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再次被划了一刀后,狄九看起来更是惊慌,手中的残那再次一刀劈出。

    又是狄氏第一刀,如果说第一刀还在桑杀身上划出一道痕迹的话,那这一刀劈出后,也只是让桑杀的衣襟动了一下而已。

    与此同时,桑杀的第三刀劈在了狄九的背部,狄九身上再溅出一道血雾。

    狄九此刻已经非常清楚他和桑杀的距离,这人的实力不是和他差不多,而是比他高了至少半个等级。

    “小子,只会这一刀吗?”桑杀冷笑一声,手中的长刀更是带起了连绵的刀气,接连数刀劈向狄九。

    几刀接连在狄九身上带出血雾,桑杀同样清楚他高看了狄九。至于之前狄九连杀彼郑生几个人,他也不会觉得奇怪。狄九那一刀仓促之下的确难以躲避,不过一旦躲开,狄九的威胁就直线下降。

    哪怕狄九练气一层,身体比之前灵活了数倍都不止,桑杀这几刀下来,依然是不断在狄九身上卷起了一道道的血迹。

    “噗!”桑杀又是一刀划过狄九的右腿,狄九身形一歪,跌倒在地。桑杀没有半分留情,手中的长刀空中一带,夹杂着更为可怕的杀气劈向了狄九的左腿,随口说道,“铅哥放心吧,我桑杀好歹也是一个玄级武者,杀这样一个蝼蚁……”

    他口中说的浑不在意,实际上他心里对狄九还是有些忌惮的,狄九只有一把短匕而已,他居然到现在还没有杀掉。

    本来看见狄九只是挨打的份,贾铅也松了口气。绿婉和桑杀实力差不多,看样子应该是绿婉没有遇见狄九,如果绿婉遇见了狄九,那狄九就不会等到桑杀来暗算了。

    可惜的是,桑杀不是他的弟子,桑杀去寻找狄九的住处,就是为了狄九身上的东西。若狄九身上有好东西,肯定是第一时间给了桑杀。

    不管怎么样,先将这小子抓来再说,贾铅心里刚刚安稳了一些,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随即焦急的打断了桑杀的话叫道,“小心他使诈……”

    贾铅是想到了刚才桑杀的那句话,只会这一刀吗?

    到现在为止,狄九似乎只是施展出来了那一刀。哪怕狄九几乎被杀的时候,他反反复复来来去去也只是那一刀刀势。

    可惜贾铅的提示已是晚了一点,狄九倒地的那一瞬间,手中的残那气息突然变化,一道可怕的杀气由下而上劈向了桑杀,狄氏第二刀!

    死亡的气息瞬息间笼罩住了桑杀,桑杀感受到了比狄九之前那一刀要强悍了十数倍的刀气杀势。

    桑杀早已将狄九当成了死人,正一刀劈向狄九的左腿,现在突兀面对这种刀气杀势,桑杀吓的魂飞魄散。

    无论他从哪一边让,这刀气杀意依然是会笼罩住他。他唯一的退路就是往上退走,可现在他的来势已太急,手中刀势也老,根本就没有余力在往上退走。

    此刻的桑杀哪里还能顾得上要狄九的左腿,他手中的长刀拼命的回移,想要挡住这一道刀气。

    可是狄九的这一道刀气太可怕了,他的长刀只能挡住其中的一小部分而已。

    “噗!”鲜血炸开,桑杀从上方跌在地上,他的小半边身体直接被狄氏第二刀的刀气分开。

    狄九吁了口气,勉强挣扎的站起,他刚才真的差点被桑杀干掉了。如果不是他隐忍到跌坐在地后,才施展出狄氏第二刀,他已被干掉。或者说,如果不是刚刚学会了狄氏第二刀,加上大行门录突破到了练气一层,他一样被桑杀干掉。

    “你很强……”桑杀嘴角溢出血迹,他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将熄灭。

    他并不觉得狄九很奸猾,自己都要对方的命了,任何手段都是战斗中的一部分。

    狄九抓起几条被子丢在血迹之中,然后才说道,“你看起来也不是白痴,干嘛要为这个假不了卖命?你放心吧,很快假不了就会和你作伴了。”

    桑杀嘴角抽搐了几下,声音虚弱下来,“我不是为他卖命,我是来找东西的。还有,你比起他,差的太远了……”

    说完这句话后,桑杀才彻底的倒在了血泊中,没有了任何生息。

    狄九转过头,将目光落在屏幕上的贾铅身上,“假不了,你等着,我很快就来扒了你的皮。”

    贾铅的脸色很是难看,他冷冷的说道,“你的确还不错,桑杀并没有说错,比起我来,你还差的太远了。”

    桑杀不过是刚刚跨入玄级而已,而他是地级强者。他此刻只是后悔,没有自己去燕京,而是派了绿婉去。

    如果说之前他肯定绿婉没有找到狄九,那现在他没有了这种肯定。绿婉和桑杀的实力差不多,桑杀被狄九杀了,绿婉会不会也被狄九杀了,这才让他无法联系上?

    “老小子,你个老乌龟不吹牛要死啊。就你这点手段,当年你狄爷爷随便发句话,也捏死你。”狄九指着贾铅大骂。

    他口中大骂,心里非常清楚,假不了说的是真话。他现在和假不了见面,恐怕他连半分钟都撑不下来。

    传闻假不了是地级武者,而刚才被他杀掉的桑杀才玄级而已。桑杀都如此可怕了,那地级武者的假不了有多强?

    “我会让你明白的。”假不了脸色平和下来,语气也变得很是冷静。只有熟悉他的人才清楚,他越是这样,那就代表着他心里的杀意是越盛。

    狄九哈哈大笑,“你爷爷我就是不明白,你这个垃圾人渣,你狄爷爷很快就去找你了。你那几个脓包手下都被我干掉了,洗净你的脖子等你爷爷来杀你。你是不是还派了一个叫绿婉的女人过来,那个女人被我制住,我准备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的。只是这个女人很乖巧,主动勾搭我,还哭着喊着将一个武学院的报名证明送给我,说是你这个老畜生强迫她来的。

    小爷见她乖巧,就允许她做了我第十八房小老婆。等你狄爷爷去找你的时候,你狄爷爷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做尿壶,把你的那些姨太太全部送给你的手下……你叫假不了吗?你怎么不叫真狗屎,真猪屎……不对,我不能这样侮辱狗屎和猪屎……”

    狄九今天吃亏有些大,激发了当年骂街的性子,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屏幕上的贾铅是破口大骂。当年在明珠城骂街,谁能骂过他狄老九?

    骂的不过瘾,他还将那张报名证明拿出来晃了几下。

    “啪!”电视屏幕一闪黑了下来,脸色被气的苍白的贾铅直接断了视频。什么时候,有人敢这样对他贾铅大骂了?这简直是个泼妇。

    更让他耿耿于怀的是,为什么绿婉的武学院报名证明会在狄九身上?他肯定自己没有看错,那是他给绿婉的。意思是等绿婉抓了狄九后,她自己留在武学院习武,而狄九交给彼郑生带回戴呈市。

    现在他联系不上绿婉,而绿婉手中的武学院报名证明却在狄九身上。

    “咔嚓!”门被打开,站在门口的齐响一脸愣神的看着狄九,刚才狄九大骂,他在外面也听到了。这似乎和他印象中杀伐果断的九哥有些不大一样啊……

    还没等他说话,他就看见了满地的狼藉和被狄九斩杀的桑杀,“啊……”

    狄九舒缓了一口气,对齐响说道,“这家伙是假不了派来的人,很强,差点就干掉我了。现在我们将这里处理干净,马上就离开这里。”

    以假不了这种人,被他狄九如此破口大骂了,要还能忍住不上门对付他,狄九自己都不相信。

    别看他骂的开心快乐,让他现在面对假不了,那还是不行的,所以他准备马上就去燕大武学院再说。

    齐响瞬间就将情况理清楚了,他可不是怕事的人,和狄九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将屋子清理干净,该扔的东西全部拉到偏远的地方丢掉。

    两个小时后,齐响就收拾好东西和狄九一起前往燕大武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