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燕京联盟空天机场候机大厅中,上千名青年男女兴奋的在一起叽叽喳喳。..如果靠近的话,就可以听见这些青年男女说的都是对即将前往仙女星的向往。</br></br>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如此开心,夹在众人之中的游狐离就不是很开心。事实上能进入仙女星,是游狐离最大的愿望。在他通过仙女星的测试后,特意请假一天去看狄九,他要告诉狄九自己即将要去仙女星了。他却发现狄九早已不在潭杏堂,不但如此,他还打听到潭杏堂似乎牵扯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里面,这让他很是担心狄九。</br></br>    虽说他有心要调查清楚狄九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奈何他时间太短,只有一天时间,只能将这个遗憾放在心上。</br></br>    不是很开心,那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对狄九的付出远远不如狄九对他的付出。自从来到回到学院后,他心里就一直在想,如果是狄九遇见这种事情,会不会放弃去仙女星,而是留下来寻找他?</br></br>    想到的结果让他很是煎熬,所以哪怕去仙女星是他最大的渴望,此刻他也无法高兴的起来。</br></br>    沈梓语一样的不是很开心,她一直低着头想着方姨的话。</br></br>    在她昏迷的过程中,没有接受过任何治疗。就是她的父母,也没有来得及赶往洛津。唯一在她房间呆时间最长的就是狄子默,方姨随口说若是有什么治疗,那也是狄子默做的。</br></br>    沈梓语很了解狄子默,虽然爱她到了骨子里面,狄子默有几斤几两,她心里太清楚了。</br></br>    她即将去仙女星,若是寻找到机缘的话,也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回到地球。要真的如此,那她这一辈子也无法知道是谁救了她。</br></br>    ……</br></br>    燕京中医药大学附院五楼最里面的vip病房中,一名脸色有些发灰的中年男子紧闭双目的躺在床上。</br></br>    此刻一个瘦高的青年走了进来,他看见躺在病床上的中年男子叹息一声,小心走过去为男子移了移被子。</br></br>    中年男子恰在此刻睁开了眼睛,他略显虚弱的说道,“子恒……”</br></br>    “爸,你醒过来了?”狄子恒激动的蹲下身子,父亲终于醒了。</br></br>    中年男子叹息一声,说话有些吃力,“你去将门反锁上。”</br></br>    “啊……”狄子恒有些不大明白父亲的意思,他依然还是照着父亲的话去做了。从小到大,他除了听父亲的话,就是听哥哥的话。</br></br>    将门锁好,再次来到父亲床边后,父亲才努力的说道,“子恒,我不长久了……”</br></br>    “爸爸,你应该去燕京最好的力禾医院,中医药大学附院的院长虽然很了不起,可是这家医院对你的病并没有更好的……”</br></br>    狄子恒的话没说完,就被躺在病床上的狄文成打断,他又是重喘几声,然后说道,“你听我说。”</br></br>    狄子恒显然很是担心他的父亲,赶紧停止了话题,“爸爸,你不要担心。”</br></br>    狄文成喘息几口,才缓缓说道,“我不担心,我和赵院长是朋友,如果不是在这里,我早就死了。”</br></br>    “爸爸……”狄子恒还想说什么,只是想到父亲的状态,强行将话咽了下去。</br></br>    狄文成看了看狄子恒,然后说道,“我知道自己好不了,你立即离开燕京,去找到你哥哥,然后和你哥哥埋名远走他乡……不要带太多的钱走,不要用你现在的一切东西……”</br></br>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狄文成再次喘息不已。话是这样说,可是他眼里的担忧并没有减少多少。他很清楚自己的两个儿子,论起玩手段,加起来乘以一百也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br></br>    他已经竭尽全力想要活下来,奈何这已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现在他只有后悔,后悔没有早点采取手段,导致了今天的场面。后悔自己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叫两个儿子躲避,也只是心里存着一丝幻想,能保住一命而已。</br></br>    事实上那个女人连他都敢动,要说不敢动他两个儿子,就是他自己都不相信。</br></br>    狄子恒呆呆的看着狄文成,他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br></br>    就算是他不继承狄氏集团,他作为狄文成的儿子,有必要远走他乡吗?还有不是说哥哥检查出来不是亲哥哥吗?父亲是病的太重,有些说胡话了?</br></br>    喘了半天后,狄文成安稳了一些,这才继续说道,“你哥哥子默才是狄氏集团的真正继承人,你和你哥哥是亲兄弟,唯一不同的就是你们的母亲……我狄文成虽然从来没有顾及到你们兄弟两人,还不至于连自己的儿子都弄错……”</br></br>    狄子恒沉默下来,难道父亲真的有些糊涂了?</br></br>    狄文成似乎知道儿子的想法,继续说道,“我现在很清醒……记住我的话,你离开这个病房后马上去寻找你哥哥子默……子默的母亲叫荀冷寒、你的母亲叫邢霜……不要有半点犹豫……你现在的母亲奚秀梅和你兄弟没有任何关系,她想要的是狄氏集团和狄氏集团的秘密……那是我的错,我心胸太狭隘……记住不要去将我的话告诉狄氏的任何人,任何……”</br></br>    狄文成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太过疲倦,再次闭上眼睛,他并没有说出狄氏集团有什么秘密。</br></br>    狄子恒站了起来,他对已经陷入沉睡的父亲躬了躬身,“爸爸,我听你的,现在就去找哥哥。”</br></br>    似乎感受到了狄子恒听了自己的话,狄文成皱着的眉头舒缓了一些。</br></br>    ……</br></br>    离开忘川山脉后,狄九将背后略显长的头发扎了起来,他打算先去一趟洛津看一看游狐离,然后去燕京看一下齐响就去燕京的联盟空天机场,乘坐飞机前往仙女星。</br></br>    可惜的是,他没有飞剑,如果有飞剑的话,那他就可以借助飞剑飞行了。这次去仙女星,一定要弄到一柄飞剑。</br></br>    让狄九遗憾的是,他来到洛津后,并没有找到游狐离,也没有找到游狐离的女友藤玲儿。去洛北大学看了红榜之后才知道,游狐离已经通过了仙女星的测试,和一群精英弟子去了仙女星。</br></br>    “哥哥……”狄九一走出洛北大学的校门,就听到一声有些不大确定的叫喊。</br></br>    还不习惯用神念的他下意识的回头,随即就看见了不远处仗着一名带着墨镜,脸色略微有些苍白的青年。</br></br>    狄九回头,狄子恒更是肯定没有看错,的确是他哥哥狄子恒。虽然现在的哥哥看起来比之前健壮了许多,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完全不一样,但是相貌还在那里。</br></br>    看着狄子恒欣喜不已的疾步走了过来,狄九停了下来,等狄子恒走到近前他才问道,“狄子恒?”</br></br>    “是的,哥哥,我是子恒啊。”狄子恒欣喜的说道,算起来他和哥哥至少有五六年没有见到了。</br></br>    狄九可没有狄子恒这么激动,至于狄氏制药那些财产,他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如果他愿意,他随手就可以弄一个比狄氏集团更厉害多少倍的大集团。他的心思不在这上面而已,他的心思现在全部在修真之上。</br></br>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狄九平淡的说道。</br></br>    对狄九的平淡,狄子恒也知道。哥哥被母亲强行赶出了狄家,这些年完全依靠自己,能对他这个兄弟高兴的起来才是怪事。</br></br>    “哥哥,父亲病危,我想找个地方和你单独谈谈可以吗?”狄子恒恳切的看着狄九说道。</br></br>    狄九的目光随意的从狄子恒身后扫了过去,点了点头说道,“好吧,你带路。”</br></br>    之前他以为那两个偷偷跟着狄子恒的,是狄子恒的护卫,现在看来应该是跟踪。好歹这个狄子恒和他前世也兄弟过,谈个话也耽搁不了多久。</br></br>    十多分钟后,两人来到了洛津一家偏僻的咖啡店。</br></br>    两人一坐下,狄子恒就一股脑的将狄文成所有的话都告诉了狄九。最后说道,“哥,你觉得我们是听父亲的,还是我兄弟两个回到燕京,将狄氏集团再夺回来?”</br></br>    “你的意思呢?”狄九问道。</br></br>    狄子恒握紧拳头说道,“我狄氏集团的财产,为什么要给那个女人占去?那个女人肯定是勾引了狄家其余的人……”</br></br>    狄九站起来,拍了拍狄子恒的肩膀笑了笑,“既然如此,那还犹豫什么,走吧,回燕京狄氏集团。不过夺回狄氏集团的事情,你还是自己去办吧,我先去帮你父亲看一下病。”</br></br>    之所以帮这个忙,是因为狄九和狄子恒谈了一会后,觉得狄子恒还算是不错的人。尽管他和狄子恒没有任何瓜葛,好歹前世和这个狄子恒同父异母过,也算是一个因果吧。还有一个原因,他本来就要去燕京,既然如此,那就顺路好了。</br></br>    “你会看病?”狄子恒没有注意狄九的语气,只是注意到了狄子默会看病的这句话。</br></br>    “会一点。”狄九嘿嘿一笑,什么狄氏集团的争权夺利他才懒得去管。等他将狄文成的病看好了后,会以最直接的方式,将那些指手画脚的干掉,然后去仙女星就行了。</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