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耿戟花在狄九的住处徘徊一天了,只是狄九一直没有开门,他也不敢去敲门。加入星河派的那种欣喜,此时在耿戟花脸上再也看不到半点。

    这已是他来到星河派的第四天,前面三天他都去听课了,回来他也接连尝试着修炼了三天。三天过去,他不要说通过哪一种方式修炼星河诀,就是灵气都感受不到。

    直到这个时候,耿戟花才确信自己真的是垃圾资质。因为那授道老师说的清清楚楚,星河诀人人都可以修炼。

    “轰!”焦急徘徊的耿戟花终于感受到了狄九的屋子发出一声震动,他赶紧走到门口侧耳倾听。

    又是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狄九的门忽然打开。

    “耿戟花,你在这里干什么?”狄九疑惑的看着在门口徘徊的耿戟花。

    “九哥,我完蛋了。”耿戟花哭嚎一声,抓着自己的头发,神情焦急颓废。

    狄九心情却是不错,三天时间,他的修为直接落在了练气四层。不过到了练气四层后,他的修为开始上涨,也就是说他的真元压缩到了极致,不会继续压缩了。

    此刻他的神念释放出去,比当初练气七层要强大一倍都不止,这种进步只有狄九自己可以深切的感受到。

    “怎么回事,进来再说。”狄九虽然肚子有些饿,他还是打算先帮了耿戟花。

    “九哥,我不能修炼,我是个废灵根。”耿戟花一进入屋子就焦急的说道,语气都差点要哭了。

    狄九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郁长老,耿戟花不能修炼他也解决不了,那郁长老将他们破格招收进来,人却不见了。按理说郁长老将耿戟花招收进来,肯定会有办法让耿戟花修炼才是。

    找到唯一的熟人将内心的焦急说了出来,耿戟花似乎安稳了许多,将这几天上课听的东西全部说了,又说了自己按照授道师父做的,根本就吸收不了灵气。

    “等等……”狄九忽然想到自己修炼的方式,“戟花,你说第三种方式只有星河老祖一个人做到了?那授道老师有没有说过第四种方式修炼星河诀的?”

    耿戟花摇了摇头,“没有,当时他说第三种方式修炼都不可能出现了,因为极夜大陆应该不会再出现能通过第三种方式修炼的天才。”

    狄九皱起了眉头,他肯定自己修炼星河诀的方式不是第三种。第三种是在运转星河诀的时候,体内形成一道虚幻星河,星河过滤灵气后,再进行周天运转。

    而他修炼星河诀的方式是体内形成一道虚幻星空,星空过滤灵气后,形成周天运转。

    狄九再愚钝,星河和星空还是分的清楚的。一个星空可以存在无数星河,可以浩瀚无边,而星河只是在一定范围之内,终究有一个边际。

    他修炼星河诀后,体内形成星空可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感官,而是有一种内心深层次的直觉,那就是星空。

    “九哥,我怎么办?”耿戟花说话的声音打断了狄九的沉思。

    狄九站起来拍了拍耿戟花的肩膀,“你不用担心,还有三年时间呢。以后我会接一些任务,出去寻找修炼资源,你就跟在我一起去。在这个过程中,我会帮你寻找怎么才可以修炼的方法。”

    狄九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在修炼了星河诀后,他需要的灵气恐怖到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继续留在这个偏僻的屋子修炼,修炼再多年,恐怕也只能停留在练气中期。

    想要跨入更高的层次,他必须要去寻找修资源。

    “我听九哥的。”耿戟花现在是六神无主,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狄九很是无奈的说道,“戟花,你好歹也是一个男人,不要什么事情都六神无主,做事有自己的主见。还有,我做主将你名字改了,以后就叫着耿戟,花字去掉。”

    “哦哦……”耿戟哦了几下,似乎有什么话要告诉狄九,却又有些不大敢说一般。

    “有什么话直接说,以后别吞吞吐吐犹犹豫豫。”狄九觉得耿戟实在是太老实了,这样在修真界可不行。

    “是。”耿戟小心的说道,“前天景沫双师姐被人打了…...”

    狄九一怔,随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耿戟,你说沫双师姐被人打了?怎么回事?”

    在他的印象里面,景沫双还是很善良的,而且非常聪明。以她这种聪明的人,按理说不会惹事才对。

    “前天上完课后,授道老师提了一个问题,结果没有人能回答的出来。后来授道老师又拿出一个储物袋说,如果谁能回答出他提的问题,这个储物袋就是他的。后来沫双师姐就站起来,回答了这个问题……”

    狄九打断了耿戟的话,“你说这么多人都回答不出来,只有沫双师姐能回答出来?是什么问题?”

    耿戟又开始抓头发,想了好一会才说道,“那个问题很复杂,我也没有听明白。好像是修炼星河诀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应该怎么办之类的。”

    狄九知道以耿戟的大脑袋,估计是很难解释清楚了,只好问道,“是不是有人觊觎沫双师姐的储物袋,故意找茬?”

    耿戟答道,“我估计应该是的,授道结束后,我回来的途中正好看见两个师兄拦住了沫双师姐,有一个师兄拿出了三枚灵石说要购买沫双师姐的储物袋。沫双师姐说不卖,他就说,既然不卖,那就把灵石还给我吧。我在一边亲眼看见,那个师兄没有将灵石给沫双师姐,而是自己偷偷收了起来。”

    狄九的脸色难看起来,这种事情连他在济国横行街头的时候都不会做。

    “后来他一巴掌将沫双师姐打飞出去多远,还骂着丑八怪,抢走了沫双师姐的储物袋,似乎又从沫双师姐的衣袖里面搜出了三枚灵石。”耿戟说完后,赶紧又补充一句道,“我本来是打算去帮忙的,结果他们走的太快……”

    狄九一看就知道耿戟没有敢动,他哼了一声说道,“耿戟,我知道你胆子小。如果你继续这样胆子小,以后就别跟在我后面。大丈夫做事不要畏头畏尾,否则何必出来修仙?”

    耿戟听到狄九的话有些严厉,赶紧说道,“九哥,我下次遇见这种事情肯定会立即冲上去。”

    狄九无语的说道,“也不是让你遇见这种事情就冲上去,你要看对象。我们也是因为沫双师姐才能来到星河派,有恩不报又和禽兽有什么区别?当然,也要分地点。这里是星河派宗门里面,那几个人胆子再大,也不敢杀了你。你当时出去,就算是被打一顿,那两个家伙也会心虚。如果是在宗门外面,遇见这种事情,就要看情况再说。”

    “是,九哥,我知道了。”耿戟也有些懊恼的说道,九哥说的对,有恩不报和禽兽有什么区别?沫双师姐对他可是有大恩的,不是沫双师姐,他哪里能进入星河派?

    至于郁长老是不是因为景沫双的面子才招收他和狄九来星河派,他可想不到那么多。

    “走吧。”狄九哼了一声。

    “去哪里?”耿戟下意识的问道。

    狄九带着杀气说道,“自然是去找那个打了沫双的师兄,他以为沫双刚进入宗门就好欺负,那是瞎了狗眼。”

    耿戟下意识的就要退缩,好在他想起了刚才狄九说的话,一拍胸脯说道,“好,我耿戟就是被打死了,也要为沫双师姐出头。”

    “打不死你。”狄九对耿戟实在是无可奈何。

    一个抢景沫双储物袋的家伙,最多也不过是练气中期,他现在的实力,就不相信干不过一个练气中期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