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带着一些道则气息的虚幻刀幕横扫过来,一道道血雾炸开。

    “噗噗噗!”数十名修士被这种横扫的刀幕直接划为两半,甚至有两名金丹一层修士,也没有逃过这种厄运。

    这一刀之后,可怕的极度虚弱感传来,狄九心里一冷。他知道这不是第六天幕刀带给他的,而是那个金丹八层修士的一枪。那一枪穿过了他的前胸,一种不属于他的真元气息在体内弥漫。虽然无法和他的第五裂纹刀相比,却也是一个道理。

    如果不能驱除这种气息,他将没有动手的能力。

    大急之下,狄九疯狂运转星河诀,他想要通过星河诀将这种不属于他的真元气息卷走。

    星空脉络在狄九体内一开始周天运转,狄九就惊喜起来,那不属于他的真元气息尽皆被星空脉络卷走,然后涅灭在他体内浩瀚无边的星空脉中。

    只是几个周天过去,他体内的第二颗大星就形成了轮廓。

    “谁敢再保留手段,或者是谁敢再不动手,这次什么都分不到,我涿逸飞说到做到。”那名金丹八层修士怒吼一声,手中的长枪更是卷起无数枪影。

    狄九一刀天幕斩杀数十名修士,加上之前被狄九斩杀的修士,将近两百修士,短短时间只剩下了一半左右。其实不用这名金丹八层修士说,围攻狄九的修士也知道他们遇见硬茬了。

    这金丹八层修士话音未落,又是数十道攻击席卷向了狄九。虽然攻击向狄九的法术少了许多,攻击强度比之前要强了一倍都不止。

    这次躲在后面的人少了许多,大多少的修士都全力出手了,就连守着洞口困阵的两名金丹修士都冲向了狄九。他们拦住狄九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狄九身上的宝物吗?

    刚才涿逸飞说谁敢不动手,那什么都分不到。他们守在洞口的确是必须的,等会分宝物的时候,可没有人会考虑他们做的事情。说不定涿逸飞真的不会分灵脉给他们。

    狄九长啸一声,他的气势急剧攀升,只是短短时间就跨入了金丹二层。

    “他晋级了……”一名金丹初期修士惊恐叫道,在狄九晋级的那一刻,他似乎感受到了狄九身体中有一颗明亮的星星闪烁了一下。

    这种功法他没有见过,这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还从未见过有这种猛人,在战斗中跨入金丹二层。

    伤势还重,狄九却是再次祭出长刀,一道道冰寒的刀影被他劈了出去,只要挡在他刀前面的一切,都会被这冰寒刀影撕裂。

    第四风萧刀!

    第四风萧刀并不是群杀刀技,而是单对单的刀技,这一刀劈出后,根本就没有后退的道路,那种舍我其谁挡者死的刀意之下,就是金丹后期,也无法直面狄九的这一刀。

    冰寒气息笼罩住狄九劈下去的刀势空间,狄九却是祭出了两道盾牌。

    别人做不到在全力攻击当中再祭出防御法宝,他可以做到。他的神念凝练之极,攻击中祭出两道盾牌,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

    秦音脸色有些发白,树弟也反应过来,焦急万分的说道,“你是大哥带来的,赶紧去帮大哥啊……”

    树弟只是一个树根,防御能力极差,加上还没有跨入三级,在这种混战之下,进去后只能迅速找死。

    秦音冷静下来,她看着混战中的纵横法宝和法术爆炸声音心里非常清楚,她上去后,同样是找死而已。

    看见秦音不动,树弟愈发焦急起来,“你好歹也是大哥带来的女人,大哥死了,你能好过才是怪事。你这种怕死的女人,长的又一般般,再不拼命点,凭什么跟着大哥……”

    担心狄九陨落,树弟完全不会管它在说什么。

    “住口!”秦音盯着树弟说道,“你对法阵应该比我更精通,现在这个地方被人用困阵困住了,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这困阵打开……”

    “对,对,对!”树弟听到秦音的话,一连说了几个对,“大哥现在走不掉,等我打开困阵后,大哥肯定可以走掉。

    “等等,不能明目张胆的过去,要偷偷的破掉这个困阵。”秦音看见树弟就要直接过去,有些无语的叫住了树弟。

    原本想要直接过去的树弟听了秦音的话哼了一声,“我树弟是这么不明白事理的人吗?你且看我的手段。”

    树弟没有跨入三级,却也是二级巅峰的树妖,它的树根直接隐匿的从地下延伸向了困阵。

    如果是在平时,树弟的这个动作和掩耳盗铃没有什么区别。

    现在还真的没有人会注意树弟的这一根隐匿树根,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围攻狄九,哪里还有闲情去观察别的事情?只要眼角余光可以看见没有人去动洞口的困阵禁制就可以了。

    风萧刀下易水寒,此刻挡在狄九风萧刀前面的一切东西都会被碾压撕裂掉。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一旦凝聚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挡住。

    “噗!”那名鼓动起大家围攻狄九的金丹七层巅峰修士眼睁睁的看着风萧刀撕开他的防御,从他的眉心劈落。

    狄九有心要杀他,他再怎么躲避,也躲避不掉。

    这名金丹七层巅峰修士眼角闪过一丝后悔,他不是后悔对狄九动手,而是后悔自己出头鼓动大家对狄九动手。狄九这种状态,被斩杀是迟早的事情,如果不是他鼓动的,狄九肯定不会先找上他来。

    血雾炸开,他没有能力再想下去。

    “轰轰轰!咔嚓!咔嚓!”狄九的风萧刀从这名金丹七层巅峰修士眉心劈落的同时,他的两面盾牌被众多的攻击轰裂开。又是几道攻击落在狄九身上,一道刀痕从狄九左背劈到右边腰间,另外一道攻击轰在狄九的小腿上,狄九小腿骨骼发出咔嚓一声裂响。

    狄九跪倒在地的同时,第二次施展出了天幕。

    哪怕狄九现在重伤,金丹二层施展出来的天幕之中,刀幕更是飘渺和虚幻。那种凝聚在天幕之中的刀意已经有了模糊的规则气息,刀幕之前更是萧杀一片。

    三千组练挥银刀,一片血影凝幕稍。

    刀幕划过空间,又是数十名修士被天幕拦腰斩断,血雾横飞凝聚在了一起。

    等天幕刀划到最后的时候,这一片片血影竟然和天幕刀影连接起来,形成了一片完美的幕卷。唯一有区别的是,这片刀幕的幕尾是一片鲜红。

    第一刀天幕狄九斩杀了至少四五十名修士,不过那一刀天幕并不完整,杀的大多数筑基、练气修士,金丹修士寥寥无几。这一刀天幕之下,狄九只是杀了二十多人。但是这二十多人包括了七名金丹,其中就有一名金丹六层。

    将近两百人围攻狄九,此刻只剩下了六十人不到。

    狄九单膝跪在地上,眼睛甚至闭了起来。他有一种想要睡过去的渴望,身体更是虚弱到了极致。

    他内心深处叹息一声,人实在是太多了啊。

    在狄九第二刀天幕之后,攻击甚至再次顿滞下来了。这人到底是谁?实在是太可怕了一点。

    那名金丹八层修士都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不稳,眼角跳的厉害。刚才狄九的两面盾牌,有一面就是他一枪干掉的。

    和狄九刚才那种类似于进入天幕时候的横扫刀幕,如果再来几次,他们还有谁能活下去?

    “他不行了,杀了他。”一名失去了一条胳膊的金丹二层修士反而最先怒吼起来,他同样被狄九的第二刀天幕惊住,不过被狄九劈掉一条胳膊后的仇恨燃烧的他清醒过来。

    “对,一起出手,杀了他!”十数名修士再次疯狂的祭出法宝轰向了狄九,这个时候,甚至有人忘记了狄九身上的宝物,只是单纯的要干掉狄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