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子默兄,冰师妹,那我们先去宗门驻地了啊。”郑飞生带着齐浅上来打了个招呼。

    狄九对郑飞生比对景沫冰的这个万师兄要热情多了,他连忙抱拳说道,“能认识郑兄实在是一件欣喜的事情,咱们后会有期。”

    狄九这话可是发自内心的,因为认识了郑飞生,他不仅得到了天刀精金还得到了璃珠草。就是那神念遁术,也和郑飞生有关系。虽然神念遁术可能会给他带来杀身之祸,但这门遁术的确很了不起。

    “好,好后会有期。”郑飞生对狄九的热情有些受宠若惊。

    送走郑飞生后,狄九这才对景沫冰说道,“沫冰啊,我要找我师弟去,所以暂时不能去看擂台比斗呢。”

    狄九哪里有心情和景沫冰啰嗦,他赶紧要去寻找耿戟。耿戟虽然比之前灵活多了,毕竟还是戚家商楼通缉的人。狄九就怕这家伙粗神经,被戚家商楼发现了端倪。

    看见狄九随口说了一句后就走开,万师兄冷哼一声,“没有教养的东西,以为自己是谁呢。”

    景沫冰没有再去追狄九,而是看着狄九的背影说道,“万师兄,这人还真有些自以为是。他能活到今天,也是不容易。不过他的确是有几下子,连一个筑基后期也有些怕他,我怀疑此人可能也是筑基后期。”

    景沫冰最看重的是狄九身上的筑真丹,还有其余的一些丹药。在她看来,狄九可以拿出筑真丹,那就说明狄九身上还有其余丹药。这种事情,她并没有告诉万师兄。

    可惜的是,这个修真家族出来的二世祖,居然没有被她的容貌打动。真是瞎了狗眼,对她熟视无睹。

    狄九单独走到一个僻静的地方,立即拿出了通讯珠给耿戟接连发了十多个讯息。然后狄九等了半天,也没有收到耿戟的讯息,这让狄九有些担忧。

    天幕广场是热闹非凡,特别是天幕即将开启的时候,这里更是什么人都有。

    天幕秘境争夺天幕牌的比斗擂台,更是人声鼎沸。这已经到了最后一天的比斗,几乎是每一场比斗都涉及到一枚天幕牌。

    狄九找不到耿戟,也来到天幕擂台边观看比赛。

    何邰?狄九一到擂台边,就看见了一个熟人。那个被七色蛇咬伤的精英六班学生,后来被自己救了,还和庞凡一起跟着自己试炼了一段时间。

    几年过去,何邰已是练气八层修为,正在第一百一十号擂台比斗,他的对手是一名练气九层的家伙。

    何邰这几年经历显然很是非凡,只是一个练气八层,凭借手中的一柄九珠节,将对手压制的节节后退。

    狄九的战斗经验极为丰富,他一看就知道何邰战胜对手要不了多久。

    “轰!”果然没过一会何邰的九珠节散开,化为九道连珠轰在那名练气九层修士身上,将那名练气九层修士直接轰飞了出去。

    那名练气九层修士还在空中就吐出一道血箭,然后整个人摔在了地上,伤势极为严重。

    一名身材瘦高的筑基修士走上擂台,朗声宣布道:“一百一十号擂台,散修何邰胜,进入前二十。散修何邰可需要继续争夺一百一十号擂台更高的排名,如果不需要的话,那散修何邰获得一个名次,凭借比赛牌可以去领取进入天幕的玉牌。如果需要的话,请下台等候下一场比斗……”

    何邰显然不想下一场比斗,他躬身施礼道,“回执事大人,弟子能力有限,能获得一个进入天幕的名次已是侥幸之极,就不参与下一场比斗了。”

    这名执事也知道何邰不会参与下一场比斗,直接拿出一枚玉牌递给何邰,“你凭借这枚名次玉牌可以去领取进入天幕的资格牌。”

    “多谢执事大人。”何邰大喜,赶紧接过玉牌。

    狄九看到这里,心说看样子散修并不是传说的那样无法获得进入天幕牌啊。何邰的来历他太清楚了,和他一样从地球过来,肯定没有什么后台。现在不一样凭借自己的实力获得了一枚玉牌?

    不过狄九很快就将他的想法推翻了,何邰刚刚走下擂台,就有几人围了过去。

    狄九看见何邰接连摆手,然后抓着手中的名次玉牌急匆匆的挤了出去。只是这次更多的人都跟了过去,甚至还有筑基修士。

    狄九神念强大,他很快就注意到了规律。在这一群人跟过去后,其余想要跟过来的人都停了脚步。他甚至还听到不远处一名修士叹了口气,“这次又被海盟的家伙抢先了,他们今天至少抢了七个名额。”

    短短时间狄九就明白过来,这些不知道内幕的散修们依靠自己的实力抢夺了一个名额后,很快就会被别的势力盯上。这些盯上的势力都很是默契,你弄这个名额,那我就弄另外一个,反正大家都错开来。

    狄九也跟了上去,果然何邰刚刚走出擂台观看赛场,再次被人拦住。和之前不同的是,这次是光明正大的有人拦住他。

    “小子,下手够狠啊,居然将对手打成重伤。和你比斗的修士是我朋友,今天若是你将名次玉牌交出来,再赔偿一些灵石,这件事就算了,否则这里就是你的埋魂地。”一名筑基一层的修士拦住何邰,直截了当的说道。

    何邰不是白痴,距离兑换进入天幕秘境玉牌的地方还有数里,眼下的情况不要说他没有能力走过去,就是他能走过去,得到的天幕秘境玉牌能归他?

    “废了,将东西拿走。”见何邰半晌都没有说话,这名筑基修士有些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

    旁边三名炼气后期修士见状,立即就扑向了何邰。

    “等等!”何邰赶紧叫道,他的叫喊显然晚了一点,那三名练气修士连半点要等一等的想法都没。

    “嘭嘭嘭!”三名冲到何邰身边的练气修士就好像被石头绊倒一样,直接摔倒在地。

    这三名练气修士自然不是被石头绊倒在地,他们脸都摔开花了。跌倒在地,根本就爬不起来。

    “你是何人?要和我海盟作对?”那名筑基修士抬头盯着过来的狄九,怒声问道。他看的清楚,他的人都是狄九动的手。

    狄九走上前去,伸手捏住了这名筑基修士的脖子。抬手就是几个耳光丢了过去。

    啪啪啪!几道耳光之后,这名筑基修士的脸上皮开肉绽,所有的牙齿都被打的和着鲜血飞溅出来。

    随后狄九将这名修士直接丢在地上,用脚踩着这名修士的头说道,“我就是要和你海盟作对,你能如何?”

    感受到一种死亡的气息从狄九的脚心传来,这名筑基修士赶紧道歉说道,“对不起,前辈,晚辈瞎了眼……”

    只是他的牙齿全部没了,说话根本就不清楚。

    狄九脚一抬,淡淡说道,“你海盟最好别来惹我了,否则的话,我会将你海盟连根拔起。”

    “前辈,这是我的名次玉牌。”何邰根本就不等狄九说话,主动将名次玉牌拿了出来。

    狄九伸手接过玉牌,对何邰点点头说道,“你很知趣,既然如此,你走吧。”

    “是,前辈。”何邰心里有一些憋屈,他知道这对他来说已是好事了。此刻他有些后悔没有听曾北紫的话,曾北紫就告诉他,让他不要去参加散修比斗,可他以为既然是擂台,终究是有一点规矩的。

    现在看来,规矩什么的,那都是对强者而言。对他这种没跟没底的散修,人家自然是不用顾忌规矩。

    何邰刚刚走出人群,一个清晰的传音就在他的耳边响起,“我拿了你的名次玉牌,我也给了一枚进入天幕的天幕牌给你,在你的储物袋里面。你不要拿出来看,等进入天幕的那一瞬间,你拿出玉牌进去就可以了。”

    何邰下意识的就要回头,不过这些年的经历让他强忍住要回头的想法,赶紧加快了脚步。同时神念落在了自己的储物袋里面,随即他就在储物袋里看见了一枚天幕牌。

    这是哪一个前辈?如此讲规矩,还处处为他考虑?

    等等,那个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是狄九,肯定是狄九大哥。何邰终于想起了刚才传音给他的应该是狄九,只有狄九才有可能救他。

    至于狄九能不能救他,他是毫不怀疑的。狄九大哥连戚家商楼都不惧,岂能惧怕区区一个海盟?

    何邰心里火热起来,他加快了脚步,一定要将这个消息尽快告诉曾北紫,他可是知道曾北紫一直在寻找狄九大哥。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