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耿戟花失魂落魄的样子,狄九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这里还有很多宗门。你等我一下,我先测试一下,然后陪你去别的宗门看看。”

    耿戟花这才缓过神来,只知道点头,没有任何主见。

    狄九叹了口气,还没说话,就听到真离剑宗那负责测试的修士喝道,“快点,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狄九知道对方有些不爽,不仅仅是因为他慢了一点,更重要的是他居然在真离剑宗说去别的宗门看看。

    无论灵根资质如何,狄九自然都需要先试一下。他走上测试灵根的仪器法宝,双手放在凹槽上。

    一道清晰的黑色光柱冲天而起,直接到了最顶端。测试修士怀疑如果不是这测试法宝只有两丈左右,这黑色光柱还会冲的更高。

    明明狄九后面的光柱清晰无比,这测试修士还是懵逼了。

    黑色光柱?这是什么灵根?

    不要说在真离剑宗,就算是在整个极夜大陆,也从未听说过什么灵根表现出来是黑色光柱的啊。

    测试修士正想去叫长老来看的时候,那黑色光柱居然开始变淡,随着时间推移,黑色光柱彻底消失不见。

    “这是溃灵根。”旁边一名负责招收弟子的修士叫了出来。

    “什么是溃灵根?”有人问了出来。

    一个浑厚的声音说道,“溃灵根就是吸收灵气后,灵气很快就会溃散掉。无法凝聚起来,转化成修为。”

    随着声音落下,一名身穿灰色修士袍的中年男子走了过来。

    “明执事。”几名负责招收弟子的修士赶紧躬身施礼。

    那中年男子对狄九说道,“你下去,然后再上来测试一下看。”

    狄九也是有些发懵,他资质很好啊,修炼到练气七层也没有用多少时间。按照那修真玉简上介绍的晋级时间,他的速度绝对算快。由此可见,他的资质也是不错,溃灵根是几个意思?

    “好。”听到真离剑宗执事让他再测试一遍,狄九毫不犹豫的再次走上了测试法宝。

    又是一道黑色光柱冲天而起,狄九的目光却紧紧的盯着这执事。只要这明执事一句话,他就可以进入顶级大宗门真离剑宗。如果明执事说不行,也许他什么宗门都进不去。

    还真的是黑色光柱,这是什么灵根?明执事一样懵逼。

    他修炼也有一百多年了,什么颜色的灵根都见过,就是没有见过黑色的。金木水火土五种灵根分别代表的颜色是金、青、淡白、红、黄。变异灵根风雷冰分别代表的颜色是灰、蓝、雪白……

    今天真是开眼了,他看见了灵根测试的黑色光柱。

    很快他就看见了狄九背后的那根黑色光柱开始溃散,和第一次测试的情况一样。

    一般测试灵根,只要测试者还在测试法宝里面,光柱就不会溃散的。光柱溃散,那就意味着是溃灵根,溃灵根吸收灵气再快,最后也会溃散掉,变成不了修为。就是再努力,修为进步也很慢,因为每次吸收的灵气都会溃散掉九成。

    明执事对示意狄九下了测试法宝后说道,“你的灵根应该是杂色太多,最后都造成了黑色。这也就算了,关键你还是溃灵根,测试不合格。”

    狄九走下法宝,没有辩解。如果他不是黑色灵根,他甚至想要告诉这个执事,自己也可以修炼,速度还很快。

    可黑色灵根能够修炼,万一对方查看他的识海怎么办?他的识海中可是隐藏着秘密。就是他自己也是非常疑惑,为什么自己的灵根颜色是黑色的。

    “九哥,我们换一家吧。”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的耿戟花走了过来。

    “好,我陪你换一家试试看。”狄九心里不打算测试了,他要加入仙门,至少要等他弄清楚为什么自己的灵根颜色是黑色的。

    至于溃灵根,他根本就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溃灵根,他可以吸收灵气修炼,一点都不会浪费掉。

    狄九陪着耿戟花从真离剑宗离开,到霓昆宗、雷羽宗再到惊海派、万法宫、灵罗门……

    几乎所有的宗门对耿戟花说的话都是一样的,你的异雷灵根太过斑驳,测试不合格。

    一圈下来,耿戟花也是耷拉着脑袋,他知道自己没有戏了。

    “还有两家,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再想办法。”狄九决定了,如果耿戟花测试一圈不通过,他就将自己的大行门录教给他,大家一起做散修。反正耿戟花也是有灵根的,不纯的灵根修炼慢一些而已。

    “沫双,你通过测试了?”狄九拉着耿戟花来到星河派的测试地方,就看见了站在后面的景沫双。

    景沫双能站在星河派的驻地,显然是通过测试了。

    景沫双心里叹息一声,走上前两步说道,“是的……”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她的灵根并不好,是三系灵根。好在她有一系灵根很纯,被星河派收为了外门弟子。

    她和狄九、耿戟花不同。在来广场寻找宗门之前,她就知道自己是三系灵根,其中水灵根突出一些。以她的三系灵根,并且有一种灵根是纯灵根,想要进入仙门,其实并不困难。

    所以她来之前,就选择好了宗门星河派。很多知道自己灵根情况的,都会和景沫双一样,提前选择好宗门。和狄九、耿戟花这样犹如无头苍蝇一般,测试到哪家算哪家的,基本上都是一些对仙门半点都不懂的菜鸟。

    她站在这里,早就看见狄九和耿戟花在广场都测试了一圈过来。

    “狄九,要不我帮你说说看,来星河派做两个杂役弟子?”景沫双说这话,心里也有些忐忑,她不知道自己一个外门弟子,能不能说说情,让狄九和耿戟花成为杂役弟子。

    无论如何,狄九也算是熟人。

    “哈哈……”还没等狄九回答,一个爽朗的笑声就传了过来,“沫双,原来你和他们两人认识啊,这样吧,我做主……对了,你们叫什么名字?”

    爽朗笑声的是一名看起来年龄不小的儒雅男子,站在这里不像一个修士,反而像一个学者。

    狄九连忙施礼说道,“晚辈狄九,他叫耿戟花。”

    “好,好……”儒雅男子接连说了两个好字后,转身对招收弟子的修士说道,“既然狄九和耿戟花和我们宗门的沫双认识,都招收为外门弟子吧?”

    “是,郁长老。”这名招收弟子的修士心里再不理解,也只能赶紧站起来躬身施礼。

    郁长老又对狄九、耿戟花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去。他心里是暗喜不已,这两个家伙他盯好久了。偏偏这两个家伙一直到快要将广场上所有的宗门转了一圈,这才来到星河门。这中间,他还真担心有宗门招收了这两个家伙。

    别的宗门测试弟子认为狄九和耿戟花一个是溃灵根一个是不纯异灵根,他郁惊彦可不这么认为。黑色的灵根他的确也不知道是什么灵根,但肯定不会寻常就是。而且溃灵根的溃散他见过,绝不是狄九那样的溃散方式。

    至于耿戟花,雷灵根是不纯,不过耿戟花的不纯却不是真正的不纯。他肯定这广场上,耿戟花的灵根才是最好的。

    狄九连忙对景沫双说道,“多谢沫双师姐了,要不然我和戟花恐怕连一个外门弟子都做不上。”

    嘴里在感谢景沫双,狄九心里却很是疑惑。他有些怀疑刚刚加入星河派的景沫双是不是有这个面子,让一个长老出面,破格招收他和耿戟花为外门弟子。

    景沫双也连忙摆手说道,“是你们的诚心打动了长老,这才破格让你们加入宗门,和我没有多大关系的。”

    她聪明剔透,心里肯定狄九和耿戟花加入星河派和她是半分关系都没有。仙门招收弟子每一个名额都是很宝贵的,绝不可能因为她这样一个刚入门弟子的面子,就又加了两个外门弟子。

    “九哥,我们终于也是仙门弟子了。”在星河派招收弟子的修士登记完了后,耿戟花激动的抓住狄九,浑身都在颤抖。

    仙门啊,他耿戟花居然有一天能成为仙门弟子。要知道,在这之前,就是村里面的一个童子都看不起他。不,就连他自己的亲弟弟亲妹妹都看不起他啊。

    狄九也是松了口气,无论如何,终究还是进入了一个修真门派。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