张钢丝床,一个办公桌,一把椅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别的东西。

    对狄九来说是非常满意了,这里足够安静。站在这里,除了通风响声之外,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一般的人在这里,只要看见太平间这三个大字,估计就头皮有些发麻了。狄九却并不在意,在修炼武道之后,周身元气充沛更是不会害怕。

    将屋子简单打扫了一下后,狄九就准备开始修炼大行门录。尽管他有太平间的钥匙,他可并没有打算进去看一下。

    狄九还没有开始修炼,就听到有虚浮的脚步传了过来。脚步有些急促,显示出来人的惊慌和害怕。

    此刻天早已黑了,居然有人来太平间?

    狄九立即跨出了房间,好在这脚步不是从太平间方向过来的,否则的话还真的有些渗人。

    很快灯光下就出现了一个人影,狄九看清楚了,是白天那个中年医生。就是他指了自己的路,后来因为医疗事故被死者家属围攻。

    按理说他此刻应该焦头烂额才是,怎么还有时间来这个地方。

    “你好。”狄九担心吓到对方,提前叫了一声。

    那中年医生显然是提着胆子,被狄九这样一叫,更是吓的倒退了几步,有些惊恐的看着狄九这边。

    狄九站了出来,呵呵一笑说道,“你不记得我了吗?白天你还帮我指路来着。按理说你作为一个医生,胆子比一般人要大一些才是。”

    “是你。”这中年医生终于看清楚了狄九,吁了口气,跟着就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狄九只好说道,“我是俞建夫院长介绍来的,运气不巧的是正好遇见新院长来这里。没办法,人事科只能把我安排在这里。”

    这中年医生显然明白医院人事这边的一些内幕,听到狄九的话,他叹了口气说道,“你运气还真不巧,其实你只要早来几天,就可以被安排到更好的地方。实际上你来这里,真的是童科长帮忙了。要知道这里之前可是没有人值班的。”

    “我知道,只是你这么晚来这里做什么?”狄九说话间,目光落在了中年医生手中的方便袋上。

    这中年医生抬了抬手中的方便袋,有些无奈的说道,“唉,我白天出了一些医疗事故,造成一个本来不会死亡的病人死亡了。这件事远远没有结束,我估计要离开爱博医院了。今天晚上来这里,是想给我的病人烧几张纸。这是我们医院的传统,无论是什么原因,对于死在手术台上的病人,医生晚上都要来烧几张纸。”

    “你怎么知道这病人是因为你的原因死亡的?”狄九问了一句,他心里却是在暗自钦佩眼前这个中年医生。一般的医生发生了医疗事故致人死亡之后,无论是不是自身的原因,都不会承认的。

    而这个中年医生,却承认是因为他的缘故出了问题。

    “当时病人脸色发紫,浑身抽搐,我不应该给她注射急心素的。因为我给她注射了急心素,造成了她心脏负荷太大,最后……”中年医生眼里全部是懊恼,语气中充满了自责。

    狄九不知道急心素是什么,只好说道,“你打算在这里烧纸吗?”

    中年男子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看着狄九说道,“我叫林波,原来是心内科的医生。你如果有钥匙的话,能不能帮我开一下门,我进去烧。”

    本来林波是打算在外面烧点纸就走的,现在狄九在这里,他想要进去烧点纸。他的内心深处是真的有些不安,在他看来,这个病人就是死在他手里。所以病人的家属打他,骂他庸医,他是一句话都没有还嘴。

    在太平间烧纸显然是医院不允许的,但这个时候在这里烧纸,也不会有人知道。

    “这是小事。”狄九说完拿出钥匙打开了太平间大门,他是来混日子的,至于林波在什么地方烧纸,能帮的他自然会尽量帮忙。

    事实上太平间里面的空间非常大,而且里面停的尸体并不是很多。一般长期停在这里的尸体,都会被冷冻起来。短时间内停放的尸体,只是放在外面宽敞的厅里而已。

    尽管天气还算是暖和,一进入这里面,狄九就感受到了一种寒意。不仅仅是因为这里面冷气足,更因为这里面阴气也很足。

    林波一进入就走到最侧边的一具尸体边,直接跪在地上,拿出了袋子中的冥币。

    狄九的目光落在了尸体上,尸体被一块白布盖着,从那长发上看,这是一个年轻的女子。

    见林波跪地上手中拿着打火机喃喃自语,狄九没有打搅他,准备先退出去。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目光扫过了死者的手指。

    尽管太平间的灯光并不明亮,可是狄九的眼力极为强大,他居然看见死者的手指还有正常人的红色。

    “林医生,你等等……”狄九一步上前,将死者身体的白布掀走。

    “你干什么?”看见狄九掀开了白布,林波吓的赶紧要来阻止。

    “林医生,她还没有彻底死亡。如果我出手的话,还能救回来。”狄九沉声说道,他在掀开白布后,更是确定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

    在修炼了大行门录后,他的感官和视觉更是强大。这个女子看起来已经失去了生命,可她身上依然有生机。生机这种说法很玄,除了一些行医多年的医生可以凭借第六感感觉出来外,大部分医生都无法感觉到这种东西。

    狄九在济国的时候医术虽然高明,不过他也无法准确的感受生机是不是存在。主要原因是他缺少了经验,他为人看病的时间很少。现在他修炼大行门录,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居然自然而然的呈现在他的感官当中。

    “你说她还活着?”林波激动起来,他颤抖的语气和难以遏制的颤抖身体,表明了此刻他心里是一种如何的波动。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