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重循不是戚家嫡系,狄九并没有一定要杀对方的想法。现在重循准备拿出火涅巢的位置,狄九更是不会杀他。

    这话狄九是不会随便说的,他看了一眼重循,淡淡说道,“你说一下当初是谁去灭掉绒夷村的?”

    “是戚家的戚宏,灭掉绒夷村是他提出来的,也是他一个人去灭掉的。”重循毫不犹豫的说道,根本就没有半分顾忌。

    反正这里并没有极夜大陆的修士,就算是有他也不在乎。从这里出去后,他不打算继续留在戚家了。他父亲就是为戚家丧命的,结果那一朵火焰戚家还收起来并没有交给他。他不想继续留在戚家卖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眼前这个狄九。

    听说狄九毁掉沼海镇戚家商楼的时候,还才是一个练气中期修士。这才几年时间,人家都跨入金丹了。几年时间跨入金丹的也不是没有,但和狄九这样一跨入金丹就可以秒杀掉金丹七层的强者,那是绝无仅有的事情。

    这种人将来的成就可以想象的到,既然狄九的前途光明,那戚家商楼的前途一样可以想到。

    “好,东西拿来,将来只要你离开戚家商楼,我就不和你计较。”狄九点了点头。

    狄九可不像他表现出来的这样平淡,从某种角度来说,火涅巢的珍贵程度远远胜于火焰。

    这并不是说火焰不珍贵,事实上火焰非常稀少。就算是顶级大宗门,也不一定有一朵真正的好火焰,他们有的只是在地火脉上面开辟一个可以炼丹或者是炼器的地方而已。

    火焰很珍贵,但能顺利升级的火焰并没有几朵,大部分火焰都是缺少了火涅巢。火焰诞生出来后,都不会主动去吞噬火涅巢,而是会慢慢的吸收火灵气成长。随着时间推移,火涅巢渐渐变成和寻常石头一般,很难辨认出来。一些火焰在成长到一定的程度后,会找到火涅巢吞噬掉。而更多的火焰在没有成长起来,就会被人为收走。

    也正是如此,火涅巢比本来就稀少的火焰还要稀少。

    听到狄九的话,重循赶紧取出一枚玉简递给狄九,狄九的神念一扫就知道重循说的没错,这玉简中记载的正是一个地方。

    他相信重循不会骗他,看重循的样子,显然是不想继续留在戚家商楼来得罪他,既然重循不想得罪他,就不会在这上面欺骗他了。

    “走吧,树弟。”狄九拿到东西后转身就走。

    “狄道友,这里有一个大阵,不如我们一起联手如何?”看见狄九带着小树根要走,那名金丹七层的修士立即着急了。

    狄九停下来看着眼前这个金丹七层修士,淡淡说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联手?我自己就可以过去,为什么要将好东西分给你?”

    狄九知道这个金丹修士为什么着急,眼前这个蓝色的池子灵气纵横,可是池子对面一面模糊。因为有神念阻隔禁制,根本就看不清楚是什么东西。

    想要前往对面,就必须要跨过蓝色的池子。偏偏这蓝色池子上空和外面进来的山谷一样,有一个天然的绞杀大阵。

    他们之前之所以被阻在这里,就是因为想要树弟看一下这个大阵如何才可以过去。谁知道树弟在这里看了半天,每次都说差不多了,结果要过去的时候,它又说,还差一点点。

    若不是这里只有树弟可以帮忙,他们早就吞了树弟。

    就这样耽误了一大堆时间,让狄九来了这里,几个人还是没有过去这个池子。

    现在狄九要带着树弟走,他们哪里甘心?实在是狄九太厉害,否则的话,这名金丹七层修士就不是叫住狄九,而是直接动手了。

    听到狄九的回答,这名金丹修士一卡壳,直接噎住了。

    人家就是不带你,你能奈别人何?

    狄九的神念已经感受到外面的剧烈波动,外面在攻击那个山谷的天然绞杀阵。

    这个蓝色的池子对面肯定有好东西,狄九现在实在不愿意和这几个金丹打起来。不过如果这几个金丹修士想要对他围攻,那就别怪他下杀手了。

    这名金丹七层的修士下意识的看了看其余几人,没有人流露出战意。实在是因为狄九太厉害了一点,现在他们还并不知道池子对面是什么东西,就和狄九拼命,根本就不值得。

    以狄九的实力,就是他们几个围攻,最后恐怕也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这金丹七层的修士吸了口气,对狄九一抱拳说道,“狄道友,我这里有两枚四级灵草……”

    这金丹七层修士话没说完,狄九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他一摆手直接阻止了这名金丹修士的话,看着几名金丹修士淡淡说道,“灵草矿石什么的,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我倒是缺少一朵火焰,如果谁有的话,我带你过去看看也不是不行。”

    说完这句话,狄九走到了蓝色池子的一处方位。他的神念一直在感受这蓝色池子的规则波动,让树弟凭借直觉,也许也可以通过这蓝色池子。狄九真正在意的不是蓝色池子对面有什么东西,而是这蓝色的池子。

    池子对面是什么东西,谁都没有见过,这个蓝色池子灵气环绕,显然非同寻常。

    “我知道一朵火焰的下落。”出乎狄九预料的是,那名金丹六层的修士站了出来,对狄九抱拳说道。

    狄九一怔,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本来他就不打算带这几个金丹修士过去。按照道理说,就算是知道火焰下落,也不会主动说出来啊,这里的东西也许很珍贵,再珍贵也不一定比火焰还要珍贵吧?

    “你真知道火焰下落?”狄九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名金丹六层的修士。

    这名金丹六层的修士迅速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玉简递给狄九,“这里就是火焰的下落,道友可以查看一下,这朵火焰就在天幕之中。”

    狄九抓过对方的玉简,随即他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

    这个玉简上有一座地火脉的位置,玉简倒是标注的很仔细,甚至指出了那朵火焰的方位。

    可是这玉简他有啊,刚刚重循给他的玉简上标注的位置,就是这个地方。

    “你说的火焰位置就是这里?”狄九的语气没有半点欣喜,他猜测这火焰应该就是被重循父亲弄走的那朵火焰。

    这名金丹修士看出来了狄九的脸色,他赶紧说道,“狄道友,虽然这个地方很多人都知道,我敢肯定没有人标注的有我这么详细准确。”

    狄九听到详细这两个字后,心里一动,神念再次落在玉简上,他发现了不同。

    这名金丹六层的修士给的玉简位置,和重循给的火涅巢位置的确是在一个地方。但是细节处却不大相同,也就是两人标注的详细方位有不小的差异。

    重循的父亲亲自带走了一朵火焰,自然不会标注错误火涅巢的位置,而这名金丹修士又说他的位置很详细准确。那很有可能这个金丹修士说的火焰,和重循父亲获得的那枚火焰不是同一朵。

    狄九面无表情的收起玉简,语气平淡的说道,“你给的火焰位置我有,我说话算话,你跟在我身边吧。”

    “是,多谢狄道友。”这名金丹六层修士赶紧抱拳感谢了一句,疾步走了过来。

    那朵火焰很珍贵,可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他去过这个地方,以他现在的实力,不要说得到火焰,就算是靠近火焰也很难。天幕可不是一直开着,在天幕关闭之前,他肯定得不到火焰,既然得不到火焰,那他不如将位置送给狄九,换成眼前切实的利益。

    “狄道友……”重循也有些不甘心的抱拳说了一句。

    狄九知道他的意思,“你也跟着一起吧。”

    重循给他的东西很重要,而且重循肯定会脱离戚家,以戚家的尿性,重循和戚家只会是仇人不会再是朋友。所以狄九才会让重循一起过来。

    “多谢狄道友。”重循欣喜的说了一句,赶紧两步就跨到了狄九身边。

    余下的三名金丹修士面面相觑,现在狄九有两名金丹帮忙,他们更是不敢动手了。可要他们拿出和火焰一样等级的宝物来,他们根本就拿不出来。

    狄九可不管这几个家伙怎么想,他看出来了这个蓝色的池子上空有一个空间绞杀大阵,这个大阵他根本就破不去,就是树弟也走不过去。

    但是蓝色池子中的法阵和池子上空的大阵是不同的,等级也要低很多,最多只是一个勉强五级的法阵,他只要从蓝色池子中过去就行。

    狄九抬手抓出数枚阵旗丢了出去,布置了一个四级护阵将他所在的范围屏蔽下来后,再次拿出数枚阵旗丢入池中。

    原本看起来很寻常的蓝色池子,突兀迸发出浓郁到极致的灵气。仅仅是感受一下,狄九就觉得修为在松动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