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音的确是漂亮,狄九却并没有真的对她动什么心思。在甄蔓之后,狄九就从未对第二个女人动过心。在经历了无数的事情后,他早已过了那个纯粹看脸的阶段。

    秦音有好几次都想要离开兑换天幕牌的大殿,她看狄九怎么看都不顺眼。只是她师父告诉过她,再没有来之前,她不得离开这个大殿。

    在天幕这个地方,只有这个大殿是最安全的,没有人敢在这里动手。

    但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庇护在这个大殿里面,只有领取天幕牌的人,才有资格留在这里面等候。她没有领取天幕牌,但她师父是元魂后期强者,也有资格留在这里等候。

    她和其余的修士一样以为狄九留在这里是为了看她,仅仅过了一炷香时间,秦音就有些怀疑自己的看法了。

    那个被她不耻的修士进来后,似乎真的坐在了一角不再动。既没有用眼睛余光偷看自己,也没有用神念扫她。

    这是一个女人的直觉,她相信没有感觉错误。既然对她没有觊觎之心,这个看起来很是嚣张和不要脸的家伙留在这个大殿里面做什么?

    ……

    何邰急切的回到自己的简易洞府,拿出通讯珠给曾北紫发了一道讯息。将狄九出现在天幕的消息传了过去,然后焦急的等待曾北紫的回话。

    他和曾北紫在天墟城见过,当时曾北紫和俞婕在一起。她们还告诉他,只要筑基了,马上就去寻找狄九,帮助狄九大哥逃过戚家的追杀。

    特别是曾北紫,对狄九大哥极为愧疚。在知道狄九大哥出现在极夜的消息,又被戚家商楼追杀后,既激动又担忧。

    足足过了数个时辰,何邰才收到了曾北紫传来的消息,消息很是仓促,只有一句话,“我们被困在百万天墟的冰河深处……”

    何邰立即就知道不好,当初在天墟城的时候,曾北紫和俞婕老师就邀请他去冰河,只是他有了自己的机缘,想要来天幕碰碰运气,这才没有过去。

    现在看来,在他走了后何邰和曾北紫还是去了冰河,还被困在冰河当中。

    根据他对冰河的了解,根本就没有人能从冰河出来。以他何邰现在的这点能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救出曾北紫和俞婕。

    想到这里,焦急万分的何邰哪里还有心思继续留在这里等候?他必须要去找到狄九,将这件事告诉狄九。他刚刚想要冲出洞府,外面就传来了天幕开启的消息。

    何邰冷静下来,他本来是想要去寻找狄九帮忙的。在他冷静下来后,也清楚就算是他将狄九寻找过去,恐怕也很难在冰河救出曾北紫和俞婕来。

    冰河如果这么容易就能出来,那进去寻找冰苓莲花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了。关于冰河的消息倒是传出来很多,反正传出消息后的修士,基本上都是陨落在了冰河之中。

    何邰开始对自己进行简单易容,他能从天墟城来到这里,已经算是幸运之极。如果让他现在去天墟城,再到百万天墟的冰河中去。不要说他去不了,就是他去的了,恐怕也无法救回曾北紫和俞婕。

    他现在最好的选择是进入天幕,然后在天幕中提升实力,同时将这件事告诉狄九大哥。到时候,他和狄九一起去冰河救曾北紫和俞婕。

    至于曾北紫和俞婕能不能坚持这么长时间,那只能看天了。

    如果没有经历名次玉牌被抢的事情,何邰说不定还不会易容。现在他很清楚,在没有进入天幕之前,他一定要装着和一个没有天幕牌的修士一样。

    ……

    汉台城,东域州最大的修真城市。汉台城在东域州的地位,比北脊城在北域州的地位还要高。

    这里聚集了整个东域州最多的修真资源,也聚集了整个东域州最富有的商家。除此之外,东域州各大宗门在这里都有驻地。

    此刻汉台城一处豪华到极致的洞府中,一名蓝发妖异青年睁开眼睛,伸手看了看后站了起来,然后又叹了口气。

    极夜大陆实在是太差了一些,他跨入九级王阵师已有两百年了,可是两百年来,他的修为只是辟海七层而已。不要说跨入化鼎,就是到辟海九层,也不知道还需要多少岁月。

    看样子他必须要离开极夜大陆了,可真是很不甘心啊。神念遁篇就是从极夜大陆得到的,他肯定神念遁篇的姊妹篇神念锻篇也在极夜大陆。

    这门遁术可是传闻中的顶级神通,可惜他只是得到了下半篇神念遁,上半篇神念锻没有得到。

    没有神念锻,神念遁就和虚设一般,他根本就不能修炼神念遁。

    所以他将神念遁改成神念遁术,刻了无数玉简散出去,每一枚玉简都有他的神念印记。只要有人修炼过神念遁,他就会从自己布置的神念法阵中知道。

    能修炼神念遁,必定有神念锻,这是他的理论。

    将自己清理了一下后,蓝发青年走到了神念法阵外。当他看见神念法阵里面一处红点闪烁的时候,激动的一颗心都要跳出胸膛了。

    他抱着万一的想法去寻找神念遁的姊妹篇神念锻,没想到还真的被他找到了。他的神念法阵有红点闪烁,那就代表着有人修炼成功了神念遁,并且施展过神念遁。而那红点,就是那人所在的位置。

    蓝发青年好一会才强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他进入神念法阵当中,只是短短时间就确定了红点所在的位置。

    应该在极夜大陆的极西处,不用问也是在天幕了。

    极夜大陆极西基本上没有修士痕迹,有修士过去,只能去天幕。

    蓝发青年根本就没有考虑,随手一带,那红点信息就被他抓起,随后身形一闪化为一道光芒冲出了汉台城。

    至于汉台城的禁空禁制,在他眼里就是摆设。

    他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天幕,然后拿走那神念锻。

    ……

    对修士来说,时间是过得最快的。狄九闭上眼睛,刚刚开始推演神念遁术,外面就传来了声音,“天幕开启了!”

    狄九一跃而起,几步就冲出了大殿。

    一直在关注着狄九的秦音惊诧的看着狄九,这家伙真的是因为自己在这里面,才留在大厅观察她的吗?

    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发现狄九观察他,而且天幕一开启,狄九就冲了出去,就好像在这里面避祸,然后等待天幕开启一般。

    以他这么横的人,还会避祸?

    狄九速度太过迅速,他从那几名海盟筑基修士中间冲过去,那几名海盟修士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去拦截。

    只是狄九速度极为迅速,短短时间,他就到了天幕边缘。

    开启的天幕,入口处就好像一帘瀑布般,一道道扭曲的虚空纹路不知道从哪里落下来。有天幕牌的修士,一个个抓着天幕牌冲进这扭曲的虚空纹路中,很快就消失不见。

    按照正常速度,狄九冲进天幕之后,那几个海盟修士也追不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狄九到了天幕边缘后,反而放慢了脚步。

    几名海盟的修士终于赶到了狄九身边,那名修为最高的筑基修士抬手祭出一个黑网,“小子,还想走……”

    几乎是在对方祭出黑网的瞬间,狄九的大锤已经轰了出去。

    峰峦聚融合在大锤当中,卷起连绵的真元巨峰,在连绵的巨峰轰击下,这名筑基修士的防御真元节节碎裂,大锤直接轰在这名筑基修士身上。

    “嘭!”这名筑基修士被大锤轰杀的同时,狄九已是一步跨入了那扭曲的天幕当中。

    好凶悍的家伙!周围的修士算是看出来了,狄九之所以脚步放缓,就是为了杀掉海盟的这名筑基后期修士。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第二卷也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