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完了!”一直站在外面等候的何邰等人看见这种恐怖的空间翻滚,也都是从心底冒出这两个字。

    在何邰眼里,眼前的空间就好像被一台功率极大的搅拌机不断搅拌着,哪怕是神念渗透进去,神念也在瞬息消失不见。

    不要说恶魂谷了,就是那个废弃的灵石矿坑,此刻也化为了虚无。

    秦音和景沫双、魏姗姗三人也是呆滞的看着眼前混乱的一切,之前她们再次看见青光的时候还激动的准备修炼,现在青光消失不说,恶魂谷也消失不见了。消失的恶魂谷空间刃芒翻滚混乱,神念进去都被绞杀,这种情况下,如果狄九还能活着才是怪事。

    树弟也是呆滞的看着翻滚的空间,它能感应到狄九没事,可是它却也可以感应到狄九命在旦夕,即将陨落的状态。

    它尝试着伸出一道树根进入眼前混乱的空间中,只是那根藤一伸进去,就被无数的空间刃芒撕裂成为了虚无。

    何邰扑通跪倒在地,他来自地球,比起修真界的大多数修士更注重情感一些。狄九救了他几次,连他进入天幕的名额也是狄九给的,这次也是为了救他陨落在了恶魂谷在,这让他内心深处有一种极深的歉疚。

    可笑他还想着告诉狄大哥去救曾北紫和俞婕,为什么他们就不能想着帮狄九大哥一些,总是想着要狄大哥来帮他们?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景沫双心里无力的坐了下来,嘴里喃喃说道。秦音说知道狄九在哪里,魏姗姗要去叫狄九来帮忙的时候,她就应该阻止的。

    秦音也感觉到很是难过,不过她比景沫双要好很多,狄九抢夺散修的人品和之前对她说的话,让她一直对狄九几次出手帮她有些怀疑,她伸手扶住景沫双说道,“沫双,我听说狄九师兄在进入宗门之前就认识你?后来你们宗门的郁长老看在了你的面子上收了狄九师兄?”

    足足沉默了十几个呼吸时间,景沫双才缓缓说道,“说起来我还是他的妻子……”

    “啊……”听到景沫双说是狄九妻子的时候,不但秦音怔住了,就是处于自责之中的何邰也抬起头震惊的看着景沫双。

    他和景沫双认识,还是因为听到景沫双说是星河派的弟子,他才主动搭话,双方也是说起了狄九才成为了临时组队的朋友。

    可他却从未听说过景沫双是狄九的妻子啊,狄九的来历他比这里所有的人都清楚。狄九应该和他一样来自地球,就算是有妻子,也是在地球上,怎么可能出现在极夜大陆?

    景沫双心地善良,否则也不会冒死出手救和她毫无关系的秦音,导致自己被恶魂丝穿过了。

    狄九如果还活着,她倒也不会说起这件事,甚至她没有将和狄九成亲的事情放在心上。

    现在狄九死了,她觉得自己亏欠狄九的太多,除了承认当初的那次婚礼,成为狄九的未亡人之外,她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去报答狄九。

    “他是一个好人,和我成亲后没有做过任何我不喜欢的事情……”景沫双仅仅说了一句,就没有再往下说了。

    哪怕她和狄九在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但她对狄九的了解实在是太少。真正的了解是她第二次回到宗门,知道狄九帮她挡住欧阳陶后才特意去了解狄九。就是这样,她也没有再见过狄九。

    “他和你成过亲了?”秦音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景沫双。

    景沫双不能说不漂亮,但是再漂亮也是之前的事情了吧?现在的景沫双显然是被毁容了。

    秦音很想询问狄九是不是在景沫双毁容之前和景沫双成亲的,她也知道这种询问很是不礼貌。

    狄九救了她几次,她心里一样很是感激狄九,狄九的人品她倒是很清楚。喜欢漂亮女子,而且有些持强凌弱。她并不会因为狄九救过她,就无视狄九的这些品性。

    从小的时候,她父亲就告诉过她。一个人活在世上,最重要的是品性,然后才是成就。狄九后来说对她没兴趣了,她想了好久,有些怀疑这是欲擒故纵,否则的话,狄九前后表现太不一致了点。

    景沫双点点头,没有说话,对狄九的陨落,她内心深处很是难过。如果说这个世界她还欠了谁的,那就是狄九了。

    就是她的父母,在生下她后也没有管过她。原因是她出生时辰不对,克住了景家的官运,同时克死了二伯母和一个叔叔。

    因为她长的太漂亮,父亲和景家的一些长老商量后决定让她将功补过,用婚姻为景家谋取一些利益。

    第一次将她说给了一个王公家的子弟,她拼死不从,结果那个王公子弟很生气,直接说不要她了,倒也没有给景家什么报复。

    景沫双的父亲很愤怒,将景沫双吊起来打的奄奄一息。景沫双的生命力倒也强悍,几个月后居然康复了。景家第二次将她说给了衡毅国一个将军的儿子,这次景沫双干脆自己毁容。

    景沫双都毁容了,人家将军儿子肯定是不会要了。愤怒之下,景沫双的父亲景耀同意了钟家的求婚。钟家的钟贺天也是钟家一个小虾米,加上钟家地位远不如景家,为何和景家连成姻缘,索性让钟贺天入赘到景家。

    没想到钟贺天一心修仙,根本就看不上景沫双,结果狄九落在钟家,被钟家用来代替钟贺天入赘到了景家。

    和狄九成亲景沫双并没有当真,对她来说这反而是一件好事。事实上就是钟贺天不利用狄九代替,她也不会和钟贺天过日子的,她一直在等着登仙门开启。

    本来她和狄九只是一个寻常的路人关系,没想到机缘巧合,她将狄九带到寂川城后,狄九和她一起加入了星河宗。之后狄九帮了她几次,今天还陨落在了恶魂谷。所以对她来说,这辈子欠狄九的才是最多的,甚至一生都还不掉。

    她也知道自己毁容了,不过狄九已经陨落,应该不会因为她毁容看不起她。在她说出是狄九妻子的那一刻,她就没有打算再嫁人或者是寻找道侣。

    “沫双,你也不要难过了,将狄师兄的救命之恩记下来就行了。狄师兄对我也有救命之恩,虽然他品行有些持强……”秦音本来是想安慰景沫双的,景沫双对她一样有救命之恩。

    尽管狄九救了她几次,她心里很是感激。在她内心最深处,景沫双的救命之恩更是值得她尊重和记住。

    狄九救她的目的很明确,无论是不是欲擒故纵,都可能是引起她的注意。景沫双救她才是真的拼命去救的,她也看得出来,景沫双救她没有半点私心,是真的心地善良。

    只是秦音话没说完,何邰就怒目盯着秦音说道,“秦音,我承认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子,但是你说话和你的长相根本就是南辕北辙。狄大哥救了你,你不思报答也就算了,居然说狄大哥的品行有些持强,我呸。我何邰瞎了眼,居然和你这种女人认识。我和狄大哥结识多年了,当初狄大哥救我的时候,我甚至还有些看不起狄大哥。狄大哥胸怀宽广,没有计较我的小心思,依然救了我,将我当成朋友。就你这样的自私女人,才自以为是……”

    树弟也是不屑的说道,“女人,我大哥救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因为我大哥成过亲了,没有主动要你侍寝,你心里不开心是不是?早知道,就让我大哥不要救你。再说你侍寝的事情应该自己去争取,难道还要我大哥开口不成?”

    它的话也不知道是帮狄九,还是在为狄九倒台。

    就是景沫双也皱起了眉头,狄九救她们几个她可是清清楚楚。秦音在她看来,应该也是一个善良之人,为何说出来的话如此伤人。狄大哥不要说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就算是有些许错事,狄师兄为了救她们陨落在了恶魂池,也不应该中伤他。

    秦音的脸色有些发白,她几乎要将嘴唇咬破了。看见景沫双皱眉,她吸了口气缓缓说道,“我一样非常感激狄师兄的救命之恩,如果现在需要我用自己的性命去救狄大哥,我毫不犹豫的会付出我的生命。只是我父亲从小就告诉我,说话有一是一。狄大哥救我是一回事,品行又是另外一回事。”

    景沫双这次实在是忍不住了,她的目光从翻滚的空间风刃中收回来,平静的看着秦音说道,“秦音师姐,狄九是我夫君,如果他并没有对你做过什么,我希望你不要去中伤他,哪怕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

    秦音再吸了口气,“在进入天幕之前,我因为得罪了几个人,我师父让我在天幕牌大殿等他。他拿了一个散修的名次玉牌去大殿兑换天幕牌,他根本就没有参加过散修争夺天幕牌的擂台赛,可以肯定他的天幕牌是从别的散修手中抢夺来的。我当时不忿,说了他一句,他对我说了几句侮辱的话,当时我忍住没有理睬他。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洗劫了戚家多处商楼的狄九。”

    景沫双知道秦音不会说谎,还没等她继续说话,何邰怒笑指着说道,“秦音,你还真自以为是。狄大哥岂是抢夺名次玉牌的人,你不想报答救命之恩,别找借口说的冠冕堂皇。况且就算是真的,这和你报答救命之恩有什么联系?”

    “我说的都是真话,信不信由你。”秦音语气冷了起来。

    何邰没有理睬秦音,而是对景沫双说道,“沫双嫂子,狄大哥拿名次玉牌去交换天幕牌是真的,那不是狄大哥抢的,而是我给的。”

    (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