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只要魏姗姗没有问题,那就不要紧,狄九前进的时候更是小心了。这次只是走了十几个呼吸时间,狄九就停了下来。

    他已经看见了秦音、何邰和景沫双,这里不仅仅是他们三个,还有更多的人都被一种漆黑的丝线穿过身体,悬挂在了一个黑如墨汁的池子上空。

    这黑色的池子很是诡异,狄九的神念落在上面,根本就无法渗透进去。他只能感受到一种和灵魂有关联的气息在池子中涌动,一些白骨漂浮在池子中间,时隐时现。古怪的臭味传来,让人作呕。

    正如树弟说的,这不是什么好地方,这个池子应该就是恶魂池了。

    狄九刚刚想到这里,就看见一条漆黑的丝线突然融化,挂在丝线上的那名修士直接跌落到了下面如墨汁一般的恶魂池之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恶魂池中冒出几个黑泡,然后消失不见。

    狄九心里惊骇不已,他的目光落在秦音三人身上,秦音、景沫双和何邰都是耷拉着脑袋,估计也是认命了。

    或者是之前那名落在池子中的修士惊醒了景沫双,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当她看见狄九的时候,狄九同时发现了她身上的黑色丝线突然消失。

    狄九来不及细想,直接冲了过去,他绝对不能等景沫双跌落到恶魂池中。一旦等景沫双跌进去,神仙也救不了。

    狄九一冲进恶魂池上空,一种恐怖的压抑就扑向了他。这种压抑不是针对他的真元和肉身,而是压抑他的灵魂。就好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在撕裂他的灵魂一般,让他难以呼吸。

    短短时间,他的神念就被这双无形的大手撕裂的七零八落,仅存的一些神念也被压回了识海,然后身体直线下降。

    狄九闷哼一声,识海中的神念疯狂伸展,下一刻他被压缩回去的神念再次伸展出来,止住了他身体下降的趋势。

    好厉害,狄九心里暗自震惊。若不是他的神念被星河诀凝练过,又被锻神术凝练过,刚才他已经落进了黑色池子了。

    景沫双看见狄九很想张口说话,却无法说出来,随即她就惊骇的发现狄九冲向了她。

    狄九不了解恶魂池的可怕,她清楚啊。恶魂池可以压制灵魂,在这恶魂池上飞行,伸展出来的神念立即就会被撕裂或者是压缩回去。神念都被撕裂或者压缩回去了,那就等于没有神念,没有神念,自然是要落下去的。无论是依靠神念真元还是依靠法宝,在恶魂池上空都是不能飞行的。

    退一步话说,就是能够在恶魂池上空飞行,修士一旦冲进这恶魂池空间范围,恶魂丝线也会立即穿过修士的身体,将其挂在恶魂池上空。

    景沫双疯狂的燃烧真元,在狄九抓住她的同时,她忽然身体一扭,正面抱住了狄九。

    跟着狄九的神念就清晰扑捉到一道黑色的丝线再次穿过景沫双的身体,跟着景沫双双手用力,狄九明白了景沫双的想法,他没有抵抗,顺着景沫双的用力方向被甩到了恶魂池外面。

    “狄师兄,在恶魂池上空不能用神念,所以也不能横渡……”魏姗姗心里很是后悔,她太过紧张,居然没有将这种重要的事情告诉狄九。

    “姗姗师妹,为什么那黑色丝线穿过沫双师姐后,没有继续穿过我的身体?”狄九反而是疑惑这件事。

    按照道理说,那景沫双正面抱住他的同时,那黑色的丝线穿过了景沫双,跟着丝线必定要穿过他才是,可事实上是,那黑色丝线并没有穿过他的身体。

    魏姗姗解释道,“那黑色丝线是恶魂丝,只穿过一个人,一旦穿过一个人了,就不会继续穿过第二个人。被恶魂丝穿过,半柱香就会失去说话和行动的能力。如果你晚一点点从恶魂池上空出来,马上就有第二根恶魂丝出现穿过你的身体。”

    狄九明白过来,难怪景沫双要抱着他,这是想要为他挡住恶魂丝。

    魏姗姗看见景沫双第二次被恶魂丝穿过,眼圈红了起来。她很清楚恶魂丝穿过身体的时候,那种可怕。虽说她没有经历过,但是之前她见过。

    每一个被恶魂丝穿过的修士,都会发出凄厉的惨叫和挣扎,那种凄厉惨叫让她现在也不敢想起。如果不是极度的痛苦,修士不会有那种凄厉惨叫。只是这种挣扎最多只有半柱香时间,半柱香后,不但不能挣扎,也无法惨叫。

    沫双师姐就是为了救秦音,这才被恶魂丝穿过的。

    “我知道了,我现在去救人,人救下来后你们先不要触碰。”狄九说完,身形再次一展冲向了何邰。

    对这个恶魂池他已经有了一些了解,第一次是不了解才差点吃亏,这次他不会再重蹈覆辙。

    果然狄九一冲到恶魂池上空,那种撕裂神念的阴冷压抑气息再次涌了上来。狄九最大程度的释放自己的神念,他的神念哪怕被撕裂了一大半,余下的神念让他在这恶魂池上空依然是毫无障碍。

    似乎感受到狄九的不同,那撕裂狄九神念的阴冷压抑气息幻化成了一只黑色的大手,直接抓向了狄九的识海。

    识海隐匿在紫府当中,这个黑色的大手印依然是清晰无误的找到了识海的所在。

    狄九大怒,他的神念哪怕再凝练,只要识海被抓,他一样是死路一条。

    还没等狄九做出抵抗,一道黑色的恶魂丝犹如一道闪电一般射了过来,想要穿过狄九的身体。

    狄九手一张,一团黑色火焰被他祭出,同时他打算好了随时退走。一旦他的光明星空无法燃烧这恶魂丝,他立即退走再想别的办法。

    “嗤!”的一声,焦臭传来,狄九清晰的看见那黑色的恶魂丝被他的光明星空燃烧殆尽。

    道火果然强大,下一刻黑色道火就扑向了那一道抓向他识海的黑色大手。

    黑色道火撞击到了那黑色大手中的同时,让狄九牙齿都发酸的凄厉惨叫传了过来,大手瞬息溃散。

    狄九没有去管这溃散的大手,他的黑色道火落在了穿过何邰的恶魂丝上。恶魂丝消失,何邰身上的一道黑色印记也被狄九的黑色火焰带走,跟着狄九手一卷,就将何邰丢到了恶魂池边缘。

    同一时间,狄九已经如法炮制,将秦音和景沫双也都丢到了池子边缘。

    没等狄九去救其余的人,那些被恶魂丝穿过挂在池子上空的修士就好像下饺子一般,尽皆落在了恶魂池中。

    狄九和这些人都不熟悉,他没有冒险去救,还没等狄九冲出去,这恶魂池忽然咆哮起来。无穷无尽的漆黑池水从四面八方席卷过来,将池子上空的狄九包裹在中。

    神念都无法渗透出这四面裹来的黑色池水,狄九脸色一变,随即大声叫道,“树弟,带他们几个赶紧退出去,我到时候来找你。”

    “快走!”树弟对大哥的命令,那是忠诚不渝的执行。它身上伸出数条树根,将还不能自己动作的景沫双、秦音和何邰三人卷起,然后对魏姗姗吼了一声,“赶紧走,大哥等会有办法出来。”

    树弟是三级树妖,它见识太多了。它留在这里根本就不能帮助狄九什么,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早点离开,免得大哥着急。让大哥没有后顾之忧,才是它最应该干的事情。

    魏姗姗早就六神无主,恶魂池狂涛席卷,那种魂魄上的压制,让她站立都有些艰难。此刻树弟一声吼,她赶紧跟着树弟往外冲。

    也许是狄九的牵制,树弟和魏姗姗倒是没有半分阻拦的就冲上了那白色台阶。

    上去的时候不像狄九下来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仅仅是小半个时辰,树弟和魏姗姗就冲出了白玉台阶,落在了废弃矿坑外面。

    再往后看,哪里还有台阶?

    景沫双已睁开了眼睛,中途发生的事情,她很清楚。她看着那黑黝黝的矿坑,眼里全是愧疚。

    很多时候,她宁可自己死了,也不想连累别人。况且狄九还是救了她几次的恩人,上次拦住欧阳陶就是狄九帮她忙的。否则的话,早就没有她景沫双了。她帮狄九做了什么?充其量只是没有揭露狄九,然后将狄九带到了寂川城参加登仙门大会而已。

    “我太没用,狄大哥都救我三次了……”何邰揉着自己的头发,他还有一句重要的消息没有传给狄九,没想到狄九就为了救他陨落在了恶魂池中。

    树弟也很是担心的看着这个废弃的矿坑,它知道狄九没事,可现在没事不代表将来没事啊。

    (请求一下月票支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