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br>    星河派的议事大殿,除了宗主和柳太上之外,所有的峰主、执事、长老再次聚集在这里。上次聚集的如此全,还是戚志伤大闹星河派的时候,不过那件事距离现在已是过去三年时间了。</br></br>    柳木生虽然只是一个太上长老,因为他是星河派唯一的元魂老祖,所以有时候他的权力甚至比宗主项天伊还要大。</br></br>    宗‘门’大殿的气氛有些凝重,所有坐在这里的峰主和长老都是沉默无语。还是太上长老柳木生打破了这种压抑的沉默,“三年前的事情已经调查出来,狄九和耿戟‘花’纯粹为了灵石这种修炼资源残害宗‘门’弟子欧阳陶、乔飒,破坏道德底线,无视宗‘门’规矩。现在我代表星河派做出如下决定,将星河派的外‘门’弟子狄九、耿戟‘花’驱除出星河派,同时发出宗‘门’通缉令。”</br></br>    大殿中的峰主和长老都看向了宗主项天伊,当初做出就算宗‘门’被灭掉了,也不会驱除宗‘门’弟子狄九和耿戟‘花’决定的就是项天伊。面对戚家商楼的压迫,星河派也是有死而已。</br></br>    现在柳木生做出了这种决定,项天伊一定会站出来反对才是。事实上星河派大多数峰主和长老都是支持项天伊的,一个宗‘门’没有了骨气,这个宗‘门’的确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br></br>    同样这里的长老和峰主对太上长老柳木生的决定也是理解的,传闻秘密出去的戚家元魂老祖回来了一人。</br></br>    这还不是柳木生做出决定的关键,关键是现在四处都传来戚家商楼分部被灭掉的消息。谁敢灭戚家商楼分部?看看整个极夜大陆,估计只有狄九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了。</br></br>    别看狄九易容成白发老者,也没有耿戟‘花’的消息,只要用脑子考虑一下,狄九就有极大的嫌疑。否则的话,星河派也不会在三年后才突然调查出来当年欧阳陶被杀一事的原因。</br></br>    当然,这也不排除戚家商楼的其余仇敌这样做。不过戚家商楼是什么做事作风?只要有怀疑,就敢动手的势力。如果说之前狄九抢夺了沼海镇的戚家商楼还有一点道理的话,那后面的几家戚家商楼再被狄九毁掉的,那狄九是半点道理也没了。</br></br>    或者很多人会说戚家商楼到处通缉狄九,这才让狄九反抢戚家商楼。戚家商楼可不会这么想。</br></br>    让所有人都疑‘惑’的是,项天伊并没有站出来反对,也没有说任何话。</br></br>    连宗主项天伊都没有出来说话,其余的长老和峰主自然更是不会站出来说话。</br></br>    柳太上要做的显然不是驱除狄九和耿戟‘花’就算了,在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后,他才继续说道,“项天伊作为一宗之主,对宗‘门’弟子过于纵容,现在我宣布项天伊让出宗主之位,由禾恢长老接任。这并不是一件光彩和值得称赞的事情,禾恢长老接任宗主一切从简,只要通知极夜大陆各大宗‘门’即可。关于这件事,各位有何异议?”</br></br>    “我不同意。”河莲峰峰主乌真真毫不犹豫的站起来说道,“项天伊作为我星河派宗主,为宗‘门’贡献甚巨,只有项宗主才可以带领宗‘门’走的更高更远。”</br></br>    “我也不同意……”</br></br>    跟在乌真真之后,接连数名长老和峰主纷纷站起来反对。</br></br>    没等柳木生说话,项天伊自己就站了出来,“我接任宗‘门’期间,并没有让宗‘门’走向更繁华,甚至让宗‘门’跌落到了极夜大陆的二流宗‘门’行列。此期间更是惹数名金丹长老陨落,为宗‘门’带来极大影响。我同意柳太上的意见,退出宗主之位,同时离开宗‘门’外出试炼。”</br></br>    连宗主项天伊自己都这么说,哪怕大家都知道宗‘门’没落和项天伊无关,大家也只能住口。</br></br>    很多人隐隐觉得,星河派很有可能就此没落下来。正如之前项天伊宗主说的,将星河派从戚家商楼的怒火中摘出去,难道就可以让星河派重新振作起来?</br></br>    ……</br></br>    “九哥,这北脊城好大啊,我们一路走来,我从未见过和北脊城这么大的修真城市。..难怪戚家商楼北域的总部要建在北脊城。”易容成一个流‘浪’散修的耿戟看着高大雄伟的北脊城,忍不住感叹了一声。</br></br>    狄九此刻易容成了一个少年,易容之后,他看起来有几分青涩。</br></br>    一年时间的各地流‘浪’奔‘波’,狄九已是可以炼制出中品法器,因为几乎是天天易容,他的易容手段同样是出神入化。</br></br>    从沼海镇开始,他带着耿戟‘花’用一个月的时间先后灭掉了四家商楼分部。不过在一个月内灭掉四家戚家商楼分部后,狄九已经是一年时间没有再对戚家商楼动手。一年时间没有对戚家商楼动手,不是狄九放弃灭戚家商楼了,而是他打算干一笔大的,就是灭掉北脊城的戚家商楼北域总部。</br></br>    现在他还不是五级阵法大师,但四级法阵那是随手就能布置。修为更是从筑基四层跨入了筑基六层。</br></br>    耿戟的实力一样是来到了筑基四层,一柄巨斧加上一手雷剑,就是一般的筑基圆满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br></br>    “嘿嘿,北脊城是戚家商楼的北域老家,这里可是有戚家元魂老不死的,你不怕吗?”狄九嘿嘿一笑。</br></br>    耿戟切了一声,“我和九哥一路走来灭掉的戚家商楼也有四家了,再说九哥你也说了,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九哥,你说那个跟在我们后面,也灭掉三家戚家商楼的家伙是谁?”</br></br>    狄九和耿戟在最初的一个月接连灭掉了四家戚家商楼分部,但与此同时,又有另外三家戚家商楼分部被人灭掉。外面的人看见的是一共有七家戚家商楼被干掉,这全部算在了易容成白发老者的狄九身上。只有狄九和耿戟才清楚,他们实际上只灭掉了四家。</br></br>    “不错,有进步,这次我们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安全来的。我一会住进天脊息楼,你出去打听消息,然后将你打听到的消息告诉我。至于灭掉另外三家戚家商楼的人,无论这家伙是不是要给我们拉仇恨都不用去管。有句话叫着敌人的敌人就是帮手。”狄九是有意让耿戟做一些细腻的事情。</br></br>    这一年来,耿戟在狄九的熏陶下,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纯净少年。虽说还不是什么厚黑之辈,比起之前来那要灵活太多了。</br></br>    用狄九教育他的话来说,“以直报怨那不是咱们做的,我们奉行的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有恩不报是畜生,有仇不报活该卑微。人敬你一尺,你需要敬别人一丈。人恶你一尺,为什么不送一尺回去?”</br></br>    在耿戟看来,九哥可不仅仅是恶人一尺了。他们一路走来灭掉了四家戚家商楼的分部,现在九哥来北脊城没有说原因,他也猜到了九哥应该是想要干掉北脊城的戚家商楼总部。</br></br>    他们这一路也杀了数名金丹修士,可那都是小地方。北脊城可是有元魂老祖的存在,一想到要和元魂老祖对干,耿戟心里也有些打鼓。</br></br>    ……</br></br>    进入北脊城之前狄九就打听过了,天脊息楼是北脊城三家最豪华的息楼之一,也是唯一一家不属于戚家的豪华息楼。</br></br>    如今他身上上品灵石都有十几万,中品和下品灵石更多,来北脊城自然是要住最好的息楼。</br></br>    只要不是特殊的日子,这种豪华息楼的房间是多的很。狄九直接开了一个大套间,甚至预定了一个月时间。</br></br>    在进入房间后,狄九就开始布置护阵。在这种大息楼,客人是有资格自己布置困杀护阵的。</br></br>    狄九将护阵完全布置好的时候,打听消息的耿戟也回到了息楼。</br></br>    “九哥,我刚才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耿戟一进来就有些惊慌的说道。</br></br>    狄九一摆手,平静的说道,“任何事情都无须惊慌,大不了我们进入轮回而已,有什么可惊慌的?”</br></br>    耿戟反应过来,狄九一路上不知道告诉他多少次遇事冷静。只有冷静,才能从容的处理事情。</br></br>    耿戟最大的优点就是学习快,哪怕第一次没有记住,第二次他也铁定会记住。平静下来后耿戟说道,“九哥,我刚刚听到消息星河派将我们两个驱除出宗‘门’了,还剥夺了项宗主的宗主之位,不仅如此,星河派还发出了对我们的通缉令。”</br></br>    说完后,耿戟发现狄九没有半分惊讶,有些忍不住问道,“九哥,你不奇怪?”</br></br>    狄九坐下来,呵呵一笑,“有什么奇怪的,预料之中而已。如果星河派不将我们驱除出宗‘门’,那才是怪事了。”</br></br>    他易容成一个白发老者连着灭掉了戚家的四家商楼,不对,应该说是七家商楼。戚家就算是没有找到他做的证据,他也会被戚家商楼第一个怀疑。</br></br>    “九哥,你是说戚家商楼可能猜到是我们做的?那我们为什么还要易容?”耿戟惊讶的问道。</br></br>    狄九解释道,“他们猜到是我们做的,但是我们必须不能让他们有肯定的证据。星河派也猜到可能和我们有关系,如果星河派还不将我们驱出去,那才是寻死之道。之前星河派全宗拼死抵抗戚家商楼,那是因为星河派占据道理。现在戚家商楼被挑到底线,星河派再拼死抵抗,那只会取灭之道。</br></br>    在星河派驱除我们之后,戚家商楼就算是要灭掉星河派,也必须要先将我们抓到,然后炮制证据。我们一天没有被抓到,星河派就安全一天时间。”</br></br>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br></br>    “踩盘子,一边修炼,一边寻找时机而已。宗‘门’的事情,暂且不管。”</br></br></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