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简异舞心里愈发没有底,如果是一般的事情,他早就走了。他很是爱惜羽毛,对自己的小命更是宝贵。

    可是神念锻篇是他必须要得到的,这么多年留在极夜大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神念锻篇吗?眼下神念锻篇刚刚有了线索,让他现在走掉,他岂能愿意?

    “那简某就来领教一二。”简异舞说完,一根长棍就出现在手心,跟着长棍卷起呼啸的阴风笼罩住了这一方空间。如果不是忌惮这个矮个男子的实力,他简异舞哪里还会如此客气,直接拍杀了事。

    “咦,三门节?”黑肤矮个男子惊咦了一声,说实在话,这种法宝还真的比较少见。

    三门节看起来和长棍一般,事实上根本就不是长棍。这种法宝很难炼制,能炼制三门节的基本上都是阵道强者。

    三门节有三个隐门,丧门、魂门和死门。只要被其中一个门气息锁住,那就是死路。

    简异舞一出手就是杀招,三门节的三门气势疯狂释放出来,他要在第一时间锁住这个矮个男子。

    三门节的三个门陡然变大,就好像三道生死门一般,其中恐怖阴森。天幕广场上的修士哪怕距离这三门节很远,也都是心惊胆战,头皮发麻。一些修为弱点的,都有些忍不住要冲向三门节中的三扇阴森大门。

    辟海境强者实在是太可怕了,这是所有人心里唯一的念头。反而是那个看起来并不出奇的矮个男子,被众人忽视掉。

    矮个男子动都没有动,手一张,三门节的三道生死门迅速消散,然后三门节就出现在了矮个男子的手中。

    简异舞呆滞的站在矮个男子面前,他的法宝和他失去了联系。此刻他是动都不敢动,对方手一张就收去了他的三门节,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比他强大的太多太多了。

    对方要杀他,甚至只要一个指头就可以。

    矮个男子看了一下手中的三门节,微微一转,三门节消失不见。然后他才对着简异舞说道,“你走吧,我不杀你。”

    简异舞哪里还敢要回自己的三门节,他赶紧躬身施礼,就要退走。他肯定眼前这个矮个男子的实力不是劫生境就是化真强者,一想到化真强者,他的心脏都开始收缩了。

    他躲在极夜大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要说劫生境,就算是辟海境的修士他也极少见到。

    谁知道在这个规则不全,支离破碎的极夜大陆还有化真强者?

    无论神念锻篇有多重要,他的小命最要紧。不过这件事绝对不会结束,神念锻篇他岂能放弃?等他离开极夜大陆后,立即就会将这件事告诉简家。他简异舞在这个矮子面前是蝼蚁,这个矮子在他简家一样是蝼蚁。

    “求前辈做主!”不等简异舞离开,一名元魂男子忽然冲了出来,对这矮个男子躬身到地,然后哭泣说道,“我戚家商楼一名元魂中期强者,毫无缘由的被此人一巴掌拍杀,还请前辈为我极夜大陆的修士做主啊。”

    简异舞脸色一变,却不敢再走。他担心自己再走,会触怒眼前这个矮个强者,然后一巴掌拍杀了他。

    矮个男子的目光落在了这戚家商楼的元魂修士身上,叹息一声说道,“这件事我无法为你戚家商楼做主。”

    “前辈,极夜大陆元魂修士本来就极少,此人一出手就是杀了我戚家一名元魂四层,这让我极夜大陆……”

    不等这名元魂修士将话说完,矮个男子就冷笑道,“你戚家商楼是什么货色我也清楚,不久前你戚家商楼将星河派横扫,斩杀金丹修士数十名,让星河派从极夜大陆除名。那个时候为何不想着极夜大陆呢?唉,你戚家商楼做事有些过分了啊。”

    矮个老头说完还摇了摇头,戚家商楼这种做法,是自取灭亡。就是星河派没有后继强者出来,将来别的宗门也可以此为借口灭掉戚家商楼。

    “前辈……”这名戚家元魂修士吓的浑身发冷。

    矮个男子淡淡说道,“你不用担心,我也不会为此去责怪你戚家商楼,只是说你戚家商楼这样做,迟早会自食苦果而已。你退下吧。”

    “是,是……”戚家这名元魂强者此刻哪里还敢继续废话,赶紧低着头不停后退。

    他很是遗憾,没有说动这个矮个强者杀了简异舞,为戚家的元魂修士报仇。至于这矮个强者说戚家商楼自食苦果,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极夜大陆和这个矮个老头一样的强者估计也不过一两个而已,这些强者肯定不会和星河派有关系。只要这个别强者不出手,他戚家商楼在整个极夜大陆就没有谁敢动。

    在极夜大陆,有几个宗门拥有虚神境强者的?他戚家商楼现在就有。

    简异舞再次恭谨的一施礼,正想退走的时候,天幕忽然消失,一道道遁光从虚空被传了出来,落在了天幕广场上。

    “天幕关闭了。”有人大叫起来。

    整个天幕广场激动起来,所有的人都盯着这些被传出来的修士。天幕中好东西太多了,这些从天幕中出来的修士,每一个都是金娃娃。

    原本要走的简异舞也停了下来,他的目光也在人群中扫着。心里对那个矮个男子愈发愤怒,如果不是这个矮子,这些出来的家伙每一个他都会搜身。而现在,他只能偷偷的在一边观看。

    出来的人有一两千左右,简异舞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修士。

    每一个宗门的强者都冲上去护住自己宗门的修士,然后走到矮个男子面前躬身施礼。这个矮个男子,绝对是极夜大陆隐居起来的至强者。

    秦音刚刚出来,就被她师父元芥护住了。看见自己的得意弟子已经是金丹一层,元芥是惊喜不已。要知道秦音进入天幕的时候,那才是筑基三层啊,这才多久就金丹二层了。

    “不错,不错。”元芥接连说了几个不错,眼里全是欣喜。

    只有景沫双有些茫然的四面观看,按理说星河派的长老也会在第一时间来接住她才是。可是现在她一个星河派的长老都没有看见,她师父星河派宗主禾恢也不见。

    景沫双心里一沉,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嫂子,怎么没有看见星河派的人?”何邰也有些不解,天幕出来是何等大事,按理说宗门的强者都会在这里等着宗门内进入天幕的弟子才是啊。

    景沫双正想说话,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真没有想到呢,当年偷偷的跑出家,现在居然成了星河派的弟子了。还有人叫你嫂子,呵呵,是啊,怎么星河派的人没有来呢?”

    “你是何人?”何邰冷冷的盯着走过来的俏丽女子,语气有些不爽。

    “她叫景沫冰,和秦音是一个宗门的。”景沫双平静的说道。

    何邰一听景沫冰这个名字,就知道和景沫双有些关系。他看见两人的对话和态度,更是清楚两人应该不对付。

    “既然是嫂子了,那必定有一个夫君了。也不知道谁有福气,可以娶到你这样的妻子……对哦,忘记告诉你了,星河派得罪了戚家商楼,现在已被戚家商楼抹平了,没有几个人逃出来……”

    景沫冰的话没说完,景沫双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喷了出来。她的脸色苍白的可怕,手都有些颤抖。

    何邰也呆滞起来,星河派虽然是一个二流宗门,也不能说灭就被灭掉了吧?

    “沫双,你也不要难过了,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去我们真离剑宗……”秦音走了过来,语气轻柔的安慰道。在天幕中,她对狄九误会,以至于何邰几人对她都不是很热情。但相处以来,秦音很清楚,景沫双这几人才是可以成为朋友的人。

    “秦音师姐……”景沫冰在真离剑宗的地位还不错,和秦音比起来,还差了许多。看见秦音竟然来安慰景沫双,她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起来。

    景沫双冷静了下来,她缓缓说道,“多谢了,我还是想要回宗门看看。何邰,你看看树弟有没有出来。”

    她心地善良,一般很少记住仇恨。戚家商楼灭掉星河派,却让她无法忘记。没有星河派,就没有她景沫双。无论是宗主禾恢,还是宗门的那些长老,对她都是关爱有加。

    这个时候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克星了,帮助她几次,救了她两次性命的狄九死了,收留她对她很好的星河派,现在也没有了。

    “沫双师姐……”魏姗姗哭泣着跑了过来,显然她也是刚刚听到星河派被灭掉的消息。她无法承受这种打击,她师父乌真真对她可是和亲生女儿一般,现在却被戚家杀了。

    秦音叹息一声说道,“树弟是妖植,如果主人不在的话,它不会被天幕传出来的,应该还在天幕当中。”

    秦音还在说话的时候,一个让整个天幕广场都震惊的消息传播开来,世界书被人拿走了。