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个玉简有禁制锁定,必须要破开禁制才可以看见里面的内容。

    狄九好歹也是一个五级阵法大师,这个玉简上的五级禁制并没有拦住狄九多长时间。

    仅仅半天时间,狄九就打开了这个玉简禁制,看见了里面的内容。让狄九惊喜的是,这个神通玉简居然并没有残缺多少,至少他按照玉简上说的,可以学会这门神通。

    半个时辰后,狄九有些无奈的放下了玉简。

    他并没有学会这门神通,因为他觉得这是一门鸡肋神通,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难怪这枚神通玉简,会挂在戚家商楼被出售。

    生机敛息,如果是敛息自己的生机,倒还有点价值。这枚生机敛息居然只是为宠物敛息生机,狄九就一个树弟,如果他陨落了,帮树弟收敛生机保护起来,有什么用处?

    树弟一样会死掉。

    狄九想要收起这枚玉简的时候,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当年在仙女星上,他获得过一块法宝残片。

    那法宝残片上他感受到了一种细微生机的波动,可他始终无法寻找到那是什么生机波动。后来他筑基成功加上阵道进步,也尝试过用神念渗透那法宝残片,除了感受到生机波动更弱之外,他依然是没有找到原因。

    莫非那法宝残片上微弱的生机波动是被生机敛息神通遮掩的?因为时间久远,这门神通出了一些问题,才让他感应到这种泄露的生机?

    一想到这个,原本对这门神通没有什么兴趣的狄九,当即开始研究这个法宝残片。

    万一他猜想正确,那被人用一种神通隐匿在法宝上的东西,应该有多厉害?

    狄九认真起来,学习速度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数天时间过去后,狄九就初步入门。半个月时间过去,狄九已可以演化这门神通。他的手段还略显粗糙,这只是需要时间去慢慢积累而已。

    就好像他的峰峦聚和波涛怒,随着他修为的进步,他每次施展出来,都有完全不同的效果。

    狄九学习生机敛息完全是为了研究那法宝残片上的生机波动而已,等他初步掌握了这门神通后自然不会去深究,第一时间就是拿出了那法宝残片。

    有些东西当你懂的时候,就感觉是隔着一张纸,不懂的时候就感觉隔着一座山。现在的狄九就是这种感觉,之前他每次拿出这法宝残片,除了神念渗透外,根本就看不出来任何东西。

    这次他再将法宝残片拿在手中后,立即就感受到了生机收敛手段的痕迹。正如他猜测的一摸一样,这个法宝残片被人用生机收敛的方式隐匿了一种东西。因为时间久远,加上其余的原因,神通手段有了痕迹,收敛起来的生机泄露出来,被他发现。

    狄九开始剥离残缺的神通痕迹,他修为只有筑基,加上生机收敛这门神通也是刚刚学会。足足用了三天时间,狄九这才将隐匿生机的收敛神通彻底的剥离开来。

    一个同样残破了的禁制出现在狄九面前,如果这个禁制没有残破,狄九估计就算他现在可以布置九级禁制,也无法打开。

    只是现在这个禁制残破的厉害,狄九只是花了半天时间就将禁制破开,一个只有豌豆大小的黑色甲壳虫出现在狄九的面前。

    当看见这个虫子的时候,狄九心里实在是太失望了。

    他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被如此慎重的隐匿起来了,原来只是一个屎壳郎。

    狄九肯定他没有看错,这就是一个屎壳郎。六只脚,头尖锐的就好像一根尖刺,还有一个角,身上是黑色的甲壳。

    这不是屎壳郎是什么?

    屎壳郎的气息极为微弱,就好像随时随地都会消散一般。狄九拿着手中的法宝残片犹豫了好一会,他不大确定自己应不应该将这个屎壳郎丢掉。

    按理说有人如此慎重的将这个甲壳虫隐匿起来,这个甲壳虫不应该只是屎壳郎这么简单才是。

    狄九也知道,修真界还真有许多这种无聊的人,有人将一个屎壳郎这样隐匿起来,也不是不可能。

    “树弟,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虫子?”狄九将小树根叫了出来。

    小树根盯着这个甲壳虫也看了好一会,狄九一看这小树根的表情,就知道小树根一样不认识这是什么虫子。他正想让小树根让开,小树根讨好的说道,“大哥,不过就是给一滴血而已,这虫子现在正是虚弱欲毙的时候。给它一滴血,有用的话,就留着,没有用就丢掉。”

    在树弟看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老大和人打斗,负伤的时候不知道要失去多少滴血,区区一滴血还犹豫个屁。

    狄九心里一动,如果只要一滴血就可以解决,那还真不是什么事情。要这真的是屎壳郎,肯定无法吸收他的血,就是可以吸收,也没有办法给出信息给他……

    不对,这肯定不是屎壳郎。屎壳郎的生命有多久?这个法宝残片上的虫子不知道泄露多久的生机了,现在还有一些生机波动,可见比屎壳郎的生命力强悍了无数倍都不止。

    狄九直接滴了一滴精血落在这个甲壳虫身上,只是瞬息间,他的那一滴精血就被甲壳虫吸收的一干二净。

    甲壳虫的气息强大了一点,一种渴望的气息被狄九扑捉到。看样子这甲壳虫还想要血。

    狄九心里冷笑,就算不是屎壳郎,也别想喝他的第二滴血。

    或者是半晌也没有等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狄九的神念突兀的扑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这是要认自己为主?狄九之所以熟悉这种认主气息,是因为他在树弟的身上感受到过。

    不过要收一个甲壳虫为宠物,狄九还真有些不大愿意,更何况这个甲壳虫还长的如此像屎壳郎。将来不能帮他什么不说,他还要顶着一个收屎壳郎为宠物的不好名声。

    也许是迟迟没有感受到狄九收自己为宠物的意思,甲壳虫身上多了一丝失落和伤心。

    狄九立即就扑捉到了这种失落,当年他几次测试没有武根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失落,还有他被甄蔓拒绝的时候,同样是这种失落感。

    叹了口气,狄九打了一道神念印记过去,就当着同病相怜吧。

    果然,感受到狄九的神念印记,甲壳虫立即欣喜起来。狄九挖了一点青色生机丢给树弟,“你带着这个甲壳虫去灵药园,我很快就要离开这里了。记得要将这个甲壳虫养好了,甲壳虫死了,我找你算账。”

    “大哥放心,我肯定会做好这件事。”树弟虽耐得住寂寞,那因为之前它是一棵树。现在它化为树灵,跟随狄九见识了更多的花花世界,每天呆在灵药园里面,心里都淡出个鸟来了。

    如今多了一个甲壳虫,好歹也算是有一个讲话的对象。

    狄九的运气显然不是每次都好,这次除了收获一个毫无用处的神通‘生机敛息’之外,就再无所获。

    可以去天幕了,狄九收起所有被他检查完的玉简,易容成了一个修真家族的弟子。

    天幕在什么地方,如何去天幕,狄九是半点也不知道。

    他并不担心,现在到处都在议论天幕,他随便寻找一个地方都可以购买到关于天幕的简介玉简。

    容边坊市虽小,也有这样的玉简出售。随便购买了几枚关于天幕介绍的玉简,狄九就离开了坊市。

    在容边坊市出口处,狄九发现了一个组队信息。

    还没等狄九仔细看这个组队信息,一名身穿白色修士服的年轻男子就走到了看信息的狄九面前一抱拳,“朋友可想去天幕?”

    “没错,我是想要去天幕。”狄九点点头,他看出来了这个年轻男子不过是一个筑基二层的修士而已。

    这年轻男子说道,“朋友应该知道去天幕的船票极为昂贵,而且大房间普通修士一个人也租不起。通铺不但不安全,还没有隐私。朋友不如和我们组队一起过去,我们合租一个大房间,几人之间也好有一个照应。”

    “还有哪几位啊?”狄九问了一句。

    白衣年轻男子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一男两女说道,“还有冰师妹、齐浅师妹和汪师弟,我叫郑飞生。

    狄九觉得到那个冰师妹有些熟悉,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般。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