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刻狄九的第五裂纹刀才彻底在那名金丹七层的修士体内爆开。

    第五裂纹刀刀浪刚刚撞击到这名金丹七层修士身上的时候,这名金丹七层修士只是震惊狄九的真元浑厚,他的双钹第一次没有完全挡住狄九的刀浪。

    和大多数第一次遇见裂纹刀的修士差不多,对狄九这一刀余波轰在身上并没有多少在意。也不过是受点轻伤而已,这点轻伤对一个金丹后期修士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

    可谁能知道狄九这一刀真正的杀机在刀浪撞击在身上之后爆发,那无穷无尽的刀纹冲进体内,在体内炸开。就好像浪花轰在礁石上溅出的无数水滴一般……

    撕裂的痛楚和死亡的气息蔓延开来,这名金丹七层修士伸手指着狄九想要说一句话,无数的血雾在他身体炸出来,他居然一个字都没有说出,就此气绝。

    狄九根本就没有管这名金丹七层修士,他拼着受伤,如果还干不掉一个金丹七层,那他今天只能逃走。所以这名金丹七层修士被他斩杀,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

    一杀掉这名金丹七层,狄九不顾自己腰间被创,刀芒就化成天幕卷起一片片杀机。

    就好像虚空中卷下的瀑布一般,飞流直下三千尺。

    “噗!”一名金丹四层的修士刚刚将狄九的一道峰峦拳山轰碎,就被这刀幕席卷在其中。几乎碾压的空间气势蔓延过来,这名金丹四层修士根本就没有反抗余地,就被狄九的刀幕劈成两半。

    周围寂静下来,余下的三名金丹修士都没有动手,都是震撼的看着狄九。

    就是强大的金丹九层圆满也不过是狄九这样吧,他们五个人围攻狄九,一个照面之后,狄九杀了一个金丹七层还在受伤后又干掉了一个金丹四层。

    那名金丹八层的修士吸了口气,这些攻击看起来似乎好几道,中间你来我往的,事实上都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本来他伤了狄九后,长枪再次凝聚出一道枪技,准备趁热打铁干掉狄九。

    可是他的枪技还没有凝聚出来,狄九就在干掉一个金丹七层后,又杀了一个金丹四层。这种祭出法宝出手频率比他的速度要快了将近一倍。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对方的神念至少比他的神念要凝练一倍左右,而且真元还不输给他。

    也就是说他和狄九单打独斗,对方可以轻松干掉他。刚才狄九选择的是那个金丹七层,如果是选择的他,他也不一定能逃过去。

    感受到狄九如此可怕,这名金丹八层修士一时间没有再出手。

    那两名金丹中期更是有些发冷的看着狄九,狄九战他们五个金丹联手,用中了一枪的代价干掉了一个金丹七层和一个金丹四层。接下来他们只有三个人,可以想象就是他们可以干掉狄九,恐怕他们三个也不会好过,至少要死掉两个。

    狄九神念凝练,转换法技在呼吸之间,就是这一点就远远强于他们几个。他们还要抢这种狠人的东西?

    在这两名金丹中期修士要打退堂鼓的时候,之前强迫树弟进入这里,也在蓝色池中修炼的那名金丹七层修士却是眼睛一亮。

    狄九的确很强,可五个金丹修士围攻他,他就受伤了。如果这里的人再多几个,他肯定狄九今天不好过。

    别人不知道狄九身上有什么东西,这名金丹七层的修士可是清清楚楚。狄九收走了一条蓝色灵脉,他看见狄九收走蓝色灵脉的,而且这条蓝色灵脉被狄九收走后,蓝色池子里面的水灵气明显的淡弱下来。他在这池子中修炼了短短几天时间,就要跨入金丹八层了,他还知道之前那个给狄九玉简获得和狄九一起进入蓝色水池的金丹修士已经跨入了金丹七层。

    如果狄九干掉两人没有受伤,他还不敢多想。狄九干掉两人受伤了,他心里的火热再也忍不住起来。他可是清楚的知道,之前这五人围攻狄九的时候,并没有全力出手。

    不等这两名金丹中期退出去,这名金丹七层修士就厉声叫道,“此人得到的可不是一株魂元果,他得到了三株魂元果,至少有九枚。除了这三株魂元果之外,他还得到了一条蓝色灵脉。这蓝色灵池中水的灵气连原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原因就是里面一条百丈的蓝色灵脉被此人抽走。好东西一起分啊,这蓝色灵脉哪怕一个人只要半丈,也足以让我们都跨入元魂之境,大家还犹豫什么一起上啊……”

    说完这句话,这名金丹七层巅峰的修士冲出了池子。和这金丹七层修士一起的两名金丹,一样没有半分迟疑跟着都冲了出去。

    他们很清楚的知道,池子的灵气浓度的确下降了数倍都不止。

    听到狄九身上还有一条百丈的蓝色灵脉,还听说这池子的灵气浓郁度连原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所有的人都眼红了。

    那名金丹八层修士看见狄九还有这么多好东西,一样是红了眼睛。不要说狄九抽走了一条百丈的蓝色灵脉,就是狄九有可以容纳百丈蓝色灵脉的储物法宝,也是无上至宝。

    “大家一起杀了他,灵脉我们一起平分,动手的人人有份……”金丹八层修士一声狂吼,带头冲向了狄九。

    狄九心里一沉,根本就不等他遁走,无数的法宝已经轰了过来。

    同一时间,有人将洞口封禁住了。尽管这封禁对狄九来说根本就不够看,可是等他打开这个封禁的时候,他早就被人干掉多少次了。

    还在蓝色灵池中的树弟和秦音心里一样都沉了下去,狄九再厉害,这么多修士他能杀的了多少?

    看见无数的修士蜂拥冲向狄九,就连重循也缓慢移了过去。

    他一样是清晰知道灵池浓度下降的,狄九拿走的灵脉有多少长他不知道,他肯定狄九拿走了一条灵脉。他才在这灵池中修炼了几天时间,就已经是金丹六层圆满,这条灵脉只要分给他几尺,他就有机会跨入元魂境。

    看见狄九陷入了无穷无尽的攻击当中,重循再也顾不得多想,也跟着冲了过去。

    狄九再厉害,今天也是必死无疑,他没有必要再怕狄九。当初传闻狄九在戚家商楼用困杀阵杀了所有戚家三楼的金丹修士,今天狄九根本就来不及布置困杀阵。况且他是亲眼看见那名金丹八层修士一枪穿过狄九的腰际,看样子狄九也没有传闻中那么厉害。

    “噗噗!”哪怕狄九穿了灵甲,短短时间,他也是被数道攻击轰中,溅出了数道血痕。

    狄九的神念扫到洞口被人用阵法禁制困住,他除了硬拼之外,根本就没有第二条路。

    长刀被狄九席卷出来,一道道刀幕疯狂的泼洒了开。

    峰峦聚和波涛怒在这个时候狄九反而不敢轻易施展,这种东西太消耗他的真元和神念。

    “轰轰轰!”混战一旦打起来,不断偶修士陨落,狄九也不断的被各种各样的法宝轰在身上。

    狄九的神念看见那名将自己抽走灵脉夸大十倍鼓动大家一起围攻他的金丹七层躲在背后,立即就很清楚,这里很多人都在想着捡便宜。

    如果大家全部齐心协力,估计他连半柱香都支撑不到。

    想到这里,狄九开始游走,同时一枚枚阵旗被他偷偷的布置出来。

    几乎每一枚绞杀阵旗被布置出来,狄九都会杀掉几名修士,同时他身上也会增添数道伤口。

    “轰!”一枚石珠轰在狄九的刀上,漫天的碎石溅开,将狄九刚刚激发起来的刀意也遏制住了。

    不等狄九收走长刀再次祭出,在旁边等候多时的那名金丹八层修士手中的长枪就好像一条隐藏在暗处的毒蛇一般扎了出来,长枪卷起一道道枪意破开了狄九的真元护罩和灵甲,从狄九的胸口穿过。

    “噗!”长枪收走,狄九胸口一道血箭喷出,狄九整个人都感觉到虚弱起来。

    我不能死,狄九意识甚至有些模糊,他手中的长刀再次泼洒了出去,第六刀天幕。

    和原来的天幕不同的是,这一道天幕不再说从虚空落下,而是从远处横扫过来,几乎所有的修士都在这一道天幕横扫之下。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